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嫣,林辰此子的前途不可限量,你的心思……哎。”幽雲赤看着幽語嫣的眼神,緩緩的傳音道,似在安慰幽語嫣,又像是在提醒她。這個豪放不羈的老頭也會有如此的愁緒。

之後,武家的人和幽家的人也各自告別,回到了自家的區域,武風城的三大區域的時代,已經結束,東,西區域,又將是武風城的又一個起點。

林辰的命格已經回到了腦域之中,合體之態已經解除,一股疲勞之感迅速席捲全身,身體都在隱隱發痛,只不過林陳隱藏的很好,沒有人知道此刻的他,已經是虛弱不堪了。

林辰離開武風城之後,找了一個隱蔽的森林,開始調理自己的身體,並沒有急着回幻夜山脈。

因爲,他要去賺得外快,雖然此刻回到辰門的帶去的修煉資源已經頗爲的豐富,可自己這個甩手掌櫃,連辰門的成立儀式都沒有參加,自然有些臉紅。

時間很快過去,夜幕降臨了,林辰經過了修養,已經全部恢復了過來,看着頭頂的月光,林辰起身伸了個懶腰,之後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羣山環抱之間,一個碩大的建築羣若隱若現,燈火摧殘,只不過此刻的建築羣裏已是人員稀少,沒有了一派欣欣向榮的模樣,有的,只是一個空殼一般的建築。

“奇怪,劍主帶領弟子都出去一天了,還沒有歸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一間大殿裏的一個老者淡淡地說道,從他的體內散發出魂海境的修爲氣息,此刻卻在安靜的大殿裏喃喃自語。

“你們的劍主已經去陰間了,他讓我過來接管劍閣。”

大殿裏突然出現一句話,把老者嚇得不清。

“誰,出來,既然來了,就不要躲躲藏藏。”老者歷喝道。

大殿之上的林辰,嘴角微笑,斬草不出根,春風吹又生。林辰一記星隕拳打出,腳下的大殿就轟然倒塌,在這安靜的夜空裏迴盪,一道身影狼狽地從大殿裏出來,嘴裏大喊:“敵襲,敵襲。”


聲音迴盪在劍閣的天空之中,林辰就這樣淡淡的在空中漂浮,看着一道道劍閣弟子到來,把他包圍。

半個時辰之後,劍閣的弟子全部死亡,建築羣在熊熊大火之中化爲了灰燼,傳承百年的勢力,徹底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之後,林辰又是去了青城派的所在地,大肆獵殺青城派弟子,全部斬草除根之後,又一把火燒了青城派,把青城派的寶貝全部搜刮。

白天劍閣之主和青城派之主死亡的消息看來還沒有傳到,不然,早已經是人去樓空了,不可能等着林辰來斬草除根。

………………………… 林辰以雷霆手段把青城派和劍閣的最後殘餘弟子全部上斬草除根之後,在黑夜之中如同夜神一般,悄無聲息地朝着幻夜山脈而去。

幻夜山脈,每當夜晚降臨的時候,夜晚的山脈之中,安靜的有些詭異,霧氣很濃,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更是讓人壓抑和隱隱有些後怕,甚至還可以在無盡的霧氣之中看到一些奇特的幻境。

有凌空飛度的仙子,有踏雪無痕的高人,還有寥寥如仙的各種強大的妖壽,也有百萬神兵大戰的場景,對於這些傳說中的幻境,沒有人看見。也許,看見的人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

幻夜山脈裏,曾經的星武宗的舊址之上,已經落下了許多的大殿,而且還有許多未完工的大殿正在建造,如果建成之後,一個龐大的建築羣就在這裏誕生了,而這正是辰門,此刻的辰門,建派還不足一年。


一座建好的大殿裏,辰門的幾個魂海境的人湊在一起商量着什麼,爲首的人自然就是全權負責辰門建設的王大錘,之後,就是林辰的兄弟之交下官姬,其他的幾人則是王大錘的摯友,都被他一一拉入了辰門之中。

“大錘,這幻夜山脈的周圍勢力也太欺負人了,既然用我們佔據星武宗英魂安息之地爲由,讓我們搬走,這簡直就是欺負人。”

“就讓他們囂張,明天他們來趕我們走,我們就和他們拼了,把我們辰門的護門獸喚醒,讓他們知道我們辰門可不是好惹的。”

“對,聽說我們的辰門可不是隻有一隻護門獸,到時候讓他們嚐嚐厲害。”

“萬萬不可喚醒護門獸,當初門主叮囑,只能讓護門獸自己醒來,如果前去打攪,就可能讓進化中的護門獸遭受反噬。”王大錘出音提醒道。

“那明天怎麼辦?”

