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身形猛地一震的藤田直秀,微瞪雙眼看着那個舉起手來的青年男子急聲問道:“直助大哥,你知道那個小泉明是什麼人?”

青年男子半是搖頭半是點頭的回道:“具體他是什麼人,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昨天在電話裏聽直樹那小子大概提過兩句。” 夜冰依這話一出,所有人全部都不可置信的看向她,隨即便爆出一陣瘋狂的歡呼聲。

「啊啊啊啊,夜老大,你終於願意參加學院了,太好了,太好了!以後我們無影閣便全部都聽你的了!」

韓中影第一個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太好了太好了,夜姐姐,我們也都追隨你,只要夜老大的一聲令下,我們便赴湯蹈火!」

無影閣的其他眾男生也齊聲說道。

夜冰依看著眼前這些有的比自己還要大的男子叫她老大和夜姐姐,頗為忍俊不禁。

「夜姐姐太好了,我以後也要跟著你。」

女子們這邊夏雨率先出聲后,便有越來越多的女子,都紛紛跑到夜冰依的跟前,要追隨她。

她們都被夜冰依的霸氣給吸引。

林韻兒目光閃了閃,嘆了口氣,上前對夜冰依抱拳道,「夜姑娘,我無能帶領姐妹們,我願意讓出領位,日後和姐妹們一起追隨夜姑娘。」

夜冰依看得出來林韻兒說這些話的時候是發自內心,並沒有一絲不甘。

但她卻是搖了搖頭,道:「這件事情以後再說,你們先告訴我,怎麼才能儘快的加入學院?」

「這件事情啊,很簡單!憑藉姐姐的本事,學院除非是眼瞎了才會拒收,便包在我身上好了,如今天色已晚,夜姐姐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陪你一起去。」韓中影道。

夜冰依還是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頭,又忽然想起了什麼,道:「那麼我的來歷……」

「放心吧,這點小事全部交給我就好了,我一定會為你辦妥的!」韓中影又道。

夜冰依點點頭,覺得頗為奇妙,她居然真的成為了這個學校的學生。

……

到了晚上。

夜冰依又重新喬裝打扮了一番。

再次來到了他們的萬籍閣中,來繼續翻看著書籍,查找資料。

之前她在第一層第二層並沒有發現什麼,所以這次直接往裡面奔去。

直到夜冰依來到了最後一層,才終於找到了有關於大陸的一些資料的記載。

夜冰依打開書籍,很快便被裡面的內容給吸引了。

她還從來不知道,這裡的規則居然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樣。

並不是說百姓們都要聽皇帝的。

而是看實力,只要你有實力,便可以在這片大陸隨便佔領一個位置,佔領一塊土地。

然後當上一片土地的王。

郁少寵妻無下限 但是你必須要做到保證那裡的子民安全,有一定強大的實力。

夜冰依看得新奇不已,要是這樣的話,那是不是她們一家幾口將來也可以自己開闢土地,守護著自己的小家呢?

當一片土地的王者。

正在夜冰依看得入迷,背後突然有一個高大的影子,正在慢慢的向她靠近。

直到有一個大手在她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一下,她才心中一驚,回過神來。

「是誰?」夜冰依猛然回過頭,便看到一襲白袍的男子,對上他的那雙眼睛,頓時倒抽一口氣。

怎麼會是遇到他?

這也太巧了吧……

這個人又是什麼時候到這裡來的?他觀察了自己多久? 夜冰依知道,是對方的實力比她的強大,所以她才完全沒有察覺。

她還沒有想好該如何對應,眼前的男子突然激動的叫了起來,「還真的是你。」

他這兩天心中一直挂念著是哪個人救他,想找個機會道謝,晚上睡不著覺便來這裡看看,誰知道還真的給遇到了。

他能聞到女子身上的那股芳香氣味,除了她,決對不會再有第二個人。

上官雲燁率先出聲道:「多謝夜姑娘那日出手相救,在下感激不盡,如果不是姑娘出手,恐怕在下現在已經完蛋了。」

他的話讓夜冰依微微一愣,挑了挑眉,疑惑道:「等等……你怎麼知道我姓什麼?」

下隨即眉頭皺的更深了,這人怎麼會知道她姓什麼?難道他故意打聽過她么?

