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老鼠不敢靠近跟上去,害怕被發現殺人滅口小命不保。但他多了心眼,在一個下雨的夜晚偷偷地爬上了懸崖,找到了這個洞。

他原想進出看看,裡面卻有聲音。他不敢冒險,只能原路返回,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以後他又幾次看到金水寒帶人上過懸崖,估計就是來這山洞:「你、你們看,洞中有些地方,有明顯擴寬擴高的開、開鑿痕迹。這、這說明山洞有些地方狹小,被金水寒帶人擴展了。」

得意的看看眾人:「你、你們說,我的發現對我們這次大逃亡,很、很有幫助吧?我、我就是你們、啊你們的救命活佛對吧?」

血冠子呵呵笑道:「你不是活佛,我看你簡直就是菩薩,我們出去后,給你重塑金身,燃起香火蠟燭,虔誠膜拜。」

血老鼠眼一翻:「去、去你的吧,你、啊你他奶奶的才是泥、泥巴做的呢。過河拆橋,啊就、啊就忘恩負義的東西。」

「血老鼠,你為什麼要幫助我們?」莫曉生問道主題,他不清楚血老鼠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血老鼠不好意思的笑笑:「自、自然是有點私心啦,人多走在一起,總、總是心安一些,你、你說對吧?」

偷偷看了看莫曉生:「還、還有啊,你饒我一命,我、啊我要感恩回報嘛。」

「血老鼠,山洞還有多長?走了這麼久,怎麼一點動靜度沒有?」血冠子問。

血老鼠搖搖頭:「我、我他媽哪裡知道,我、我又沒有進來過。誰他媽知道、啊知道它有多長,還、還要走多久?」

「我靠,你進都沒有進來過,就敢把我們引進山洞,這不會是一條死胡同里吧?」血冠子焦急地問。

「不、不會吧?應、應該有走出去的出口吧,我們不會、啊不會這樣點背吧。」血老鼠撓著頭,不敢確定。

三頭蛟瞪著小眼睛,誇張的喊道:「死啦死啦死啦,前面出不去,後面被堵死,沒有十天半月扒不開。我們會不會都餓死在這裡。」

沒有人接腔,不過都在想著三頭蛟提出的問題。如果真的前路出不去,後路又被堵死,應該怎麼辦?

莫曉生卻淡淡一笑:「又沒有走到山洞的盡頭,你們瞎操心啥?再說天無絕人之路,你們怎麼知道前面是死路?」

誰都知道,莫曉生是害怕他們因為恐慌,喪失前進的動力。再說到了這份上,也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了。


莫曉生還想到了另一件可怕的事情,三頭蛟他們想的是前面出不去該怎麼辦?莫曉生可是想著前面有出路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從血老鼠的話中,他分析到,金水寒有可能也是從這條山洞逃走的。 雄兵連之華夏軍神

或者谷野多喜通過電台,給金水寒下達堵住洞口的命令。如果真是這樣–莫曉生牙一咬:即便前面是龍潭虎穴,老子也要闖一闖。 第三百七十三章要死球朝上

事情的發展和莫曉生分析的相差無幾,不過比他想象的還要糟糕。金水寒不僅在前面已經組織人馬堵住了洞口,谷野多喜也派出輕騎火速馳援。

洞口已近在眼前,皎潔的月光從洞口照射進來。莫曉生命令只有八個人的隊伍擺開戰鬥序列,搜索警戒前進。

「不會有埋伏吧?金水寒已經是驚弓之鳥,哪有心思在這裡作死。」血老鼠感覺莫曉生又點小題大做。

「裡面的人聽著,扔出武器,雙手抱頭,一個個的走出來,總教頭可能還會考慮饒你們不死。否則,一通手、榴、彈讓你們死無全屍。」黑蝠王大喊道,他是看到山洞中的火光,聽到血老鼠的聲音后,才喊叫的。

莫曉生命令熄滅火把,做好戰鬥準備。他分析到,金水寒他們不僅沒有手、榴、彈,槍都不會有一支。否則以金水寒睚眥必報的個性,早就開槍了,還會勸降?黑蝠王的喊叫,不過是虛張聲勢,製造假象罷了。