“看來眼下只能尋求武家的幫忙了,當初武家和門主的交情也不錯,我想他們一定會幫助我們的。”下官姬緩緩說道。

“此刻去搬援兵時間已經來不及了,遠水解不了近火,我們就和他們拼了。”王大錘憤怒地用拳頭砸着桌子。

“明天我們見機行事,不能硬拼,一定要保住性命,領地丟了可以在找回來,把命丟了就什麼都沒有了。”王大錘囑咐衆人不要莽撞,一切見機行事。

時間緩緩過去,黎明的到來,象徵着新的希望,新的一天,可對於辰門來說,就是夢魘的出現,今日,幻夜山脈的周圍勢力將要集體來討搭這辰門,討伐的原因正是辰門的開宗之地是昔日的星武宗的,不能玷污。

對於這樣荒謬的藉口,怕是也只有這些勢力想得出來,天機殿,鳴劍閣,靈獸山三個三流勢力都是派出長老和弟子,來把辰門逼出這幻夜山脈。

“辰門的門主何在?還不快出來受死,三日時間已過,既然還不帶領門下離去,是要和我三派爲敵麼?”一個鳴劍閣的長老大聲歷喝道,一臉的不屑之色。

“我們門主外出歷練,不在其內,我辰門在此建宗只爲守護星武宗的英魂,不曾在此做出有損星武宗英魂之事,至於讓我們辰門搬遷,還是得等到我們門主回來之時在行商量。”王大錘鼓起勇氣說道。

“哈哈,你們門主怕是害怕我們三派了吧!既然被嚇得當了縮頭烏龜,連門都不敢出了,我們三派所說的,你辰門就應該聽從,不然,後果自負,別怪老夫不給你們面子。”鳴劍閣的長老又說道,頭顱微微上揚,一臉的鄙夷。

“你說什麼,我們門主豈是你能辱罵的,你還不配,要是我辰門之主回來,定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下官姬一聽有人辱罵林辰,頓時來了脾氣,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鳴劍閣的長老就歷喝起來。

“勁酒不吃吃罰酒,該死。”鳴劍閣的長老怒喝道,朝着下官姬就出手而去,招招狠辣至極,顯然是不想放過下官姬。

下官姬爲魂海第二境界,而出手的鳴劍閣長老則是魂海第三境界,也是鳴劍閣的首席長老,此刻被下官姬呵斥,當然有氣了,兩人靈光飛濺,各種招式出現,最後還是下官姬被鳴劍閣長老一掌轟飛,最後給是口吐鮮血,下官姬重傷。

“你們的門主就是一個縮頭烏龜,你們的長老就只有這點實力嗎?不如就此解散,讓我鳴劍閣來接管此地,也好祭奠星武宗的英魂。”

鳴劍閣的長老手裏捏着下官姬的脖子,此刻的下官姬滿臉通紅,而鳴劍閣的長老則是一臉的快意,如此羞辱辰門,就是想看看這辰門門主到底是何方神聖。

“辰門的縮頭烏龜門主,在不出來,你們的長老就沒命了。”天機殿發一個黑袍男子也是詭異地笑了起來,而靈獸片的一個女性長老也是大紅頭淺笑,對這辰門的門主如此鼠輩,既然還學人家建立什麼勢力,可笑至極。

王大錘手指捏得作響,其他的辰門弟子也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恨不得馬上衝上前去狂揍這個鳴劍閣的長老。

“老夫數三聲,在不出來,我就開始殺人了,殺光你辰門的所有人。”鳴劍閣的長老狂放不鞠地大笑起來,並且手裏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下官姬嘴裏都開始流出血沫。

“我數三聲,你在不放開他,我就滅了你鳴劍閣。”天空之中迴盪着一句浩大之音,迴盪在每個人的耳中。

“何方鼠輩,還不出來受死。”

“一。”

“老夫就看看你是如何把我鳴劍閣滅了。”

“二。”

林辰沒有回到他的話,也無視他說的話,虛空之中還在迴盪着林辰的話語,只不過此刻的王大錘手指微微顫抖,就連眼裏,都孕有了絲絲淚霧,天空之音,是如此的讓他興奮。

“三。”

鳴劍閣的長老還是不爲所動,一道紫影閃過,一聲怒吼傳出,人們才反應過來,此刻的鳴劍閣長老的手臂已經被斬斷,捏住下官姬的手臂爲化爲了血霧,一個陌生的男子抱着下官姬,還有一隻紫色的小動物虎視眈眈地看着鳴劍閣的長老。 這個陌生的男子正是林辰,在林辰的授意之下,紫貂只把鳴劍閣的首席長老的手臂抓斷,不然的話,早已經把他的頭顱摘下,林辰只是想讓他看看,他是怎麼把鳴劍閣滅了的,敢動他的兄弟,就是在摸他的逆鱗。

