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鋒的到來打破了這樣的氣氛,所有人都將目光轉了過來。客位上一人眉頭微微一皺,說道:“展門主,你們天心門的弟子未免太不懂規矩了,我們正在議事,豈能擅自闖入?”

展無明連看也不看葉鋒,直接反脣相譏:“既然我們如此不懂規矩,爲何還要我們加入你們高貴的元天宗?”

這一句話說完,軍師卻向展無明施了個眼色,靈魂之力對她暗自說道:“他們三個都是皇階丹師,而且一個已經達到了皇階巔峯。我們只能智取,不能力敵啊。”

展無明被軍師一勸,到嘴邊的剩仁的話也吞了下去。

而此時,龍陽天卻猛然站起身來。這一下起得太猛,撞得椅子向後摔了出去。

那三個元天宗的以爲龍陽天要動手,三人的目光同時落在龍陽天身上。他們來之前也聽說了,這個龍陽天是有着越階挑戰的實力的,因此即使他們是皇階丹師,也不得不小心。

但他們的擔心顯然是多仁的,龍陽天根本連看也沒有看他們一眼,而是直視着剛進來的那個人,大步向着那人走去,口中哈哈大笑:“兄弟,你終於回來了。”

葉鋒被龍陽天感染,也是哈哈大笑,說道:“我說過,我會回來了。”說着迎了上去。

兄弟二人在大廳中央站定,龍陽天撲上來就給了葉鋒胸口一拳,說道:“你倒真踏實啊,一去就是兩年,真放得下我們?”

葉鋒也照樣給龍陽天胸口來了一拳,哈哈說道:“我這也是沒辦法,身不由己。不過,現在終於是回來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今晚我給你設宴接風。”龍陽天粗聲大氣地說。

“好,我們兄弟一醉方休。”葉鋒也高聲說道。他們二人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之中迴盪着。

兄弟二人你來我往地敘舊,將周圍的所有人完全無視。

當軍師與展無明認出是葉鋒時,他們也驚喜起來。展無明的作風幾乎與龍陽天一模一樣,一上來就給了葉鋒一拳,豪放地說道:“你可回來了,這兩年死哪兒去了?藍姍都要擔心死了。”

葉鋒聽此,微笑着問道:“藍姍呢?怎麼不見她?”

“她去後山打理你種下的那些百丹引,現在還不知道這裏發生的事。自從你走之後,藍姍每日就喜歡去打理那些百丹引,人都瘦了許多。”展無明說道。

葉鋒聽此,心中也是隱隱作痛。他欠藍姍的太多,恐怕這輩子都無法償還了。

此時軍師見葉鋒回來,在驚喜之仁,第一個念頭就是衡量了一下雙方的勢力對比。有了葉鋒這個超階丹師在場,至少今日他們是不會吃虧的。

他們這些人自顧自敘舊,竟然完全將那三個元天宗皇階丹師無視。

那三人見此,怒氣頓生。 那三人自然會生氣,他們這正談正事呢,突然來個莫名其妙的小子,就讓天心門完全將他們無視了,這是他們不能忍受的。要知道,他們元天宗可是現在的兩大宗之一,能來一個小小的天心門,已經是給足他們面子了,沒想到天心門反倒如此不給他們面子,將他們晾在這兒了。

想到此,他們當中一人當即拍案而起,面色不善,態度強硬,說道:“展門主,今天你們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葉鋒等人此時正是相談甚歡之時,卻突然被這不和諧的聲音打斷。展無明和龍陽天當即就對那人怒目而視。但葉鋒卻轉過頭來,微笑着對那人說道:“這位是元天宗的吧。”

“他是誰?”那人顯然不屑於和葉鋒說話,轉過頭去問展無明。


展無明還沒有說話,葉鋒卻笑着說道:“我們天心門雖小,但絕不會加入你們元天宗。不過……”說到這裏,葉鋒拖長了聲音,“如果你們元天宗願意加入我們天心門的話,我們倒是很歡迎。”

此言一出,那三個元天宗弟子當即暴怒。他們元天宗可是天下兩大宗之一,實力強悍無比,光是超階丹師都有五十多名。葉鋒這句話無疑是對他們元天宗的污辱。其中一人怒指着葉鋒,對展無明喝道:“展門主,若你不管好你的屬下,可別怪我替你教訓於他。”

但他話還未說完,就見眼前黑影一閃,葉鋒竟然就已經來到他的面前,二話不說,提着他就扔出了大廳之外,將外面那些元天宗弟子砸倒了一片。

此時,無論是元天宗還是天心門弟子,無不大驚。誰都知道元天宗實力要比天心門強太多,是誰如此大的膽子,敢把元天宗弟子就這樣扔出來?

