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那幽冥之地的老鬼,畢竟出自幽冥之地,修為略高一籌又有何用?論天賦、論手段豈是我等對手?」

他話音剛落,又一個黑色光球從一座山峰之中飛出,從中傳出一道怒哼:「波羅多,你竟敢小覷本魔子?」

「納薩魔子,你的速度倒也夠快,不過就算當着你的面,本座也不懼,你還年幼,修為尚淺,還不足以威脅我等。」第一個黑色光球中傳出聲音道,毫無畏懼。

「哼,口出狂言!待稍後與你一戰,讓你知曉本魔子之威!」納薩魔子怒喝道。

「呵呵,可惜,似乎要等十人盡出才能開啟傳承爭奪戰,另外幾處怕是還要些時間。」第二個黑色光球中被喚作萬靈魔子之人開口道。

「真是無趣,浪費時間,有資格爭奪的也就我二人罷了。」波羅多說道。 看著高橋一輝離開的背影,上原麻衣的眼中透著一絲迷茫。

她欲言又止,直到完全聽不到高橋一輝的腳步聲為止。

「為什麼不告訴他呢?」

鶴田丹霞沙啞的聲音響起,她走到桌前,開始收拾茶杯。

上原麻衣沒有說話,她褪去鞋子,抱著腳縮在沙發的一腳,將頭埋在了膝蓋間,眼中的迷茫並未消散。

片刻后,她又抱著頭,抓弄著頭髮,有些狂躁,又有些無助。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把這些給他說了,對他到底是好是壞。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脫軌,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強行讓一切按我所想的去發展。」

「唉,傻孩子。」

鶴田丹霞已收拾好了茶杯,走到上原麻衣跟前,溫柔地將他的頭抱在身前,輕撫她的長發,眼神中滿是關懷。

「他的身上流淌著上原家的血,那是他的宿命,你不應該替他承受這份沉重。」

「可是……」

「別想那麼多了,以他的聰明,遲早會發現的,那時候,上原家的毀滅或是延續,都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了。」

鶴田丹霞輕輕蹲下,用額頭貼著上原麻衣的額頭,用她沙啞卻溫柔的聲音安撫道:「我們只是旁觀者,如果你撐不住的時候,就告訴他吧。」

「嗯……謝謝你,丹霞。」

「傻孩子。」

——————

「姬子小姐,你辛苦了。」

走到岔道口的高橋一輝見千島姬子還立在原地,微笑著打了聲招呼。

無論是出於禮貌,還是出於尋找真相的目的,他都必須和千島姬子打好關係,畢竟現在所有的線索,似乎除了若山未莉的出現是意外,其他的都繞不開千島姬子。

女僕裝其實並不厚,似乎在去上原麻衣那裡時,又下了雪,千島姬子的頭上都有點點雪白,她雖然是著長裙長襪,但還是漏了一小節腿出來。

在這樣的天氣,以這樣的著裝,一天到晚絕大多數時間都要守在這個地方,而且是天天持續,就算換特種兵也辦不到。

太可憐了,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冷。高橋一輝心中泛起一絲同情。

「沒有的事,姬子已經習慣了,而且一輝少爺你們也有在很認真的尋找真相呢。」

她的發箍戴得幾乎遮住了那雙毛茸茸的貓耳,不過高橋一輝還是看到了漏出的一角,在說話間微微抖動了一下,只是不知道這樣長時間壓著會不會有損傷。

而聽見她說著已經習慣了,高橋一輝莫名有些心酸。

千島姬子必然是個內心堅韌的人,在山腰時,高橋一輝就已經明白。

當時的她雙眼剛剛流過血淚,必然是遭受了重大的創傷,但她一直保持著冷靜地查看掘田圭太的屍體,行為處事都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挑出毛病,除了看上去對上原真吾的死並不是那麼急切外。

高橋一輝覺得她很孤獨,比之上原麻衣還要孤獨,至少上原麻衣還有鶴田丹霞時刻相伴。

而她,上原真吾真的算得上她的夥伴嗎?

