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關係好,林玲都認為夏凡塵是有意為之,在看她的笑話,等著她出醜!

看到夏凡塵想要動手,幾個民警飛快的跑了過來攔住了夏凡塵。

「站住,她已經襲警,違反了法律,你也要跟著她襲警嗎?」一個警察說道。

「讓開!」夏凡塵懶得跟他費話,一把推開攔住他的民警,快速衝到了林玲的身邊。

兩個扭住林玲的民警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被夏凡塵一人一拳給打的退出去了好幾步。

林玲晃了晃疼痛的胳膊,沖著夏凡塵伸出大拇指,說道:「這才是我心目中的夏凡塵!」

夏凡塵一陣無語,這句話要是當著程東海的面說出來,程東海還不得把他當成情敵!

幾個民警聽到林玲與夏凡塵的對話,更加認定林玲就是夜總會的小姐了。

常安的臉上幾道被林玲指甲劃開的血痕現在更加的顯眼了,因為傷口還在向外流血。

看著越來越多的民警和圍觀的群眾,常安感覺到自己太丟人了,大過年的,一個副隊長被一個瘋女人給劃破了臉。

現在,幾個民警不但沒有控制住林玲,夏凡塵又開始動手襲警了,讓他更加的憤怒。

對女的動手不雅觀,但是對夏凡塵,以襲警的罪名把他給弄起來打一頓出出氣,常安覺得這就是小菜一碟。

他指揮者幾個民警把夏凡塵圍了起來,說道:「夏凡塵,我知道你就是一個剛出獄的小白臉,現在又敢襲警,我讓你在監獄里過一輩!」

常安的消息太閉塞了,天宇大酒店裡,馬楚偉所長因為不作為和為虎作倀,都被查處了,這麼大的消息,常安竟然都不知道。

這也說明了常安的副隊長做到頭了,也是一個不好好工作的人。

「帥哥,這個花臉罵你是小白臉,士可忍孰不可忍,我都替你忍不了了!」林玲在一旁煽風點火道。

「我能忍,要是你忍不了,你就出手替我教訓他一頓好了!」夏凡塵笑道。

「出手就出手,你今天怎麼就像是扶不起來的阿斗呀!」林玲恥笑著沖著圍在夏凡塵身邊的一個民警,抬腿就是一腳。

「你,你打我幹什麼?我又沒打你。」這個民警是個新來的,驚訝的看著林玲說道。

林玲楞了一下,沒想到出手上了一個小嫩哥!

「把他給我拿下,送去看守所!」常安怒道。

看到五六個民警真的衝過來要把自己拿下,夏凡塵喊道:「住手,你們要是來真的,我可不客氣了,這可是你們逼我動手的。」

常安怒極而笑:「你不客氣了,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呀?」

看到一個民警不聽警告,夏凡塵無可奈何了。這來找趟縣長,就跟警察打了起來,這算什麼事呀?

自己真的不屑跟他們動手,也不想惹事,雖然出了事有林玲的未婚夫程東海收底。

但這對程東海影響不好,特別是在他提拔的關鍵時刻。

「你們別動手,我也不動手,讓你們先銬起來行了吧?」夏凡塵說道。

幾個警察一愣,都用怪異的眼光看著夏凡塵,剛才還霸氣的不得了,怎麼瞬間變得軟下來了?

「夏凡塵,你這樣束手就擒,讓我看不起你!」林玲大喊道。

「是讓你看得起我重要,還是不影響程東海的前途重要?」夏凡塵說道。

林玲無語。

本來就是給程東海出主意的,現在跟民警發生了衝突,肯定得影響程東海的前途。

「那還是程東海的前途重要!」林玲說道。

「那不妥了嗎?程縣長很快就會跟你聯繫的,你把事情的經過說了,問題不就解決了嗎?」夏凡塵說道。

兩個民警上前把夏凡塵給銬了起來。

常安走上前不由分說的對著夏凡塵肚子就是一腳,把夏凡塵踢的連退了幾步才站穩身子。

「他都自願讓你們銬上了,你為何還要打他,還是不是警察?」林玲衝上去,護在了夏凡塵的前面怒斥道。

「啪」常安抬手又給了林玲一巴掌,罵道:「丑表字,打的就是你這個瘋女人!」

夏凡塵本想息事寧人,自己挨打也就算了,可常安打了林玲,讓夏凡塵怒不可遏。

他的雙手一晃,也不沒看到他用的什麼方法,手銬就從他的手脖子上脫落了。

夏凡塵拿起手銬,就狠狠的砸在了常安的頭上。

「啊!」

常安冷不防地挨了一下,喊叫了一聲,感覺到頭上不得勁,用手一摸,滿手都是鮮血。

頭上被手銬砸出了一個血窟窿。

鮮血順著臉流淌下來,身子癱在了地上甚是嚇人。

就連一貫大膽的林玲都被嚇出了一聲冷汗,怕夏凡塵手重,再把常安給砸死了,那就麻煩了?

