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像那些人類二十一世紀的華夏美食,嗯,想想也就好了,現在的烹飪技術不是各種菜糊糊就是不加任何調味品的食物。

……還不如喝營養液。

星際時代人類很匆忙,他們覺得吃的東西能有供人類生存的能量就好了。與其說他們不太注重口腹之慾,倒不如說烹飪這件事不值得他們花費更多的時間。

他們已經習慣了如今的生活狀態。

當然,也有一些小眾星際人特別注重口腹之慾,但是也因為烹飪文化的失傳,加上各種材料的缺失或者變異,他們無法找齊材料,所以烹飪這個職業一直處於人才高缺狀態。

既然烹飪這個職業是存在的,就代表這個職業是生存市場的。

而且很高。

越是有錢的人,就喜歡吃這些蔬菜天然食物,但是物以稀為貴,所以,廚藝稍微好一點的廚師在星際不缺生存地位。

美麗的星星們散發着柔和的輝光,相印成一片璀璨奪目的世紀星河,每一顆都是那麼閃亮。它們一顆顆點襯在漆黑如墨的純色裙擺禮服上,將這條名為宇宙的黑色的裙子變幻成一條曠世奇作。

美麗的女神穿上它,跳起一隻夏夜舞曲,跳得累了,女神一抖裙擺,這場舞曲落下帷幕。

星星們隨着美麗的女神步履款款不驕不躁的退下了去,將這名為宇宙的舞台留給那火熱的妹妹——太陽。

晨曦出現,有光亮隨着開着的窗子投射進來,床上的女孩子還一無所覺,睡得倍兒香。

今天是周末,紀舒昨天睡得晚了,今天就難免不睡懶覺。她昨天晚上早早就將鬧鐘給關閉,不出意外,她今天將睡到自然醒。

紀舒睡之前也是這麼想的。

但是,往往事與願違。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將紀舒從睡夢中震醒。

熟睡的女孩子突然驚醒,心臟被這爆.炸聲震得『咚咚』直跳,來不及多想,女孩子倏爾從床上跳起來——

緊接着,跳下床就往外跑,她的手裏還抱着被子。

等她穿着睡衣、赤着腳、頂着雞窩頭抱着被子打開單元門跑出去的那一瞬間。

——突然急急剎腳!

紀舒突然想起來她不在地球了。

「……」

誰她個乖乖大早上的擾人清夢——

太欠抽!

紀舒滿臉陰結之氣,她低眸看了看手上的被子,板著一張臉轉身準備回宿舍,就對上門口陀介那張蒼白而極為姣好的五官。

真好看…

美好的事物讓紀舒心中鬱結之氣散了幾分,但也沒好到哪裏去。

起床氣不是那麼說散就散的。

而陀介看到紀舒這不修邊幅的模樣,內心扶額,這小孩兒怎麼又把自己搞成這樣子?

也好在這姑娘長得好,不然這造型,一般人還真壓不住。

想罷,陀介蒼白的唇微張:「外面發生什麼了?」

「不知道。」紀舒心情不好,懶得理他,帶着一身起床氣頂着雞窩頭,抱着被子扔到沙發上,咬牙切齒:「大清早,最好不要讓我逮到是誰幹的,不然…」

紀舒一定控制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給他來個鷂子翻身、金雞獨立、外加一記后勾拳,最後給他一記撩陰腿。

讓他知道,打擾她睡覺的後果——

紀舒擼.了.擼袖子,三兩步再次出門,旁邊的陀介頓了一下,跟上去。

一出門,紀舒左右兩邊掃了一眼,因為是周末,有不少人睡懶覺,此刻都是一臉的同款表情。

當時爆炸聲響起來的時候,紀舒是被驚醒的,加上剛醒來腦子很懵,就沒注意聲響是從哪裏傳出來的。

紀舒左右看了一圈,沒發現異樣,就代表爆炸聲不是這一樓。紀舒輕哼一聲,返回房間,半個身體伸出窗外看了一眼。

果然看到樓上的窗戶飄出來濃厚的黑煙。

紀舒轉身再次出去,正好對上對面開門的陀情,粗略一掃,全身上下同她身邊的病弱公子陀介一樣,渾身上下透著精緻。

顯然就是梳洗過才出來的。

陀情看見紀舒抱怨:「是誰這麼沒公德心,大清早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紀舒看了陀情一眼,轉身走向光梯,陀情趕緊跟上去:「紀舒,你去哪裏?這麼邋裏邋遢的,都是同學哎,喂……」

「你,你為什麼這樣看我,我不說就是了。」

陀情被紀舒輕飄飄地一個眼神嚇得閉嘴,今天的紀舒氣場好強……不敢惹。

紀舒抬手按下光梯關門按鈕,恰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進來,感應門感性到障礙物,重新向兩邊移開。

陀情看着外邊的人,哼了一聲,移到角落裏。

紀舒沒說什麼,讓開一個位置,陀介從外面踏進來。

門重新關上。

紀舒按下樓層,側目看向身邊的少年,忍不住好奇:「你上去幹什麼?」

陀介眼皮子動了動,吐出兩個字:「看、戲。」

紀舒:「……你看啥戲?」

你是不是在內涵她?港真,你最好別點頭,不然死盆友!

