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紫雲一人前去,不過三成把握而已,但現在有林道友同行,紫雲有六成,甚至七層把握得到此物!”紫雲說道。

“六七成把握?也算不錯了!對了,林某手中還有一枚四級妖丹,便還給仙子吧。之前仙子借予在下的玉靈丹,可是幫了林某大忙!”說話時,林山拿出一枚晶瑩妖丹,遞給紫雲。

紫雲嫵媚一笑便接過此物,說道:“就知道林道友不會讓我吃虧,此丹拿去煉丹部換靈藥,倒是紫雲賺了!”

經過這幾日見聞,林山要知道妖丹的價值很高,但相對而言一枚四級妖丹價值也不比紫雲送她的玉靈丹高出多少,這種交換還算合理。

“林道友這幾日忙碌的樣子,應該準備了保命之物吧?”紫雲問道。

點了點頭,林山說道:“保命之物頗爲難找,雖然略有收穫,但終歸是聊勝於無。”

“這很正常,我等修煉之人,尤其看重自己的性命,一旦遇到保命之物,必然會不計代價地拿在自己手中。林道友能有所收穫已經是幸運至極了!”紫雲道。

“林某對傳承古地所知不多,不如仙子替林某講解一番如何?”林山問道。


“傳承古地是逆靈宗時期所建,據說裏面寶物從從築基弟子到化神修士都能尋到合適之物。裏面的功法要訣更是頂尖的存在,在修真世界絕對都是排的上名的。”

頓了一頓,紫雲繼續說道:“原本逆靈宗弟子經過一些禁制考驗,都能獲取其中寶物的,但後來青女祖師接管逆靈宗時,不知爲何原因,一劍斬了逆靈宗花費千年之久建立的六合大陣,就連傳承古地也不能倖免,多半都被她一劍毀掉了!”

想到神祕山洞中的劍痕和有關青女的傳聞,林山對此女充滿好奇,接着問道:“青女祖師到底何等修爲,竟然能夠入主逆靈宗?”

“修爲?這個傳說可就玄乎了,有傳言說青女祖師不修靈力,只憑手中三尺青峯便足以橫行天下,你說她是何等修爲?有人甚至懷疑她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極有可能是從上界下來的!要不然怎麼可能那麼厲害,從她一出現,實力就那麼強大!”紫雲說道。

“不修靈力?”林山疑惑道:“我曾見過青女峯弟子,也是修靈力的,作爲創派祖師,她怎麼會不修靈力?”

“林道友有所不知,現在的青女峯,早就不是以前的青女峯了!據說青女祖師當年離開時,將青女峯的弟子都帶走了。現在的青女峯,不過是當時所留下的一些身份低下之人,憑藉青女峯殘留的一些資源修煉,打着青女的名號而已!”紫雲知道得似乎很多,詳細地跟林山解釋道。

聽到青女峯竟然不是青女祖師的正統傳承,林山心中恍然,心想難怪青雲山的弟子不願意她們進入傳承試煉之地了。

“聽說青女峯之人多半修煉劍道,戰力如何?我們在傳承之地是否會和她們對上?”林山問道。

“若論戰力的話,青女峯弟子和我等差距不大,也就幾名真傳弟子實力不弱,應該和徐光實力接近。青女峯之所以敢欺壓到我們頭上,並非他們功法厲害,而是他們有兩名元嬰高手。我們青雲山太上長老失蹤,他老人家離開時並未留下本命牌,現在生死不知,風宗主不過金丹後期修爲,我們勢弱,自然被欺壓。”

頓了頓,紫雲繼續說道:“至於和青女峯弟子對上,那也有可能的。不過若是我們不主動招惹,她們也不會處處針對,她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設法得到我們傳承古地中的功法寶物,僅此而已。”

