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也沒說什麼,擺手示意他離開。

黑熊剛照顧那些孩子們睡下,見葉青無緣無故送了這麼一大筆錢給小柯,不由奇道:「隊長,為什麼給他這麼多錢?」

葉青嘆了口氣,把王麗麗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完這話,黑熊差點氣炸,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方天這個王八蛋,他竟然幹得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我操他祖宗的,這還算是人嗎?隊長,這件事交給我了,我去擰斷這個王八蛋的腦袋!」

「等一下!」葉青喊住黑熊,緩緩搖了搖頭,沉聲道:「這件事不能著急。」

「為什麼不能著急?」黑熊詫異,道:「他干出這樣的事,死一千次一萬次都不算多。隊長,這種人,不能放任他的,讓我去殺了他吧!」

「殺了他,不犯法嗎?」葉青反問,自從上次被深川市警方通緝之後,葉青已經改變了許多。很多事情,不能頭腦一熱就去做,你實力再強,始終也鬥不過這種在深川市經營多年的家族。這樣直接殺了方少的確不難,但是,這樣也會被方家抓住把柄,借用警方的力量對付他們。

黑熊頓時愣住,過了好一會方才悻悻地道:「那你說怎麼辦?難不成就這樣看著這畜生逍遙法外嗎?」

葉青道:「聯繫一下方才梁,看看方家的人怎麼處理這件事再說!」


「如果方才梁不承認這件事怎麼辦?」黑熊道。

葉青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沉聲道:「他如果不承認,那咱們就用咱們方法來解決這件事!」

黑熊看了葉青一眼,面色又興奮起來。他知道,葉青是絕對不會放過方天的,只不過,他要先試探試探方家的意思。如果方家願意大義滅親,把方天交給警方來處理,那當然是最好了。如果方家硬要護著方少,那葉青就準備與整個方家為敵了,這就叫做先禮後兵。

接到葉青的電話,方才梁很是意外。不過,當他聽完葉青說的話,他整個人卻都愣住了。過了好一會,他方才沉聲道:「你說的這件事,我並不知道。給我一天時間,我調查清楚,給你答覆!」

放下電話,方才梁第一時間便撥打方天的電話,卻始終無人接聽。方才梁心中憤怒,又打了妻子羅彩雲的電話,這次終於接通了。

方才梁也不知道妻子羅彩雲有沒有參與這件事,所以,他只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向羅彩雲詢問有關王麗麗跳樓的事情。羅彩雲語氣平靜,好像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似的。不過,當方才梁說到葉青給他打電話的事情,羅彩雲的語氣明顯變得急切起來。

方才梁心裡咯噔一下,跟妻子一起生活這麼多年,他當然最了解自己的妻子了。她語氣變了,說明她的心情也亂了。可見,這件事她不僅知道,而且還參與其中了。也就是說,葉青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他老婆兒子合夥做了這麼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情!

聽著妻子漏洞百出為兒子辯解的話,方才梁重重嘆了口氣,咬牙道:「羅彩雲,你好大的膽子啊!」

「我……我怎麼了?」羅彩雲聲音有些哆嗦,說實話,她還挺害怕自己這個嚴厲的有點過分的老公。

「你自己做的事情,需要我給你提醒嗎?」方才梁咬牙道:「你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啊?你這麼大的人了,你不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嗎?逼良為娼,殺人滅口,逼人跳樓,這麼多事情,你竟然能夠做得出啊?羅彩雲啊羅彩雲,你真是個人面獸心的禽~獸啊!」

聽著這話,羅彩雲也不由怒了,道:「方才梁,你到底什麼意思?我做這些事怎麼了?我做這些事還不是為了救兒子,還不是為了幫你們方家留下這唯一的一根獨苗嗎?哦,什麼都是我不對,照你這麼說,就應該把你兒子送到警察局,讓人直接槍斃算了啊?」