上官雲燁聽到夜冰依這麼一說,心都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看來還真的讓他給猜對了,之前他本來還不是太確定,可是現在看來,眼前的女子便是夜幽雨沒錯了。

不過,他記得如今外面的人都在說夜幽雨最近一直都在閉關,可是在閉關又怎麼會打扮成這副裝扮來到這裡呢。

很快他便想通了似的搖了搖頭。

是了,像夜幽雨這樣優秀的女子,一定也有可能是通過非常的手段提升的,自然也有一些秘密,她不想讓人知道才打扮成如此。

上官雲燁會心一笑。

夜冰依卻是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這男人到底是什麼情況?

他是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還是什麼……

上官雲燁自來熟的說道,「夜姑娘你在找什麼?這裡的書我一大部分都看過,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找。」

男子的身上沒有惡意,笑的也很開朗,但夜冰依實在是很難相信一個莫名其妙的人。

便說道,「我只不過是在修鍊上遇到一些事情,所以來這裡隨便看看,找些靈感。」

「原來是這樣啊。」

上官雲燁點點頭,然後突然抓住夜冰依的手腕,嚇得了夜冰依一跳,剛想要出手,卻又被男子接下來的舉動給阻止了。

男子居然認真替她把起脈來了……

夜冰依便收回了手。

男子微微一愣,隨即哈哈一笑道:「夜姑娘,真不好意思,你打扮這身行頭,我差點都忘了你是個女子。」

他很快便為夜冰依把完脈鬆了手。

男子笑得乾乾淨淨,眼中並沒有一絲非法的想法。

他如此說,倒叫夜冰依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誰讓她如今的身份太過特殊,所以不得不時時刻刻多提防著一些。

上官雲燁道:「夜姑娘,剛才我替你看過了,你應該是才晉陞到幻夢之境不久。」

突然又皺了皺眉道,「依我看,夜姑娘你的脈象確實有點奇怪,和我們正常人的有些不一樣。不過,它好像又不妨礙你修鍊,具體的,我也說不上來。你還是多注意一些吧。」

夜冰依嘴角微微抖動,她覺得他口中說的她的脈象和他們的不同,那差不多是應該她懷孕吧。 藤田直樹那個傢伙?

大廳裏,但凡是聽到這個名字的人,無不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其中尤以藤田家主的臉色最爲難看。

藤田直樹的父親,乃是藤田家上代家主的嫡系長子。

可惜的是,原本被藤田上代家主視爲接班人的藤田直樹父親,卻在一次交通意外裏,同自己的妻子一起丟掉了性命。

過後不久,那時還不是家主的藤田家主,就成了藤田家的當代家主。

其後數年,身爲藤田家嫡系一脈的藤田直樹,漸漸淪爲了藤田和秋山兩家人眼裏的邊緣人。若不是最後他被大鄉武夫收爲心腹的話,恐怕還真不會有什麼人會記得他。

直至秋山、藤田兩家同大鄉家決裂後,不出所料,藤田直樹和那個平時同樣不被人注意的秋山原一起,堅定的站在了大鄉武夫那邊。

而現在,當聽到平時同藤田直樹還算是有點交情的藤田直助提起前者的名字時,大廳裏的諸人心情,一時顯得有點複雜。

沉默片刻後,以前一直瞧不起藤田直樹那個族兄的藤田直秀不無急迫的揚聲問道:“直助大哥,那傢伙是怎麼說的?”

青年男子皺着眉頭思考了一會兒後,不是很肯定的回道:“事情過得太久,我也記得不是很清楚。大概直樹他講過兩次,第一次是三天前,說那個叫小泉明的人實在是囂張得很。第二次講的時候,我發覺他的語氣和態度明顯就變了,也不說那人的名字了,而是以神祕的小泉先生稱呼之。”

“直助這麼一說的話,我倒是想起了一點別的事情。”秋山家主環顧了衆人一眼後,將視線投在了藤田直秀的臉上,“武田藤那個傢伙,就是被那個叫小泉明的人殺死的。”

“我倒是知道另外的一件事情。”藤田家主瞥了秋山家主一眼,“渡邊大長老的死,跟他也有着莫大的關係!”