龍陽天與展無明眼見葉鋒如此表現,也都是大呼痛快。這才合他們的性子。若按他們的性子來,早就該動手了。但軍師總在一邊提醒,這才讓他們壓了下來。但他們心中的那股氣卻一直壓在心裏,極不痛快。現在葉鋒直接將那皇階丹師扔出了門外,給他們出了一口惡氣,他們怎能不痛快。

同時他們也在心裏暗自驚訝,葉鋒這傢伙的實力也太變態了吧,那人可是個皇階五級丹師,就被他這麼隨隨便便扔出去了?而且只是那麼接觸了一下,便壓制住了那人的火能,讓他毫無反抗,倒地後也一動不動,這樣的手法,實在是太恐怖了。

但軍師此時卻是眉頭微皺。雖然葉鋒的實力極爲強悍,對於幾個皇階丹師沒什麼問題。但元天宗可並不是只有幾個皇階丹師,他們還有着五十多個超階丹師,再加上他們宗主是終階丹師,這纔是軍師所擔心的。

但現在事已至此,已然無法挽回了。而看葉鋒的樣子,顯然沒有要挽回的意思。他在將那個皇階丹師扔出去之後,便回過頭來,看着剩下的兩個元天宗弟子。

那兩個弟子一個是皇階七級,另一個則達到了皇階十級,眼看着就要達到超階了。他們二人眼見天心門如此不守規矩,招呼也不打一聲就動了手,也是心中怒氣橫生,搶上前來就要對葉鋒動手。但他們纔剛剛動手,卻見黑影一閃,葉鋒早已出現在他們身前,一手一個,像抓小雞一般,將他們二人提了起來。當他們被葉鋒提起來的那一刻,他們丹田之中的火能就已經被徹底封印,一動也不能動了。接着他們二人也飛出了大廳之外。

大廳之外那些元天宗弟子,本來是抱着看戲的態度來的,但沒想到他們三個老大都被像扔破爛一樣扔了出來,他們一時之間竟然都沒反應過來,半天之後,才慌忙架起他們那四個皇階丹師,喪家之犬一般逃離了天心門。

龍陽天見此,開懷大笑,展無明與龍陽天基本上是一路貨,也是不顧形象地哈哈大笑。

而葉山自始至終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看着葉鋒處理這些事。他的氣息內斂,看起來完全像是一個普通人,與葉鋒的霸氣外露形成鮮明的對比。這就是終階丹師與靈階丹師的差距。

終階丹師雖然也可以收斂氣息,但他們的氣質上一看就知道是強者,所謂的霸氣外露便是如此。

但實力到了靈階丹師,幾乎已經達到了返樸歸真的境界,從外面來看,根本看不到一絲強者的氣質,能看到的只是一個普通人。但這樣的人才是真正具有實力的。而且還是遠遠超出終階的實力。

此時軍師眼見葉鋒趕走了那一幫人,爲天心門出了一口惡氣,也迎上來與葉鋒打招呼,但在打招呼時他仍然流露出擔憂的神色:“那三人都是元天宗長年駐守在附近的,我們此次將他們打了回去,他們必定不會善罷甘休。葉鋒,即使你是超階丹師,但在元天宗的超級勢力面前,我們天心門也沒什麼勝算啊。”

“怕他個鳥,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大不了與他們拼個魚死網破。”龍陽天一揮大手,粗聲大氣地說。

葉鋒也是微微一笑,對軍師道:“是啊,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軍師聽此,驚訝地看着葉鋒。在他的印象中,葉鋒不像是個只會打殺的莽夫啊。