林辰從星辰戒裏拿出一顆五品的丹藥放入了下官姬的嘴裏,一隻手掌搭在其後背,火屬性之力快速瀰漫,幫助下官姬煉化五品丹藥。


突然出現的變故,讓衆人都有些始料不及,下官姬看着林辰,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許久不見的笑容,林辰看着下官姬,也是微微上揚,沒一會兒,下官姬就恢復如初,甚至實力還有提升,畢竟五品丹藥的藥力很是強勁。

“王大錘參見門主。”王大錘率先反應過來,朝着林辰就是一拜,林辰速度奇快,一下就拉住了王大錘,沒有讓他下跪,對於王大錘,林辰還是把他當兄弟看待的,自然不會讓他如此。

“你就是辰門門主,盡然使偷襲的伎倆,有本事就光明正大的來。”鳴劍閣的首席長老一臉的憤怒,手臂被人家卸了,而且還在鳴劍閣的弟子和天機殿,靈獸片的長老眼下,讓他的面子往那裏擱。此刻訓斥林辰,就是想讓面子有些緩和的餘地。

“王兄,最近讓你累苦了,還有下官兄弟,接下來的事,讓我來處理吧!”林辰沒有鳥鳴劍閣的首席長老,而是和下官姬和王大錘說話,把圍住辰門的一干人等全部忽視,讓某些人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比閃光燈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林辰拍了拍下官姬和王大錘的肩膀之後,緩緩來到鳴劍閣首席長老的面前,淡淡地說道。

“你配我偷襲嗎?連我的一隻靈獸都鬥不過,還在這裏墨跡,你們鳴劍閣的飯桶還真是讓我有些佩服啊!”

辰門的弟子看着眼前搭這個年輕的青年,就是他們的門主時,一個個興奮的摩拳擦掌,眼裏放光,虛空中的紫貂一下就來到了林辰的肩膀之上,用小嘴摩擦着林辰的臉龐,行爲親暱。

“你,你,你就不怕我鳴劍閣來把你辰門滅門嗎?”鳴劍閣的首席長老憤怒地咆哮道,自己盡然被林辰罵做飯桶,怎能讓他不憤怒,要不是他看不透林辰的實力,他早已經出手了。

“對了,你不說我到是忘了,你不是想看看我是如何把鳴劍閣滅門的嗎?我就滿足你的最後一個遺願?”

林辰淡淡地說道,嘴角微微上揚,對於這樣冥頑不靈的人,只有用血的教訓,他們纔會明白,自己所犯的錯是多麼的愚不可及。

林辰閃電般的出手,一下就把鳴劍閣的首席長老的另一隻手臂扯下,朝着鳴劍閣的弟子扔了過去,鳴劍閣的長老完全沒有防備,就這樣又被林辰卸了一條胳膊,鮮血飛濺,猙獰恐怖。

“打傷我兄弟,不是那麼就容易死的。”林辰淡淡地說道,雙手揮動,無數的靈氣凝聚,林辰打出幾掌,直接把鳴劍閣的長老的經脈全部崩斷,魂海第三境界的實力被林辰廢了。

“你,你卑鄙無恥。”鳴劍閣的長老此刻已經如同廢人一般,朝着林辰怒吼咆哮,如同發瘋的狂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林辰大手揮動,幾個嘴巴子就灌了過去,只見鳴劍閣的長老的大牙飛動,在空中還微微閃光,臉頰紅腫,在蒼老的面目之上如同胭脂一般。

“我最恨唧唧歪歪的人,對我兄弟出手,給你嘴巴掌已經算仁慈的了,要不是爲了完成你的遺願,一刀劈了你。”林辰還是一臉的微笑,只不過眼光裏的殺機毫無掩飾,讓鳴劍閣的首席長老靈魂都在害怕。

天機殿的長老和弟子,還有靈獸片的人,都是閉口不言,剛纔還神采奕奕,此刻卻有些害怕了,想找個地洞躲起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林辰就是一個鐵板,魂海第三境界的人在他面前,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林辰擡頭看了看鳴劍閣的幾十名弟子,彷彿在看死物一般,朝着肩上的紫貂眨了眨眼以後,只見溫柔可愛的紫貂也是露出一個調皮的眼神之後,小爪一揮,虛空出現一道亮光,朝着裏面就鑽了進去,眼神不在是調皮的,而是充滿了煞氣,和剛纔有着很大的區別。

“啊,不要啊!”

