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徹明顯有些疑惑,這東西不是就是從你這結界外邊長出來的么,你還這麼稀罕?

也沒有小氣,畢竟這東西蘇徹也不知道拿來幹什麼用,就遞給了男子。

男子張開雙手接過雪蓮子,如獲珍寶一般的拿起把玩了一下,左看看右看看,根本都沒有閑暇功夫搭理蘇徹了。

蘇徹有些詫異,心裡又不好意思打擾,可是身後的程夫人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來,所以他便催促道:「前輩,你這是……」

男子聽蘇徹一說,連忙才感覺到自己的失態,立刻回過神來,對蘇徹尷尬的笑著,又把雪蓮子還給了蘇徹。

蘇徹在接過雪蓮子的時候,有意無意的觸碰了一下男子的手,通過接觸,蘇徹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面前的這個人,並不是生命體,而是一個殘存下來的靈氣,至於這一個殘存下來的靈氣強度有多少,蘇徹感覺不出來。

「我們進入主題吧。」男子忽然說道。

這時,他一轉身,走到了亭台之中,對蘇徹說道:「你上來。」

蘇徹照做,走入了亭台之中。

「我叫火風,不過現在的我,只是當時我體內的一絲靈氣而已。」火風的自我介紹,沒有出乎蘇徹的意料,他已經猜的**不離十了。

「按照以往的慣例,想要得到八荒雪蓮,必須要經過三重考驗,但是你持有八荒雪蓮的雪蓮子,我可以將你的三重考驗變為一重。」火風說道,「你要做好準備,接受與否,都在你自己的選擇之中,如果不接受,可以原路返回。」

「既然來了,就沒有想過空手回去。」蘇徹說道。

火風微笑的看著蘇徹,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三重考驗,我會隨機為你選一個,你要記住,進入了可是會有生命危險的,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蘇徹咧嘴也笑了起來,生命危險?這種東西在他的人生里已經變得麻木了起來。

「想好了?」火風問道。

蘇徹鄭重的點了點頭。

這時,靈元之中的避水金睛獸說話了:「你要小心,他要將你送入無盡煉獄。」


「那是什麼地方?」蘇徹一皺眉。


「那裡有整個九州大陸上最為可怕的一個東西……進去了,就要靠你自己,你千萬要做好準備。」

蘇徹一驚:「很危險嗎?」

「如果你貪心的話。」避水金睛獸說道。

蘇徹一笑:「好,我要去看看。」

這時火風側身站立,雙手猛然的上舉,天地開始瘋狂的震動了起來,蘇徹竟然感覺自己掉入了一個深坑。

隨著身體的下落,蘇徹有些驚異,他下降的速度已經超過了原本自己掉落的速度,周圍的一切從五彩斑斕變成了一片漆黑。

「別……別這樣好不好!」蘇徹大吼著,「你告訴我我該幹嘛好不好?!」

沒有人回應他,蘇徹猛吸了一口氣,索性也不管了,就隨著它這樣下落吧。

這時,周圍的漆黑漸漸地變成了紅色,火紅的顏色。

接著蘇徹感覺疲乏席捲全身,恍惚之間,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漸漸地陷入了沉睡。

總裁的蜜愛新娘

落雨聲滴答滴的回蕩在天地之間,程夫人進入結界已經有一會兒的時間了,而殿主則是剛剛進入。

外面的人一個個面面相覷,現在的情況非常明顯,八荒雪蓮基本和他們在場的人都沒有什麼關係了,但是心底還有一絲僥倖心理的人,抱著看熱鬧的借口依舊久久沒有散去。


而讓他們還有一個不願離去的原因,就是現場出現的神秘強者。

就在程夫人要進入結界的時候,忽然再次出現了兩個人,這兩個人一出現,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冥靈殿的殿主已經可以算是現在王者級別的人物了,霸主一般的存在,他的出現基本讓現場的所有人都放棄了搶奪的心思,隨後又來的程夫人,更讓周圍的人對八荒雪蓮徹底沒有了念想。

可是在程夫人進入結界的時候,一個渺小的身影率先進入了結界之中,而程夫人追逐的時候,一個強大的屏障直接擋住了她的去路。

程夫人回首看向那出現的兩人,頓時面色整個都暗淡了下來。

好在那兩人並沒有太過為難程夫人,只是拖延了一些時間,便放她進入了其中。

這兩人的身後不遠的地方,在現場沒有人注意的角落之中,夜芷煙正翹著二郎腿,手臂拖著腮看著。

「小姐,你說這傢伙得多久可以出來啊?」這時一個聲音從夜芷煙的身後響起。

夜芷煙也沒有回頭,「誰能知道,不過裡面和外面有時間連接的誤差,十天差不多是外面的一天,這一次應該不會等太久。」

「兩個護法來遲了,小姐沒有生氣吧?」

夜芷煙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在拿起身旁的石頭,扔向那兩個讓現場的人都懼怕的強者。

那兩個強者左邊的魁梧大漢被石頭即將砸到的時候,一個側身,接住了石頭,然後猛地回頭,怒視而看,可是當他看到夜芷煙的時候,立刻嘴巴大張,尷尬的站在了原地。

朕的神朝系統 ,眉頭緊皺,左手抓起了一把石頭,使足了勁全部打向那人。

那人這次根本不敢躲閃,被夜芷煙打的全身蹦起了石頭子。

他身旁的青年看魁梧的人被砸成如此,立刻小聲嘲笑他,不料這一笑,讓夜芷煙抓了兩手的石頭仍向他。

他也不敢躲閃,全身都挨了石子。

「哼,下次再來的這麼晚,讓你們把整個山頭的石頭都吃了!」夜芷煙嬌喝一聲,嘟著嘴沒去看他們。

她的心思,現在全在這個結界之中,這次她不能進入結界,是因為家族的指令,父親的命令,所以她很無奈的提出了這個要求,畢竟傳說中的八荒雪蓮如果真的有那樣的效果,對於蘇徹的成長是非常有用的。