莫曉生也考慮到,金水寒他們應該有,弓弩刀劍一類的殺傷武器。他們不可能赤手空拳,只憑一張嘴就敢擋住洞口。

莫曉生把狙擊步槍遞給馮寒,馮寒有夜視的能力,只有他可以在夜色中尋找狙擊,隱藏在暗處的金水寒他們。

馮寒匍匐爬到洞口,靠近洞壁,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停下行動。

黑蝠王的聲音是從左前方傳來的,馮寒用望遠鏡看向那裡。那是一片樹林,長滿了合抱粗細的大樹,對方躲在樹后,馮寒看不到他們。

莫曉生目測洞口到樹林的距離在二十米左右,把另一支*遞給李長河,自己拿出一枚甜瓜手、雷。

拔下保險拉環,對馮寒和李長河伸出三個手指頭,第三個手指頭彎曲的同時,手、雷在石壁上一磕,揮手扔向樹林。

一聲爆炸,樹后閃過兩道身影,李長河和馮寒同時扣動扳機。很可惜,他們射擊的是同一個人,另一個人閃到樹后,藉助樹木的掩護,倉皇逃跑。

莫曉生輕輕一揮手,連海和鐵英閃電一滾,人已經出了山洞,各自找好掩體,全身戒備,注意樹林里的動靜,掩護山洞裡的其他人離開山洞。

「只是、、、只是兩個臭蟲,螳臂擋、、、擋車,不、、啊不自量力。」血老鼠站在洞口,結結巴巴,有點得意忘形的味道。

「趴下。」他身後的李長河飛撲而上,血老鼠摔了個狗吃屎。

血老鼠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排子彈已經從他的頭頂飛過,打在石壁上,撞出耀眼的火花。

「我、、、我靠。」血老鼠驚魂未定,但他也看清了,有一隊小鬼子,忽然就從樹林中冒了出來,發起攻擊,不僅破口大罵:「這、、這群王八犢子是從哪冒出來的?差點就要了、、、要了老子吃飯的傢伙。」

十幾個火力點,同時對著莫曉生他們瘋狂掃射。

幾個人躲在岩石后,和對方展開對射。出膛的子彈帶著艷紅火焰,像是拖著一條火紅的尾巴,在夜空中交叉飛舞,編織成一張美麗的死亡之網。

莫曉生偷空觀察洞外的地勢,希望能夠找出一條撤退的道路。洞口是在U型懸崖下的斷壁處。唯一的出口就是被小鬼子控制的樹林,再無其他道路可行。

「怎麼辦?要不要退回山洞?憑我們的裝備和人數和小鬼子打陣地戰,討不到便宜。」李長河爬到莫曉生身邊,一邊壓子彈,一邊說。


退回山洞也許是保存實力唯一的辦法,可是退回山洞又能怎麼樣?不過還是瓮中之鱉,無路可走嗎?

莫曉生還發現了另一個現象,小鬼子並沒有打算髮起衝鋒的打算,只是對他們進行火力壓制。意圖是很明顯的,就是擋住他們,等待援兵,然後將他們一網打盡。

莫曉生不停地權衡利弊,硬沖不一定能衝出去,但至少有希望。退回山洞將在無退路,等待他們的只有死路一條。

仔細觀察他們所處的位置走位的環境,左邊怪石林立,零散分佈著一些半人高的灌木叢和狼尾草。

「所有人聽著,準備手、榴、彈,聽我的命令,*爆炸后,向右面撤。」莫曉生把槍放在身邊打開*的后蓋。

「向、、向、、向右面撤?」血老鼠蒙了,右面是一片開闊地,散落著碎石,最大的石頭也不過和籃球差不多想找個藏身的地方都沒有。開闊地外一百五十米左右,是一個山包,朦朧的月光下,看不清山包上有什麼?

「你只管服從命令就可以了。」李長河冷冷的說了一句,把兩顆*捆在一起。

「扔!」莫曉生大喊一聲,八枚*飛向樹林。「撤!」*爆炸的同時,莫曉生就大聲喊道。

不得不說莫曉生的決定是正確的,隊伍向左邊快速撤出的時候。樹林里十幾支*,一股腦的對著山洞右面射擊。

這也正是莫曉生所要的效果,他敏銳的判斷,手榴、、彈爆炸,小鬼子一定會以為,他們會藉助硝煙的掩護,衝進右面可以當做陣地的亂石叢中,必定會把火力集中射向右面,封鎖通往亂石叢的通道。

