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萊仙島跟地球上大國的結構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這主城便是相當於大國中的世俗世界,而不同的是……地球大國武道界跟是世俗界幾乎是不互相干擾的,由大國勢力統治,而在蓬萊仙島,世俗世界臣服於武道世界,武道才是絕對的統治。

秦毅面無表情,基本上三兩句對話他已經搞清楚裡面在上演一場什麼劇情。

然而這些事都與他無關。

他只需要搞清楚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秦毅直接邁步走了出去,目光掃了一圈。

這豪華大廳之中忽然走進來兩個人,直接是讓眾人驚住了,甚至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你們是誰?」 獨家暖婚 高坐首位的那名男子忽然面色警惕的盯著秦毅跟拜月魔女。

「誰讓你們進來的?外面的衛兵呢?」俯首在面前,剛剛還沉浸在幸福激動中的錦袍男子也是立刻轉過頭,緊緊盯著秦毅跟拜月魔女兩人,冷聲問道。

只有那原落山城城主跟他女兒沉默不言,只是好奇的盯著秦毅。

落山城城主府的防禦還是很強的,不說蚊子飛不進來,至少一個活人絕對沒可能無聲無息溜進來。而這兩個陌生人他們也確實沒有見過。

「誰讓我們進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問幾個問題,你們負責回答我。」秦毅走上前去。

「你他媽以為你是誰,你……」

「滾!」秦毅吐音如雷,說話那名錦袍羽冠男子如遭雷劈,整個人被氣波衝擊的不住往後退去,狠狠撞在台階上。

「別打斷我說話,我脾氣不是很好。」秦毅淡淡說道。

整個大廳安靜的落針可聞。

跪在原城主旁邊的女孩驚訝的捂住了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

沒有人知道秦毅的目的。

「閣下是什麼人?我乃冥火教使者。」說出冥火教,這男子不信對方沒有聽說過。

在蓬萊仙島冥火教屬於大派,百萬公里範圍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門派之中仙人無數,他作為使者都是尊者境高手。

雖然尊者境算不得什麼,可在這區區世俗落山城,絕對是拔尖存在,便是城主府都有人可以與他抗衡。

最關鍵的是,他代表的是冥火教的臉面,誰敢惹他?

而秦毅壓根就沒有搭理他。

「你們弄出那麼多所謂的仙人近侍,真正目的只是以她們為祭品,開啟仙門對嗎?」秦毅問道。

他這話問出來,整個大廳所有人都是瞳孔一縮。

「這可是蓬萊仙島最大的騙局,您當眾說出來有些不合適哦……」拜月魔女笑著說到,眼神非常有趣。

「閣下說話還請有些根據,否則上教仙人是不會讓你活著離開這裡的。」坐在最高位的那冥火教使者眼神冰冷。

這話絕對不能在世俗世界擴散出來,否則引起的動亂不可想象。

整個蓬萊仙島人口密集,除卻原始密林,其他地方都是居住地,而且普通人佔據絕大多數,就像地球上普通大國的平民百姓一樣,雖然無權無勢,卻是最主要的生存群體。

這種事情暴露出去,勢必引起動亂。

歷屆仙門以來,因為仙門獻祭的女子何止百萬之多?

「根據?我沒有根據,所以我在問你。」秦毅朝著那坐在最高位的男子走去,面色淡然。

雖然拜月魔女已經跟他說的很清楚,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要確認這件事,如果是真的,不得不說仙門實在是一場邪惡的活動,以性命獻祭換來上界之人降臨,秦毅想不到有什麼好事。