… 聽著羅彩雲這話,方才梁不由更怒,道:「我們方家的人,行得正坐得直,有錯要認,有罪要擔。如果他連自己做過的事都不敢承擔,那他還有什麼資格當我們方家的人?」

「你說得好聽,那你現在去把你兒子送到警察局啊。你不是行得正坐得直嗎,你親自把你兒子銬起來送到警察局啊!」羅彩雲在電話那端嚎哭起來:「算了,我看這日子也沒法過了。你把天兒送到警察局吧,我這就去跳河自殺算了,天兒都沒了,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啊?方才梁,你就一個人好好活著吧,你再找個人,再給你生個兒子,好好教育去吧。」

方才梁被羅彩雲哭的一個頭兩個大,急道:「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講理啊?你這話算什麼意思?怎麼的,難道你覺得你兒子做的事就是正確的嗎?你覺得你們做的事都是對的嗎?」

羅彩雲大聲嚷嚷道:「我們做的事雖然不對,但事情已經發生了,那你讓我們怎麼辦?你要想讓我們自首,那我們現在就去自首,只要你說一句話,我們現在就去自首,行不行?你一個人好好過,你一個人瀟瀟洒灑的,再沒有人給你闖禍,再沒有人給你惹是生非了,你可開心了吧!」

方才梁肺都快氣炸了,喘了幾口氣,怒道:「羅彩雲,你究竟想怎麼樣?」

羅彩云:「我想怎麼樣?我還想問你想怎麼樣呢?你不是覺得我做的不對嗎?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應該去自首啊,你說啊,你想讓我們去死,你就說啊,我們就去死給你看,行不行?」

「我什麼時候說讓你們去死了!」方才梁怒道。

「你不是想讓我們去自首嗎?都死了這麼多人了,你讓我們去自首,那跟要我們的命有什麼區別啊?」羅彩雲怒道:「方才梁,你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嗎?姓葉的就是故意針對咱們方家,這件事又不是天兒一個人做的,他為什麼只給你打電話?丁少彥也攙和了這件事,他還是主謀,姓葉的為什麼沒有找丁家的麻煩?他就是欺負咱們方家你明白不?」

「丁少彥?」方才梁皺起眉頭,他沒想到,這件事竟然牽扯了這麼多人。不過,聽到羅彩雲這話,他心裡也的確有些惱怒。

方家的實力的確不如丁家,可是,如果真的因為這樣,葉青只找方家的麻煩,而不去找丁少彥的麻煩,那方才梁可真的接受不了。

「老方,這件事又不是天兒一個人做的。再說了,他們都是小孩子,偶爾犯個錯誤不也很正常嗎?天兒犯錯了,咱們做父母的,應該體諒他包容他,給他改正的機會, 色鬼老公欺上身 ,天兒還只是個孩子啊!」羅彩雲泣聲道:「天兒小的時候,多喜歡跟在你身邊玩啊。可是,從他懂事以後,越來越遠離你了,你還不知道為什麼嗎?當父母的,不僅要給孩子提供物質生活,還要能包容孩子的一切。他只是個孩子,你真的忍心他因為這件事而毀掉前程嗎?」

方才梁陷入沉默之中,現在他真的有些動搖。畢竟,他只有這麼一個兒子。而且,他也認定這件事是丁少彥主導的,跟他兒子的關係並不大。

「那你說現在怎麼辦?」方才梁沉聲問道。

見方才梁口氣鬆了,羅彩雲大喜過望,道:「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把天兒送走,讓他離開深川市。然後想辦法把他送到國外去留學一段時間,等這件事處理完了,再讓天兒回來。我想,經過這次的事,他肯定也會吃個教訓,會長大的!」

方才梁沉默良久,道:「葉青已經認定是天兒做了這件事,他不會放過天兒的。就算把天兒送出深川市,他也絕對不會放過咱們方家的!」

「一個不入流的小混混,咱們方家還能怕他不成?」羅彩雲沉聲道:「而且,這件事丁少彥是主導。咱們只要把這件事推到丁少彥身上,姓葉的肯定要先找丁少彥的麻煩。到時候,咱們只需要看戲就行了,管他們怎麼處理這件事呢!」


