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苗影身邊的其他車上下來的人,全都興奮起來。

苗影拿出來的,是一把改裝過的獵槍,傷害大,範圍大!

一秒記住https://m.net

近距離十米之內,一槍斃命!

「現在,你還敢跟我狂嗎?」

槍直接指著陳天選,苗影看起來霸氣十足。

但陳天選的雙眼裏,沒有絲毫屈辱。

一把獵槍,和自己玩?

「你覺得我會怕?」陳天選反問道。

苗影身邊的幾個鬼火青年,湊過來哈哈笑着說道:「苗少,別和他這種人拖延時間。」

「對,苗少,直接玩這女人吧。」

「不得不說,這女人的姿色真的比一般明星還要好看。不過她竟然敢打苗少您的臉,我看苗少玩了之後,還是把她送去拍那種電影吧。」

「嘖嘖嘖,這種漂亮的女人送去拍,至少也是一個頂級的艷/星。看來,我們的電影事業,要比東瀛發展得好了,哈哈哈哈!」

苗影也是爽到極點,一臉的張揚跋扈。剛才你不是囂張嗎,你不是要踩在我頭上嗎?

現在,老子就讓你看看!

什麼叫,不可一世。

苗影本來想拿着獵槍,嚇唬嚇唬陳天選,順便逼方糖就範。但不知道是第一次用這種改裝槍,還是苗影太過於緊張,竟然直接走火。

砰的一聲。

獵槍火焰噴/射而出,筆直的朝着方糖噴/射過去。

苗影咬着牙,狠狠跺腳。

媽的,好不容易搞來的一個美女,就這樣被自己打死了?

靠!!

就在苗影遲疑和停頓的瞬間,一個人影如同獵豹一般。

唰的一下。

黑影的速度竟然比獵槍開槍的速度,還要快!

他直接出現在苗影跟前,一把抓住那獵槍。

轟隆一聲。

獵槍竟然在陳天選手裏炸開!

鮮血順着陳天選的手,筆直流出來。

在場一片寂靜,寂靜得可怕。

「老公。」方糖見到這場景,也急忙撲上去。

陳天選手還在滴血,但眼裏卻感覺不到任何一點疼痛。

目光之中,只剩下無盡的殺氣。

苗影也懵了。

他沒想到,獵槍打在陳天選身上,他渾然無事。

一種強所未有的壓迫感,瞬間從苗影身上涌動出來。

不過片刻,苗影為了壓制自己的恐懼,大吼道:「給我上!全都給我身上,弄死他!!!」

所有車裏出來的人,提着刀蜂擁而上! 有賣身契在手,這些工人就是趙熠的私產,是沒有驗傳的。

驗傳是秦朝特有的產物,等同於秦朝的身份證,通常是由楊木製成,上面篆刻有本人的身份信息。

沒有驗傳是不可能隨意離開咸陽城的,曾經商鞅落魄,被全國通緝時,就是因為沒有驗傳,才無法離開秦國,最後被輕鬆抓獲處死。

此時的秦朝,尤其是國都附近,對於查驗驗傳是十分嚴格的,一旦沒有驗傳被拿獲,將會遭受恐怖的刑罰,而知情者不報也會牽連受罰。

因此這些工人如今就算是徹底把命讓趙熠捏住了,只要他們敢無故踏出太子府半步,迎接他們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當然身為穿越者,趙熠自然知道,光靠嚴酷的刑罰是沒辦法做到,讓工人安心做事的。

所以給這些工人的衣食住上面,都是最頂尖的,除了不能離開太子府,條件算是整個大秦最優厚的。

沒辦法,趙熠也知道造紙和印刷這玩意兒,一旦問世,就會惹來無數人的覬覦。

他必須做到絕對保密,當然他也知道,哪怕有人知道了,也根本無法營造出跟他相同的造紙廠和印刷廠來。

但是……趙熠心中很是惴惴不安,如果嬴政不講武德,直接把自己這廠房給佔了……

趙熠認為這種事情,不是不可能發生,依照嬴政的性子,完全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出來。

可這個真的沒法防,根本防不了,不過趙熠很快就想通了,嬴政也沒幾年好活,就算搶過去,等熬死那個老東西,廠房依舊還是自己的!

這麼想著,趙熠也就安心了,又開始他的閑魚生活。

而王熾那邊,則是緊鑼密鼓忙活著,三天時間,沒有一分鐘是浪費的,終於在第三天他制出了十噸上好的印刷紙。

王熾看到印刷紙的瞬間,整個人都驚呆了,因為他從未見過這樣的東西。

雪白,堅韌,手感好,猶如蜀錦一般,不,甚至比蜀錦都要好。

工人看到這樣的紙張,也都驚呆了,一個個像看到寶貝了一般,不,是像看到了金山銀山了一般,一個個看得嘖嘖稱奇。

「我的天啦,這東西真的是咱們做出來的?這也太白了,比布匹都要白上三分!」

「沒錯,這就是咱們做的,都是咱們的功勞,天啦,原來忙了這麼多天,竟是為了它!」

「以前總聽人說,太子平庸無能,特么簡直就是放屁,平庸無能的人,能整出這樣的寶貝,還說咱們太子不學無術,我看他們才是不學無術!」

「就是,而且半天工夫就能制出這麼多紙出來,等放到市面上,肯定會引起轟動!」

造紙廠的工人們,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眼珠子都冒出綠光,王熾卻只是稍稍讚歎過後,就趕緊讓工人把印刷紙運到隔壁的印刷坊去。

