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朱孔雀也是不再言語。

只有郁方的命,才能消解他心中的恨!

「小子,你可別太掉以輕心。

之前你不過是取巧才贏了他。

現在硬碰硬你還真不一定是對手。

可別陰溝裏翻船了!」

劍靈在郁方心中提醒道。

不管怎麼說,朱孔雀都是凝神境的高手。

縱然郁方有天地神體的加持,也不一定能夠取勝。

畢竟化氣境跟凝神境的差距太過巨大。

「放心好了,雖然我的修為不及他。

但是我有天地乾坤劍在手,拿什麼輸啊?」

郁方淡淡笑了一下。

要是開外掛都輸的話,那他直接拿塊豆腐撞死好了。

「說的也是。

區區凝神境的螻蟻,豈能擋得住天地乾坤劍之威?

速戰速決吧,打廢他!」

劍靈無良地笑道。

說真的。

若是跟這一人一劍比陰險,那這天底下還真找不出幾個對手。

朱孔雀見郁方站在原地不動,只當是郁方在輕視他。

這徹底是激怒了他。

「郁方,受死吧!」

朱孔雀大喝一聲,赤紅色真氣毫無保留的爆發而出。

炎熱的氣息甚至將周邊的碎石都燒化了。

他右腳在地面之上重重一踏,整個人向前爆射而出。

直奔郁方而來。

朱孔雀氣勢洶湧,神識直接鎖定了郁方。

這回他學聰明了,不再輕視郁方。

他可不想再重蹈覆轍了。

感受到朱孔雀的神識威壓,郁方也是微微皺眉。

不得不說,有着神識的輔助,這戰鬥力確實是要高上一大截。

若是換成別人,說不定就只能坐以待斃了。

但是可惜,朱孔雀面對的是郁方這麼個掛逼。

只見郁方身上淡藍色微波真氣覆蓋全身。

腳下玄冰陣再次升騰而起。

輕而易舉的就掙脫了朱孔雀的神識鎮壓。

他側身一閃,便躲過了朱孔雀襲來的手掌。

二人就這麼擦肩而過,沒有帶起絲毫波瀾。

朱孔雀這一下徹底呆了。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郁方居然就這麼掙脫他的神識束縛。

這一刻他突然對自己的實力感到不自信了起來。

不過他也沒有再多想下去。

見一擊未中,朱孔雀直接一個鷂子翻身,一掌印向郁方的面門。

郁方見此也是毫不示弱。

微波真氣覆蓋右掌,直接迎了上去。

兩掌相對,傳出一聲巨響。

龐大的衝擊力直接震退了二人。

郁方一連後退了十幾步方才穩定住身形。

這一掌着實不輕,打的郁方真氣都紊亂了起來。

但是朱孔雀的壓力也不小,同樣是後退了數步。

見到郁方硬扛了他一掌,朱孔雀心中震驚不已。

「這真的是一個化氣境的武者能有的實力嗎?」

自己方才那一掌雖說沒有用盡全力,但也是使上了七八成功力。

按理來說郁方不可能擋得住才是。

但是事實卻是令人難以接受的。

郁方僅僅後退了十幾步罷了。

雖然算不上多輕鬆,但也看不出吃力。

這一掌居然勢均力敵!

「怪不得你如此囂張,原來是真有幾分本事。

光憑化氣境的修為能硬抗我一掌,你足以自傲了!」

朱孔雀看向郁方,不禁讚歎道。

別的不說,這份實力,足以讓他正視。

「朱少爺過獎了。

其實並不是我多厲害,只是你太弱了啊。」

郁方搖搖頭,笑着說道。

「誇你幾句你還蹬鼻子上臉了?

方才只不過是熱熱身罷了,好戲這才剛剛開始呢!」

再次被郁方譏諷了一番,朱孔雀再也不打算保留了。

他現在只想讓郁方死!

「朱少爺儘管出手便是。

我倒要看看,凝神境強者到底能有多少本事!」

郁方淡淡的說道。

「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

朱孔雀的臉徹底陰沉了下來。

他不再多說廢話,身形一閃再次向郁方襲來。

「赤陽翔天翼!」

朱孔雀大喝一聲,背後赤紅羽翼再次伸展開來。

在羽翼的加持之下,他的速度瞬間拔高了一截。

半個呼吸之間,就到了郁方面前。

好在郁方反應夠快,當場向上一躍,脫離了朱孔雀的攻擊範圍。

但還沒等他鬆一口氣,朱孔雀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他背後。

兩人就這麼一追一趕,跟當初追殺郁方時的狀況一模一樣。

不過朱孔雀畢竟是凝神境的高手。

論真氣的雄渾程度,還是要強過郁方不少的。

他不想再這樣糾纏下去了。

再次將真氣輸入進羽翼當中,朱孔雀的速度再次暴漲。

眨眼間就追上了郁方。

若不是郁方有着玄冰陣的加持,怕是早早就被朱孔雀追上了。

看着面前的郁方,朱孔雀舔了舔嘴唇。

「這回你可跑不掉了!」

說罷一拳便向郁方的背後錘去。

感受到背後一陣炎熱,郁方面色微變。

他也不回頭,直接將玄冰陣抵在了身後。

打算硬抗朱孔雀這一拳。

下一刻,二者相碰。

一陣巨響傳來,玄冰陣瞬間破碎。

剩餘的拳勁還是砸在了郁方的身上。

雖然這一拳被玄冰陣抵消了大部分的力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