「帥哥,你殺人了?」林玲驚慌的說道。

「死不了,你的臉沒事吧?」夏凡塵看著林玲紅腫地臉說道。

「你不說我都忘了疼了!瑪德敢打我,我踢死你!」林玲對著地上的常安又是幾腳。

門口執勤的警察聽說隊長頭上被人打出了一個大窟窿,都開始向這邊聚過來。

門口的一個保安趁著混亂,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帥哥,我們被警察圍起來出不去了,怎麼辦?」林玲哪裡見過這麼大的陣勢,都嚇哭了。

上一次在大巴車上打的是壞人,她覺得出氣,可現在打她的警察倒在了地上,圍過來的都是不知情的。

夏凡塵再能打,也不可能打得過他們著呢么多人呀?

「程東海,都是因為你,我們才被人打的,你怎麼到現在都不接電話呀!」林玲喊道。

「事情已經鬧成了這樣,你喊來程東海也沒有用了,只能給他添麻煩,還是我們自己解決吧!」夏凡塵說道。 第六十七章陪藍月見客戶

沒過多長時間,范明家的孩子慢慢的也恢復了神志。

劉黎明讓范明留下多陪陪孩子,自己便徒步走回了藥廠。

劉黎明回到藥廠天色已晚,平常的這個時候,藍月應該在廚房做飯,院子裏應該燈火通明。

可今晚劉黎明剛到門口,就發現廠里空曠無人,漆黑一片,廚房和藍月的房間也沒開燈。

難道藍月還沒有回來?

於是,劉黎明就推開藍月的房間門,聲叫」「藍月,藍月,你回來了嗎?」

「嗯!嗯!」

藍月輕聲的應了一聲,劉黎明慌忙打開燈。

此時,藍月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一頭烏黑的頭髮隨意的披散在床邊,白色襯衫的領口大開着,裏面的一抹雪白,暴露在燈光,腰間黑色短裙下,纖細的小腿上還穿着一雙黑色的絲襪……

劉黎明不由的一陣火熱,當他走近一看,藍月面色有幾分憔悴,好像非常累的樣子。

劉黎明慌忙拋去心中的雜念,柔聲問道:「藍月,你是哪裏不舒服嗎?」

藍月伸手揉了揉眼睛,朦朧的睜開,艱難的起身低聲說道:「黎明,回來了?我今天有點累,回來就睡著了,你等著,我去給你做飯!」

劉黎明攔住藍月慌忙說道:「藍月,我不餓,你這段時間辛苦了,好好躺好,讓我幫你按按摩。」

「我先給你做飯吧!」藍月說道。

「不用,躺下!」

藍月想要拒絕,先給他做飯,劉黎明已經開始慢慢的按了起來。

看着藍月的疲憊不堪的樣子,他一陣心痛,知道自己的藥茶買的這麼好,不僅是因為葯的效果好,而且還和藍月和小江辛勤付出是密不可分的。

兩人天天起早貪黑,風裏來雨里去,天天低三下四的出去求人,一個月,幾乎是馬不停蹄,將附近大小村莊和縣裏的藥房跑了一個遍,才能有今天這麼好的收益。

此時藍月只覺得,暖暖的熱流在全身來回遊走,不一會,這些日子的疲憊瞬間消失不見。

藍月打了幾個哈欠,伸了伸懶腰「黎明好多的了!

劉黎明凝視她,柔聲問道:「那就好,躺下睡吧!」

藍月微微一笑,她疲倦的問道「不,黎明我去給你做飯?」

「你好好休息吧,不要管我了,不行的話,明天休息一天。」

藍月立馬回道:「不行。」

她爬到劉黎明的腿上說道:「我明天還有個購銷合同要談,已經和人家約好了,不能食言。」

劉黎明思考了一下,認真說道:「就是,不行的話,就讓小江去就好了。」

藍月笑笑說:「傻瓜,你不是給小江放了兩天假,讓小江回家看老母親去了嗎?」

劉黎明猛然間想起確實有這回事,點點頭,「不行的話,明天就不去了!」

藍月抱着劉黎明,低聲說道:「不行啊黎明,這個客戶來之不易,我下了好一番功夫,人家才約好了見面!」

劉黎明看着她,說道:「明天我和你去。」

藍月眨了眨迷人的大眼睛,說道:「黎明,你一個大老闆去合適嗎?」

劉黎明扯了扯唇角,淺淺一笑,「沒有什麼不合適的,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我不說我是老闆,就說是你弟弟,不就行了!」

藍月點頭道:「那行吧!」

第二天,中午。

林縣,穆斯林大酒店,貴賓包房裏。

劉黎明和藍月已經點好了飯菜,靜靜地等待客戶的到來。

片刻過後,一名男子走了進來,笑了幾聲:「不好意思啊藍月妹子,我臨時有點事情,耽擱了幾分鐘。」

藍月起身笑臉相迎招呼道:「沒事,沒事來了就好,快坐,快坐。」

男子坐下后,藍月叫來了服務員,就讓直接上菜。

過不多時,菜肴已經端了上來。

藍月客氣的笑道:「方哥,來,我們邊吃邊聊。」

說着,藍月夾了一隻大蝦,放進了男人的餐具中。

男人色眯眯的看着藍月,笑道:「能讓藍月妹子給我親手夾菜,是我方某的榮幸,好好好,謝謝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