儘管不知道為何父親竟然讓自己到九州大陸上來尋找這麼一個毛頭小子,但是相處之下,夜芷煙覺得自己對蘇徹的好感也在慢慢的增加。

「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夜芷煙嘆息了一聲,站了起來,雙手一翻,兩個食指指向靈元的地方。

忽然,一頭巨大的妖獸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妖獸神似鹿,腳下踩著黑色的雲彩,頭上兩個犄角之中還有一個金色的牛角,面色非常的和善。

「你陪我玩會兒好啦。」夜芷煙嫣然一笑,跳在了鹿的背上。 蘇徹是在一股滾燙的感覺中慢慢的蘇醒了過來。

揉了揉腦袋,睜開了眼睛。

周圍的環境讓他吃驚,這裡竟然是一片火海。

「大眼?」蘇徹冷靜的喊著,「大眼?」

靈元之中十分的安靜,沒有人回答他。


「這他奶奶的。」蘇徹想起來避水金睛獸在他進入這裡的時候,就和他說過,這裡它是無法幫助自己的。

深吸了一口氣,蘇徹鎮定了下來。既然沒有援手,那麼就自己拯救自己好了。

調整好了心態,他開始環顧四周的景象。

周圍可以說是一片的煉獄之色,全部是通紅的景象,有點和火城牢相似。

上空一片火海,這裡的溫度看來都是因為上方的火海引起的。

蘇徹站了起來,四周彷彿都被籠罩在了火紅色的霧氣之中,他只能看到周圍十步距離之內的空間,再往遠處就是紅色的迷霧。

走了幾步,什麼都沒有觸摸到,蘇徹有些納悶,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火焰?

再次抬起了頭,他要看看,上面看似火焰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也不耽擱,直接縱身一躍,飛向了上空。

可是就在達到半空之中的時候,蘇徹被迫停了下來,立刻返回了地面之上。

那裡的溫度實在太高了,即使返回了原地,蘇徹依舊有一種皮膚被撕裂般火辣辣的疼痛之感。

「這怎麼辦?」蘇徹有些鬱悶,上面上不去,下面又是堅硬的地板。

只能往前走了。嘆息了一聲,蘇徹只好乖乖的向前走去。

雖然可見的範圍不大,但是蘇徹向前走的路沒有什麼阻礙。

反正也搞不清楚方向,就仰著頭一直走就好了。

慢慢的行進,讓蘇徹越來越感覺不舒服,如果照著某一個方向走,溫度越來越高。

蘇徹身上還穿著非常厚重的鎧甲,出了很多的汗。

大汗淋漓的蘇徹有些難以忍受現在的溫度,但是面前的熱量讓蘇徹心底的那份慾望更加的強烈。

「這也算當做一次修行吧。」蘇徹硬著頭皮繼續向前走去。

深淵如你 ,蘇徹的心底,也彷彿是燃燒著的一團火,壓抑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小子,你竟然能走到這裡?」這時,一個年邁的聲音響起,同時出現了一個身影。

蘇徹擦拭著臉上的汗,眉頭緊皺的看著面前的身影,那是一個彷彿火焰組成的身影。

「以你的年紀,能走到這裡,非常的不簡單,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蘇徹站住了腳步,停在了原地,對面前的身影說道:「蘇徹。」

聲音非常的不耐煩,但是蘇徹還是不動聲色的站在原地,企圖用靈氣包裹身體來抵禦熱量,可是效果不是非常顯著。

「好,你是為了得到八荒雪蓮而來?」那個聲音繼續問道。

「恩。」蘇徹回答的十分乾脆,此時的蘇徹渾身疲乏而又狂躁,這種感覺讓他特別不舒服。

火焰的身影慢慢走到了蘇徹面前。

「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蘇徹搖了搖頭。

「這裡是枯火煉獄。」那人緩緩地說道:「這裡的火心,就是枯榮封天火。」

枯榮封天火,這個名字蘇徹根本沒聽說過,但是煩躁之中的蘇徹意識到下面的話,他一定要聽。

「枯榮封天火是一種本源之力,說白了就是自然界之中的力量,也是整個時間火的源頭。」火焰的身影說道:「它在三千年前被封印在了八荒雪蓮之中,也就是說,八荒雪蓮的所有精力都被拿來控制枯榮封天火了。」

「枯榮封天火,本來就是世間火焰的火種,沒有了它,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了火焰,所以它十分的重要;可是三千年前的浩劫,讓枯榮封天火險些墜入魔道。」身影說道。

蘇徹邊聽,邊用內力控制著自己的躁狂耐心的聽,但是他感覺到自己就快要崩潰了。

「以前的往事,我不想去訴說了,現在我要告訴你,你已經進來了,就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帶著枯榮封天火對你施加的心火,走出八荒雪蓮,慢慢的等死。」

「第二呢?」蘇徹艱難的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句話。

「第二,就是去嘗試和枯榮封天火溝通,讓它放你出去,不過別怪我沒告訴你,選擇這條路的人,沒有一個我再見過。」

蘇徹極力剋制自己保持最後的一份鎮定,對他說:「第二條。」

說完之後,蘇徹能夠清楚的聽到一聲嘆息,蘇徹顧不得那麼多了,問道,「怎麼去找它!」

「往前走,走到盡頭,便找到了。」影子說道。

蘇徹懶得理他,聽他這麼說,連忙向裡面走去,他一定要趕在自己倒下之前,找到枯榮封天火的本源。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