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握住一部分能把握住的東西,那就已經是很不錯了……

「哥,真沒人了,咱們怎的辦?」

眾人很快便搜查完了大半個寨子,除了收穫了這些情報,還收穫了不少肉食。

別說,女真韃子在熏肉、烤肉這方面,倒是都挺有天賦的,有幾家做的,甚香……

三姑此時卻是對這些沒有興趣,極為緊張的看向了李長壽。

李長壽自是明白她的心思。

她的姐姐秦二姑,現在極有可能還在牛尾巴寨,此時距離不過咫尺之遙,她又如何還坐得住?

用力摟住三姑的小腰,把她緊緊摟入懷裡,用自己的下巴頂住她的小腦袋,李長壽深深道:「三姑,哥答應你的事,一定會辦到!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的!不過,現在局勢未明,你不能耍性子,一切都得聽哥的,明白么?」

「嗯……」

三姑有點不情願,但最終還是沒有忤逆李長壽的意思,輕輕點了點頭。

「呼。」

李長壽長舒了一口氣,眼神也愈發清明,招呼眾人道:「今夜,繼續趕路,再往西看看!」

……

次日凌晨,天色還未完全放亮的時候,李長壽一行人已經是抵達了牛尾巴寨的控制區域。

但這邊的局面就不是前面時能比了。

幾個路口上,到處都是全副武裝的鑲藍旗韃子,還有不少快馬來回馳騁!

便是這等時候,還有些騾馬牛車的正在趕著路。

儼然,都是附近的韃子。

李長壽一行人摸到這裡,基本上便是極限了。

這裡已經是韃子的真控制區,各個路口都守衛森嚴,想摸到再裡面,而不被韃子發現,不說難於登天,怕也差不多了。

而這兩天高強度的急行軍,李長壽他們的糧草消耗的也是很甚。

也幸得是前番在那韃子小寨子里,得以補充了一些肉食,能再緩個一天半天的,否則,今晚上李長壽就該為麾下弟兄們吃啥發愁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你追求速度,追求隱秘,就必須放棄攜帶大量輜重。

魚與熊掌,向來是難以兼得的。

「爺,這怕不只是咱們啊,怕,怕大帥和將爺們,也都被韃子騙了哇。看這模樣,他們,他們是要跑哇……」

在山腰腹地的隱秘之處,安頓好眾人紮營休息,李長壽剛要喘口氣,胡忠軍便是過來低低道。

看著胡忠軍年輕卻充滿了沉穩剛毅的臉孔,李長壽心底里也是頗為安慰。

這個夜不收的兒子,不說青出於藍,怕是也差不多了。

但此時,他的屁股,明顯有些歪了。

片刻,李長壽道:「這便是『燈下黑』啊。阿代究竟打了一輩子仗,用了一輩子兵,這等本事,我們還是得好好學著的。軍子,怎的,你的意思,是想回去給主力通傳?」

「額……」

胡忠軍也陡然回過神來,忙道:「爺,這般,這般不妥么……」

「妥倒是妥。」

李長壽一笑,看向胡忠軍的眼睛道:「軍子,可,你派誰回去稟報,又該向誰稟報呢?!」

「這,這……」

胡忠軍陡然有點懵了,卻終於是明白了,他的幼稚之處,在哪兒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

子更沒想到耍水竟然如此直接,因此不由楞了一下。片刻之後,子更苦笑着搖頭道:

「肥皂製作技術乃是我宜國最高機密,我無權給予你答覆。這樣吧,若是你真的有這個想法,可以去找王上提,相信他能給你一個答覆的。」

「這樣嗎?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走吧。」

聽到這話,耍水也收起了之前興奮的心情,而後對着子更拱手道:

「此事關係到中原數百萬子商後裔的生死存亡,還請少上造在見到貴國國君之後,能夠替我美言幾句。耍水在此拜謝了。」

「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耍水畢竟是一國之君的兒子,身份還是擺在那的,因此子更也不敢直接接受他的行禮,而是立馬將他扶起,帶着他登上馬車,朝着王宮駛去。

……

「哦,你想將肥皂的製作技術帶回中原去?」

宜國王宮內,在聽完耍水的敘述之後,商離一臉詫異地問道:

「我能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因為這樣可以活人無數。」

耍水正色道:

「中原雖然已經被姬周給攻陷了,但是生活在那裏的人民依舊是我們子商後裔。將肥皂傳到中原去確實有可能會給姬周帶來便利,讓他們也降低自己本族新生兒的死亡率。但問題是姬周人口稀少,只有我們子商後裔的不到十分之一。在這種情況下,肥皂給姬周帶來的利益是不如咱們子商多的。」

