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要她跟着他們同吃同住,她反倒是哪哪不自在的。

陳喜和魚兒她們不同,本也是才被賣進來當奴僕的,身上的奴性還未形成,又跟黃鶴立同吃同住的。

都已經習慣了。

他們在一塊都似乎沒有顧忌,都能甩開膀子放開吃的那種,都見過彼此餓狠了的模樣,也就不用裝模作樣的對吧?他們在一塊吃飯簡直是最放鬆不過的。

張婆子不習慣也不難理解,所以大家也沒有過於勉強。

盡孝不是那樣盡的。

老人家自己開心就好。

說起張婆子。

福珠倒是又想起什麼,吃得腮幫子鼓鼓地笑眯眯說到:「可不,她如今跟其他婆子混熟了,倒喜歡跟她們在一塊多些,反倒那個新來的廚娘對我們很是殷勤。」

魚兒見她提起這個,便也接着話題說到:「那廚娘適才還說咱們這樣熬的湯底可香得很,還有這燙菜的樣式也新穎,就是在外頭開店都是可以的,還說若是以後有這心思,就盼著咱們給提拔提拔,讓她也能再使使勁兒。」

她們創業的名聲算是宣揚出去了,底下的人都認真幹活着呢,就盼著哪日也能被提拔提拔,翻身過上好日子。

玲瓏才跟福珠瘋搶了一塊肉,聞言就笑嘻嘻說到:「那廚娘我也曉得,做飯還是成的,心思倒也不少,不過她的確是不怕累,什麼活兒都搶著干呢。」

真缺人也不是不能用,看着也不是那種衝動無腦的人。

陳喜見她們如今都有自己的獨立見解,便也放心許多,只是她仍然擺手說到:「做吃食的暫且算了吧,馬來客棧做快餐的,不適合兼顧火鍋,兩種客人相衝了。」

「等馬來客棧的生意穩定些,咱們再開些火鍋店吧。」

陳喜這樣說着,當然沒有人會說不好的,大家都點頭答應。

黃鶴立又往鍋里下了不少肉,這傢伙就是個肉食動物,對於這些生意經他完全沒有想法,只讓她們高興自己就行。

某個方面,他也算是機智,從來不插手過問這些。

給予百分百的信任。

大家也都很高興就是。

冬日裏頭熱氣騰騰的食物絕對能讓人的幸福感飆升。

大家都吃得渾身燥熱。

還好有涼飲。

冰鎮的雪梨汁。

也不知道小翠她們花費多少功夫折騰出來的,怪利口。

大家都吃嗨了。

福珠和玲瓏還是在搶來搶去,覺得這樣搶著吃會更香。

魚兒時不時就得訓她們兩句,但也不嚴重,惹得倆小的嘻嘻哈哈地鬧着,全然一副不害怕她的模樣了。

罵狠了才稍稍收斂些。

陳喜就笑着看她們鬧。

正吃着。

誰料到裴畫帶着幾個小丫鬟就過來了,被小翠引進來。

陳喜瞧見她就立馬起身招呼到:「裴畫姐姐來了?魚兒快,再加副碗筷,我們正吃着呢,你來了也是湊巧,趕緊吃點熱乎的暖暖身子,這兩日愈發冷起來,你仔細着涼。」

裴畫看着他們主僕五人圍桌而坐,桌上的各種食物還在咕嚕嚕地冒着泡,熱氣騰騰的,別提有多熱鬧。

「你們倒是會享受,老太太那邊正要開席,讓我給你們送些冷拼鹿肉過來,結果瞧你們這都吃到一半了,我若是再耽擱些,豈不是壞了老太太的一番心意?」

裴畫掩嘴咯咯笑着,一副萬幸的模樣,隨即又說到:「如今倒是正正好趕上,不然啊,我的罪過可就大了。」

說完看見那些食物,又好奇說道:「只不過,你們這又在折騰什麼新吃法兒呢?一堆生菜生肉地就往桌上擺?」

如今論新鮮的東西,就要數平安宅里的新鮮東西多了。

只可惜他們不大辦席宴請,黃鶴立也以自己學業繁忙推掉許多邀約,不然沖着這些新鮮東西,那門檻也得踏爛。

陳喜起身後就過去將她牽着朝長桌這邊來,聞言就笑說道:「正吃火鍋呢,這天太冷,邊吃這火鍋邊暖和身子呢,我們一見到你倒是想着你,姐姐倒是會打趣我們。」

裴畫後期同陳喜來往的很頻繁,所以倆人感情很是親近,聽見這話就笑起來,說到:「行行行,倒成我的不是了。」

陳喜趕緊追上說到:「那可不,可一定要罰你一杯才對。」她說着就示意倒酒,福珠正倒著呢,見狀趕緊送上,陳喜接過就朝裴畫的手裏送去,叫她哭笑不得。

「哪能啊,我還在當差呢,哪裏像你們這般好福氣。」

裴畫連連拒絕,走近后就對着黃鶴立福身行禮問好,對方只冷淡地點點頭,她便也起身來,只是心裏難免失落。

如今的三少爺成長得很快,幾乎都能看出他以後有多出色,只可惜從前跟小孩兒似的,大家也都沒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如今看着這模樣,當真是覺得可惜了。