“多謝仙子指點,還不知那種靈訣要如何得到?”林山終於問到了最關心的問題。

“那種靈訣是我上次進入傳承之地是意外發現的,只是我當時實力不足,加上不是我必須之物,這才放棄的。若不是遇到林道友,紫雲或許便將此事給忘了。那種靈訣印在一處石碑之上,由於石碑大半被遮擋住,旁邊又有靈獸守護,紫雲孤身一人還真沒把握得到。”紫雲解釋道。

“那靈獸何等修爲?”林山問道。

“兩年前那隻毒蜈蚣雖然是四級靈獸,但頗有靈智,加上一身劇毒,極難對付,不知林道友有沒有辦法?”紫雲問道。

“身懷劇毒?這倒是不太好辦,不過爲了種靈訣,林某一定會全力以赴,請仙子放心。”

林山和紫雲這般討論了半日功夫,出來之後也沒閒着,先到宗門煉丹部用靈石換取了些解毒靈藥,又到煉器部買來兩件避毒靈器。並不滿足於此,林山還計劃到附近幾處交易會碰碰運氣。

和往常一樣,徒步下山,打算到山腳下再御劍飛行,可是剛到半山腰,便遇上正在對峙的兩撥人馬。其中一撥人馬是包含徐光和王超在內的王家子弟,另外一撥人馬是四名身穿白裙的女子簇擁着一名身穿青色裙衫的女子。

“我青女峯大師姐在此,你等還不快快讓路?”一名弟子驕橫地大喝道。

“這裏是我青雲山的地盤,爲何要給外人讓路?”徐光瞥了眼說話女子說道。

“外人?莫說是青雲山,即便是昔日的逆靈宗,也都是青女祖師麾下。我青女峯乃是青女祖師正統傳承,來到青雲山,怎能算外人?”女子爭辯道。

“徐光?真沒想到當年區區一名精英修士,現在搖身一變成了真傳弟子,眼前這番排場比無雙還要強上幾分,真是厲害!”身穿青色裙衫的女子開口譏諷道。

“無雙師兄乃是徐某敬仰之人,雖然徐某躋身真傳弟子,但也不敢妄想和無雙師兄相提並論。倒是無雙師兄一再強調過,我青雲山弟子遇到青女峯葉大師姐之時,一定要以禮相待。我們既然巧遇,按照無雙師兄的交代,自然要在此招待一番。葉師姐何不賞個臉,到徐某府上飲上一杯?”徐光說道。

“若是無雙相邀,葉某或許還會給他三分薄面,至於徐光你麼,你還不夠格!”青衫女子神色不變地說道。

“徐光,你沒聽到大師姐的話麼?還不快‘讓’開!”見到徐光冰冷的目光,女子感到心中冰涼,原本想說的“滾”字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

林山沒有興趣招惹麻煩,加快腳步就要從邊上繞過去。

“林道友,幾日不見,別來無恙?”看到林山之後,徐光居然笑着臉和他打起招呼。

現在有外人在場,林山自然不能無視徐光,這便是宗門八戒八律中提到的:但凡青雲山弟子,在衝突發生時應當一致對外,否則嚴懲不貸!

“徐師兄。”林山抱拳應道,心中思量着徐光到底打着什麼主意。

“師兄給你介紹一下”徐光伸手指向青衫女子說道:“這位是青女峯大師姐葉雲煙,一身功法神通不下於無雙師兄……”

不等徐光說完,先前說話的女子不耐地叫到:“區區練氣弟子,有什麼資格認識我青女峯大師姐?!”

“我這位林山師弟是練氣弟子沒錯,但身爲劍修,全力出手的話,就連無雙師兄也沒有必勝的把握!”徐光嘴角露出詭計得逞的奸笑說道。 聽到徐光的話,林山瞬間明白了他的打算,這分明是要讓自己和青女峯弟子對上。這樣以來,若是雙方在傳承試煉時遭遇上,一定會針鋒相對,這樣徐光就可以坐收漁利。

“徐光,原本看你是真傳弟子,葉某還當你是個人物,卻沒想到你如此不堪!分明是你想對付這名練氣弟子,居然還要藉助我青女峯弟子的手,你覺得我青女峯弟子會有興趣向一名練氣弟子出手麼?”葉雲煙譏諷道。

