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剛說了一半,江離已經瞅出阿媽和朵尕一聽見「風邪嶺」三個字眼神就有些異樣。

阿媽強自振作,裝作一副什麼都不懂的樣子:「風邪嶺?」

「嗯,我想去一趟,看看究竟……」

說話間,江離眼神故意朝著朵尕那邊瞟了瞟,只見這個女人果然有所行動,她趕忙上前一步,蹲在阿媽身邊,撫著阿媽的膝蓋說道:「阿媽,我也想跟著去……」

阿媽一聽,臉色立刻慘白一片,她的嘴巴顫抖著張了張,半天沒說出話,一對眼珠子一會兒看向江離一會兒又看向朵尕,裡面滿是哀怨的情緒。

就當所有人都以為她默許了之後,她突然拼盡全力,一下子坐起來,腮幫子緊繃著,大聲呵止:「不準去!」

江離早已料到她會是這種反應,因為從阿媽的眼睛里,江離看到了自己媽媽曾經對她凄涼慘淡的叮囑。

「永遠不要再回這裡!」

朵尕一聽阿媽反對,立刻紅了眼睛,眸子里有盈亮的水光蓄勢待發,她穿著一身紅色嫁衣,低頭一抽一抽的哭起來,一邊哭一邊口齒含混地說:「可是……我……我的阿媽阿爸……還在……那裡……」

丹木吉回來的時候,屋子裡的人都聽累了,唯獨朵尕還沒哭累,她眼睛哭腫了,鼻頭紅紅的,丹木吉一進屋叫她的時候,她一回頭,豆子般大小的淚珠一顆顆滾落下來,丹木吉一見心疼得不行,恨不得一把把她攬進懷裡,奈何還有這麼多人在場,只好作罷。

秦天看著哭功了得的朵尕,真是一愣一愣的,怎麼這麼會哭?曾經的陳白露雖是嬌滴滴的,總愛生氣卻不愛哭,也很容易哄,但眼前這個叫朵尕的姑娘分明是自己不敢碰的類型,他不得不承認,女人的眼淚能讓男人輕易地繳械投降。

丹木吉臉色很不好,他橫了一眼多吉,又回頭橫了一眼秦天和江離,像是覺得是他們欺負他嬌弱惹人憐的新娘。

江離看了看丹木吉又看了看秦天,心想完蛋了,這下子丹木吉肯定把她看做秦天那一邊的了。

丹木吉往朵尕身邊靠了靠,呈現出一種保護者的姿態,冷聲問:「怎麼回事兒,朵尕怎麼又哭了?」

原本一直忍著沒說話的多吉實在忍不住了,翻著眼白說:「誰知道她為什麼要哭,動不動就哭哭哭!」

丹木吉頓時目光跟長了尖刺一般,朝著多吉掃過去,多吉被看得嚇了一跳,趕緊收了聲。

「丹木吉,我是想我阿爸阿媽了……嗚嗚嗚嗚嗚」朵尕說著小聲抽泣著。

丹木吉趕忙親拍朵尕的後背,安撫她。

阿媽應該也是看不下去了,於是趕忙轉移話題,問道:「村長,不對,是釋比剛剛說了什麼嗎?」

「他讓村裡的小夥子跟著他去一趟風邪嶺!」

————————————

周遊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

「女人真的不能信,一不注意趁睡著就溜了,還是跟那個男的一起溜走的,我說嘛兩人肯定關係不一般,還戰友,蒙鬼呢!幸好哥們機智,偷偷在她身上放了點熒光粉!」

他抬頭看了看昏暗的天色,罵了一句:「這特么奇了怪了,大中午怎麼天都黑了?不過正好了,可以跟著這標記走,真是天助我也!」

他拿著彩漆盒子,跟著一路上的熒游標記往前,走出樹林子之後,又找到了自己藏起來的自行車,把彩漆盒子扔在了後座的包包里。

「甩下我,還想讓我照顧那對老夫妻,就是這麼對待我這位救命恩人的嗎?哼!」

周遊想想就來氣,嘴裡嘀嘀咕咕不停。

「你不是就怕這玩意兒嗎,我偏偏給你帶去,小樣,跟我斗!」

他騎著自行車一路飛馳,雖然道路泥濘不好走,也絲毫沒有影響他的行進速度。

就在他覺得自己就快要追上的時候,天邊突然白光一閃,緊接著是一聲巨響,大地開始震顫起來,他嚇得差點從自行車上摔下來。

「咋回事啊?這是大白天的又是閃電又是打雷的,雷公電母吵架了,還是齊天大聖大鬧天宮?」他隨口調侃了幾句,繼續往前騎行。

沒多久,又是一陣驚天巨響,他那時剛好路過風邪嶺,看到眼前的景象,立馬停下來,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卧槽卧槽,那是什麼?地震?火山爆發?」