微微停頓了一下後,他又揚眉接着說道:“還記得之前大鄉武夫說渡邊大長老的身份來歷嗎?現在看來······”

話還沒說完,藤田家主忽地搖了搖頭,然後閉上嘴不開腔了。

斜睨了藤田家主一眼後,藤田直秀眼角掛着幾許陰翳的沉聲說道:“就算渡邊野真是黑龍會渡邊家族的人,在現如今渡邊家主身死的情況下,根本就不算是什麼事了。”

環顧了衆人一眼,他眼裏閃過一抹精光的皺了皺眉:“那個叫小泉明的傢伙,現在應該是站在了大鄉武夫的那邊,而他,竟然接連殺死了黑龍會的兩大長老。我所擔心的是,會不會因爲我們之前是幼龍社的人,而讓東條公子心裏產生某種不必要的忌諱,甚至於將我兩家給拋棄出去!”

秋山和藤田家主聞言,均悚然一驚。這樣的情況,完全有可能發生!

該怎麼辦?兩人互看了彼此一眼,隨後又將詢問的視線投在了藤田直秀的身上。

感受到兩位家主眼裏蘊含的求教眼神後,心懷大暢的年輕人輕輕顛了顛手上的古斯特長槍凝聲說道:“爲今之計,我們兩家要主動出擊。”

主動出擊?

大廳裏的諸人聞言,情緒間迅速躁動了起來。

眼裏幽光一閃的秋山家主頷首應道:“直秀說的沒錯,爲了擺脫秋山、藤田兩家曾經作爲大鄉家族家臣的歷史,我們應該趁勢攻擊幼龍社!”

“那個叫小泉明的人是大鄉武夫的人,而他竟然膽大包天,殺了黑龍會的兩位長老,可以預見的是,黑龍會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藤田家主顯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侃侃而談道,“以黑龍會在整個扶桑的威勢,別說是沒了我兩家支持的幼龍社了,就算是比之還強十倍的組織,在黑龍會的強大武力下,恐怕也會一朝被滅吧!”

“所以我們必須要抓住這個機會!”藤田直秀緊握手中的長槍揚聲說道,“一是表明我們兩家與大鄉家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關係,二是告訴東條公子我們絕對是一個會做事、能做事的優秀屬下!”

雖然感覺老臉有點發熱,但是兩位家主依舊點頭認同了他的提議。

昂頭挺胸,視線徐徐掃過大廳裏的衆人,藤田直秀將手上古斯特長槍槍口指天高聲說道:“諸位,爲了我們大家的將來,必須齊心協力去找大鄉武夫算賬!”

衆人面面相覷了片刻後,不知由誰振臂高呼道:“爲了我們大家的將來,去找大鄉武夫算賬!”

“算賬!”

一時間,金碧輝煌的大廳裏,就響起了一連串有力的高呼聲。

“出發!”意氣風發的藤田直秀轉身,當先朝着大廳門口大步邁去。情緒躁動的衆人,莫不爭先恐後地跟隨而去。

諸人最後,秋山家主看着藤田家主輕聲低語:“此番前去,其實主要就是表明我兩家的態度而已,親自動手的機會,估計不大。”

藤田家主頷首:“這一點,我相信直秀他心裏很是清楚。呵呵,這就是我藤田家的兒郎!”

秋山家主瞥了他一眼,眼瞳深處,一抹幽澤,一閃即隱。

青田區的莊園大門口,濃霧滾滾,冷風陣陣。離地數千米的高空,兩架戰機好似兩隻神鷹般在來回轉圈。

臉上神情微動的陳志凡,忽地仰頭望了天空一眼。

下一秒,他又將視線投在了不遠處的大川龍七身上:“不愧是扶桑勢力最大的黑龍會,居然連戰機都能招來。”

戰機?