“葉師姐也太小看徐某了!不過在徐某看來,青女峯空有絕世劍法傳承,卻沒有什麼弟子能夠領悟。反而是我們青雲山這位林山師弟,悟性極強,一身劍法之威,足以藐視青女峯弟子!”徐光眯着眼說道。

“徐師兄,葉師姐,林某有宗門任務在身,先告辭了!”林山抱拳說道,他不想被徐光拿來當槍使,說完後便要從邊上離開。

“慢着!我們大師姐還沒說讓你走,你急什麼!”一名女子叫住林山喝道。

葉雲煙看着說話女子,思量片刻,向林山說道:“林山,既然徐光如此擡舉你,那你便露兩手吧!爲了證明我青女峯纔是劍道正宗,就讓徐敏和你切磋一番,只用劍技,不用靈力。徐敏,你聽明白了?”

先前說話女子連忙應道:“徐敏明白!”

林山心中飛速思量,眼下想要直接離開只怕不行。既然出手,那就好好看看青女峯的劍法套路,畢竟在神祕山洞中那道劍痕太過霸道,他一時之間根本難以領悟,若是從青女峯劍法中借鑑一番,或許能有意外的收穫。

“既然葉師姐吩咐,林某恭敬不如從命!”林山說道:“只是林某境界低微,還請徐敏師姐留手!”

“你放心,我只是讓某些人知道我青女峯劍道之威,自然不會傷你性命!”徐敏傲然挺胸說道。

“徐師兄,林山手中尚缺一柄趁手寶劍,能否向徐師兄借寶劍一用?”林山雙眉一挑,突然說出讓衆人驚愕的話語。

“你是劍修,卻沒有趁手寶劍?”葉雲煙皺眉問道。

在神祕山洞時,林山的紫霄中莫名進入許多劍元,此時不知青女峯弟子是否會發現異常,他決定還是不要拿出紫霄的好。林山此舉算是做對了,他不知道的是,劍元乃是青女峯的核心弟子最爲渴望之物。只要能夠得到一絲劍元作爲引子,她們便能在修煉青女峯的劍法中源源不斷地凝練出劍元。若是讓她們知道林山手中有劍元,一定設法從林山身上得到此物的。

徐光皺眉,猶豫起來。他可是見過林山的寶劍,可眼下林山先入爲主,若是自己出口爭辯,青女峯弟子一定會選擇相信明面上只有練氣修爲的林山。可是他和林山可是敵對關係,怎能將自己寶劍交到對方手中,儲物袋中也算有幾件靈器,卻惟獨沒有寶劍,這讓徐光當場犯難起來。

“哼!真是好笑,沒想到青雲山沒落如此,居然無法提供給劍修弟子趁手寶劍!”葉雲煙看着徐光猶豫不決的樣子譏諷道。

徐光臉色難看,但總不能將自己的金色飛劍交給林山,萬一林山動上點手腳,那不是自討苦吃麼?想到此處,他恨恨地瞪着林山。

“你們這是說笑麼?先說此人劍法無與倫比,現在要動手了卻藉口沒有寶劍?”徐敏生氣地叫道。

“林道友,你看王某的寶劍如何?”王超走向前來,將一柄銀白寶劍遞給林山。

向王超點頭感謝,林山打量寶劍一眼卻擺手拒絕:“既然徐師兄不肯借寶劍給林某,林某隻能改日再來向徐敏師姐請教了!”