「呵呵,我無可奉告,如果閣下覺得自己有能耐,可以去我冥火教問問,指不定我們冥火教大能會告訴你也說不定。」他這話明顯調侃。

冥火教何等勢力?一般武者去一個大教派問這種事情,簡直找死,這是各大派之間心照不宣的一個秘密,雖然誰都知道,可絕對不會說出來。

「無可奉告?不會的,你肯定有我想知道的東西。」秦毅搖頭,十分確定。

「哦?你怎麼就確定……」那男子聽到這話有些好笑,然而下一刻他就笑不出來了。

他的手腳莫名其妙的被火焰纏上,剛好催動體內元氣擺脫這些火焰,卻發現後者如同附骨之疽,怎麼都沒法擺脫,生生將他皮肉都燒的焦嫩出油。

「救救我,快救救我!」冥火教使者面色一瞬間就變了,瘋狂呼救。

「小子你搞的鬼?趕緊放了冥火教使者,這個責任你擔待不起!」跌坐在台階上的錦袍羽冠男子見到這一幕也是同樣神色大變,嚇得渾身冷汗。

要是冥火教使者死在了他們落山城,他們也逃不掉干係。

「聒噪。」秦毅凌空一巴掌扇了過去,錦袍華服羽冠的男子被打的狼狽翻滾,一張臉腫了一半,幾乎說不出話來。

「現在我能聽到我想知道的消息了嗎?」秦毅淡淡問道。 冥火教使者面色陰晴不定,他手腳火焰雖然消失,然而那觸目驚心的傷痕以及痛苦,確實讓他叫苦不迭。

「閣下這是準備跟我們冥火教徹底結下樑子了是嗎?」冥火教使者深深吸了口氣,面色異常難看。

「你廢話太多了。」秦毅眉頭一皺,屈指一彈,一道紅色光點直接沒入後者胸口,那炙熱的高溫在後者身上驀然擴散出來,五臟六腑都宛如要被燒穿。

痛苦的慘叫讓聞者色變。

原城主跟他女兒都是匍匐著身子,動都不敢動,他們搞不清楚這來的兩人目的到底是什麼?會不會最後連他們都殺了?

大概幾秒之後,秦毅意念一動,那火焰消失不見,冥火教使者幾乎是丟掉了半條命,有氣無力的坐在椅子上。

「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秦毅語氣冷漠。

「您殺了大教下來的使者就是在跟仙門作對啊……您不想參加仙門了嗎?」拜月魔女笑著說道,對於秦毅這種人,她心中憎恨的同時,也充滿了好奇。

基本上到了這種境界的強者,不應該關注這些事情才對……這些螻蟻凡人死了也就死了,有什麼關係呢?

再說了,兩者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救了他們指望他們感恩戴德嗎?

凡人的感恩戴德有什麼用?能增長實力還是能贈予你秘寶?

「若是仙門的性質真是按你所說的那樣,參加與否有什麼意義?我可懶得見你們趨之若鶩的什麼上界之人。」 斗羅之知識至上 秦毅面帶諷刺。

拜月魔女聽到這話直接是無言以對……

無數武者趨之若鶩,想要見到,想要目睹真容的上界強者,在他眼中狗屁不是?

即便是那冥火教使者,錦袍華服的青年,原落山城城主還有他的女兒,聽到這話都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無語了。

「好好,我說,那些人被抓走去當近侍的人,都會以靈魂的名義存在,成為仙人的侍從,她們的血肉將用來開啟仙門,迎接聖光降臨。」

「為此,我們蓬萊仙島已經等了近千年!」

冥火教使者陰沉著臉,他當然不能死,他要見證最光輝的時刻。

「說的真好聽,靈魂成為仙人近侍,普通人的靈魂離體如何存活?」秦毅嗤笑一聲。

「當然可以,她們的靈魂會被煉製道武器之中,永世長存!」冥火教使者冷笑。

「原來如此。」秦毅點頭,這就是所謂的仙人近侍,血肉被匯聚成血氣力量以作叩開仙門之用,而靈魂無法得到解放還要被煉製到法器之中。

這何等是殘忍可以形容?怪不得這種事情隱瞞著所有人,一旦公布出來,怕是整個世俗界都會掀起暴亂。

「我沒有騙您吧?只是這種事情您即便是知道又能如何呢?」拜月魔女雙手環在碩大的胸前,笑著盯著秦毅。

「現在的我的確不能如何。」秦毅搖頭說道。

「你知道就好,趕緊放了我,我們冥火教還不會找你麻煩,在這件事上搗亂,你將是整個蓬萊仙島所有勢力的敵人。」那冥火教使者冷笑著說到,拜月魔女的話無疑是讓他很開心。

這種事在內部乃是眾所周知,有些所謂的正道人士即便是看不過眼又能如何?在整個蓬萊仙島共同的志願面前,所謂正道算個屁?

「放了你?我覺得還是讓你永遠閉嘴比較好。」秦毅並未打算放過他,在對方不可思議的目光中,一到火焰種子極速放大,他的整個身體、內臟都在恐怖高溫中直接蒸發乾凈,一個活生生的人直接在他們面前消失了,而且還是一點一點消失,這種視覺衝擊力……即便是拜月魔女,都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他是人仙強者不錯,可是對付一名成名已久的尊者高手也不能說一個念頭直接抹殺。

「他到底什麼境界?」拜月魔女心中暗想。

「你竟然殺了冥火教使者!」錦袍華服羽冠的男子表情不可置信。

「那又如何?」秦毅看了他一眼。

「這位仙師大人,您有所不知,這位冥火教使者來我落山城是有特殊任務,若是任務沒有完成,被冥火教知道,到時候我們整個落山城都要遭殃!」此時此刻那匍匐地上的原落山城城主抬起頭來,面色焦急的說到。

