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話,玲玲早就想給凱多一個教訓,這些天凱多有些飄了!白鬍子來的正好,也省的她動手了!

「咕啦啦啦,紅小子,玲玲,我這次是來找你們做買賣的!」

讓懷迪貝等人和卡塔庫栗等人去玩耍,紐蓋特則與紅王談論起正事。

在洛克斯海賊團呆了這麼多年,白鬍子攢下的積蓄也有上百億貝利。

想要組建海賊團,光有錢不行。換做是原著中,此時白鬍子估計要去找金獅子等人購買武器彈藥乃至船隻,畢竟他現在人手不足,只能找找以前的老夥伴。

可惜紅王的存在改變了這一切。

肉身精華和靈魂精華的妙用紐蓋特自然清楚,雖說他現在用不到,但懷迪貝等人十分需要。

一方面要購買這些精華,一方面又要購買槍支彈藥,哪裡有比萬國島更簡便的地方。

對於白鬍子的來意,不論是紅王還是夏洛特·玲玲都極為歡喜。萬國最需要的就是錢,萬國居民繳納的稅務不是貝利,是靈魂。甚至對於一些貧困戶,夏洛特家族還要倒貼錢。

整個萬國的收入來源其實只是靠掠奪和販賣甜品等食物。

目前因為洛克斯時期的底蘊,倒也沒有出現財政赤字,可用不了幾年收支肯定是不平衡的。

白鬍子的到來猶如雪中送炭,槍支彈藥夏洛特家族不缺,兩種精華更是信手拈來。

這筆交易簡直就是白送的。

同時白鬍子到來也給紅王拓寬思路。

本以為失去稅收萬國賺錢很困難,可實際上能夠利用的商機並不少,除卻兩種精華乃至於華夏的菜譜、烹飪方法都是可以販賣的。

萬國既然是一個國家,那有些東西也應該納入國家管控的範圍。糧食等生活必需品倒也應該由國家統一定價,省的錢都被外面黑心商人賺走。

知曉這一切,紅王對於未來的規劃更有把握。

意識回歸現實,看到夏洛特·玲玲和白鬍子為了一兩塊貝利開始砍價殺價,不由得讓他想起前世國家醫保砍價的艱辛。

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不論是那個世界,想要人們過得好,都不容易啊!

最終,白鬍子以三十億貝利的價格購買走一批可以武裝千人的彈藥,以及三十門火炮。

以五十億貝利的價格購買了一塊足以容納二十萬靈魂精華的冥鐵戒和一個保鮮容器。

附帶著,紅王友情贈送了十萬靈魂精華和五萬肉身精華。

看著那個曾經隨意拋棄在洛克斯船艙中的「廢鐵」製品被自己巨額拿下,紐蓋特一陣心痛。

早知道自己就先要了,到時再賣給紅王。

只可惜幻想永遠是幻想,白鬍子要是真的敢向洛克斯開口,估計最大可能就是人沒了!

。 翻倒巷是英倫魔法界最大的灰色交易中心,在這裏你幾乎能找到所有魔法部禁售的物品,乃至於邪惡的黑魔法產物。

不過伏地魔的捲土重來還是讓翻倒巷的產業受到了衝擊,街面上不過大貓小貓兩三隻,那些開着門的店鋪也是門可羅雀,清冷的不得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伏地魔的存在讓大家心生恐怖,沒了購物的慾望,這些店鋪就只能硬挺著。相比起隔壁的對角巷,翻倒巷的境況還不是最慘的。

博金-博克店內,博金先生正在打理自己濃密的金髮,這樣的做法不會使得他看起來更加英俊、年輕,只會讓他看上去特別油膩。

伴隨着掛在門前的鈴鐺一聲悅耳的脆響,艾達和蘿拉走進了博金-博克。

身材佝僂的博金先生立刻挺起了腰桿,熱情洋溢地打着招呼,即便出現在他面前的是魔法部的通緝犯,博金先生也沒有任何怠慢。

「啊,崔斯特小姐,歡迎你的光臨!」博金先生的強調油滑,像是吃了一瓶潤滑油。

博金先生沒有讓艾達二人留在大堂,而是引著二人去了後面的小屋。分賓主落座后,博金先生為二人奉上了一杯紅酒,口中繼續說着恭維的話。

像博金先生這樣的人黑巫師見多了,不會因為艾達通緝犯的身份就大驚小怪。而艾達作為一名黑巫師,她的名聲卻超好,畢竟在普羅大眾的認知中她只干魔法部。

「崔斯特小姐,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嗎?」博金先生說道,「如果能為你偉大的事業添磚加瓦,那將是博金-博克的榮幸。」

別看博金先生現在笑眯眯的,但他可是一隻吃人不吐骨頭的笑面虎,還是位該死的奸商!