林山是想要讓徐光臉上難看,他猜想徐光肯定不會將自己的金色寶劍借給他,卻沒想到徐光儲物袋中再也沒有其他寶劍,此時乾脆將責任推到徐光身上。

“徐某身上還真沒有拿得出手的寶劍,但林山師弟隨便拿根樹枝便能勝過此女,現在何必這般推諉?”徐光皺眉說道。

“徐光!你真是滿口胡言!你說林山劍法強,卻連柄寶劍都不肯借他,現在又說什麼拿根樹枝就能對付我,這分明是看不起我青女峯劍法!”徐敏指着徐光怒道。

“林山,既然徐光不肯借寶劍你,你便拿我的佩劍和徐敏切磋一番吧!”葉雲煙開口說道,說完後便將自己寶劍遞給林山。

林山伸手接過寶劍,神識一動便發現寶劍內有一絲劍元之力,雖然無法和紫霄相比,但在這絲劍元的推動下,相比寶劍的威力會更強一籌。

觀摩一番之後,林山將寶劍還給葉雲煙,挑眉說道:“這柄寶劍果然和徐師兄說的一般模樣,實在平常得很!林某還是按照徐師兄說的,撿跟樹枝來和徐敏師姐交手吧!”

“林山,你不要後悔!”說話時徐敏胸口起伏不定,看來是動了真怒。

林山神色不變地說道:“徐師兄曾經交給林某一套劍法,威力強大無比,一根樹枝足矣!”

徐光的目標無非是藉助青女峯弟子糾纏林山,現在林山幾句話便將矛頭指向徐光,可見林山實乃心思敏捷之輩。他就要施展幾招從神祕山洞劍痕中悟出的招式,然後說這些招式是徐光教給他的,這樣以來,青女峯弟子會怎麼想那可就有得看了!

“大言不慚!我就告訴你什麼叫不知天高地厚!”徐敏大叫道,同時身形一動,站到一處空曠之地,舉起手中寶劍,指着林山。

林山不動聲色地從地面撿起一根樹枝,緩步走到徐敏旁邊與她相對而立。

徐敏手腕一抖,挽了個劍花,身形一動,化作一道殘影直刺林山。見到此幕,林山戲中失望,原本還想看下青女峯劍法的套路,結果此女的劍道修爲根本沒有入門,這般情況,林山也只能放下研究此女劍法的念想了。

林山不急不慢,並指成劍,輕輕在手中樹枝上一劃,一道劍芒透體而出,邊緣上夾雜着點點黃芒。

葉雲煙原本不經意地低眉瞥着林山,此時雙目一凝,緊緊地皺起眉頭,似乎從林山的劍法中看到了什麼。

滿意地看着樹枝上透出的劍芒,林山一揮之下,平斬而出。

“住手!”葉雲煙突然大叫一聲,手上劍指一揮,一道劍芒擋在徐敏身前。

神色一動,林山心知此女已經從他的劍法中看出什麼了,手中劍招一收,便若無其事地站定在原位。


相比之下,徐敏就要差得遠了,聽到大師姐的呵斥,她已經盡力收手,可是先前全力以赴,此時無法完全收回,身子依然直接衝向林山。

林山身形一動,突然從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現在徐敏身側。見到此幕,徐敏大驚,心想這般落入林山手中,只怕要吃大虧。

一手抓出,捏在徐敏右肩之上,身形一轉,便幫徐敏止住身形。


“林山,你的這種劍法從哪裏得到的?”葉雲煙瞥了眼徐敏,肅然地向林山問道。

“回稟葉師姐,林某先前已經說過,此劍法乃是徐光師兄傳授,徐師兄爲此劍法定名爲青女劍法!”神色不變地看了眼徐光,林山如此說道。

“徐光!你是不是該給我青女峯一個交代!你居然敢偷學我青女峯的真傳功法!更大言不慚胡亂命名,青女祖師的名諱,豈是你能夠妄用的?!”葉雲煙面色一怒,突然向徐光呵斥道。

原本聽着林山說話時,徐光便臉色十分難看,此時見葉雲煙大怒的樣子,更是臉色鐵青。

“葉師姐,你不要聽林山信口胡謅,那劍法根本不是我教他的!他和徐某有些過節,分明是要陷害徐某!”徐光陰冷地瞪着林山說道。

“你真當葉某好糊弄?先說此人劍技厲害,現在又說和此人不和!此次你不給葉某一個交代,就別想離開這裏!”葉雲煙怒道。

“徐師兄,你交代的事情已了,林某還有任務在身,先行告辭!”林山恭敬地向徐光抱拳說道,說完後便從側面一人離開。

“徐光,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聽到林山的話語中透露着和徐光親近之意,葉雲煙暴怒,大聲喝道。