鳴劍閣的弟子根本發現不了是什麼攻擊他們,只見一個個弟子不是手飛了,就是腸子出來了,更有的直接是頭顱飛去,幾個片刻之間,所有來到此地的弟子都是全部被紫貂虐殺而死,而且都是死無全屍,讓辰門的弟子都有些倒吸冷氣,看來門主也是一個嗜殺的主,這是衆人的想法。

“你可以滾了,饒你最後的狗命,回去告訴龍劍陽,三日以後歸順我辰門,不然,你的遺願就完成了。”

鳴劍閣的首席長老眼神裏滿是恐懼,說不出話來,沒想到最後活着回去的還是他自己,而且修爲被廢,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一道落寞的身影緩緩朝着幻夜山脈而外面去。

“我們二人也就不打擾辰門主了,改日在來拜訪。”天機殿的黑袍長老一臉微笑地朝着林辰說道,很是客氣。

“兩位來都來了,就讓在下好好招待再走。”林辰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人畜無害的表情,可在二人看來,如同惡魔的微笑,讓他們毛骨悚然。

“不用客氣了,我們就告辭了。”

“來我辰門興師問罪,就這樣走了,太不給我林辰面子了,還是留下點東西吧!”

“不知林門主要我們留下什麼東西?”天機殿的黑袍長老一臉疑惑地問道。

“那就每人流下一隻胳膊吧!”

“這,這林門主是在說笑吧!”

“要我動手麼?那就說說留左手,還是右手?”林辰還是一臉的微笑,只不過此刻的黑袍長老臉色鐵青,而那靈獸山的女性長老搭臉色更是眼裏有恐懼。

“考慮好了麼,我來,還是自己動手。”

“老夫自己來。”

林辰的話語剛剛說完,黑袍老者就嘶吼一聲,左臂就蹦飛了出去…………………… 黑袍老者很果斷,沒有絲毫的猶豫,因爲他覺得若是林辰出手的話,就不僅僅是斷一隻手那般簡單了,而是想落寞的鳴劍閣的首席長老一般,修爲被廢,徹底成爲一個廢人。

他“天機殿弟子,速速完成林辰門主的命令。”黑袍老者朝着身後的天機殿弟子咆哮道,甚至有些弟子忍不住威壓,被吼得吐血。

之後,天機殿的弟子紛紛自廢臂膀,看得辰門的弟子都是目瞪口呆,沒一會兒,天機殿的弟子全部變爲了獨臂,都是臉色蒼白,對林辰的恨,只能壓在心底。

別逼我當巨星 林門主,在下就此告辭了!”黑袍老者強顏歡笑,朝着林辰略一點頭之後,朝着幻夜山脈外圍而去。

“我林辰欣賞你,挺我向你們殿主帶一句話,三日之後,臣服於我辰門之下,不然,後果自負。”

“在下一定把話帶到。”

之後,天機殿的人就這樣離開了,來時每個人都是意氣風發,回去之時,每個人都是灰頭土臉,如同吃了死娃娃一般,有一股憋屈的氣發泄不出去。

靈獸山的女性長老就沒有那麼果敢了,而是思來想去,不知該怎麼辦?此刻騎坐在妖獸身體上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看來靈獸山的人是決定讓我林辰出手了,準備好了麼!把願意失去的手臂舉起,我林辰來幫忙。”林辰瞟了一眼靈獸山的衆人,伸出自己的雙手,十指相扣,發出骨節做響的聲音,在靈獸山衆人的耳朵裏如同催命之音。

本想來此瘋狂一把的靈獸山弟子,此刻腸子都悔青了。

“林辰門主,請,請問還有別的選擇嗎?”靈獸山的女性長老一臉的緊張,微微出言問道。

“有啊!留下大腿也是可以的!畢竟大腿的肉要多點啊!”林辰幽幽說道,說到肉的時候,還一副意猶未盡的神色,彷彿他吃過大腿肉一般。

靈獸山的衆人看到林辰這幅神色,不由自主地聯想到了林辰抱着大腿肉在胡吃海吃的場景,頓時讓他們打了一個又一個寒蟬,毛骨悚然,徹底沒了脾氣,看待林辰的眼神,比看惡魔還幽怨。

突然,女性長老的右手光芒一閃,朝着自己的左臂就一掌擊去,強勁的力道直接把如同粉藕的臂膀擊飛在地上,女性長老嘴角流血,斷臂之處流血不止,眼神的幽怨如果可以殺人的話,林辰的十世都被她殺了。

女性長老把自己的左臂廢了之後,騎着胯下了一頭四階冥炎獸就離開了,完全不管靈獸山的弟子,彷彿他們的生命於她無關一般。

“還是那句話,三日之後,靈獸山不歸降我辰門,我林辰一定會親自拜訪。”

林辰朝着離去的女性長老淡淡地說道,此刻的靈獸山弟子全部跪倒在地,渾身顫抖,而且對着林辰和辰門的弟子不停的求饒。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