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情景,白坤的臉色瞬間陰沉,黃憐兒嘴角則是揚起一抹詭秘笑意,淡淡地看著對方,笑道:「真的是這樣么,司徒先生,」

天生尤物[娛樂圈] ,道袍老者臉色頓時一變,心底閃過不安,然而不等他有所動作,他手中那頁黑色書卷周圍的淡淡魔氣,便是驟然涌動,凝成一頭一尺高的墨色麒麟,狠狠衝進他的胸口,

道袍老者頓時發出一聲凄厲慘叫,渾身血肉瞬間化作漆黑,萎縮扭曲,轉眼化成一攤黑水,落下高空,

見此情景,那中年美婦以及白坤臉色紛紛一變,唯獨黃憐兒彷彿早有預料,速度猛增,朝著那頁黑紙迅疾抓去,

顯然,之前她是故意放慢速度,做出搶奪之勢,引動其他之人出手搶奪,替她化去那紙張上的危機,此時才顯露真正實力,奪取寶書,

不過,就在黃憐兒的手即將抓中黑紙之時,卻有一隻金色鳳釵破空而來,直接釘在了那頁金書正中,

「叮,」

在那金釵的激射之下,那頁黑紙頓時發出一聲激烈錚鳴,竟然前後剝離,分化成為三頁更薄的紙張,向著三個方向分開攢射,

「該死,」

黃憐兒秀眉一皺,毫不猶豫地一把抓住一頁黑紙,凌空換氣,朝著另一頁黑紙追擊而去,

那中年美婦則是身形展開,朝著那朝他方向而去的一頁黑紙撲去,至於白坤,則是一時之間沒能跟上節奏,索性不去爭奪,手中凝聚起強橫實力,準備開戰,

就在黃憐兒的縴手,即將抓住那第二頁黑紙之際,一道璀璨金光卻是從空中驟然撲落,化作金鷹,發出一陣囂張狂笑,一把抓在黑紙之上:

「心機好深的小婊砸,起開,這一頁是你九爺的,」

「去死,」

看到金鷹的剎那,黃憐兒的眼中先是閃過錯愕,隨即便是怒喝一聲,身後的影子一陣扭曲,一道濃黑如煙的猙獰鬼影悍然撲出,朝著金鷹呼嘯捲去:

「什麼東西,給我留下此書,不然,讓你化盡精血而亡,」

「我呸,哪裡來的幽冥鬼物,也敢在你九爺面前放肆,九爺羽毛閃金光,照你個形神俱滅,」

金鷹嘴中發出囂張狂笑,根本不去在意,一身金色的翎羽劇烈抖動,綻出萬丈金光,落在那鬼影身上,那組成鬼影的黑霧,頓時如同冰雪遇到陽光一般,發出陣陣嗤嗤之聲,迅速消融,

「該死的,這是太陽之力,怎麼可能,你有金烏血脈,,」

那猙獰鬼影發出陣陣凄厲慘嚎,哀鳴一聲,倒卷而回,重回黃憐兒身體之後,金鷹則是更加囂張:


「我呸,金烏算是什麼東西,九爺這輩子最恨烏鴉,早晚要將這天下間的金烏趕盡殺絕,」

中年美婦那邊,同樣是在即將抓到黑紙的剎那,腳下地面忽然裂開,無數條猩紅藤條帶著血腥氣息,纏繞而上,更有一道璀璨劍罡從天而落,在其手掌之前狠狠劈落,

發出一聲無奈嘆息,中年美婦沒有辦法,只得放棄近在咫尺的那頁黑紙,使出渾身解數,化解眼前危機,避免被那無數藤條纏住身體,眼睜睜的看著那頁金紙被橫衝而出的韓羿一把抓在手中,

「韓羿,」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頓時徹底改變了原本的爭奪格局,黃憐兒、白坤、那中年美婦三人紛紛抬頭看向韓羿,眼中均是露出駭然之色,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身陷蝠群圍攻中的韓羿,竟然能夠全身而退,活著走到這裡,