只見崖下遠處的山嶺間裂出一個大口子,一溜兒的火焰高低起伏的燃燒著,感覺地球像是要毀滅似的,突然他看到山嶺中又一道白色的光帶一閃,隨即就消失不見了。

這樣的景象真是百年難遇,他趕忙從後座的馱包里翻出了一台單反相機,又裝上了大炮筒一樣的鏡頭,開啟了錄像功能,對著那一處就拍起來。

就在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從相機屏幕上看,那一處並沒有什麼奇異的景象,沒有裂縫,沒有火,屏幕上只有層巒疊嶂的山峰,與別處並沒有什麼不同。

周遊懵了,他盯著屏幕看了看,又移開視線朝著那一處看了看,同一處地方竟然呈現出兩種不同的畫面。

怎麼回事?周遊來來回回看了好幾次,心中莫名慌起來。 在敖君的身後,還跟著一群服裝各異,模樣各不相同的人,正是那群黑海的王者。

無情,似乎不在。

見到這群氣勢洶洶,魂力波動十分強烈的強者,無論是海龍號亦或是黃金戰艦的眾女,皆是有些驚訝。

「黑海,竟然有這麼多魂獸強者!」小舞驚訝道,「這比我們星斗大森林,還多了吧!」

「黑海,本就是海魂獸,尤其是凶獸聚集之地,這也正常!」波塞西微笑道,「不過,看起來,楚秦要將他們一網打盡了!」

「楚秦哥哥,加油!」王秋兒用手放在嘴上,呈現一個喇叭型,朝著楚秦大喊道。

「敖君!敖君,救我!」黃金鱷王,見到敖君等人,彷彿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興奮大喊道。

「人類,放開無賴!」敖君,朝著楚秦冷冷地說道。

「無賴……」楚秦微微一愣,接著淡然一笑道,「原來,這頭鱷魚叫無賴啊!真是一個好名字!」

「少廢話!」敖君大怒道,「放開他,否則頃刻之間,讓你變成一攤血水!」

「哈哈哈!」楚秦輕然一笑,「敖君是吧,你們一起上吧!」

「混蛋,竟敢看不起我們!」一名鯽魚魂獸,大怒道。話雖如此,她卻不敢輕易動手,畢竟黃金鱷王,都被楚秦踩在腳下了!

「兄弟們,一起上,殺了他!」另一位頭上長著觸角的獸王喊道。

聽到這話,眾魂獸齊齊動了,紛紛凝聚魂力,沖向了楚秦。

一共十五人,齊齊地四面八方,沖向楚秦,場面壯觀至極。

敖君也跟著動了,他的魂力與黃金鱷王,差別並不是太大,倘若一個人上,很可能跟黃金鱷王的結局一樣,所以他也動了!

敖君,加上十五頭凶獸的合擊,這一刻恐怕龍凰,比比東,波塞西三人聯手,也很可能會被擊破防禦。

然而,楚秦依舊是面不改色。他的腳下,紅,紅,紅,紅,紅,紅,金,金,金九個逆天的魂環亮起。

見到楚秦腳下的魂環,無論是敖君還是那些凶獸,都是心中隔了一下。

金色魂環,他們曾經見過,在海神波塞冬的身上,那是後者的第九魂環!

而現在,楚秦竟是第六魂技,便是達到了金色魂環,莫非楚秦已經超越了波塞冬!

就在敖君和凶獸,畏懼的一瞬,楚秦的口中已經吐出了幾個字,「第九魂技?龍神之怒!」

楚秦的此招一出,數十條肉眼可見的黑龍從楚秦的體內湧出,旋即這些黑龍兩兩一組,宛若鎖鏈一般地鎖向了十數頭獸王。

對於敖君,楚秦用了五條黑龍去對付!

一瞬間,這數十條黑龍,便是將敖君和十多頭魂獸牢牢鎖住。

敖君和這些獸王拚命地掙紮起來,但那些獸王,無論他們如何掙扎,皆是動彈不得分毫。

「啊!」

不僅如此,一些雷電從黑龍之上浮現,直接將他們全部電暈在了原地!

「敖君!好兄弟!」黃金鱷王有些絕望了。敖君和這些魂獸,加起來,竟然都不是楚秦的對手。

「吾神,吾神救我!」

敖君沒有被閃電,立刻電暈,朝著天空瘋狂大喊道。

黑海深處,盤坐在此的黑海之神,睜開了雙眼,鬆了一口氣,「終於,好一些了!波塞冬,總有一天,我要讓你血債血償!」

便在此刻,黑海女神聽到了敖君的呼喊。

「這個敖君,凈給我惹事!」黑海女神感應到了敖君的處境,為之一驚道。

而這時,黑海外圍。

只見,那被黑龍束縛的敖君眸子之中,黑色的光芒亮起,同時他的身體,也被附著了強烈的黑色能量。

敖君的氣勢,在此刻開始瘋狂地上漲起來。

下一秒,楚秦的五條黑龍,直接被敖君衝破。

與此同時,一陣響徹雲霄的龍吼響起。

原本晴朗的天空,在此刻變得烏雲密布,雷電滾滾,而敖君也是瞬間沖霄而上。

緊接著,敖君的身體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頭華麗,霸氣,類似於東方巨龍一般的魂獸。