「我雖然不懂貿易,但是在加入沃氏商隊的這段時間中,我也從沃氏宗伯的口中聽到了不少的理念。沃氏宗伯曾說,一次交易,只要自己這邊獲得的利益比對方獲得的大,那麼這次交易就是可以被進行的。如果因為對方可能會因為這次交易而獲得利益就中斷這次貿易,而無視自己可能獲得的利益,那麼那個買賣人就是不合格的。」

「交易如此,國之大事想必也是如此。既然肥皂給咱們子商後裔帶來的好處要大於給姬周帶來的好處,那麼咱們又為什麼不去做呢?吳王是有伐周之志的,這一點我也曾從阿貿的口中得知。既然如此,那麼吳王就更應該將肥皂傳到中原去了。畢竟那些子商後裔將來都是你的子民,挽救他們嬰兒的性命就相當於是挽救你自己國民的性命。」

「不僅如此,將肥皂傳到中原去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傳播吳王的美名,為吳王將來伐周打下基礎。試想一下,十幾二十年後,當吳王北伐的時候,一路上遇到的十幾二十歲的子商青少年都是因為吳王的肥皂而存活下來的,那麼會發生什麼事呢?」

「不用問,哪怕是再沒有良心的人,也會在吳王伐周的戰爭中保持中立態度。而那些稍微有點良心的,就會立馬拿起家中的武器,主動跟隨王師出征,幫着吳王一起討伐姬周。在這種情況下,吳王還需要擔心伐周不成功嗎?只怕只需要一擊,吳王就能直接將姬周再次趕回西陲吧?」

耍水不愧是一國之君的兒子,雖然由於不是第一順位繼承人且愛好造船的緣故沒有接受過系統性的治國教育,但是眼界和手段終究還是在的。明明心中想的是藉助肥皂降低本族新生兒的死亡率,但是他卻始終沒有提及本族的事情,而是主動地站在了商離的角度思考問題,論證這麼做可以為商離帶來多少好處,進而證明讓他將肥皂帶回中原去是必要且可行的。

如果商離是普通本時空土著的話,此時只怕已經被耍水的話給說服,進而同意他將肥皂的製造技術帶回中原去了。然而很可惜,商離並不是這個時空的土著,而是來自三千年後的歷史系研究生!

身為歷史系研究生,商離一眼就能看穿耍水這段話中的漏洞。別的先不說,單單就依靠肥皂來傳播自己的美名這一點,就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

要知道,當初為了伐商,姬周可是將各種手段都給用盡了的。而這些手段之中,就有後世常用的宣傳攻勢!

毫不誇張地說,姬周就是宣傳戰的老祖宗!而如今姬周建立還不到十年,當初玩宣傳戰的那波人也都還活得好好的。試問在這種情況下,商離又怎麼可能實現利用肥皂在中原傳播自己美名的目的?只怕商離的名字剛剛出現在中原,姬周高層就會立馬做出反應,進而將這個名字抹滅掉吧?

不僅如此,在抹滅商離名字的同時,姬周高層還能直接將發明肥皂的功勞攬在自己身上,宣稱這東西是姬周發明出來,用來降低新生兒死亡率用的。屆時那些受到了恩惠的子商後裔只怕會更加對姬周高層感恩戴德,進而主動融入到姬周的系統中去。

而在這種情況下,耍水說的第一個好處也就不存在了。什麼子商人口比姬周人口多,因此子商後裔獲得的好處會比姬周獲得的好處多?到時候子商後裔都主動融入姬周系統了,還哪來的子商後裔?

如果不是從子貿的口中得知耍水曾經在大庭廣眾之下宣傳反周理念,並且姬周高層也確實不知道自己的存在的話,商離都要懷疑這傢伙才是姜太公派來的高級間諜了。一上來就是這種看似有利於宜國實際上卻在掘宜國北伐根基的大招,這他媽誰受得了啊?

