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追的小朋友哇哇大哭,喊著要找媽媽。

「嗚嗚嗚,我錯了!」

「媽媽,媽媽你在哪?」

寧軒用實際行動表明一件事,小奶娃比曾經殺害他的兇手還可怕。

「你這麼凶,你一點都不可愛!」

寧軒氣急了,跳腳罵她。

小奶娃一頓,撇撇嘴,找自家哥哥。

「他說樂樂不可愛,樂樂不可愛嗎?」

秦熙下意識的掐了掐她的臉,發現她不躲,多掐了幾下。

「你可愛,他熊。」

「哼,對吧,樂樂超級可愛的。」

小奶娃得意的朝著寧軒炫耀,發現對方要逃,虎著臉揮舞著拳頭,寧軒就抱著腦袋蹲在地上,不敢跑了。

通知了蘭晴后,周州開車將人送過來。

因為數次奇特的經驗,他時不時也能看到小鬼了。

看到寧軒的時候,他還愣住了。

「這是小軒?」

蘭晴已經撲過來,上下檢查,發現寧軒沒事,鬆了口氣。

至於兒子眼淚汪汪的,她也猜得到,是樂樂大師教訓了他,她沒當回事。

發現母親問都不問一句,寧軒徹底絕望。

只要他還在人世間遊盪,就會被小奶娃欺負,當即扯著蘭晴的手。

「媽媽,我要走了!我想走了!」

他才不管什麼兇手了,留下來會被欺負,不如早點解脫離開人間。

蘭晴有些不舍,但沒有拒絕。

她拜託小奶娃。

「樂樂大師,能不能請為他超度,相關費用我會支付的。」

「不急呀,」小奶娃笑眯眯的看著寧軒,嚇得小朋友再次躲到媽媽的懷抱里,「樂樂可以幫助你們教訓兇手,等解決了兇手,再走也不遲嘛~」 一直到了中午時分,巡灘魚人在才在怒水河的瀑布下找到了賈古。

這個錦魚人一晚上喝光了整桶的【風暴烈酒】,醉倒在了瀑布下的一塊礁石上。

巡灘魚人把賈古扛了回來,這時楊禕正坐在旅店的酒桌前配著一紮【雷霆啤酒】吃著午飯,同桌一起吃飯的還有奔波爾霸和莫嘰姆斯這兩個小跟班。

酒醉不醒的賈古被扛進了旅店,一聞到酒味,他馬上就清醒了過來。

「波塞冬鎮長,你叫魚人找我回來,是要請我喝酒嗎?」賈古搖搖晃晃扶著桌角坐在了椅子上。

「給賈古來一紮雷霆啤酒。」楊禕喊了一聲。

楊禕知道賈古就這一副德行,他也不勸酒,而是直接讓旅店的魚人給賈古上酒。

賈古接過酒杯,立刻又大口喝了起來。

「上次說的卜算的結果如何?」楊禕先是問了一下卜算的問題。

「哈,這次的卜算我在你的未來里見到了一大片綠色的污泥草,污泥草的種植肯定會大獲成功的。」賈古趁著喝酒的間隙很是隨意地說了一句。

楊禕也不太在意賈古的卜算是不是準確,他對這個也只是姑且聽聽。

「賈古,接下來一段時間會有更多的黑鰭魚人加入棘齒鎮,魚人的數量越多是越難管理,更何況到時候黑鰭魚人的數量可能會大大超過現在棘齒鎮的成年魚人的數量,所以我找你來是想聽聽你對此有什麼看法。」楊禕說道。

賈古痛快喝了一大口的雷霆啤酒,然後才放下杯子說道:「波塞冬鎮長,這其實很好辦。如果你是想要確保目前的棘齒鎮的魚人的執政權,只要讓這些新加入的黑鰭魚人當低等的魚人就行了,這是我們錦魚人慣用的做法。」

「是嗎,我對你們錦魚人的等級制度很感興趣,你給我介紹一下。詳細點說,好酒好菜少不了你的。」

楊禕說完立刻就叫魚人廚師加菜,並讓魚人抱了一整桶的雷霆啤酒放在桌上。

「果然還是波塞冬鎮最實在,賈古長願意效勞。」賈古很樂意,他伸手把酒桶抱在身邊。

「我們錦魚人的社會等級森嚴,主要可劃分為四個階級。各個階級藉由職能與權力的劃分規範,構成一個嚴謹的階序。」

「四個階級從高到低的階序分別是最高等的祭司階級,次等的統治階級,第三等的平民階級,以及最低等的賤民階級。」

「那這四個階級在錦魚人的社會中各自的職能與權力是這麼劃分的?」楊禕疑問。

「祭司階級擁有解釋宗教經典和祭祀的特權,是整個階序的核心,由少數的部族長老直接領導。其中最為德高望重的賢者負責從錦魚人的聖地——永視泉中探尋知識和遠見,並以此指示錦魚人部族的方向。」