以大鄉武夫爲首的諸人,無不神情略帶幾分驚恐的仰頭望向了天空。

而當他們都看到了那兩架戰機兀自在天空繞圈的時候,又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可是天空死神,強大的戰爭武器!別說是區區血肉之軀了,就算是鋼鐵之軀,在那漫天的導彈轟炸下,也會被炸成一團碎渣的吧!

看着在那一張張驚惶無措的臉色裏,唯一的一張分外淡定的臉龐,大川龍七微擰雙眉沉聲問道:“前輩,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

“擔心?”陳志凡挑眉,“擔心什麼?”

伸手指了指在天上轉圈的兩架戰機,他撇了撇嘴:“你想說是不是該擔心被天上的那兩個鐵傢伙用導彈炸?”

少頃,某青年撩眉:“不過我倒是奇怪了,難道你也一點都不擔心嗎?” 同時,她也不由慶幸,還好上官雲燁是個男人,對醫術不太清楚,否則被他看出來的話,她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看夜冰依不說話,上官雲燁還以為她是在為修鍊的事情而煩惱。

「夜姑娘,你不用在意,其實,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幫助你在這段時間將實力快速提升一個階段,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一起來冒險。」

男子的語氣聽不出什麼,不知道他口中的危險說的是什麼程度?

而夜冰依的眼睛卻是一亮。

相信上官雲燁這種人也不會說瞎話來騙她。

像他這種高手,平時晉陞的這麼快,她也想知道他用的什麼方法?

何況真的有危險,他也一定有自保的辦法,否則也不會用命去冒險吧。

「我有什麼不敢的。」

「好,夜姑娘果然爽快,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兩人一拍即合。

很快便離開了萬籍閣。

上官雲燁先帶頭飛躍,速度快得讓人眼花繚亂,幾乎是一瞬間便沒入了叢林當中。

然後兩人來到一處懸崖邊,繼續往深處走,裡面全部都是煙霧繚

上官雲燁速度快的讓跟在後面的夜冰依簡直咋舌。

這便是幻夢之境等級高和剛入門的差別了。

兩者聽上去差不多但實際上卻是有著天差地別的區別。

雖然兩人同在幻夢境界,可是上官雲燁的速度簡直比夜冰依快了一百倍都不止。

同時更加激發了夜冰依心中想要變強的動力。

夜冰依心中正在感嘆,跑在眼前已經跑得沒影的人突然又宛若炮彈一樣,轉瞬間彈到了她的身旁。

上官雲燁對她抱歉道,「夜姑娘真是不好意思,我平時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剛才竟然把你給忽略了。」

他的神情哭笑不得,似乎把自己都給逗笑了,隨即爽快道:「夜姑娘過來,我背著你吧,這個地方有些不好走,平時那些剛入門的幻夢境界之人都不一定能夠成功的進來。」

男子的笑容很乾凈,只是單純的想要背她,並沒有什麼企圖,可是夜冰依卻有些汗顏。

好歹她也是個幻夢之境的高手吧,難道還要讓人背?

她還沒有弱到這個地步吧……

在她遲疑之間,上官雲燁已經將她扛上了自己的背。

夜冰依還沒有來得及說一句話,上官雲燁的身體便猶如炮彈一樣,刷刷的往前面彈了出去,那速度快的,簡直比過山車都還要刺激。

隨即上官雲燁直接背著她跳下山涯之下,沒有任何借力。

「啊啊啊……」

夜冰依不斷的大叫出聲。

簡直是太刺激了!!!

而且上官雲燁連告訴都不告訴她一聲。

要不是知道他這個人不拘小節,夜冰依還真的要懷疑這傢伙是不是故意玩弄她的。

不知道帶了她飛了多久,從這一頭山頭飛到那個山頭,又是跳山崖,好像還經過了瀑布,翻山越嶺。

夜冰依本來之前還打算記著路線呢,但是現在她已經被上官雲燁弄的完全暈頭轉向。

分不清東西南北。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