使者死在這裡,簡直是彌天大禍啊。

「沒關係,他一起死了的話,就不會有人把這件事傳出去。」秦毅望著那穿著華麗的錦袍男人,後者還沒有反應過來秦毅這話什麼意思,便覺得周圍溫度忽然升高,整個人直接是憑空汽化。

「你!」落山城城主呆立當場。

「你弟弟窺覬你的位置,你不恨他嗎?」秦毅似笑非笑的說道。

落山城城主終究是嘆了口氣。

恨,當然恨,十年前他親眼把那些女孩送出去,感覺自己犯下滔天罪過,這又十年,又要送出去一批,他實在是做不到了。

然而他弟弟早就聯繫到了冥火教的使者,將這些處子女孩準備好,同時在冥火教使者的助力之下,順帶一舉奪走他的城主位置,還要趕盡殺絕,怎麼可能不恨?

不過現在人也死了,什麼恨也都消失了。

「你也不用擔心你們落山城因此遭到什麼大難,那些女子已經被運送出去,怕是已經在去往冥火教的路上,他們需要的東西到手,怎麼可能去在乎一個區區尊者境的垃圾死活?而且我殺人從來不留什麼痕迹。」秦毅聲音毫無感情,讓人不敢有什麼反駁的地方。

「不過,那些年輕女孩的性命換來你們一個主城的安穩無憂,我希望你能善待那些被帶走家中子女的普通家族。」秦毅繼續說到。

「這個自然……不過仙師恐怖要因此染上大麻煩啊……」這城主態度恭敬說道。

「這就不用你管了,幫我個忙就行。」秦毅沉吟了片刻。

「仙師請說……」

「我要找一些人,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大概都是從原始密林的方向而來,哦對了,還有一條狗,渾身黑色,大概有這麼大。」秦毅比劃了一下。

這也是他來城主府的第二個目的,秦毅想要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去找他們太難了,而若是有一個主城幫忙,無疑是方便了很多。

「人我們沒見著,狗的話還真有這麼回事。」忽然那城主眉頭猛地皺起。

「哦?」

「仙師請到內廳,我們細談。」城主站了起來。

經過他自我介紹,秦毅知道他們這一脈乃是複姓文墨,他叫文墨真,而這一直待在旁邊老老實實的女孩則是他的女兒文墨穎。

「你是說就在幾刻鐘前下面有人報案,看到黑狗在挖你們落山城主脈?」秦毅滿頭黑線。

「沒錯,我已經派人去擦看,卻不料冥火教使者忽然駕臨,跟我那弟弟聯手組織了一場好戲,我這才沒抽開身。」文墨真說道,他還真差點忘了這個茬,現在也過去這麼長時間了,那些去查探的人還沒回來,不會是出了什麼事了吧?

「那個,你們落山城有什麼歷史嗎?還是說你們這落山城主脈有什麼秘密?」秦毅盯著文墨真問道。

那條狗不會閑著蛋疼去挖人家脈啊,這可是一個地方的命運根基,再損也不能這樣損。

「秘密?這我就不清楚了,我繼任也才二十餘年,這落山城已經存在了近千年。」

「哦對了,我記得曾經有過一則傳說,我們這落山城建造之前有兩位絕世高手在此大戰,大戰驚天動地,毀了方圓萬里一切生物,我們這落山城當初建造的目的就是為了鎮壓一位被封印在此處的大能,以十萬生靈的生氣,壓住這處大脈。」

「當然,這件事真假並沒有取得考證。」文墨真思肘了片刻忽然猛拍大腿說道。

秦毅點頭,應該是了,如果真是黑大帥那條死狗,說不定就是感應到了什麼,才會陰損了跑去干出那些缺德事,要知道他曾經說的,跟著他那不靠譜主人連刨人祖墳的事情都干過。 相比較刨人祖墳,這掘人靈脈倒是不算啥了……

只是秦毅害怕那廝闖禍……折騰出什麼無法收拾的事情出來。

「仙師莫非與那黑狗認識?」看到秦毅的表情,文墨真試探著問道。

「我只是隨口打聽。」秦毅擺了擺手,隨即又打聽到了發現黑狗的位置,這才動身離開。

「你的同伴竟是一條狗?」路上,拜月魔女終於是忍不住了,開口問道。

「你廢話太多了,我留你性命不是讓你唧唧歪歪的,而是讓你發揮你的作用,把你知道的東西告訴我。」秦毅淡淡說到。

「而且,你不一定能打的過狗。」秦毅嘴角一勾。

拜月魔女氣的渾身直顫,她打不過一條狗?這話說出去能讓人笑死,她堂堂拜月魔教的天驕,堂堂大師姐,人仙強者,當世有幾個年輕一輩是她的對手?更何況區區一條狗?