在上原家,她肯定已經經歷過不少次契約者死去的情況了。

悠長的生命,卻無人相伴,即使有人相伴,也必然會離她而去,不管是上原真吾,亦或是之前的契約者們,都沒有人能陪她到現在。

這種孤獨,高橋一輝知道,卻無法做到感同身受。

所以聽到她說習慣,高橋一輝才會覺得心酸。

高橋一輝看著靜立著,認真駐守著的她,想詢問一些事,卻在張嘴后數次后,最終選擇放棄。

他不知道現在千島姬子的好感度怎麼樣,但肯定不會到50,所以,有些東西想知道確切答案,就可能會用到真理之鏈,那樣的結果就是造成好感度的降低。

20多的好感度可經不起幾次降了。

所以高橋一輝想,還是等先培養一下好感度,在之後找個人開啟真理之鏈,確認好感度合適了再問。

至於人選嘛,當然是在古美門和甲斐成一郎裡面選了,一個是好感度很高並且現在算是捆綁關係的合作夥伴,坑一下也沒什麼大不了,一個是好感度-99,都快頂到天花板了,無所謂降不降了。

「一輝少爺,有什麼問題的話,都可以問姬子的,只要是姬子知道的,可以說的,都會告訴你的。」似乎是察覺到了高橋一輝的異樣,千島姬子輕聲詢問道。

「啊,是的,這個……」高橋一輝抓了抓頭,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是想問下,大概什麼時候開飯……」

「午餐的話,是定在正午哦,」千島姬子微微躬身致歉道,「很抱歉,因為我必須守在這裡,不知道現在具體怎麼樣了,不過大村小姐她們是熟手了,應該會在用餐時間做好的,想來是沒有多久就要開始了,一會少爺可以先去主客廳等候。」

「啊,好的,謝謝了。」

高橋一輝也急忙躬身,千島姬子的客氣程度他還有些不太適應,就像剛才上原麻衣穿JK裝躺在沙發上一樣。

他想了想,詢問要不要幫忙喊大家去用餐時,卻被千島姬子拒絕了,表示在主廳里有鈴鐺,敲響后在上原家的客房都可以聽到。

正當高橋一輝轉身向主廳走去時,千島姬子卻突然叫住了他。

她的聲音有些輕:「一輝少爺沒接觸過魔使,有疑問可以直接問姬子,不過可能安騰小姐更適合做這個,姬子只對自己和接觸過的魔使有了解,而且很多還說不清楚。」

「謝謝!有需要的時候,一定會來麻煩姬子小姐的。」

高橋一輝再次躬身,才轉身離開。

即使她這麼說,以現在的好感度,應該也不會提供太多有用的信息,所以他不準備現在問。

來這裡的人都沒有簡單的,不過她提到安藤慧,這個看起來兇悍的女人,能在上原家擔任助手,必然不是因為體格,所以說她對魔使很了解應該是真的。

作為盟友,壓榨點信息是應該的,有機會得試試。

正當高橋一輝想下午從什麼地方展開探查時,一旁的小路上突然竄出一個人來。

高橋一輝驚慌之下,本能得向後閃去,待站定身形后,定睛一看,攔在她面前的,竟然是久保田真子!

