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錢永安支支吾吾地不說話,萬子峰不由滿臉焦急:「錢神醫,你……你快點想想辦法,先保住我家老爺子啊……」

錢永安面色難堪,硬著頭皮道:「先……先給老爺子含着千年人蔘,這能暫時保住老爺子的命……」

「其他的事情,等我過去再說……」

萬子峰舒了口氣,對着電話喊道:「大哥,快去取千年人蔘。」

「我前段時間買的那株,就在老爺子房間里放着……」

就在此時,下面突然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如果不想讓你家老爺子暴卒,就不要用千年人蔘!」

眾人轉頭,只見林漠正站在不遠處,說話的人,正是林漠!

萬子峰暴怒:「姓林的,你他媽懂什麼?」

「千年人蔘,在關鍵時刻,具有保命的作用!」

「你竟然不讓我們用千年人蔘,你到底懷的什麼心思?」

「你是想害死我家老爺子嗎?」

林漠聳了聳肩:「醫者父母心。」

「該說的話,我已經說了。」

「聽不聽我的,就看你們了,我也管不了那麼多!」

萬公子連忙趕過來:「二叔,咱們相信林神醫吧!」

萬子峰面色脹紅,憤然道:「憑什麼相信他?」

「我相信錢神醫!」

「大哥,就給老爺子吃千年人蔘!」

萬公子急了:「二叔,你……你怎麼能這樣執迷不悟啊?」

「林神醫之前救過老爺子啊……」

萬子峰氣急敗壞:「他就是個騙子,我不會相信他的!」

「大哥,你聽我的准沒錯……」

電話那邊一陣慌亂,突然,一個帶着哭腔的聲音傳來:「老爺子……老爺子這是怎麼了?」

「怎麼吐這麼多血?」

「快……快想辦法啊……」

聲音很大,直接傳到現場,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

這一刻,現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萬家老爺子,真的要暴卒了? 尋視一番后凌天連個毛影都不曾發現,即刻鬱悶得百言難語,怎麼自己會遇上這種奇葩事情?!然而想到自己現實中正處於昏迷期,從剛才那個神秘男子說的這些話中可以推斷自己至少還未死去,而就算自己醒來再戰百次,那結局也必是百戰百殆。

想於此,他再度將目光轉向了月牙葬界的身姿上,腦海中浮現出父王、母親和菲世等人的面孔,金熠的雙瞳中重燃起戰鬥的火光。不管怎樣,他都不能命喪於此,因為他還有使命沒有完成、還有想要拼盡性命也要守護的人、還有血海深仇沒有追討、所以他並沒有時間在此刻躊躇不前。

「如果你想吞噬我的心智,那就儘管放馬過來,我從不畏懼!」語罷,他目似閃電的朝月牙葬界邁步而去。

結界中……

「轟!」

一道貫耳巨鳴如悶雷貫空,顯得震耳欲聾!

兩股洪荒無匹的力量自天空相撞後排空呼嘯,盪起了連天的暴風巨浪。

魔女厲叫出聲,音量極度刺耳,彷彿銳針般要刺穿耳膜。強橫的音波齊齊震蕩而開,宛如是波浪壯闊的海浪般涌襲天空。

龍姐心神一動,一個廣闊的紫光球罩將其包攬的嚴嚴實實、密不透風,裂山碎石的音波衝擊被龍姐身周的球罩全部格擋在外。

「真是個喪心病狂的瘋子!」龍姐滿臉厭惡,口出厲言道。

語罷,她縴手抬起,手指微勾,盤繞於其周圍的萬眾長槍開始融為一體,轉眼之間一把諾大的長槍猝然炸空現形。

這把諾大長槍不僅體格頗大,長度極長,而且長槍表面紫光熒熒,煞天動地的時空之力遍佈於長槍的外圍,使得天地之間顫慄連連。於此同時,她赤紅影魅的雙眸微眯,漫天金輝驀然於空綻射,一把與長槍等大的金光巨斧頃刻於光現形。

「開天神斧,今日本王就為民除害!」她聲線冷瑟,話音響盪天地,威懾人心。

天空中,一把金光巨斧和一把貫日長槍如同一望無際的長虹般橫空絕世,吞天滅地的恐怖力量令得結界開始逐漸崩裂。

魔女的口中喘了幾口氣,紫色的手緊緊的握著鐮刀。即使狂暴中的她此刻難以抵禦這破世的力量威壓,她的呼吸也變得愈發的急促,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湧上了心頭。雖說此刻的她陷入了狂暴狀態,但是在這恐怖的威壓下她有所清醒。