方才梁緩緩點頭,羅彩雲這話正是他所想的。因為,他認定這件事是丁少彥主導的,那麼丁少彥就應該出來承擔這個主要責任。

「那就這樣吧!」方才梁點頭,沉聲道:「我讓葉青給我一天的時間,你現在立刻想辦法把天兒送出深川市,送的越遠越好。」

「那你在深川市怎麼樣?」羅彩雲有些擔憂地道。

「我們方家雖然不如丁家那樣的實力,但是,也絕對不是一個小混混隨便就能把我們整垮的!」方才梁冷聲道:「姓葉的要是敢來招惹我,我絕對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聽到這話,羅彩雲大喜過望,道:「老公,我相信你不會有事的。等這件事解決了,我就把天兒帶回來,咱們一家人好好團聚!」

方才梁道:「行了,你快點把天兒帶走吧。姓葉的做事很縝密,雖然他給了我一天時間,但我怕他已經開始動手尋找天兒了。」

放下電話,羅彩雲也真不敢怠慢,匆忙趕回青玉閣,把正跟丁少彥他們狂嗨的方天直接帶走了。方天根本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硬是被羅彩雲拖走,包間里只剩下丁少彥幾人目瞪口呆,他們也很是疑惑。

羅彩雲將方天拉到車裡,才把這件事給他說了一遍。聽說葉青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方天差點嚇尿了。上次被葉青割斷手腕,他心裡都已經埋下陰影了。現在聽到葉青二字,他都不由自主地想要打哆嗦呢。

「媽,那……那我現在怎麼辦?」方天嚇得面如土灰,坐在車裡還緊張地四處張望,只怕葉青突然出現在他身邊。

見到兒子這樣,羅彩雲不由嘆了口氣。對於這個兒子,她始終是恨鐵不成鋼。可是,偏偏又沒有辦法,這就是她唯一的兒子,她不得不保護。

羅彩雲道:「現在我帶你離開深川市,這件事你爸會給你處理好的。」

「太好了,太好了!」方天大喜,道:「那咱們快點走吧!」

羅彩雲嘆了口氣,道:「你都不擔心你爸在深川市的情況嗎?」

方天愣了一下,道:「爸……爸是方家的家主,是方氏集團的董事長,在深川市名聲那麼大,姓葉的……姓葉的不敢對他怎麼樣的……」

羅彩雲無奈地搖了搖頭,兒子的自私,讓她很是無奈。可是,方天已經養成了這個性格,這是無法改變的。

「走吧!」羅彩雲拍了拍前面的司機。

羅彩雲的車剛駛出青玉閣,那男子便立馬上樓彙報給上官青。

男子低聲道:「羅彩雲的車是直奔高速去的,看樣子,她是想直接把方天送出深川市啊。二幫主,咱們要不要派人把他們攔下來?」

「不用!」上官青很乾脆地擺手,道:「攔他幹嘛?方天走了更好,方天不在深川市,葉青才能把目標轉移到方才梁身上。姓葉的給了方才梁一天的時間,結果方才梁卻把方天送走了,這件事,絕對能徹底激怒姓葉的。這一次,我看他們兩個人要怎麼好好鬥這一場。方才梁這個人平時看上去好像很正派的,但是,在兒子這件事上,他還是要栽個大跟頭啊!」

男子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道:「還是二幫主想的周全,方天在深川市的話,葉青十有**會藉助警方的力量來處理這件事。現在方天不在了,那葉青就會親自去找方才梁的麻煩了!」

「嘿嘿嘿……」上官青冷笑連連,道:「方才梁不是傻子,他一定會把這件事的重心轉移到丁少彥身上。不過,這也正好,現在深川市,只有丁家敢殺了葉青!」

想起丁家那個傳說中的老保鏢,男子不有一個哆嗦。若是那個老保鏢出手,葉青真的是必死無疑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葉青沒有接到方才梁的電話,卻得知了另一個消息——羅彩雲的車上了高速,離開了深川市!

這個消息是趙成雙通過交警隊的朋友得知的,收到這個消息,葉青便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羅彩雲在這個時候離開深川市,肯定是把她兒子送走避難的。也就是說,方才梁最終還是選擇護住兒子了!

