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反觀暗天那巍峨的大殿內。

“王座大人。”通難得到指令,一臉謹慎的走了進來,不知道爲什麼,他總感覺很瘮得慌,他很慌。

“通難啊,以後那法海大師就留在他的南北峯了,有什麼事的話,還需要你去多走動一下啊。”暗天摸着下巴,一臉的喜悅。

什麼真正的強者,泰山崩於頂而一點不慌?這是不可能的。

現在的暗天,就如同一個被踩了好幾腳依舊沒死的小強,然後得到了救治,突然就可以繼續蹦躂了一般,他很開心。

“什麼!”但是,通難不開心了。

他剛發的毒誓啊,以後再也不去南北峯了,怎麼轉手就成這樣了呢?

這就很煩,但是還沒什麼辦法。

“是,是……暗天王座大人,可是那法海,他……”通難很糾結,他很想問問你們剛剛對於“感興趣”的這個問題是怎麼解決的,但是他不太敢。

這就很難受。

“這些不是你該問的。”暗天的笑容突然收了起來,冷冰冰的說道。

“你要做的,只是往返於我和法海大師之間,你可明白?”

“是,王座大人。”通難答應一聲,就如同吃了屎一般難受,感覺那法海在跟自己過不去,可是他又沒有證據。

江北迴去了,一路上走路都帶風,一萬塊靈石真的不算什麼,南北峯最近又開了兩棟別墅當賭場,光是一天的收入,就遠比一萬塊靈石要多。

沒辦法,百分之十的費用,就是這麼的霸道,要麼你就來消費,要麼你就別來了……

而江北所享受的是……


是對方那種一臉笑容的把錢給自己拿來,不知爲什麼,每每想到那暗天王座一副生怕自己不收下的樣子,就異常享受。

至於其他的一些?關於用這一萬靈石做餌?這些不是江北該考慮的好嗎!

反正路子他都已經給暗天那老小子鋪好了,跟九嬰那傢伙去宣戰就完了唄,這有河南?


天色漸晚,一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因爲實在是太開心,江北甚至還帶着這一萬的靈石跑去賭場玩了兩手。

不過很可惜,不足一個時辰就輸光了。

很悲催的一件事,所以也更堅定了自己以後絕對不能來這裏的決心!

至於那一萬塊靈石……呵呵,算了,讓他隨風去吧!

可是,爲什麼,心還是這麼痛?

……

夜,深了。

江北躺在席夢思大牀墊子上,蓋着夏涼被,越想越覺得虧,一萬塊靈石怎麼能就這麼沒了呢!

不行,太他孃的虧了!

怎麼辦?不能忍!

不行!我江北得行動起來!

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虧!作爲一個新時代的優秀青年,怎麼能猶豫!

而且,猶豫就會敗北,果斷就會……白給?

這話好像也不是假的。

起來!不行!躺不住了!太他孃的虧了!