他們算計了一切,防備了所有,唯獨沒有防備韓羿這原本早該死去之人,

讓別人全都以為自己已死,於最後關頭才果斷出手,搶奪機緣,這才是韓羿設象而出的,超脫一切心機算計之上的最終策略,

「對不起,我還沒死,讓你們都失望了,」看著三人臉上的錯愕表情,韓羿嘴角微微一裂,淡淡笑道, 三命不死身,一共三頁天書,此時此刻韓羿一人手中便是掌握兩頁,黃憐兒的手中擁有一頁,白坤與那中年美婦手中全都沒有,


看到韓羿臉上的淡淡笑容,三人均是感覺極不自然,黃憐兒臉上神色變幻半晌之後,才終於暗暗咬牙,臉上露出淡淡笑意,沖著韓羿盈盈一拜,

「韓兄真是好手段,小妹佩服,之前之事的確乃是我等不對,在這裡向韓兄道歉,不過,這三命不死身的修鍊方法乃是我等合力得來,韓兄一人獨得兩份恐怕不好,

不如我們將各自手中密卷取出,拓印玉簡之上,一同參詳,同得造化,如何,」

「我要說不呢,」韓羿雙眼眯起,淡淡說道,

「我倒是沒有所謂,至少已經得到一頁密卷,不過白兄與陳姐姐不遠千里而來,最終卻什麼都得不到,恐怕心中不會痛快,」黃憐兒眉頭一揚,笑道,

白坤與那中年美婦聞言,頓時精神一振,身體之上氣勢涌動,淡淡的殺意籠罩韓羿,雖然明知韓羿不好招惹,但為了得到三命不死身的修鍊之法,此時也顧不得許多,只能一起聯手施壓,

感受著三人身上傳來的壓迫與殺機,韓羿雙眼微微眯起,他毫不懷疑,如果自己選擇拒絕,對方三人會立刻出手,合三人之力從自己手中搶奪密卷,

此時,韓羿身上的血煞之氣,早已經在針對徐長老的一戰之中消耗殆盡,實力折扣,若在之前恐怕真會忌憚,

然而如今,在他身後還有獨孤殤作為後援,即便面對對方三人,他也有一戰的把握,自然不會畏懼這區區威脅,

看著前方三人那目光緊鎖,彷彿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模樣,韓羿忽然大笑出聲,猛然轉頭望向黃憐兒:

「他們痛不痛快,關我屁事,這兩頁密卷在我手中,憑什麼拿出來和你們分享,你是在說笑么,,」

「韓羿,」

聽著韓羿的話,黃憐兒頓時一怔,沒有等她繼續開口,那中年美婦已然一步踏前,冷冷喝道:

「你不要太猖狂了,若我們真箇出手,到時候拼個魚死網破,誰也得不到好,,」

「魚死網破,憑你也配,你手中連一卷黑紙都沒有,憑什麼來和我講條件,不自量力的人是你,給我去死,」

低喝一聲,韓羿翻手抽出方天畫戟,雙翼一震,朝著那中年美婦飛馳而去,

無論是中年美婦,黃憐兒還是白坤,都沒想到韓羿竟然如此霸道,這種形勢之下竟然一言不合便是直接出手,紛紛驚訝,

那中年美婦更是首當其衝,震驚之中狠狠咬牙,腰間抽下一條窄窄軟劍,招架韓羿攻勢,同時向著白坤與黃憐兒急急喝道:

「你們還在等什麼,想要被他各個擊破嗎,還不動手,」

黃憐兒與白坤均是神色一振,沒有猶豫,各自取出自己兵刃,朝著兩人之間的戰場疾馳而來,

只不過兩人還沒有臨近戰場,便是有一道驚天長虹從遠方天際呼嘯而來,臨近之下,化作獨孤殤那淡漠孤高的清冷身影,右手雙指併攏成劍,在兩人身前狠狠一劃,

一道璀璨劍罡從其指尖成型,呼嘯而出,瞬間便是在那大地之上撕裂開一條十丈長,一丈寬地巨大溝壑,生生阻住兩人去路,

白黃兩人紛紛色變,抬頭望去,正在與韓羿激戰的中年美婦,見此情景更是瞳孔一縮,心中升起一股不詳預感,

就在這感覺升起的剎那之間,在她身後的虛空劇烈抖動,青虹那巨大的身軀展翼而出,投落而下巨大的陰影,直接將這中年美婦籠罩在內,雙爪之前寒光閃射,狠狠抓來,

身下的地面,更是崩裂開一道道細密裂痕,一條條生滿荊棘的猩紅藤條,呼嘯竄出,纏繞而來,

再加上韓羿在正前方,那狂風驟雨般一直不停的狂猛攻勢,中年美婦頓時陷入極度危險的境地之中,

危機之中,中年美婦銀牙一咬,果斷地捏碎一直攥在掌心中的傳送玉簡,身體之側出現一條傳送通路,拼著被青虹一爪抓中肩頭,鮮血淋漓之下閃身衝進通道之中,發出一聲痛苦**,傳送離去,

另外一方,黃憐兒與白坤紛紛看著眼前這忽然殺出的陌生男子,眼中均是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因為這個男子他們並不陌生,正是來路之上碰到的那名毫不起眼的青年劍客,

看到獨孤殤容貌的剎那,黃憐兒心頭無數思緒頓時如電閃射,思潮起伏,許多頭緒剎那之間連接起來,

在這之前,她就一直感覺韓羿路途之上,在遇到這青年男子之時,韓羿的種種表現頗為異常,但當時為了不過分的招惹韓羿,因此一直將這個疑問埋在心底,沒有追究,甚至有些沒有放在心上,

直到現在,她才終於明白韓羿當時表現的具體原因,

「難怪橫渡蝙蝠群的過程之中,那麼簡單便是將他甩掉,原來不是我們甩掉了他,而是他擺脫了我們,」


「從那個時候起,他就算計好了現在了么,這韓羿,果然有些可怕,」不知不覺之間,黃憐兒的心中對於韓羿的忌憚升至最高,甚至產生了一點可怕的感覺,


韓羿望著隨著中年美婦離去,緩緩消逝的傳送通道,回過頭來,冷冷地目光望向白坤,淡淡道:

「白兄,你還不走么,難道要我動手請你離開不成,」

強硬,霸道,**裸的威脅,

看著韓羿那冰冷淡漠的目光,白坤心中發苦,他明白,在韓羿眼中,手中沒有一頁黑書的他,根本就沒有繼續呆在這裡,與他講條件的資格,

他毫不懷疑,只要自己現在不走,下一刻,韓羿就會發動雷霆攻勢,或許,自己永遠都離不開這裡,

苦澀一笑,白坤雙手緩緩提起,沖著韓羿雙拳一抱,捏碎手中傳送玉簡,邁步離去,

「現在無關的人都已經走了,我們可以好好的談談了,」韓羿目光轉向黃憐兒,淡淡說道,

獨孤殤則是好整以暇,抱劍一旁,自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甚至目光都沒有落在兩人身上,彷彿對於兩人之間的談判毫不在意,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一直思索著自己的心事,

不過雖說如此,但他的沉默,卻更變成了一種無形的壓力,壓在了黃憐兒的心頭之上,無論如何,獨孤殤剛一出場,就揮灑而出的那一道強絕劍罡,都是對其實力的最好證明,那是一種巨大的威懾,

黃憐兒眼中閃過光芒,收攝心神,平靜道:「將你手中的兩頁古卷拓印一份給我,我也拓印一份給你,怎樣,」

「不怎麼樣,」韓羿淡淡說道:「你手中只有一頁,憑什麼來換我兩頁,我只能給你一頁,」

「韓羿,你不要咄咄逼人,你手中的古卷雖說擁有兩頁,但只有三頁合在一起才算完整,若我走了,誰都得不到完整的古卷,難道你就甘心么,」

「我是不甘心,但我想,更不甘心的應該是你,」韓羿冷哼一聲,冷冷喝道:「是要一頁,還是兩頁,你自己選擇,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你,」黃憐兒的銀牙狠狠一咬,眼中光芒急急閃爍,片刻之後終於嘆息一聲,露出頹然之色,