接到這個消息之後,葉青再一次撥通方才梁的電話,沉聲道:「方先生,我一直挺佩服你的為人,覺得你是條漢子。不過,從今天開始,我改變看法了。方天的事情,方家總要給我一個交代,方天逃不掉的!」

方才梁深吸一口氣,道:「葉先生,我不管你怎麼看我,這是我一個做父親必須做的事情。還有,我也勸你一句,做人做事,不要太欺軟怕硬。我方家雖然在深川市不怎麼出眾,但也絕對不是你能夠隨意欺負的!」

葉青微皺眉頭,沉聲道:「欺軟怕硬?你到底想說什麼?」

「哼,你心裡有數!」方才梁冷聲道:「等你把丁少彥解決了,再來說我家天兒的事情吧!」

「丁少彥?」葉青皺緊眉頭,他不知道怎麼又牽扯上這個人了。

聽著羅彩雲這話,方才梁不由更怒,道:「我們方家的人,行得正坐得直,有錯要認,有罪要擔。如果他連自己做過的事都不敢承擔,那他還有什麼資格當我們方家的人?」

「你說得好聽,那你現在去把你兒子送到警察局啊。你不是行得正坐得直嗎,你親自把你兒子銬起來送到警察局啊!」羅彩雲在電話那端嚎哭起來:「算了,我看這日子也沒法過了。你把天兒送到警察局吧,我這就去跳河自殺算了,天兒都沒了,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啊?方才梁,你就一個人好好活著吧,你再找個人,再給你生個兒子,好好教育去吧。」

方才梁被羅彩雲哭的一個頭兩個大,急道:「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講理啊?你這話算什麼意思?怎麼的,難道你覺得你兒子做的事就是正確的嗎?你覺得你們做的事都是對的嗎?」

羅彩雲大聲嚷嚷道:「我們做的事雖然不對,但事情已經發生了,那你讓我們怎麼辦?你要想讓我們自首,那我們現在就去自首,只要你說一句話,我們現在就去自首,行不行?你一個人好好過,你一個人瀟瀟洒灑的,再沒有人給你闖禍,再沒有人給你惹是生非了,你可開心了吧!」

方才梁肺都快氣炸了,喘了幾口氣,怒道:「羅彩雲,你究竟想怎麼樣?」

羅彩云:「我想怎麼樣?我還想問你想怎麼樣呢?你不是覺得我做的不對嗎?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應該去自首啊,你說啊,你想讓我們去死,你就說啊,我們就去死給你看,行不行?」

「我什麼時候說讓你們去死了!」方才梁怒道。

「你不是想讓我們去自首嗎?都死了這麼多人了,你讓我們去自首,那跟要我們的命有什麼區別啊?」羅彩雲怒道:「方才梁,你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嗎?姓葉的就是故意針對咱們方家,這件事又不是天兒一個人做的,他為什麼只給你打電話?丁少彥也攙和了這件事,他還是主謀,姓葉的為什麼沒有找丁家的麻煩?他就是欺負咱們方家你明白不?」

「丁少彥?」方才梁皺起眉頭,他沒想到,這件事竟然牽扯了這麼多人。不過,聽到羅彩雲這話,他心裡也的確有些惱怒。

方家的實力的確不如丁家,可是,如果真的因為這樣,葉青只找方家的麻煩,而不去找丁少彥的麻煩,那方才梁可真的接受不了。

「老方,這件事又不是天兒一個人做的。再說了,他們都是小孩子,偶爾犯個錯誤不也很正常嗎?天兒犯錯了,咱們做父母的,應該體諒他包容他,給他改正的機會,而不是一次錯誤就要把他趕到絕路,天兒還只是個孩子啊!」羅彩雲泣聲道:「天兒小的時候,多喜歡跟在你身邊玩啊。可是,從他懂事以後,越來越遠離你了,你還不知道為什麼嗎?當父母的,不僅要給孩子提供物質生活,還要能包容孩子的一切。他只是個孩子,你真的忍心他因為這件事而毀掉前程嗎?」

方才梁陷入沉默之中,現在他真的有些動搖。畢竟,他只有這麼一個兒子。而且,他也認定這件事是丁少彥主導的,跟他兒子的關係並不大。

「那你說現在怎麼辦?」方才梁沉聲問道。

見方才梁口氣鬆了,羅彩雲大喜過望,道:「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把天兒送走,讓他離開深川市。然後想辦法把他送到國外去留學一段時間,等這件事處理完了,再讓天兒回來。我想,經過這次的事,他肯定也會吃個教訓,會長大的!」