想到這,江北直接就從窗戶上跳了下去……

然後,他愣住了。

“楊薇?你大晚上跑這來幹啥?”江北站在小院前,大風衣還沒勒緊,那大紅色的……


“法海大師……我……我想……”楊薇低着頭,在這月光下,那俏臉通紅的樣子當時就讓江北覺得菊花一緊。

“不!楊薇,你不想!”江北趕緊把褲腰帶勒好,義正言辭的說道。

“啊?什麼?”楊薇突然一驚,猛地擡起頭,臉色頓時一白。

“不是……楊薇,你來我這是要幹啥的?”江北覺得他可能突然誤會了,趕緊改口問道。

“法海大師……我是想說,我得把這內甲還回來,畢竟大比早就結束了,滅法大師卻一直不見人影。” 紅樓之庶長子的從容人生

“哦……也是,你給我吧。”江北想了一下,她要是不說,這茬沒準還真給忘了。

“啊?”楊薇傻了。

“你不是說來還內甲的嗎?怎麼了?不方便嗎?”江北也愣住了。

晚風,輕輕地吹過。

楊薇那輕薄的外套,也被吹開了一些,然後,江北便看到了黑色,薄若蟬翼的內甲。

嗯……還有那兩個……

很好看。

“這個,楊姑娘,不急,不急,貧僧現在有些事要做,回來了我們再說這個就好。”江北老臉一紅,很是尷尬的說道。

“好,好的法海大師。”楊薇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微微點了點頭。

江北跑路了。

確實是有點羞澀,沒辦法,畢竟他還是個比較純良的少年。

路過那賭場。

江北心中也產生出了糾結之感。

腦海中像是有兩個精靈在打架一般。

穿着黑衣服的說:進去吧,快進去吧,進去了大殺四方不光把輸進去的一萬給贏回來,還能把他們都給贏乾淨!


總裁的神秘逃妻 :不能進,千萬不能進,這是誤入歧途,你不能走上這條路!多少人都因爲這個家破人亡!

黑衣:一定要進去,你江北的面子可不能丟了!進去把一萬塊靈石贏回來纔是你要走的路!

白衣:放屁!這一萬靈石本就是從暗天那坑來的,輸沒了還不如再去坑一萬過來!

黑衣:不進去還怎麼對得起你滅霸神尊的名頭!

白衣:江北!你要保持本心,你絕對不能和江南同流合污!

然後……白衣服的精靈贏了。

江北考慮清楚了……他還是決定再去一趟幽冥峯,不過,這總不能再去要靈石吧?

好糾結哦,要搞點什麼理由好呢? 想着……

一路不知不覺竟然來到了這幽冥峯。

輕車熟路,西峯的山腳下,竟然發現了一個老熟人,誒?他爲何露出這一片迷茫的神色?

此時。

通難很煩躁,一天了,他都沒反應過來,還有些因爲王座大人讓自己去和那法海交涉感到不快。

踏馬的!

那法海能當個正常人算嗎!一言不合就要砍人的傢伙,那能是什麼好人!

媽的,真希望他別再搞出來點什麼幺蛾子了,受不了了好嗎!

“通難小兄弟!”

突然!一聲叫喊,劃破了這尷尬的夜空,通難嚇得當時就渾身發涼,菊花發緊。

這聲音,很熟悉……嗯,特別熟悉,感覺今天才聽過這個聲音。

昨天好像也聽到過。

還叫自己小兄弟……

大哥,不至於吧?我特麼大半夜的在這欣賞一下月光都能碰到你?

不會的,不會的,這一切 都是幻覺,真的,只不過是幻覺而已!這大半夜的真的,不至於的!

咱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你幹啥要跟我過不去?這不對勁!

……

江北有點懵,他敢肯定,剛剛那一嗓子這通難絕對聽得到的啊!怎麼現在就不回頭看我呢?

難道是因爲我太帥他看了會覺得自卑?

誒!你別說,很有這個可能!他已經開始自卑了!

“通難小兄弟!”江北又喊了一嗓子,也很無奈。

三步兩步,直接來到了那通難的身邊。

“啪!”一拍他的肩膀。

通難明白了,這不是夢,甚至剛剛這畜生喊了第二聲他就反應過來了,真的不是夢。

感覺自己的脖子就跟灌了鉛一樣,傻愣愣的轉過頭去,看着這朝着自己笑的如同看到了土財主一樣的法海……

“咕嘟……”

通難吞了口唾沫,不知道在想什麼,然後,嘴角也咧開了。

嗯,好像是個笑容,比哭可能還要難看點。

“通難小兄弟,難道你不歡迎我?”江北的笑容凝固住了,他感覺這通難在面對自己的時候已經自卑到了極點。

這不好。

棄婿當道 ,這可是個正八經的強者,闢海二階呢!


“不,不是……法海大師,我並沒有不尊重您。”通難終於反應過來了,嚇得當時就是一個踉蹌,向後大退兩步。

您別拍我,真的,我不想跟您有任何的肢體接觸,我害怕,我喜歡妹子,我特麼……

“怎麼了?通難小兄弟?”

神特麼小兄弟!您能別這麼叫我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