「統治階級擁有徵收各種賦稅的特權,他們的首要任務是負責保護部族的祭司階級。除了被排除在司祭過程之外,統治階級管轄一切。這個階級主要由部族的族長和強大的戰士組成,掌握實際的政治與軍事權力。」

「平民的主要任務是生產食物和製造物品,並提供各種祭品,他們一生所從事的工作在出生的時候就已經被確定了。平民在政治上沒有特權,必須供養前兩個階級。」

「賤民階級絕大多數非本部族的成員,多數來自被征服的部族,他們只能從事最為低賤的職業,甚至淪為奴隸。」

賈古說完這些后又美美地灌了一大口雷霆啤酒。

楊禕從頭到尾認真地聽著,聽完后依舊是似懂非懂。

還好有奔波爾霸在,楊禕讓他把賈古說的都寫了下來,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在以後慢慢翻看了。

楊禕雖然沒有完全聽明白,但是有一點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錦魚人的社會制度比魚人族的絕對是要高明上許多,想出這個制度的錦魚人肯定是費了不少腦筋。

「你們錦魚人為什麼要這樣劃分階級,並給部族內的錦魚人分出高低貴賤。」奔波爾霸在一旁忙著記錄賈古的話,他寫到一半不禁問道。

「實際上錦魚人的祖先創立這樣的制度原本並非要劃分階級及錦魚人之間的高低貴賤,而是為了確保執政權並保持各種工作都有一定的人數。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制度在錦魚人部族中被固定、僵化,成為階級森嚴的階序體系。在這樣的錦魚人部族中,不論你做了什麼,都無法改變自己的階級,也無法更改從一出生就被定下的職能。」賈古回答。

從賈古的語氣中可以感受到他對這種制度的強烈不滿。

賈古的父親是珠鰭錦魚人部族的長老,屬於部族的最高階級,所以賈古出生的時候就是部族中最高階級的一員。即使如此,賈古也有身為最高階級的職責,只要他繼續生活在部族中仍然不可以做他最想做的阡陌客。

賈古說完后奔波爾霸輕輕點了點頭,然後又繼續奮筆疾書把賈古的話記下。

楊禕聽完賈古的話后若有所思,他的目的同樣不是為了要給棘齒鎮的魚人劃分等級和高低貴賤,他同樣也是為了確保執政權和保持各種工作都有一定的人數,在這一點上他和錦魚人的祖先的目的是完全一致的。

「也許錦魚人的祖先在創立這樣的制度的時候錦魚人的社會也和現在的魚人族一樣的落後,所以他們才費盡心思想出了這樣的辦法來管理錦魚人部族。」楊禕猜想。

楊禕越發覺得錦魚人的社會制度很適合魚人族,適合棘齒鎮。

「知道了錦魚人的社會制度,接下來的問題是這麼套用在棘齒鎮上。」楊禕心想。

想到這裡楊禕不再理會忙著喝酒的賈古,他馬上叫奔波爾霸派魚人去把老瞎眼給找來。

之後楊禕有考慮了一下,決定也把賊眼給叫過來。

賊眼是黑鰭氏族的族長,她之前管理著三萬多個魚人,在這方面有更深的了解。

老瞎眼和賊眼一前一後來到旅店,分別在楊禕的桌子的兩側坐下,兩個魚人剛好相對而坐。

老瞎眼坐下來后一直怒視著賊眼,賊眼曾經帶領黑鰭氏族和棘齒鎮為敵,所以他對賊眼的態度很不友善。

賊眼被奔波爾霸折磨了好幾天,她身上的傷勢還沒好,此時精神有點萎靡。但她面對著老瞎眼的怒視卻一點也不退縮,反而微微昂著頭以示對抗。

楊禕見到老瞎眼這樣,他開口說道:「老瞎眼,賊眼現在已經加入了棘齒鎮,現在她和我們是一夥的。你作為棘齒鎮的副鎮長要分清敵我,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對待自己人要像春天般溫暖。」

