綱手心中不耐,有一些冷淡地道。

「老師你在信上說的右眼失明的忍者是誰?把那人叫來吧!」

「好。」

營造氣氛被打斷,三代火影隱隱有些不高興,不過以他的城府,自然不會將其表現出來。

他向著門外的暗部忍者道。

「去把止水叫來!」

不一會兒,宇智波止水到來。

因為沒有任務的原因,他並沒有身穿暗部的裝束,而是穿着一套黑色的有着宇智波家族族徽的衣物。

「宇智波家族的人?」

留意到宇智波止水身上的族徽,綱手的眉頭皺了起來,冷聲道。

「我的規矩是不給宇智波家族的人醫治,老師你應該是知道的!」

「綱手,止水雖然是宇智波家族的人,但他與其他宇智波族人是不同的。」

「他是二代火影大人的弟子宇智波鏡的後代,對於木葉的熱愛並不弱於你我。」

三代火影連忙勸說道。

「二爺爺弟子的後代……」

綱手神色一愣,有一些懷念,心中有了一些鬆動。

對於二爺爺的那位弟子宇智波鏡,她是聽說過的,的確是一位真正愛好和平的宇智波族人。

「他繼承了宇智波鏡的遺志,加入了暗部,一直在為木葉貢獻着力量,眼睛也是因為與一個威脅到木葉的強敵戰鬥而失明。」

看出綱手有了鬆動,三代火影繼續勸說道。

「與一個威脅到木葉的強敵戰鬥而失明?」

綱手肅然起敬,遲疑了一會兒,最終開口道。

「好吧,我就破例一次!」

她走到宇智波止水身旁,仔細檢查了宇智波止水的右眼后,動用醫療忍術。

嗡——

手上亮起綠色的光芒,覆蓋向宇智波止水失明的右眼。

綠色的光芒滲透入宇智波止水失明的右眼中,化作清涼的氣息,流向眼睛的損傷部位。

擁有着強悍的滋潤與治癒能力,如生命之水。

滋潤向宇智波止水眼睛受損的部位。

治癒向宇智波止水眼睛受損的部分。

許久,綱手手上的綠色光芒消失,綱手將手撤回。

「止水,你感覺怎麼樣?」

三代火影忙向宇智波止水詢問道。

宇智波止水是他揮下第一戰力,如此聽話且擁有着強悍實力的手下,獨此一份,由不得他不關心。

「已經能夠感覺到一些光亮!」

宇智波止水有一些驚喜道。

他不由有些驚訝綱手醫療忍術的厲害。

村子當中厲害的醫療忍者都嘗試過醫治他的眼睛,只是盡皆沒有效果。

但唯獨綱手的醫治,讓他失明的右眼有了變化。

「綱手,能夠醫治嗎?」

三代火影期待望向綱手問道。

「無法醫治,晶體結構全部損壞,神經也全部壞死,哪怕是我也僅僅能夠做到這種程度。」

綱手看了一眼宇智波止水失明的右眼,搖頭說道。

「這顆眼球已經徹底壞死,而且壞死的很徹底,應該是動用了宇智波家族以寫輪眼作為代價的寫輪眼秘術,我建議換一隻眼睛。」

千手一族與宇智波一族長期打交道,她是知曉宇智波家族的寫輪眼秘術的。

「換一隻眼睛?」

聽到這話,三代火影心中失望。

宇智波止水的這隻眼睛可是一隻萬花筒寫輪眼,換一隻又豈能與原來的堪比。

「沒辦法醫治……」

宇智波止水臉上驚喜消失化作失望。

沒想到忍界最厲害的醫療忍者也無法醫治,這隻眼睛恐怕已經沒有醫治的希望。

「看來這隻眼睛不簡單……」

感覺出三代火影對於無法醫治這隻眼睛的強烈失望,綱手心中若有所思。

能夠讓三代火影想盡辦法要醫治好,原因也只可能是這隻眼睛極不簡單。

哪怕是三勾玉寫輪眼,應該也無法讓三代火影這樣的影級強者如此煞費苦心。

原因也只可能是,這隻眼睛不簡單,是一隻萬花筒寫輪眼。

想到這,她的目光忍不住打量了宇智波止水一眼。

明明還只是一個少年,居然已經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宇智波一族真是出了一個天才。