裴畫瞧見他目光追隨陳喜那模樣,也就暗自笑了笑,心裏多少有了數,但表面上也不敢露出一絲馬腳。

陳喜如今在老太太那邊也是紅人,便笑着對那邊眼熟的紅玉說到:「讓紅玉去回話,就說你正巧趕上我們吃晚膳,就被我給扣下了就是,老太太准不怪罪你!」

裴畫聽見這話哪裏能行,但見他們這邊熱鬧景象一時也有些心動,正遲疑着,陳喜直接就讓紅玉去回話去。

紅玉緊忙答應一聲,跟其他小丫鬟將精緻的白玉盤呈上來,上邊正正是那些鹵熟了的鹿肉片,放好就告退。

裴畫見狀也不掙扎了,還是選擇從心,含蓄笑着答應。

陳喜便也笑起來,說到:「好姐姐別擔心,老太太定不會怪罪你,你這都撞上了,哪能讓你空着肚子回去呢?」

魚兒和福珠還有玲瓏已經配合著又添置一副碗筷了。

裴畫坐下倒也有些不好意思,可也笑說道:「哪的話,如今你的本事可大,人人都曉得你厲害,老太太更喜歡你。」 什麼情況?盧布看著自己心愛的武器就這樣斷成兩半,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這可是用高品質的靈剛石打造,即使在靈器之中,也是最為頂尖的存在。

怎麼能說斷就斷了?

葉不朽看向水晶球的內部,除了散發出晶瑩的光澤外,還有一個黑乎乎的東西。

湊上前一看,正是一把短小筆直的匕首。

刀把上面刻了四個小字:吳國神簽。

吳國?好像是有一個叫這個名字的國家。

葉不朽搜索記憶中的國家,隱隱覺得有些耳熟。

而神簽就是說的這一類行的武器了吧,這個匕首不同於別的匕首,它不僅要比正常的匕首短小一些,而且還十分細。

大約差了正常匕首的一半了。

這麼短小的東西怎麼可以當做武器。葉不朽再上前湊去。

【警告,此劍戾氣尚存,請宿主謹慎接觸。】

關三觀火冢他們也紛紛上來查看,

「從這把匕首的潤澤來看的是屬於遠古武器。但他散發出來的靈力卻異常兇猛,像是由靈智一般。」火冢打量著吳國神簽說道。

關長老立刻反駁,

「不僅僅是有靈智,這是一把偽仙器,他有屬於自己的思維方式。」

關長老說著上前一步,

「不過現在來看他的靈智已經滅亡,留下的只是他死前存在的意識。」

「真沒有想到,老弟的宗門裡面竟然能出現如此寶器,可喜可賀啊!」

盧布只是短暫地悲傷了一下,轉身聽說這是個偽仙器立刻恭喜他們。

他們幾人與前輩的關係看起來不錯,如果可以深交對於盧布來說自然有好處。

「盧家主客氣了,我們也不過是在前輩的出租給我們的山中建設宗門時意外發現而已。」

前輩出租的山?盧布抓住重點,好奇地問道。

「什麼山?」

「盧家主不知嗎?」火冢疑道,他的眼神飛快地轉向了葉不朽。

他不知道這件事當講不當講。

「額…沒錯,現在覺得一個人住在這裡有些悶得慌,所以就出租點土地,你們若是需要也可以進來。」葉不朽很是隨意。

「真的嗎?」盧布喜出望外地問道,

「當然是真的,不過費用我要提前說好,一口價,500萬靈石一個月!」

「好,多謝前輩了!」盧布豪爽地答應了葉不朽的要求。

「至於這個武器嘛,既然我把印魔山租給了火嵐宗,這也算是你們所屬的了。」

葉不朽指著神簽說道,他覺得這個短小的玩意自己玩不來。

「多謝前輩賞賜。」火冢笑道,儘管這是一個偽仙器,可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已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這種接近仙器的武器出現了。

他們分宗建立,正好要廣招學徒,而這個偽仙器,就是極好的噱頭。

世界最頂級的武器!

僅僅是這樣的武器問世,就足夠掀起軒然大波了。

火冢滿心歡喜地上去取神簽。

可一陣鋒芒劃過,他的衣服瞬間被撕裂一個口子。

還好是他反應迅速,若是再慢一些被他划中的話,身上的傷口定不會比關三觀的好看。

這就是戾氣嗎?葉不朽心中想著,連忙聯繫系統。

「系統,戾氣怎麼制服?」

【用武力或者自身的人格魅力去征服它。】

「額,拜託,我把它送給別人了,若是我征服了它那它豈不是要認我為主了?」

【特殊商店啟動,現有價格為一兌換值十張的征服紋咒,是否要購買?】

「額…購買吧。」葉不朽無語。

特殊商店總會是在他需要購買物品的時候蹦出來。

搞得葉不朽也不知道一兌換值換到的東西到底值不值。

他現在只能選擇購買了,畢竟一群人在他眼前看著呢。若是他露怯還怎麼去說服他們乖乖交租呢。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