陀介沒說話,看了一眼紀舒。

門開了,紀舒轉回頭,並不想猜測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她抬腳走出光梯。

三樓的走廊開了幾扇門,有幾個十三四歲的小孩兒圍着一扇門,門大開着有濃煙冒出來。

不出意外,這就是那始作俑者的房間了。

陀情還在光梯里看見那團黑煙,分外嫌棄:「他們到底在做了什麼呀。」

紀舒三人抬步走過去,圍着的學生讓出一條路來,看着不斷冒濃煙的房間,紀舒皺了一下眉。

陀介一直注意這小姑娘的表情……前世他離世是二十五歲,現在的紀舒對他來說可不就是小姑娘。

聰明如他,一看紀舒的神色就知道她要做什麼,少年垂在身側的手動了動,最終還是沒有伸手制止。

左右也不會有太大危險,就隨她去吧。

如少年所想,下一秒這小姑娘豪不猶豫地抬起胳膊捂住口鼻,彎腰沖了進去。

紀舒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圍觀地人一聲驚呼,這雞窩頭同學也太大膽了吧!

「剛剛那雞窩頭同學是進去了嗎?」

「她都不怕危險的嗎?太勇敢了,我要跟她認識一下,小爺我正好缺一名勇往直前無所畏懼的部下!我決定收攬她!」

「老大,那這新來的小子的封號可不能比我威風。」

「放心吧,我準備冊封她為部下一級中將!」

陀情伸手沒拉住紀舒,正在心裏吐槽她,就聽見旁邊一胖一廋比她矮了半個頭的同學這話。

插嘴:「就你們,我都沒招攬過來,你們能比我厲害嗎?」

胖子聽言,抬了抬雙層下巴,看了看陀情:「你能跟我們兩個人比嗎,我們有兩個人,你才一個,她當然不選你了。」

陀情懟回去:「胖子,她才不會選你。」

「同學,你憑什麼這麼說?」胖子叉腰。

陀情指著跟她隔了一個人的陀介:「看到沒,人家已經有隊友了!」

雖然她不想承認。

胖子和瘦子同時看向比他們高一個頭且氣勢不凡的少年,少年輕飄飄地視線掃過來,胖子和瘦子張開的口……又閉了回去。

惹不起!惹不起!

房間也就煙子黑了一點,加上已經開啟的空氣凈化,到是能看得清東西了。

紀舒抿唇,她倒要看看這位同學到底是吃飽了撐的還是吃飽了撐的,在搞什麼東東居然把宿舍給炸了。

有本事把教學樓炸了啊!

紀舒給你點666。

這會子要說憤怒吧,也談不上了,更多的是好奇。

煙子濃厚的地方是廚房,紀舒手心向上一翻,手中出現一個口罩和一個護目鏡。

口罩是最初為了過濾暴躁因子而生產的濾過口罩,大部分的微小物質都無法通過這口罩。

可反覆使用,且永久有效。

而護目鏡,這就比較容易理解了,但這星際時代的護目鏡可不同於二十一世紀的普通護目鏡,護目只是一個基礎功能,它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功能,三維數據掃描分析。

不過現在,這護目鏡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護目。

她差點把它們給忘了。

紀舒戴上口罩和護目鏡,煙子帶來的傷害就沒了。

紀舒放下手,移動到廚房。

在廚房中有一個移動的影子,紀舒出聲:「喂,有人嗎?」

「哎,有有有有!」

裏面幾乎瞬間傳來回聲。

紀舒皺眉,看着裏面濃煙滾滾,語氣冷冰冰地道:「你出來一下。」

「老師,對不起,我馬上就出來,但是,能不能先幫我把這個植物給解決了。」

紀舒站在門口:「我數三聲,趕緊給我出來。」

「老,老師。」聲音的主人伴着她的聲音出現在門口。

外面的黑煙淡些,加之護目鏡加持,紀舒勉強可以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