能做的已經做了,不再關心這事,她詢問道。

「老師,我聽說忍界之中出了一個木遁血繼限界忍者,我這次回來是想打聽有關此人的情報。」

「你也聽說了嗎?」

三代火影有一些意外,也有一些恍然。

綱手這一次返回木葉,接到他的請求醫治眼睛恐怕只是順帶,打探木遁血繼限界忍者的情報應該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偶然的情況下聽說到的。」

綱手點了點頭。

木遁血繼限界是她的祖父千手柱間所擁有的血繼限界,如今出現一個能夠施展木遁的人,她又豈會不關心。

「此人自稱宇智波斑。」

三代火影說道。

「宇智波斑?宇智波斑不可能還活着!」

綱手皺眉,宇智波斑絕不可能還活着。

「我們也覺得此人並非宇智波斑,不過此人的確是擁有着萬花筒寫輪眼,另外,也擁有着木遁。」

「我們懷疑此人是通過移植初代的細胞獲得木遁的,是大蛇丸實驗的產物,又或者與大蛇丸有着合作關係。」

三代火影說道。

「跟大蛇丸有關?看來得去找大蛇丸一趟,老師,那我便告辭了。」

綱手雷厲風行,準備帶着靜音離去。

不是離開火影樓,而是離開木葉。

「這就要離開了,在村中多住上一段時間吧?」

知道綱手要表達的意思是離村,三道火影連忙挽留道。

當初害怕綱手等人威脅到自己的地位,他採用了一點手段,逼迫綱手等人陸續離村。

但如今,村子遭遇強敵,他又很矛盾地希望綱手能夠留下來,助村子一臂之力。

「大蛇丸的行蹤不定,我得儘快出發找到大蛇丸。」

綱手果斷拒絕。

當初三代火影的做法讓她心寒,只要三代火影還在執政,她便絕不會摻和木葉之事。 「開火!!」

一聲令下,七八顆雲爆彈射向了惑心魔所在的方向。

轟隆隆……

一連串爆炸巨響,目標建築周圍頓時被一團團火焰籠罩。

劇烈的爆炸雖然沒有對這片區域的建築造成多大的傷害,但卻將這片區域的氧氣消耗殆盡。

沒一會,次聲波攻擊便停了下來。

瘋狂進攻的變異體恢復了意識,眾人身上的負面狀態也隨之消失。

尤其是守在橋中間的倖存者,即將崩潰的士氣瞬間恢復,雖然戰鬥力因為體力消耗的原因有所下降,但他們卻憑藉着意志咬牙硬撐著,將變異體趕下了橋面。

原本岌岌可危的局面再次穩定了下來。

糧食倉庫來的變異體也在這波打擊之後沒再發動任何攻擊,但它們也沒有因此而撤退。

就在邱瑞納悶之時,一聲長嘯卻從南面的變異體中傳了出來,隨後,南面的變異體開始集體咆哮,如同狼群一般此起彼伏。

咆哮聲傳到北面,甚至蓋過了霰彈機槍發出的噪音,柳曦以為南面出了問題,立即呼叫邱瑞道:「怎麼回事!?」

「不清楚,這邊的變異體既不進攻也不撤退,不知道想幹什麼。」

邱瑞的話剛說完,南面變異體的咆哮聲便停了下來。接着,北面也發出了一陣咆哮聲,彷彿是在回應南面的變異體。

柳曦與邱瑞立即察覺到不妙,南北這兩股變異體似乎要合流。

兩人嚴加警惕,提防著變異體搞出什麼花樣,但南北兩側的變異體只是一來一回的咆哮著,聲音抑揚頓挫,彷彿是在隔空交流。

突然,南面負責警戒的一名士兵,發現幾隻變異體從立交橋一側繞了出來。不僅如此,這幾隻變異體中還出現了有着尾巴的疑似高階變異體。

「報告,東南側有疑似高階變異體出現!!」

士兵立即用報告情況,邱瑞看了過去,發現了那隻疑似高階變異體。其形態與夜鬼類似,有着一對利爪,但多了一條長長的尾巴。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