一百五十米,快速奔跑也就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當小鬼子反應過來,莫曉生他們已經利用這個時間差,順利的撤到了山包上。

可是上了山包,所有的人都傻眼了。原來看到圓圓的山包,到了頂上才發現,後山竟然是峭壁,就好像是被用利斧把另一半山體砍掉了一樣。

反應歸來的小鬼子已經圍了上來,下山的路外圈被封鎖。後有追兵,前面無路,莫曉生他們把人再次陷入絕境。

小鬼子展開攻擊序列,相互依託掩護,開始向山頂強攻,子彈像蝗蟲一樣,在山包上飛舞。

「奶奶的,要死球朝上,打死一個算一個,拼了!」血冠子面目猙獰,額頭上的赤色胎記越發鮮艷,紅的像是染上了鮮血。 第三百七十四章再現敵情

谷野多喜特戰隊展開戰鬥序列開始強攻,血冠子厲聲喝道:「奶奶的,要死球朝上,打死一個算一個,拼了!」

莫曉生命令自己冷靜,他是指揮官,一個錯誤的決定,就會葬送他們所有人的性命。深吸一口氣:「連海馮寒,帶領三叔尋找下山的道路下山,鐵英留下和我阻擊。」

「我不走,為什麼是我?」向來服從命令的馮寒,一改常態,趴在原處一動不動。

「我也不走,我累了,要歇會。」連海俏皮的笑了,詼諧的的說。

莫曉生還沒來得及發火,三頭蛟就嚷嚷開了:「誰他媽的走,誰他媽的就是孫子。老子今天就看看,那個犢子不要臉,臨陣脫逃不講江湖道義。」

莫曉生這個火呀,他想用他和鐵英的生命,阻擊敵人,為特工隊偵察排多留一份力量,為的是將來更好的殺鬼子。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和小鬼子特戰隊硬拼,顯然是不明智的,更何況特戰隊背後還有強大的援兵,和小鬼子打陣地戰,無疑是自取滅亡。

可是三頭蛟的話讓他的命令無法實行,你想,馮寒和連海本身就不想走,三頭蛟的話正中他們下懷。即使血老鼠他們想走也會因為三頭蛟的一句臨陣脫逃不講江湖道義所牽制。

「生子。」申屠馬克擦了把光頭上的塵土,忽然破天荒的露出笑容:「你四叔說的不對,但你別怪他,他就是口無遮攔。不過我是不會走的,我和你四叔不是抗聯的人,沒有必要服從你的命令。我想你的兩個兵也不會離開,他們已經抱定和你在一起的決心,你也別難為他們。」

看看李長河血冠子,卻沒有看到血老鼠,微微搖頭:「讓這兩位小兄弟追上血老鼠離開吧,他們和我們沒有關係,又不是你的兵,沒有必要摻和進來,送了性命。」

到了這份上,莫曉生知道即使是執行戰場紀律,馮寒和連海這種一根筋也不會撤離,只能對李長河和血冠子說:「李大哥,你們兩個快撤。」

李長河一動不動,氣息平穩,緊握*,尋找目標。

血冠子對著山下來了幾個點射:「老子的耳朵時常會失聰,讓大家同生共死的話總能聽得明明白白,讓老子做怕死鬼,尥蹶子逃命,耳朵就會聽不見。」

「走。」血老鼠忽然像鬼一樣出現:「我偵查過了,懸崖高度不超過十五丈,我有攀雲索,我們順著攀雲索下去,離開這裡。」

「你奶奶的,你有攀雲索不早說,害的老子認為這次真的玩完了。」血冠子興奮了。

有安全撤離的希望,莫曉生自然不會等死,果斷下令:「連海和我留下掩護,鐵英馮寒在崖邊構建第二道掩護網,撤。」

幾人扔了一通手、榴、彈有效的阻止了小鬼子進攻的速度,在硝煙的掩護下,眾人迅速撤退。鐵英馮寒在崖邊構築起第二道掩護網,掩護莫曉生和鐵英撤離。

莫曉生是緊挨著血老鼠下去的,他發現,血老鼠在下去的過程中,不停地在攀雲索上擦著什麼?