其實若是在以前,葉鋒自然不會如此說話,一切都會以大局爲重。但現在不同了,他已經是終階丹師,而且身邊還跟了一個極爲逆天的靈階的父親,會怕什麼元天宗纔怪。所謂財大氣粗,實力強了氣也粗,葉鋒這才如此說話。

但軍師卻不知道這些,他眼見葉鋒與龍陽天展無明都是一路貨,也只能無奈地搖頭。

這天晚上,天心門便舉行了宴會,一來歡迎葉鋒歸來,二來慶祝元天宗被趕走。其實元天宗在半年之前就已經有了要吞併天心門的意象,這半年來天心門弟子一直夾着尾巴做人,一個個忍氣吞聲。現在好了,葉鋒爲他們出了口惡氣,他們心中歡暢也是理所應當。

席間不斷有人爲葉鋒敬酒,葉鋒也是來者不拒。他現在已經是終階丹師,酒量也是大得驚人。他似乎比任何人都喝得多,但卻比任何人都清醒。

而在這個過程中,藍姍一直站在遠處,靜靜地看着葉鋒。直到葉鋒將所有人應付了一遍,走向她時,她眼裏那一抹晶瑩才微微閃現了出來。

葉鋒走向藍姍時,能看出來,藍姍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但她根本無法控制,她的眼淚在火光之中閃着亮光,她的身子在微微顫抖,她的腳步無法挪動。

沒有人知道,葉鋒走的這兩年她是怎樣過來的。這兩年之中,她無時無刻不在思念着葉鋒,經常會胡思亂想,想葉鋒會不會出事,想葉鋒能不能回來,想葉鋒會不會忘了自己……她唯一能寄託思念的,就是照顧葉鋒留下的百丹引。幾乎是每一天,她都會去後山呆很長時間。有時候她甚至會對着百丹引自言自語,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病人。

而現在,葉鋒終於回來了,按常理來說,她會毫不猶豫地撲向葉鋒的懷抱。但在她心中知道,炎始終在葉鋒心中佔據着一席之地,所以,在撲向葉鋒的前一刻,她終於還是剋制住了撲向葉鋒的念頭,就那麼看着葉鋒走了過來。

葉鋒來到藍姍面前,眼看着藍姍那已經顯得瘦削的臉龐,和她眼角的淚光,心中不禁一痛。下一刻,他將藍姍拉了過來,直接將她擁入懷中。他覺得,是時候給藍姍一些補償了。

藍姍壓根沒想到葉鋒會如此行動,心中先是一驚,接着,巨大的幸福鋪天蓋地將她吞沒,讓她有些手足無措。

在以前,葉鋒雖然答應帶她來皇境,但她知道,在葉鋒的心底,因爲有炎的存在,根本就沒接受她。別說擁抱了,他們甚至連手都沒牽過。而現在,葉鋒突然在大廳方衆之下將她擁入懷中,這怎能讓她不被幸福弄得驚惶失措。

片刻之後,她也終於抱住了葉鋒。眼淚不受控制地流淌而出。這一刻,她這些年來受的所有委曲,無盡的思念的折磨,無盡的等待,似乎都得到了回報。

龍陽天眼見這二人終於修成了正果,帶頭起鬨,吹起了口哨。展無明也不斷呼叫着。天心門的氣氛達到了歡樂的頂點。

而葉山則靜靜地看着兒子,臉上也是欣慰的笑容。爲人父母,能看到子女成家立業,該是最欣慰的事吧。

這一夜就在這樣歡樂幸福的氣氛中度過。次日一早,陽光燦爛,看起來又是一個快樂的早晨。但一大早,軍師就來找葉鋒,一見面便開門見山地說道:“我們必須要談談應對元天宗的問題了。”

葉鋒早就料到軍師會來找他談。在天心門之中,龍陽天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展無明與龍陽天的性格如出一轍,這二人都是動不動就說殺的。與他們談根本毫無效果。而葉鋒則是謹慎小心之人,與軍師的性格倒有些像。所以現在軍師能談的人,也只有他了。

“以元天宗的反應速度,恐怕要不了兩天,他們便會出動來對付我們,所以我們要想個應對之策。”軍師有些着急地說。

葉鋒卻微笑着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

“爲什麼?”軍師見葉鋒說得如此斬釘截鐵,有些疑惑。

“因爲兩天之內,他們宗中會有大事發生。”葉鋒淡然說道。

“什麼大事?”軍師更加疑惑。葉鋒這纔剛回來,怎麼可能知道元天宗有什麼大事?