楊禕是好不容易說了一句有意義的話。

老瞎眼對楊禕言聽計從,聽到楊禕都這麼說了,他馬上收起了怒對賊眼的目光。

接下來,楊禕讓奔波爾霸把剛才寫的東西跟老瞎眼和賊眼念了一遍。

「這是錦魚人部族的社會制度,本領主想要把這個制度照搬到棘齒鎮來,你們有什麼意見?」楊禕問。

「沒意見,只要領主告訴老瞎眼哪些魚人該劃分到哪一個階級,我馬上就去辦。」老瞎眼說道。

「請問鎮長,加入棘齒鎮的黑鰭魚人都屬於最低的賤民階級吧?」賊眼猶豫了一下問道。

楊禕微微點頭,按照賈古最開始時候的提議,新加入的黑鰭魚人會被當做低等的魚人,確實如賊眼所說的是最低等的賤民。

「不過,有一點本領主倒是不打算照搬錦魚人的。」楊禕肯定地說道,「本領主並不希望棘齒鎮的階級變得像錦魚人部族一樣的固定和僵化,會有一些讓第階級向上提升的途徑,同時高階級也有可能被貶入低階級。」

「比如專業和職業等級提升到規定的級別就可以自動提升階級,比如建立一套聲望或者功勛的體系等等。」

「最重要的是第一階級只有本領主一人,本領主可以直接決定棘齒鎮魚人的階級升降。」

對於錦魚人的這種社會制度,楊禕自己了解的都不是很清楚,因此他並沒有打算對這個制度做太多的修改。

楊禕只是按照棘齒鎮對魚人人才的需要,給了那些魚人人才提升階級的機會,並且規定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可以直接決定鎮里的魚人的階級的升降。

由於之前黑鰭魚人的事情最後算是和平解決,所以目前加入棘齒鎮的黑鰭魚人中並沒有奴隸。

楊禕決定把這些黑鰭魚人打散,分到棘齒鎮的各個位置中去,並由原棘齒鎮的魚人來指揮,以免他們抱團。

在大部分黑鰭魚人看來,他們作為外來的魚人加入棘齒鎮本來做的就是最低賤的工作,所以他們被劃分為第四等級的賤民其實對他們目前的生活並沒有影響。

有影響的是少部分資質較好的黑鰭魚人,也就是D級資質的黑鰭魚人,楊禕會直接把他們的社會階級提升到第三等級,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和原棘齒鎮的魚人一樣從事各種專業和職業的工作。

現在加入棘齒鎮的一百個黑鰭魚人都是楊禕挑選出來的D級資質的魚人,所以他們將和棘齒鎮的其他魚人一樣,都是第三等階級的魚人,也就是棘齒鎮的魚人平民。

楊禕看向老瞎眼說道:「老瞎眼,你將是棘齒鎮里最先成為第二階級的魚人。」

「是,領主。」

老瞎眼也不說謝,直接點頭聽從楊禕的安排。

楊禕又看向賊眼:「賊眼,你加入棘齒鎮后是第三階級。」

「是,鎮長。」

賊眼沒有多說什麼,她點也頭稱是。

楊禕從錦魚人那裡照搬來的這個社會制度,目前看起來對棘齒鎮的改變非常的小,因為按照這個分法鎮里的魚人劃分階級后都還在做原來的事情。

等以後棘齒鎮繼續發展壯大,加入棘齒鎮的魚人不斷增多,擁有有一個明確而有效的社會制度將會對棘齒鎮有極大的幫助。 星脈大陸。

這是自古以來流傳下來的關於這片充滿靈氣的土地的叫法。

據說是因為大陸的板塊形似幾顆連綿在一起的星辰而得名。

可這麼多年了,這片土地究竟有多廣闊,沒有人知道。

因為即使強盛如當今如日中天的落日帝國,也僅僅是龜縮在大陸的一耦之地。

零零散散的城池村落繁星般點綴在這片土地之上,以帝國的皇城為中心蛛網般往外擴展開來。

除卻人們所生活的區域,以及連接這些地方的歪歪斜斜的官道紐帶能稱得上位於統治者的保護,隸屬於安全範圍之外,剩下的地方,無論是荒野亦或是叢林,都屬於各種珍獸的活動範圍。

在你處於郊外的時候,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遇到的是能夠友好交流的靈獸還是領地意識極強的凶獸。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