正如韓羿所說,為了此地一行,她準備了太長時間,若是到頭來一無所得,她決不甘心,

暗嘆一聲,黃憐兒手中出現一枚玉簡,將那黑色書卷上的內容一一拓印,抬起頭來望向韓羿,揚手示意,

「等等,」韓羿嘴角微微一揚:「這拓印的玉簡,還是你自己留著吧,我要的,是那頁原版,」

「韓羿,你不要欺人太甚,」黃憐兒眼中閃過憤怒之芒,咬牙喝道,

「這就是我的條件,接受不接受,在你,」韓羿絲毫不為所動,淡淡說道,

「你,」黃憐兒眼中怒芒閃爍,銀牙緊咬,一雙縴手幾乎攥出青筋,最終還是身後的陰影一陣抖動,這才不甘的咬了咬牙,冷哼一聲,捏碎手中玉簡,取出另外一枚重新拓印,

看著黃憐兒之前準備扔給自己的玉簡在其手中化成玉屑,紛紛而墜,韓羿雙眼微微一眯,露出嘲諷,信手取出一枚玉簡,將一頁黑書上的密文拓印其上,

印完之後,韓羿揚起玉簡,沖著黃憐兒微微一揚:「來吧,我們交換,」

「等等,」黃憐兒叱喝一聲,目光閃爍:「我怎麼知道,你拓印的是真是假,」

「放心,我韓羿光明正大,沒有你那麼心機狡詐,你若信我,那就交換,如果不信,那就算了,既然信不過我,為什麼要和我做交易呢,」韓羿似乎早就知道黃憐兒會如此發問,不急不緩,從容道,

「好,韓羿,今日之事我記下了,」黃憐兒銀牙微微一咬,臉上閃過最後一絲不甘之色,將那頁黑色紙卷朝著韓羿揚手飛至,

韓羿同時揚起右手,拋出自己手中玉簡,一把藉助那頁紙卷,再度抬頭之時,黃憐兒已然捏碎玉簡,傳送出了這片空間之外,

看著自己手中的三頁純黑金書,韓羿眼中閃過興奮光芒,激動不已:「三命不死身,到手了,」 「喂,究竟還有多久能到,你當年得到的消息是不是真,」日光昏暗的上古福地之中,金鷹盤旋著飛在韓羿與獨孤殤的頭頂之上,疑問的道,

此時,距離當日奪取三命不死身的修鍊功法,已經過去整整三天,韓羿並沒有離開這裡,反而是隨著獨孤殤一起遊盪在了這片空間之中,

因為,據獨孤殤所說,他當年之所以靠近這片區域,為的就是尋找處於這片地域之中的一處地脈龍穴,獲取龍穴中的地乳龍髓以及其他可能由地脈孕生的天地奇物,

至於那三頁三命不死身的修鍊之法,經過三人的一通研究,已經能夠確認,那是確實是逆天功法,九命不死身的三頁殘卷,

九命不死身,不只是一種逆天的功法,同時也可以如同太玄經一樣,當成根本心法來進行修鍊,憑藉這三頁殘卷上所記載的信息,能夠修鍊成三命不死身,

不過,哪怕只是三命不死身,同樣也是極其逆天的一門功法,絕非朝夕之間能夠練就,所以韓羿將對這門功法的修鍊暫時壓下,準備同獨孤殤尋到龍脈之後,再進行修鍊,

至於獨孤殤,韓羿曾經提議,與他一同參詳三命不死身的修鍊之法,然而卻被獨孤殤斷言拒絕,

按照獨孤殤的說法,獨孤家族有自己的修鍊之法,舍劍之外別無他物,根本不需要,也不可以修鍊其他的任何功法,即便是堪稱逆天的三命不死身對他來說,也沒有任何意義,

此時,聽著金鷹的抱怨,獨孤殤臉上沒有絲毫異樣之色,目光沉靜,淡淡道:「放心吧,我得到的消息絕對可靠,不會有錯,雖說當年的神魔劇戰導致這裡地形大改,但是大致方位不會有錯,就快到了,」

話音剛落,獨孤殤腳下飛劍光芒大盛,化作一道璀璨流光,呼嘯而出,韓羿與金鷹急忙跟上,

如此這般,一直過去了兩個時辰,一處水草豐盛,奇險雄奇的山谷出現在了兩人視線之中,

金鷹振翅飛上高空,盤旋一圈,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道:「虎踞龍盤,紫氣升騰,果然是一塊風水寶地,在這下面存在龍穴,倒也並非沒有可能,」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