然而此刻已經沒有退路可言,更何況她想走也沒這個機會了,因為對方已經將攻擊鎖定了自己,結界也將要崩陷,她可以說是無處遁形。

她嘶吼一聲,像是逼入絕境的猛獸,浩瀚的咒力自其身軀噴發,一個手持鐮刀、身披黑袍、頭戴篷毛的身姿即刻從咒力中化形而出。另外,一個龐大的黑色法陣在這高大的身姿前浮現,強盛的咒力不斷的朝法陣上匯聚。

一場毀天滅地的力量拼峙即將降臨,伴隨着結界崩塌的漫天碎片而拉開帷幕。

在這大戰即發時,一股威天懾地的血氣陡然衝天而起,宛若接天巨柱般與天地接壤。

天空之上開始翻騰起滔天血氣,熏天赫地的力量欲要扭轉乾坤,破世主朽。

龍姐和魔女兩人同時被這股突如其來的霸道力量吸引,紛紛將疑惑的目光轉向了力量噴薄之處。只是魔女那血紅無比的眼中還夾雜着濃濃的驚喜與激動之色。

在兩人的目光注視下,聳入天際的巨柱漸漸消散,一個憑空而立、身姿頎長、錦緞飛揚、紅髮起拂、全身升騰著詭異血氣的身影即刻現形而出。

凌天的瞳孔為左金右紅,他垂頭看着身上的改觀,發現全身上已經換成了月牙葬界的服裝,臉上也戴着一個緊裹的紅布,顯得有些詭秘。

龍姐看見了煥然一新的凌天,目光之中即刻蘊含着一絲深沉。

魔女周身澎湃洶湧的咒力開始飛速消散,血紅眼眸之中飽含着欣喜之色,如同歡天喜地中的麋鹿。與此同時,她全身開始恢復白皙之色,雙眼的血色被一洗而凈,呈現出原本的紫麗秀色,那細如柳絲的銀髮也輾轉間變為了淺紫色。

凌天在看見龍姐的倩麗身姿時便知悉了方才是爆發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戰鬥,不過龍姐也好歹出來幫忙了,不然估計他這會兒已經是具冰冷的屍體了。

魔女的身姿瞬間閃現在了凌天面前,將其視線完全遮擋,凌天詫然一驚,金紅光艷的雙瞳透發着冷凝之色。

見凌天一連戒備的神色,魔女也全然不顧,反而性感的唇角微微上揚,一副甜美可人的模樣道:「月言!你終於來見我了!」語罷,她極度親昵的撲身而去,雙手緊緊將凌天的腰部攔住,精緻美倫的下巴抵在了凌天堅實的肩膀上,笑顏如花。

凌天瞪了瞪雙眼,內心是一片茫然。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方才還置自己於死地的強橫女人一瞬間竟然投懷送抱,而且看她的樣子還真的是幸福滿懷,讓人有一種不忍傷害的

感覺。

感受到身前的柔軟和醉人的芳香,凌天將魔女的身姿輕輕推開,雙目清澈道:「對不起,我想你一定是認錯人了,我並不是月言。」

魔女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雙目之中即刻覆上了一層瀲灧閃動的波光,那精緻絕艷的臉上顯得無限傷感,像是一名生無可戀、無所可依的仙美女子。

「為什麼?事到如今你還要繼續騙我嗎?!你說過你一定會回來看我的,我日夜期盼,到頭來你還是要這般薄情寡義!」魔女美目晶亮,一副淚眼婆娑的嬌媚傷心之態。

凌天頓時有些不知所措,這女子前後的反差太大,大得令其無法招架。心緒一轉,他決定還是實話實說,「我想你真的認錯人了!且不說我是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月言,就連我自己都失去了一部分記憶。如果我真的是你所說的那個人,你怎麼可能會在一開始就沒認出我呢?!」

這般說着,他內心倒有些奇怪了起來。要是自己真是這女子口中所述的那個人,這女子還會因看到洗澡而大發雷霆?如此見來,這可能是此人的緩兵之計,所以還是小心為妙。

ps:今日呈上一章,希望您能看得開心。。。 「什麼?難道冥王又復活了嗎?」鬼穀神色一動,故作驚訝道。在他身後的白虎族士兵面面相覷,咬牙切齒,似是與冥王有着極大的仇恨。