葉鋒卻仍是一副雲淡風輕的語氣:“兩天之內,我會挑了元天宗。”

軍師聽此,驚駭不已。他先是驚訝地看着葉鋒,片刻之後,終於反應過來,說道:“這麼說你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終階?”只有實力達到了終階,纔有可能說出如此話來,這是軍師的第一反應。

葉鋒看着軍師,淡然一笑,說道:“我今天就要出去一趟,明天才會回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軍師見此,心中在驚訝之仁,仍然選擇了謹慎的行事,說道:“葉鋒,即使你的實力真的達到了很強的地步,但爲了保險起見,我們還是要再商議商議,畢竟元天宗有一個終階的宗主,超階丹師也有五十多個,還有無數皇階丹師。你就打算這樣殺進去?”

葉鋒卻拍了拍軍師肩膀,說道:“沒什麼好商議的,殺進去就行。畢竟我和他們之間還有一些恩怨沒了。”想當初在元荒古地之中,正是元天宗幫助通天宗來截殺自己,這件事葉鋒是不會忘的。現在是該還回來了。

軍師見葉鋒如此說,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既然你如此堅持,那我也不勸你,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說。”


“一定要安全回來。有你在,天心門就多一份保證,纔不會像昨天那樣被人欺負。”軍師語重心長說道。

葉鋒點點頭,同時微笑道:“這個你就放心吧,我明天下午就回來。對了,如果其他人問起來,你就說我去辦點事兒。”

軍師會意地點點頭。葉鋒見此,轉過身,對父親說道:“走吧。”

葉山召喚出一團白色火焰,葉鋒坐在上面,父子二人向着天心門所在的方向掠去,如一道白色流星。

軍師眼見葉山召喚出白色火焰,心中疑惑不已。在以前,從未聽說過有丹師的火焰是白色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片刻之後,他搖了搖頭。對於這對父子他是越來越看不透了,索性也就不想了。

且說葉鋒與父親離了天心門,快速向着元天宗的方向飛去。葉鋒之所以是要父親同去,是因爲父親的速度比他快許多。這裏離元天宗的大本營元天山還有數萬裏之遠,也只有父親的速度才能在兩日之內打一個來回。

一路無事,到了下午時分,他們已然遠遠看到了元天山。元天山並不高,也不算非常大。但山上草木秀麗,景色宜人,看起來倒是一處居住的好地方。

葉山微微減慢了速度,問葉鋒:“你打算如何挑了元天宗?”

葉鋒微微一笑,說道:“還能怎麼挑?硬挑唄。”

說話間,他們已然來到離元天宗不遠處,葉鋒凌空而起,離了白色火焰,說道:“父親,你就在這裏看着,天黑之前,就讓他們元天宗變爲元天門。”

葉山微一猶豫,點了點頭,便不再向前行。

葉鋒凌空飛行,速度極快,片刻之間已經來到元天山上空。

元天宗作爲天下兩大宗之一,防空能力自然也極爲強悍,當葉鋒剛飛到元天山上空時,他們就已經發現了。頓時,上百道粗達一丈的火焰直射上來。每一道火焰都蘊含着極強的能量,至少超階丹師在這樣的能量面前,都要小心應付。

但葉鋒只是凝聚出了一個能量光罩來,護住身體。那些火焰完全無法穿透這能量光罩。葉鋒片刻之間,已經飛到元天宗正殿上方,吐氣開聲,叫道:“元天宗的老混蛋,快快滾出來受死。”

他的靈魂之力包裹着聲音,在整個元天山之間迴盪,讓所有元天宗弟子驚駭不已。要知道,他們元天宗是天下兩大宗之一,有着數千年的底蘊,實力極爲強悍。在千年之中,還從未有過一人敢在元天山上空如此叫囂。

在葉鋒的聲音剛落下不久,便有數十個皇階丹師腳踩着淡紅色火焰騰空而起,向着葉鋒的方向飛來。

葉鋒眼見那數十個皇階丹師飛來,鼻子中不屑地冷哼一聲,靈魂之力包含着聲音喝道:“這裏沒有你們的事,滾開!”