然而她並沒有急著反駁秦毅的話,她可以擠兌諷刺對方,但是在對方動怒的時候絕對不能火上澆油,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也清楚自己並不是對方的對手,自己所掌握的東西還不足以達到跟對方談判的地步,她需要更多的籌碼。

兩人朝著落山城西邊飛去,現在這個時間正是蓬萊仙島的正午,烈陽高照,西邊乃是群山,若是沒有提前打聽好位置,秦毅還真不一定能夠找到。

「那條死狗,還不知道現在跑去哪裡了,這靈脈少說貫穿了近百公里範圍,而整個落山城又這麼大……等老子找到了他,非得把他皮給剝了。」秦毅暗罵。

縱身飛躍,秦毅沿著文墨真給出的那一塊地域搜尋。

「強者閣下,我該怎麼稱呼您呢?總不能一直您您您的吧,我覺得您應該會聽膩的。」拜月魔女的聲音傳來,打斷了秦毅的思路。

「我叫秦毅。」

「秦毅……」拜月魔女似乎要把這個蘊藏著她一生恥辱的名字刻在腦海深處,先用鞭子鞭撻一萬次,再用意念強姦一千遍,最後再恨恨蹂躪致死。

「我叫安妙音。」

重生之薔薇妖姬 拜月魔女的聲音再次傳來。

「安妙音?」秦毅冷哼一聲,好美的名字,聽名字還以為是個多麼善良的女子,實際上卻是個蛇蠍心腸。

秦毅從來都不覺得對方是個善茬,連同伴之死都能忍住殺意,不簡單。

然而他現在也不想直接殺了對方,畢竟這女人知道的東西很多,關鍵時候還能發揮不小的作用。

自從與靈劍派、羽化門那兩位人仙高手交過手之後,秦毅對自己的實力有了一個基礎的認知,僅憑這女人的實力,他即便是僅剩一成力量,也能完全震懾住對方。

「秦毅,如果你想要找的是落山城大地靈脈的入口,我想下面就是了……」安妙音說道。

「嗯?」順著她的目光,秦毅果真發現下面群山包圍之間有這一個天然礦坑,這礦坑很大,就像是隕石墜落形成,秦毅神念直射過去,卻是從那礦坑之中發現了一個洞穴,這洞穴是人工挖掘,果然有蹊蹺。

秦毅轉頭深深看了安妙音一眼。

「不用感謝我,如果你真的想謝我,放我走也行。」安妙音嫣然一笑,頗為人畜無害。

「你這麼有用,我怎麼捨得放你走?」秦毅笑著說道。

「你!」

安妙音氣惱,敢情她是白白幫忙了?典型的吃力不討好?

在半空跺了跺腳,隨即她跟著秦毅一起落入礦坑之中,在那洞穴跟前有著一扇巨大的石碑,只是此刻這石碑卻是攔腰斷了,上面還有明顯的抓痕。

秦毅快步走了上去,盯著那抓痕看,半響才移開目光。

這不是黑大帥乾的好事還能是誰?只是他怎麼知道這片靈脈的秘密?他是狗又不是人,不可能跟人交流去打探消息吧?

還是說它一直有什麼特殊的本事沒有跟自己透露?

秦毅非得找到黑大帥,問個清楚。

縱身一躍,鑽進了漆黑的洞中。

「秦毅,你沒聽那個城主說么?這座主城包括下面的靈脈都是用來鎮壓千年前的一位大能者,你還敢進去?」安妙音盯著那道背影。

「呵呵,一千年被鎮壓在這種地方,力量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即便是一位蓋世強者,也沒有能夠滅殺我的力量。」秦毅徑直朝前走去,一片漆黑,不過他用火焰直接點亮了洞穴中的環境。

看著地面偶有淺淺泥潭,上面還有著動物爪印,秦毅心中更加確定。

這隻死狗出來第一件事不是找他,居然迫切要來尋找寶貝,真是叔叔能忍嬸嬸也不能忍了。

「你對自己很有信心,我還不知道你什麼境界? 西游之絕代兇蟾 按照我的認知,西邊……華國武道界最強也不過是人仙境界,而且還寥寥無幾,我們古東方修道者一個大教就能平了你們所有勢力。」安妙音好奇問道。

「這是你的認知,你的認知又不代表真理,能說明什麼?」秦毅嗤笑一聲。

安妙音無言。

確實,那也只是她的認知而已,誰知道真實情況如何呢?她畢竟也沒有去過那什麼華國武道界。

兩人繼續深入了好幾公里,感覺已經開始漸漸朝著地下走來,那種空氣壓抑感越來越濃烈,而且周圍道路四通八達,出現了很多分支,秦毅憑藉著感知黑大帥留下的淡薄氣息跟走過的痕迹才能前進。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一道震天聲響傳來,後邊的安妙音面色一變。

「不好,洞穴塌了,後面的路完全被堵住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