「這股異能量與冥王異能量的構成十分相像,同時,還伴隨着其他幾股異能量的到來。」雪皇微微搖頭,似是在思考着什麼。

「看來,一場惡戰又要開始了。」聽到雪皇的話,鬼谷嘆了口氣搖搖頭,話語中,滿是不忍與憐憫。

「你快去通知風耀,一旦發現有車陌生人闖入城堡,就格殺勿論。」下一瞬,鬼谷的聲音就變得殺氣騰騰,盡顯凌厲之色。

「是!」白虎族士兵也是與有榮焉,重重的點頭,轉身離開了,一旁的士兵也是戰意升騰,恨不得馬上出城,將那些人消滅。

「十萬年,終於還是來了。」而雪皇還是一副淡然模樣,望着天空吶吶自語。

十萬年的輪迴再度開啟,一切又將回到原點。

······

森林中,面對三隻猛虎的包圍,李玄空只是啟動了異能鎖,進入了武裝狀態,區區三隻畜牲,還不夠他進入超獸狀態的資格。

在三隻猛獸緩緩靠攏的時候,李玄空動了,他腳步一踏,直接躍上了猛虎的頭頂,緊接着異能量運到腳下狠狠一踩。

這隻猛虎來不及發出慘叫就被李玄空的異能量貫穿腦部,死的不能再死。

隨即,他腳下一擰,化作死屍的猛虎被他一腳踢出,攜帶着無匹的力道撞翻了另外兩隻猛虎。

而他也化作一道殘影,一隻老虎賞了一拳,整個動作行雲流水,在瞬息之間完成。

「火麟飛,難道你的異能量沒有受到影響嗎?」一旁的龍戩見到這一幕,忍不住張大嘴巴,震撼無比。

一直以來,他對李玄空的力量都沒有一個直接的感受,之前對付冥王座下護法,要麼被李玄空單挑了,要麼他們一起群毆,這就導致,他們獨自面對敵人的情況不多。

而剛剛,自己只是對付了一隻猛虎就消耗了全部的異能量,還使用了寒影訣,而他卻是乾淨利落,一腳兩拳就收拾了這些猛虎。

況且,自己對付的還是一隻普通的猛虎,而他對付的猛虎更加兇悍強大,並且不是一隻,而是三隻。

此刻,他才深深意識到,他們的差距已是猶如天塹。

「龍戩,你們沒事吧。」這時,泰雷從遠處跑過來,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關心道。

「沒事,只是異能量消耗的有點多,你沒事吧。」

「沒事,只是剛剛被一群猛虎追擊,現在已經甩掉它們了,咦,只有我們三個嗎?」泰雷看了看龍戩,又看了看他,問道。

「不,不止我們三個,小胖墩和天羽都掉進了玄冥黑洞。」李玄空搖搖頭,眼中流露出擔憂之意,希望小胖墩不要落在白虎族手上,否則肯定要受一番折磨。

「走吧,希望能儘快找到他們,這裏不安全,我們得儘快會和才行。」說着,李玄空掃了一眼地上的死屍,轉身離開了。

三人穿過森林,很快就來到外圍,也見到了那座城市。

「這裏,不是冥王的玄冥黑洞嗎?怎麼會有這麼宏偉的建築?感覺這裏一點都不像黑洞啊。」遠處的城市讓泰雷心生震撼的同時,也讓他無比詫異。

當初,冥王在將他們吸入玄冥黑洞時說過,玄冥黑洞裏沒有時間,沒有空間,更沒有任何維度,但是現在看來,這黑洞好像和他說的不一樣。

「那你們記不記得冥王曾經說過,連雪皇也被封印在玄冥黑洞中,這裏的一切,應該就與雪皇有關。」

「算了,別想了,能將黑洞變成現在這幅樣子,造物的手段豈是我們可以知道的?走吧,到處找找,說不定能找到胖墩他們。」話音落下,李玄空便走出叢林,準備進去那座城市。

······

「啊!」一道尖銳的慘叫聲響徹雲霄,就在剛剛雪皇站立的位置,一道肥碩的身影從天而降,好在超獸戰士體質驚人,即使從空中掉落,這小胖墩依舊沒有絲毫損傷。

然而,等他站起身,面對的是看守在這裏的白虎族士兵。

「你是誰?為什麼闖入我們白虎族的禁地?」四個士兵將他圍住,鋒銳的武器差點刺到他們身體。

使了個詐,小胖墩就輕易地脫身,他雖然胖,但逃跑的速度卻不慢,四個精銳的白虎族士兵愣是沒追上他。

結果在跑過一個轉角的時候,小胖墩沒剎住車,直接撞到面前的人,不,準確的說,是被能量罩彈開。

他迅速爬起來,從背包里掏出一把菜刀放在了雪皇的脖子上,這時,追擊他的白虎族士兵才姍姍來遲。

但是,眼前的一幕屬實讓他們感到怪異和荒誕。

這世上,居然有人敢拿菜刀威脅雪皇?

「別動!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小胖墩見到幾人不敢動彈,得意的大笑。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