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右手的靈月追風劍順勢朝前劃出半個弧形。

鐺鐺鐺~

眼看就要射在身上的令箭盡數倒飛而出。

而且一根根仍舊具有威力,直接將就要射到面前的數支令箭同時擊飛而去。

咻咻咻~

令箭倒飛,直接朝着柳江夜飛射過去。

柳江夜見狀,當即舉手,一股不容小覷的靈力瞬間附着在右手之上。

砰砰砰~

令箭全部被他拍得粉碎。


此刻他的臉色冷冷一笑:“武聖中期境界。難怪敢這麼囂張。不過……”


柳江夜臉色陰沉,當即揮手,城牆上的弓弩手們再次連射。

令箭漫天落下。

但,凌天和穆塵雪就像是風中飛舞的蓮花一般。

時而靜如處子,時而搖曳生姿,時而璀璨奪目,時而平凡如空氣。

每一招,每一式,甚至是每一次簡單的出劍,收劍,步調的移動,身法的扭轉……一切都行雲流水,如同人劍合一。

而穆塵雪,她也覺得到,此刻的自己跟凌天和手上的劍就像是融爲了一體。

“靜則一念不起,動則萬善相隨。”

“自由自我,天道合一。”

此刻,穆塵雪感覺自己就像是超脫於塵俗世間一般,心中忘我,無我。

我即是劍,劍即是我!

我不是劍,劍也不是我!

轟!

最後一劍揮出,一道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頓時朝着漫天的箭雨揮砍而去。

弧形劍氣所過,片片箭雨消散。

隨後化作一朵朵如同蓮花形狀般的木花,漫天飄飛落下。


這一幕,簡直唯美至極。

“這便是《蓮芯花舞圖》的最高境界,化蓮漫天。”

凌天鬆開了握着穆塵雪的手,然後淡然的問道。

“你領悟了嗎?”

穆塵雪重重點頭,隨後有拼命搖頭。

凌天微微一笑:“要的就是這種感覺。上!拿那柳江夜試試手去。”

“哈?”

穆塵雪差點沒栽倒在地。

“師父,那柳江夜可是武聖境界。我這武王境界,不可以吧?”穆塵雪有些畏手畏腳。

“可以。”凌天堅定的說到。

“但是,我還沒有領悟到師父所說的最高境界。是不是不可以這麼着急?”穆塵雪再次不太確定的問道。

“可以。”凌天仍舊這兩個字。

但是穆塵雪那叫一個忐忑不安。

“師父,我~”

“廢話真多,走你!”


凌天右手一揮,旋即穆塵雪整個人便朝着城牆上飛了過去。

“啊~師父。我還沒有準備好呢。”

柳江夜見狀,不慌不亂。眼神之中極爲不屑。

那些弓弩手們也是如此,當即就要搭箭射擊。

但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地震般的撼動。

衆人着急忙慌望去,頓時心驚膽顫。

“你孃的,那少年竟然一拳就砸穿了城牆。”

“不是吧?怎麼可能?”

“真的嗎?我看看!我的親孃啊,真的是。”

“城牆要倒啦。快跑啊。”

……

轟隆!

城牆崩塌,那些人還沒有來得及逃跑便直接被砸死在原地。

還有一人命大逃過一劫。

看見凌天一步步朝着他們走來。他們也是面面相覷。


“現在怎麼辦?跟他拼了嗎?”

“怕他個閻王啊。拼了!”

“那就拼了!”

“好。一起上!”

“沒問題。一起上!”

……

“啊~殺啊~”

剩下的那羣人仰天大吼,殺聲滔天。

特別是提議拼了的那人,掄起一把大砍刀便朝着凌天猛衝過來。

他大聲吼着,那張臉更是因爲他拼勁全力的蓄力,而變得扭曲猙獰。

但就在他高舉大砍刀猛劈下來的一刻,他發現不對勁啊!

怎麼大家的吼叫聲越來越遠了?

而且怎麼感覺自己身邊的人都不見了?

他趁機猛然回了回頭,頓時淚流滿面。

你孃的混蛋,竟然都在騙我。

說好的一起上呢?怎麼就只有我一個人。

“親孃啊!我想回家!”

此人高聲大呼,愣是停下了往凌天身上劈下去的大刀。

隨後假裝若無其事,高舉着大砍刀直接從凌天身旁跑了過去。

噗通!

豈料還被地上石塊絆倒在地,摔了個狗啃屎。

但這點痛跟他想回家的心情相比,算得了什麼。

他趕忙爬起身來,沒命似的朝着山下狂奔而去。

“親孃啊,兒子回來給你劈柴挑水了。等我啊!親孃!”

“戲精本精?!!”

凌天全程一臉黑線。 轟!

一聲炸響,穆塵雪直接被柳江夜一拳轟飛了出去。

若不是身手一直比較敏捷,用劍身擋下了這一拳。

穆塵雪只怕自己會當場被砸得胸腔粉碎而亡。

“哼!區區武王后期境界就像出風頭。是不是太過自信了?”柳江夜再次猛撲過來。

穆塵雪見狀,趕忙揚劍猛劃出去。

咻!

一道凌厲而強勁的弧形劍氣瞬間劃破虛空。朝着柳江夜便橫斬了過去。

“雕蟲小技。”

柳江夜壓根不把穆塵雪的劍氣放在眼裏。

僅僅右手朝前一揮,凝聚了滿滿靈力的一掌便將劍氣拍散在了身前。

那感覺就像是拍死一隻蚊子一樣毫不費力。

穆塵雪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因爲面對足足差了這麼多等級與小境界的柳江夜,她真的使勁渾身解數都未能得到半點便宜。

要不是凌天將她直接丟了出去,以她自知之明的性格決不會冒險動手的。

更何況,她壓根就沒有領悟到凌天手把手教她的《蓮芯花舞圖》最高境界的招式,化蓮漫天。

而且這最高境界也不可能一下就能領悟學會的。不然天下各個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塵雪,來爲師這。”

凌天見狀,趕忙讓穆塵雪退回到自己的身旁。這樣才方便自己更好的保護她。

穆塵雪聞言快速後撤到了凌天身旁。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看着凌天。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