「高橋君,我知道殺死上原老師的是誰!」

。 鄭樂樂一副潑婦的樣子一下子怔住了場子。

傻子嘿嘿笑了起來,看著鄭樂樂不願意挪開眼睛了。

「媳婦,你,媳婦。」

「對啊,我才是你媳婦,這個娘們是誰,我都不認識。」

林殊看向鄭樂樂眼裡都讚歎,這個姑娘真是太聰明了。

傻子看了看鄭燕燕,又看了眼鄭樂樂,一時間彷彿陷入了抉擇的困難,鄭樂樂壓根不給傻子選擇的機會,一跺腳。

「你這個狗子,啥眼光,這麼個醜八怪你都看得上啊,真是丟人。」

的確,只是從外表看的話鄭樂樂青春靚麗,纖細迷人。

而鄭燕燕比較黑,五官長的又緊湊,再加上現在痛哭流涕之後,實在稱不上有多好看。

傻子一下子偏向了鄭樂樂,對著她咧嘴一笑。

「媳婦,嘿嘿,你是我媳婦。」

鄭樂樂鬆了一口氣,也露出一個笑容:「你想起來了啊。」

林殊鬆了一口,到這一步,基本上這被挾持女孩的安全可以保證了。

「那你想起來了還不給我撒手,抱著別的女人好啊,咱們回家。」

傻子想了想,卻搖搖頭:「不行媳婦,這個女人喊我傻子,我生氣了,我要殺了她。」

鄭樂樂心一緊,沒想到這一茬。

她咽了一口唾液,一跺腳:「這個女人竟然敢欺負你,罵你傻子,看我給你教訓她。」

說著就衝上去想要把鄭燕燕拽開。

傻子卻是帶著鄭燕燕後退一步,鄭樂樂表情都僵住了,傻子卻嘿嘿笑著開口。

「不行,不能讓媳婦動手,媳婦是用來疼的,我來,我殺了她就好。」

鄭樂樂莫名的覺得有那麼一瞬間的心酸,就連一個傻子都知道要疼媳婦。

鄭樂樂蹙眉:「不,我不喜歡你殺了她,臟死了,你鬆手,咱們回家好不好,我餓了,要吃飯。」

傻子見鄭樂樂不願意,急忙點頭。

「好好好。」然後看了一圈,看向林殊,對著他揚了揚頭。

「你,來把這個女人殺了,我媳婦不讓我殺人,你來。」

周圍人都倒吸一口氣,頓時產生了這個人是真傻還是真傻。

林殊往前走了幾步,和鄭樂樂對了一個眼神,往前走。

「行,那你把刀給我,我幫你殺。」

「你過來,過來給你。」

林殊又往前走了幾步,傻子把刀往前遞了過去。

就在林殊要奪過刀子的時候,鄭燕燕突然掙脫了傻子,然後將離他們最近的鄭樂樂狠狠一推,鄭樂樂朝著傻子撞了過去,傻子下意識的將手的方向一改,刀口就朝著鄭樂樂的胸口。

林殊喊了一聲,衝過去想要抓刀子,手臂被劃了一道口子,但還是錯了過去。

鄭樂樂眼看著就要被刀子插入胸口。

砰——

傻子軟軟的朝著地面上倒去。

而之前那個男生手裡拿著棒球棍喘著粗氣。

鄭樂樂摔在地上,半晌沒有站起來。

男生和林殊都衝過去把鄭樂樂架了起來,見鄭樂樂身上沒有血跡和傷口才放了心。

林殊擔心的問:「同學,你沒事吧。」

鄭樂樂卻是無奈的一撇嘴:「我腿軟。」

林殊忍不住輕笑出聲,男生也捂著嘴笑了笑。

警察趕到,將被打暈了的傻子帶走。

而鄭燕燕也被同行的女老師照顧著,要一起帶到警局去做筆錄。

校長等人走上來,一臉關切的問林殊。

「林書記,你的胳膊還流著血呢,咱們快去包紮一下吧。」

林殊點點頭。

「對了,小同學,你叫什麼名字啊,你這次見義勇為可是立了大功了。」

而鄭樂樂卻還在校長的那句林書記上發愣。

許警官口中的林書記和自己遇到的這個林書記是一個人嗎?

「我……我叫鄭樂樂。」

「鄭樂樂?哦?那個東甌市的立刻小狀元?不錯不錯,果然是個聰明的小姑娘啊。」

林殊又誇了鄭樂樂幾句便和校長一起離開。

而鄭樂樂卻還獃獃的看著林殊的背影發獃。

會是他么?會是這個林書記么?

而男生卻晃了晃手在鄭樂樂面前。

「喂,鄭樂樂,回神了。」

鄭樂樂抬頭看向男生。

「謝謝你。」毫不誇張的說,自己還是被男生救了一命呢,現在她無比慶幸自己把棍子塞到他手裡的決定。

男生一挑眉,飛揚的眉梢帶著一些桀驁,這個時候鄭樂樂才發現,男生竟然長的挺好看的。

「不客氣,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薛紹,大二工商管理系,是你的直系學長。」

鄭樂樂有些驚訝,因為在剛上學她就聽到過有關於薛紹的傳聞。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