離開之後,林山嘴角微微上揚,心想徐光可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明明是想要藉助青女峯的力量壓制自己,卻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得到了部分青女傳承,更是成功地將禍水轉到他自己身上。

到了青雲山腳下,林山祭出飛劍,先到最近的一處小型交易會查探了一番。

在與鳳仙子合作時,那枚築基丹還未到手。若是成功得到種靈訣,提升靈根純度之後,他同樣需要築基丹來嘗試築基。林山在交易會詢問一番之後,卻發現此處近一年時間都沒有出現過築基丹,據說青雲山現在將築基丹控制得很緊,卻不知是何種原因。

雖然是小型交易會,但常用之物還是準備齊全,林山一下子將最常用的傳音符、玉簡之類收集齊全。可是在他打算離開時,卻意外聽到了一則令他驚訝無比的消息。 “你還不知道?房山交易會那邊出大事兒了!”一名禿頭中年向面前老者說道:“鳳仙子隕落了!據說和她一起共五名築基中期修士,全都沒了音訊!”

聽到這些,林山佯裝看着跟前的一柄飛劍靈器,側耳聽了起來。

“六名築基修士同時隕落?樑道友是不是聽錯了?房山交易會雖然偏僻,但也算是青雲山勢力,在青雲山一帶,能夠將讓六名築基修士同時隕落的地方可不多!”老者明顯不信,面帶疑色地說道。

見老者不信,禿頭中年不以爲意,繼續說道:“這消息可是從房山那邊傳過來的,據說是黃姿長老親自在查此事。黃姿和鳳仙子那關係你總該聽過,她既然親自出面,你說這消息能錯麼?”

“若是這樣的話,看來此事多半錯不了了!只是青雲山一帶,誰不知道鳳仙子背後有黃姿做靠山,誰敢對鳳仙子出手?”老者疑惑道。


“我聽說房山交易會正全力搜尋一人,名爲蕭馳,據說只是築基中期修士!看來鳳仙子的隕落,多半和此人有關!”禿頭中年繼續說道。

“蕭馳?就是最近突然纔出現,和青雲山王超齊名的那人?這不可能吧?就算他和王超實力相當,最多也就在築基中期修士中實力超羣,但鳳仙子可是築基後期的存在,他又如何能對付得了?”老者問道。

“這我可就不知道了,說不定他使了什麼陰損的伎倆呢?”禿頭中年說道。

林山聽着二人話語,已經明白了前因後果。消息中並未提到自己,看來是因爲他修爲低下,直接被忽略掉了。鳳仙子五人同時隕落,這倒是稀奇之事。在林山深入祕地之時,他們可都是留在外圍的,按道理說應該沒有什麼危險纔對。可二人口中說到的蕭馳,林山倒是有幾分印象,此人器宇軒昂,應該是有些不凡之處。可是正如二人所說的,蕭馳不過築基中期修爲,想要拿下包括鳳仙子在內的幾名同階修士,明顯不太可能。

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個所以然,林山乾脆不再想此事,只要沒人注意到自己就好,至少短期內是安全的。若是此次宗門傳承試煉順利,他得到種靈訣,築基成功實力大進的話,即便是那金丹中期的黃姿,他也不懼。

離開之後,林山又在青雲山附近的其他幾處交易會查探一番,依然沒有什麼收穫,便回到宗門內,打算修煉一番之後靜等宗門傳承試煉開始。

回到洞府之後,簡單地吃了些靈肉,喝了些酒水,見小寶和張柔相處的非常好,林山說道:“宗門試煉即將開始,我要閉關幾日。現在三大家族和青女峯弟子來了很多,你們儘量留在洞府,免得和他們起衝突。”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