印刷坊里的機器已經配置好了,因為機器使用的是電腦印刷,所以排版什麼的,只能趙熠親自動手了。

得虧這個頂級印刷廠的電腦是帶掃描功能的,而且辨識能力絕對頂尖,哪怕是竹簡上篆刻的文字,也都全部辨識出來。

趙熠也就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把逐漸往掃描儀裡面一塞,電腦就已經自動讀取排版完成。

也就不到一個時辰功夫,整部《石頭記》就排版完成。

如今印刷紙已經備齊,王熾得了趙熠首肯,一聲令下,印刷廠的機器就發出巨大的轟鳴聲,很快第一本《石頭記》就從機器里吐了出來。

等看到一本書如此容易印刷完成,王熾無法抑制自己激動地心情,拿著書就直奔前廳。

趙熠此時正陪著嬴政吃西瓜,嬴政吃著,他看著,嬴政坐著,他站著,還得聽數落。

「太子,你說你有這麼好吃的東西,怎麼就不想著給父皇送點?要不是因為御史大人,朕都不知道你竟然府裡面藏著這麼好的東西!」

「你看看你辦的什麼事,現在都入秋了,朕在盛夏的時候,都熱的不行,成天就想著能吃什麼消暑,可你是怎麼做的?」

趙熠訕訕然,心裏面就要腹誹開,結果王熾咋咋呼呼就闖了進來,「殿下,成了,書成了,殿下……」

嬴政並不認識王熾,但是看到王熾手裡揚著的書本,眼珠子一下就直了。

看慣了竹簡,陡然看到完全是由雪白印刷紙製成的書本,嬴政一下就激動起來。

哪怕從沒見過紙,但是從紙張的色澤和上面的文字,嬴政輕易而舉就能判斷出,這種紙張一旦問世,絕對就能過取代竹簡,成為書本和書寫的必須用品。

「吵吵啥,有沒有點眼力勁!」趙熠看著咋咋呼呼的王熾,狠狠瞪了他一眼。

王熾沒搞清楚狀況,還咧嘴笑著,但已經看到了嬴政,心頭頓然吃了一驚,趕緊把書本往懷裡藏。

趙熠可是說過,無論是紙張還是成書,絕對不能在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面前展現。

看王熾藏書的狼狽模樣,嬴政啞然失笑,見趙熠還不介紹自己,乾脆自報家門。

「怎麼,朕是天子,太子的父皇,難道還有什麼東西,是要防著朕的?」

一聽嬴政自稱,王熾才看到嬴政身上的黑龍袍,頓然就嚇傻了。

大秦以黑色為尊,龍袍都是黑色的,王熾自然知道,能夠穿黑龍袍的,只有當今聖上,趕緊就給嬴政跪下磕頭。

「草民王熾,見過,拜見陛下,陛下萬歲……」

嬴政擺了擺手,打趣道:「快起來吧,是有什麼要緊事,趕緊給你們太子殿下稟告吧!」

「是,是!」王熾也是一根筋,真的站起身沖趙熠稟告道:「殿下,印刷紙製成了,這是第一本成書,請殿下過目!」

嘶……這麼快就成了?嬴政瞪大眼睛,看向趙熠手上的成書,直接把手裡的西瓜皮扔了,迫不及待湊到趙熠跟前,看向成書。

就只見成書封面上,居然還印刻有栩栩如生的人物花紋。

等趙熠翻開第一頁,濃濃的油墨香氣與淡淡的紙香撲鼻而來,就讓嬴政一顆心猶如被貓撓一般,恨不能立刻一把將書搶在手中,細細觀摩…… 對面語氣轉冷:「有事跟我說,不說就掛斷。」

陸細辛有些着急,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猶豫片刻才開口:「你……認識我嗎?」

「瘋了!」啪地一聲,對面掛斷了電話。

聽着那邊的忙音,陸細辛坐在椅子上,心裏空落落的。

另外一邊,遲影將手機掛斷,並且熟練地打開通訊記錄。

沈嘉曜在房間裏面的機器中做理療,聽見外面的動靜,問了句:「怎麼了?」

遲影垂眸,安靜地回:「無事,是個瘋子,不必理會。」

不知為何,沈嘉曜莫名覺得心慌,無視是醫生的勸阻,見此從機器里出來:「把手機給我。」

遲影點頭,一邊往卧室走,一邊熟練地將通話記錄刪掉。

沈嘉曜拿到手機時,上面已經什麼都沒有,空空的。

「怎麼回事?」沈嘉曜蹙眉。

遲影鎮定自若地解釋:「是我的手機。」

「我看看。」沈嘉曜伸出手。

遲影眉心一跳,沒想到沈嘉曜這般不依不饒,不過她神態沒有半點變化,而是自然地將手伸進褲兜去拿手機。

「嘶——」遲影觸電般縮回手,五官皺在一塊,臉色慘白。

沈嘉曜順勢看過去,就看到遲影手背長長的傷疤。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