這頭龍長約三百米左右,腰粗可達直徑十米,幾乎佔據了整片天空。它顏色極為美觀,似金絲玉,通體都是那種美玉一般的感覺,而它的龍足龍角龍尾,都是金色的,彷彿一件完美的玉雕藝術品。

而它的周圍,縈繞著無盡的黑色雷雲,又看上去是如此的霸氣。

這正是敖君的本體,金玉雷龍王!

不過,敖君此刻吐出了聲音,卻是一陣女音,「人類,為何在我黑海撒野!」

「咦,敖君的聲音,怎麼變成女音了!」朱竹清有些驚訝道。

「這不是敖君,它被人奪舍了!」比比東開口道。

「嗯!剛剛,一股強大的能量,從天而降,落在了敖君的身上!」龍凰說道。

「這,應該就是那所謂的黑海之神了!」波塞西開口道。

「黑海之神?」紫姬碧姬,甚至是比比東都有些疑惑道。

「嗯!」波塞西點頭道,「黑海之神,曾經是海神大人的戰友,和海神大人一樣。不過海神大人是自己創造了神位,黑海之神,則是繼承了黑暗女神的神位,為此她也徹底墮入了黑暗之中,企圖殺死海神大人,最終被海神大人擊敗了。而海神大人顧念舊情,沒有將她徹底殺死,而是將她流放在了黑海!按道理,黑海女神,當時已經是重傷垂死,沒想到竟然還活著!」

(本章完)地主老兩口告別蘇雲離開,繼續拋灑有毒豬肉,只不過走的時候男人略有些苦惱,似乎對於自家農場的牛羊肉不能出口華國而感到遺憾。

蘇雲確實沒法幫他實現夢現,他們自己國家作的,這能怪誰?

可看着眼前的環境,蘇雲有些麻爪。

男人祖傳羊皮卷上的地圖,蘇雲大致記得差不多了,地圖上確

《直播動物世界》263.過崖 里昂望著盡在咫尺的奧瑞利安邸輕輕鬆了一口氣,這一趟總算是有驚無險,得到的收益也超乎他的想象。

當然,如果沒有身上的「累贅」的話就更好了。

車夫將梯凳擺在了馬車下,里昂以極快的速度打開車門走下馬車,三環巔峰職業帶來的身體素質瞬間爆發,靠在里昂身上的莉莉婭還沒反應過來,里昂的雙腳就已經踩在了地面上。

出於紳士風度,里昂還是對著馬車上的莉莉婭伸出了右手。

莉莉婭見狀也露出了了一個純真(傻傻)的微笑,接過里昂的手走下了馬車。

奧瑞利安府邸門口,一襲白裙的少女進入了里昂的眼中,正是他的妹妹莉安娜.奧瑞利安。

自從里昂的便宜老爹洛維斯.奧瑞利安去世之後,兄妹倆一直以來相依為命,感情也是相當的好。

兩世為人的里昂看到自家清純的小白花如今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心中也是一陣欣慰。

「啪!」

瓷器碎裂的聲音傳入里昂的耳中,不在去管身後的莉莉婭,他急忙上前查看。

自己的妹妹此刻俏臉上滿是委屈的神色(里昂視角),小手上正滴落著鮮血。

沒顧得了那麼多,里昂抓起莉安娜的小手,查看起傷口的狀況。

嗯,不是很嚴重,一個很小的破口,再看向地面碎裂的瓷器碎片,應該就是它造成的。

先入為主的里昂已經在腦海中幻想出了全套的劇情。

莉安娜得知他回來的消息一直在門口等待,然後剛剛一個不小心把為他精心準備的冷飲摔碎,器皿的碎片還劃破了她的手。

里昂心中隨即一軟,連忙開口到。

「你呀你,真是不小心。」

「在屋裡等我就好,待在著幹什麼。」

再三查看莉安娜沒有別的什麼傷勢后,里昂帶著關心的語氣責備到。

少女並沒有多做言語,而是直接撲到了里昂的懷中,將自己的俏臉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里昂先是一愣,然後就是一陣苦笑。

他用手在妹妹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他這個妹妹哪裡都好,就是太粘人了。

……

當少女望著自己日思夜想的兄長,竟然從自己的馬車中牽出了一位少女。

莉安娜頓時覺得身體有些發軟,心中頓時有些絞痛。

無數聯想在腦海中浮現,自己的兄長什麼時候認識的這個少女?又是什麼時候關係好到能同坐一輛馬車的?

會不會……

想到這,少女的指甲都不自覺的刺入手掌,莉安娜不敢再往下想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