方才梁沉默良久,道:「葉青已經認定是天兒做了這件事,他不會放過天兒的。就算把天兒送出深川市,他也絕對不會放過咱們方家的!」

「一個不入流的小混混,咱們方家還能怕他不成?」羅彩雲沉聲道:「而且,這件事丁少彥是主導。咱們只要把這件事推到丁少彥身上,姓葉的肯定要先找丁少彥的麻煩。到時候,咱們只需要看戲就行了,管他們怎麼處理這件事呢!」

方才梁緩緩點頭,羅彩雲這話正是他所想的。因為,他認定這件事是丁少彥主導的,那麼丁少彥就應該出來承擔這個主要責任。

「那就這樣吧!」方才梁點頭,沉聲道:「我讓葉青給我一天的時間,你現在立刻想辦法把天兒送出深川市,送的越遠越好。」

「那你在深川市怎麼樣?」羅彩雲有些擔憂地道。

「我們方家雖然不如丁家那樣的實力,但是,也絕對不是一個小混混隨便就能把我們整垮的!」方才梁冷聲道:「姓葉的要是敢來招惹我,我絕對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聽到這話,羅彩雲大喜過望,道:「老公,我相信你不會有事的。等這件事解決了,我就把天兒帶回來,咱們一家人好好團聚!」

方才梁道:「行了,你快點把天兒帶走吧。姓葉的做事很縝密,雖然他給了我一天時間,但我怕他已經開始動手尋找天兒了。」

放下電話,羅彩雲也真不敢怠慢,匆忙趕回青玉閣,把正跟丁少彥他們狂嗨的方天直接帶走了。方天根本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硬是被羅彩雲拖走,包間里只剩下丁少彥幾人目瞪口呆,他們也很是疑惑。

羅彩雲將方天拉到車裡,才把這件事給他說了一遍。聽說葉青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方天差點嚇尿了。上次被葉青割斷手腕,他心裡都已經埋下陰影了。現在聽到葉青二字,他都不由自主地想要打哆嗦呢。

「媽,那……那我現在怎麼辦?」方天嚇得面如土灰,坐在車裡還緊張地四處張望,只怕葉青突然出現在他身邊。

見到兒子這樣,羅彩雲不由嘆了口氣。對於這個兒子,她始終是恨鐵不成鋼。可是,偏偏又沒有辦法,這就是她唯一的兒子,她不得不保護。

羅彩雲道:「現在我帶你離開深川市,這件事你爸會給你處理好的。」

「太好了,太好了!」方天大喜,道:「那咱們快點走吧!」

羅彩雲嘆了口氣,道:「你都不擔心你爸在深川市的情況嗎?」

方天愣了一下,道:「爸……爸是方家的家主,是方氏集團的董事長,在深川市名聲那麼大,姓葉的……姓葉的不敢對他怎麼樣的……」

羅彩雲無奈地搖了搖頭,兒子的自私,讓她很是無奈。可是,方天已經養成了這個性格,這是無法改變的。


「走吧!」羅彩雲拍了拍前面的司機。

羅彩雲的車剛駛出青玉閣,那男子便立馬上樓彙報給上官青。

男子低聲道:「羅彩雲的車是直奔高速去的,看樣子,她是想直接把方天送出深川市啊。二幫主,咱們要不要派人把他們攔下來?」

「不用!」上官青很乾脆地擺手,道:「攔他幹嘛?方天走了更好,方天不在深川市,葉青才能把目標轉移到方才梁身上。姓葉的給了方才梁一天的時間,結果方才梁卻把方天送走了,這件事,絕對能徹底激怒姓葉的。這一次,我看他們兩個人要怎麼好好鬥這一場。方才梁這個人平時看上去好像很正派的,但是,在兒子這件事上,他還是要栽個大跟頭啊!」

男子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道:「還是二幫主想的周全,方天在深川市的話,葉青十有**會藉助警方的力量來處理這件事。現在方天不在了,那葉青就會親自去找方才梁的麻煩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