「咳咳,耍氏公子所言有理。」

想了想,商離終究是沒有命人將耍水抓起來拷問,而是耐心解釋道:

「但是予一人心中有一事不明,還請耍氏公子替予一人解惑。」

「吳國大王請說。」

耍水拱手道。

「你先前曾言此物可以替予一人傳播美名,進而為予一人將來北伐打下根基。」

商離從王座上走下,走上耍水的身前道:

「只是予一人心中不解,若是姬周強攬發明肥皂之功,並且宣稱此物乃是姬周發明,目的就是為了用此來降低子商新生兒夭折率……請問耍氏公子,予一人應當如何應對呢?」 「什……什麼?」江宿不由自主地開始結巴,腦海中忽然蹦出「以身相許」這四個罪孽深重的字眼。

顏安青抿唇微笑,表情恬靜:「我在想,我是該叫你江宿呢?還是該叫你Su神呢?」

江宿一愣。

Su神是b站粉絲對他的稱呼。

隨即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對啊,他這樣不顧一切地跑過來,早就暴露了他的馬甲……

雖然顏安青早就知道,但……

自曝什麼的,最蠢了啊!

看到江宿臉上閃過一絲懊惱之情,顏安青偷笑:「你知道嗎?我可是你的忠實粉絲哦!從你畫本子……」

「停停停,別說了別說了。」

江宿一個堂堂大老爺們,此刻竟羞恥的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

「時間真的不早了,我真的該走了!」

江宿只想趕快逃離這個充滿羞恥、氣氛旖旎的地方。

「咳咳,你以為你能走出這棟房啊。」

顏安青一臉小狡猾,幸災樂禍地揚了揚眉。

「什……什麼意思?」

「我爸媽為了保證我的人身安全,遠程設定了門禁時間。只要過了晚上十點,最高級門禁系統開啟,我既不能出去,別人也不能進來。現在——已經十點半了哦。」

顏安青解釋著,聳了聳肩,「當然,警察叔叔肯定能通過各種方法解開門禁,所以你現在要想出去,只有兩種辦法:第一,報警,讓警察叔叔救你。第二,給我爸媽打電話,讓他們遠程取消門禁,放你出去。」

江宿:……

逆天了逆天了,這是非要讓他和顏安青共處一夜嗎?

「你不是說你爸媽明天就回來了嗎?」

「對,明天早晨七點鐘就回來了。」

江宿嚇了一跳,明明沒幹什麼虧心事,一聽家長要回來了就莫名緊張:「那我更不能待在這兒啊!」

「你可以七點之前就走啊。」

「……好像也對。」

江宿又重新坐下來,細細思索,怎麼想都覺得有哪裏不太對勁。

顏安青挨着江宿坐下來,側頭望着他,目光柔和:「江宿,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什麼問題?」江宿目前不太能思考……

「你是不是喜歡我?」

「啊?什麼?怎……」

「你不用急着回答。」

顏安青依舊笑眯眯的,歪著頭,目光閃爍:「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知道我喜歡你?」

江宿看着她明媚動人的眼睛,張了張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顏安青心中已瞭然,她莞爾而笑,低下頭,垂着眼眸,輕聲道:「果然啊,你是知道我喜歡你的,也早就知道我知道你是繪畫大佬Su。」

語氣中有一分坦然,還有一分悵然。

「所以,不管是現實中的江宿,還是網絡上的Su,和我都刻意保持着一定的距離……你別急着否認,我……都能感受到的。」

顏安青抬起頭,很認真地望着江宿,「你喜不喜歡我,我都能感受到的,我心裏都明白的。」

江宿抿著唇,只覺胸口像是塞了一團棉花,說不出什麼話來。

「不過。」顏安青突然又笑起來,儘管她的笑容讓江宿深深心疼。

「你在漫展及時的出現、在今天晚上不顧一切的出現,讓我覺得……我不後悔喜歡你。」

顏安青的眼神清純、真誠。

江宿動容。

「只是很可惜……明天我爸媽回來,是來接我走的。」顏安青眼神黯淡下去。

江宿終於有了思考的能力:「你去哪裏?」

「出國。」

顏安青頓了頓,「我爸媽知道了這件事,也知道了我一直喜歡化妝、跳舞,也許是他們常年在外忙生意,覺得對我有所虧欠的緣故吧,他們決定帶我出國,去藝術學院學習,讓我做我喜歡做的事。」

江宿沉默,定定地望着顏安青。

明天,她就要走了。

當顏安青說出她要去國外藝術學院進修學習的時候,江宿沒有感到一絲驚訝,甚至有一種「的確,這樣的結果才是最符合她的人設」的感覺。

一個擁有幾十萬粉絲小有名氣的up主、一個熱愛漢服,同時又喜歡洛麗塔和cosplay的高中生、一個獨自住在價值千萬豪宅的小富婆。

父母資金力量雄厚、因常年忙生意而對女兒有所虧欠、因此在物質上竭盡所能的補償女兒。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