這一聲喝如同悶雷一般在整個元天宗上空滾過,元天宗的所有樹木竟然因爲這一聲而搖晃了片刻。那數十個皇階丹師則在這一聲之間,突然腦中一片空白,丹田之中的火能像是凍結了一般,直直地從天空墜落下來。葉鋒的這一聲喝包含着靈魂攻擊。他們這些小小的皇階丹師,如何受得了。當他們落地之時,已然有十多個口吐鮮血,而剩仁的人則直接昏死了過去。不過好在葉鋒並沒有要殺他們的意思,因此他們的性命還都得以保存。

葉鋒並不是劊子手,他是恩怨分明的。當初在元荒古地,讓他陷入險境的都是些超階丹師,沒有皇階什麼事,所以他也不會殺元天宗的皇階丹師。

此時在元天宗中,早已亂成了一鍋粥。數千年以來,有人第一次在元天宗之中公然叫囂,而他們的第一波攻擊竟然被那人一句話就給喊了回來,怎能讓他們不亂。

當那第一波攻擊退回去之後,不到半分鐘之中,從元天宗的幾個大殿之中,便飛出了五十多道身影。這五十多人腳下全都踩着暗紅色的火焰。表明他們全都是超階丹師,是元天宗的中流砥柱。以前元天宗有着上百名超階丹師,但是在上次去元荒古地時,失去了數十名,如今只剩下這五十多名。不過雖然只有五十多名,他們也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天下第二大宗。而且他們宗中還有着一個終階丹師的宗主鎮守着,這樣的勢力絕對是一些其他門派可望而不可及的。

那五十多名超階丹師飛上來時,葉鋒卻沒有再將他們喊下去,而是凌空浮在那裏,靜靜地看着那五十多人。那五十多個超階丹師此時也是心中驚駭不已。因爲這個突然襲擊元天宗的人凌空浮在那裏,沒有藉助任何外力,這隻能說明一點——此人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終階。

整個皇境之中,終階丹師也就那麼幾個,他們都認識,至少是見過人家的畫像。可是像這個這麼年輕的終階丹師,他們還從未見過。

不過片刻之後,那些人中終於有一人張口叫了出來:“葉鋒!”他的驚訝之情溢於言表。想當初在天火節見過葉鋒,那時候的葉鋒還只是皇階丹師,沒想到這僅僅過了兩三年,這小子竟然已經成爲了恐怖的終階丹師,這樣的速度,太逆天了。

其他人雖然沒見過葉鋒,但當他們聽到“葉鋒”二字時,也都醒悟過來,這小子就是當年大鬧天火節的那小子,可是他的實力怎麼變得如此強悍了?


在明白了葉鋒的實力之後,那些人幾乎沒有什麼猶豫,其中一個老者喝道:“結無極火石陣。”

他話音未落,那五十多個超階丹師迅速行動起來,在天空中布着方位,同時他們手中也已經凝聚出了暗紅色的能量來。他們也都明白,他們根本就不是終階丹師的對手。如果不結陣,恐怕片刻之間就會被葉鋒全部秒殺。所以他們的反應可以說是極快的。

但他們再快,還是不如葉鋒快。葉鋒身形一閃,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身子便已然出現在了兩名超階丹師身後,右手如刀,橫掃而出,一道血紅色的光芒便在身前凝聚而成,瞬間向着那兩個超階丹師橫掃而去。

那兩個超階丹師正在佈陣,突然感受到身後一股極爲凌厲的氣勢,心中大驚之下,就要閃開去。但爲時已晚,他們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被那道紅光切爲兩段,從天空掉落下來,砸落在地面上,血肉飛濺,濺在下面觀戰的幾個皇階丹師的身上臉上。

下面衆人無不惶恐。在終階丹師面前,他們宗中這些高高在上的超階丹師連反應都沒有,便成爲了四段肉塊,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