九個人全部安全著陸,血老鼠惋惜的搖搖頭:「老夥計,跟了我十幾年,今天幫我做了件大事,我卻要燒了你。老夥計,別怨我,我也是情非得已,哦對了,下一輩子再也別做土夫子的夥計了。」

用火摺子點燃攀雲索,眼中儘是不舍。

撤離后血老鼠告訴莫曉生,他用這根攀雲索下過無數古墓,這次是第二次救他的命,已經成為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是擔心小鬼子也順著攀雲索下來,他還真的不肯下死手,燒了攀雲索。

莫曉生一行九人,穿梭在高山峻岭之間,直到第二天旭日東升,完全擺脫了小鬼子,莫曉生才下令鐵英連海警戒,其餘的人就地休整。

馮寒從背包中取出食品分發給眾人,大家默默地吃這東西,一天一夜沒有合過眼,疲勞和飢餓讓他們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重生校園︰學霸女神,寵上癮

莫曉生靠在樹上打了個盹,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就站了起來,拍拍馮寒的肩膀,換下了擔任警戒的鐵英和連海,讓他們也稍作休息。

一個小時后,莫曉生喊醒大家,隊伍繼續前進。這裡莫曉生不熟悉,他不想在這裡待太久,以免出現不必要的麻煩。

經過叢林中一條河流的時候,莫曉生停住了腳步,四處觀望:「我們這他媽的在什麼地方?這裡我從未來過。」

李長河指指馮寒腰間的長筒笑道:「莫長官,那不是有軍用地圖嗎?」

展開軍用地圖,莫曉生有模有樣的看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嘆息道:「媽的,小鬼子的話老子還能聽懂,這鬼文是一個都不認識。」

李長河微微一笑:「莫長官,讓我看看。」

莫小聲眉頭一挑:「嗯,對呀,怎麼忘了你這位從日本回來的軍校高材生。」地圖遞給李長河,「快看看,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我們現在的位置–」李長河看著地圖:「在這裡,這條河的名字叫七檯子河,這片森林在圖門轄區,按照地圖上的標誌,這裡距離圖門有一百六十二公里。」

「乖乖,這麼詳細?」鐵英驚訝的看著地圖,上面山勢走向,河流分佈,村落布局無不詳盡,不僅咋舌。

李長河說:「小鬼子為了侵略我們的國土,派出大批間諜,對我國的山川河流,城市鄉村做了極其詳盡的勘探,繪製成地圖,其詳盡的程度,詳細到村中哪有一眼井,一棵樹都繪製到地圖中。」

莫曉生輕輕嘆息一聲:「是啊,小鬼子為了霸佔我們的領土,奴役我們的同胞,在戰前已經做夠了足夠的功夫,其侵佔我國的狼子野心並非是在一朝一夕之間。」

拍拍手:「不管小鬼子有多殘忍兇悍,不過遲早會被我們打的夾著尾巴回老家,被我們趕出我們的國土。」

一陣密集的槍聲從西北方傳來,莫曉生警惕的命令:「準備戰鬥。」 第三百七十五章擊斃谷野

西北方傳來的槍聲讓莫曉生警覺起來,從槍聲判斷,是MP–40衝鋒、槍和三八大蓋夾雜著中正式的對射聲。MP40衝鋒、槍是谷野多喜特戰隊的小鬼子所特有的裝備,中正式步槍只有我國士兵才會使用,也就是說,一支我國的武裝,和谷野多喜特戰隊接火了。

莫曉生趕到交火雙方附近,「該死。」莫曉生放下望遠鏡。他從望遠鏡中看到了薛武的身影。也就是說,薛武他們被谷野多喜特三十多個特戰隊員給戰隊咬住了。

「鐵英給李上尉做觀察手,馮寒跟我來,其餘的人馬上進入戰鬥狀態,掏他狗日的后襠,把火力引過來,給薛武他們爭取撤退的時間。」

沒有人提出異議,即刻進入戰鬥狀態。

莫曉生和李長河各自找到合適的狙擊點,狙擊露頭的小鬼子,連海和申屠馬克等四人也迅速加入了戰鬥。

小鬼子沒有出現莫曉生所預想得那樣,放棄對薛武的攻擊,回頭對付他們,而是分兵兩處,同時對莫曉生和薛武展開強攻。

在小規模的戰鬥中,狙擊手的優越性就明顯的展露出來,兩隻*同時開火,幾分鐘內就幹掉了四五個小鬼子,其他的小鬼子也不敢輕易露頭了,莫曉生一方的壓力明顯減輕。

「延伸射擊目標,打對面的。」莫曉生輕聲對馮寒說。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