「不必如此客套,博金先生。」艾達也笑眯眯地說,「這不是我們第一次打交道了,幾年前我們曾經作過一筆生意。」

博金先生臉上的笑容和手上的動作僵住了一秒鐘的時間,接着他才繼續招呼著艾達,不讓場面冷下來。

而在那一秒鐘的時間裏,博金先生仔細地回憶著自己什麼時候見過艾達,以艾達這個長相和彪悍的名聲來說,只要見過不可能沒有印象。

「我來幫你回憶一下,博金先生。上次我們見面時,我賣給你的東西是蛇怪蛻下的皮。」艾達說道,「還記得嗎?你當時可是很熱情的,比今天要熱情的多。」

這下子博金先生想起來了,他的背更佝僂了。在收到那張蛇怪皮前,英倫已經四百年沒有過蛇怪的消息了,更何況打算黑吃黑的博金先生還為此搭進去四名手下。

場面似乎因為艾達的話語冷掉了,博金先生心中也升起了一絲俱意,傳聞中的艾絲梅拉達·崔斯特可是個睚眥必報的女人。

「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博金先生。」艾達遞了個台階。

雖然口中喊著替天行道、打倒奸商,但艾達沒真的打算將博金-博克怎樣,她已經給過對方教訓了。得饒人處且饒人,沒必要對博金-博克趕盡殺絕。

「當然,當然。那時的您已是人中龍鳳,是我這樣的昏聵老朽有眼無珠了。」博金先生恭維道,對艾達的稱呼也多了些敬意。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

「哪裏,哪裏,能經營一家店鋪幾十年,全賴博金先生經營有方……」

聽着兩人互相恭維,一旁的蘿拉在桌下踢了艾達一腳,讓她趕盡進入正題。

艾達被踢了一腳后,也就不再兜圈子了,她直接說:「今天來這裏是有事相求,希望博金先生能幫我一個小忙。」

此言一出,博金先生心道壞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博金先生只是個生意人,他不想與鄧布利多、伏地魔,或者是艾達有任何牽連。

「我能幫您些什麼?」博金先生問道,「能幫的忙我一定幫,不能幫的……崔斯特小姐也一定能體諒我們的難處。」

博金先生的話說得很委婉,但話中也為自己拒絕幫助留了後路。

博金先生不敢直接拒絕,生怕艾達對博金-博克二罪並罰,他這把老骨頭可擋不住現在的艾達。

在座的都是聰明人,自然能聽懂博金的婉拒。蘿拉不動聲色的向門邊靠了靠,防止任何突髮狀況。

「只是一件小事,我只是需要你的一段記憶。」艾達依舊笑着說,沒有動怒。成大事者當胸有驚雷而面如平湖。

「在很多很多年前,有一位年輕的孕婦曾在這裏出手了一個掛墜盒,薩拉查·斯萊特林的掛墜盒。這件事你有印象嗎?」

艾達繼續說:「對了,年輕的孕婦只拿到了十枚金加隆,儘管那個掛墜盒價值連城。」

這件事博金先生當然有印象了,那可是博金-博克創辦以來最賺錢的一筆生意。艾達只是稍加提醒,博金先生立刻便回憶起當初令他做夢都能笑醒的一幕。

可是博金先生沒有馬上說出,而是面露難色,似是想不起來了,又或是有什麼為難之處。這便是商人的通病,不見兔子不撒鷹。

「我希望博金先生可以幫幫我,我們是朋友,不是嗎?」艾達笑着說,「我這個人有萬般不好,唯獨有一點好,那就是喜歡照顧朋友。」

也就是今天蘿拉在場,如果蘿拉不在,艾達大概會這麼說:我艾絲梅拉達·崔斯特出來混了這麼久,靠的就是三樣,夠狠、義氣、兄弟多。

有了艾達不算承諾的承諾,博金先生才打開話匣子,講述了當初收購掛墜盒的情景。

那是在聖誕節前,風雪交加,一位衣衫襤褸、面容憔悴的孕婦闖進了博金-博克。她說她急需要錢,於是便拿出一個掛墜盒,說那個掛墜盒以前是斯萊特林的。不知是那位年輕的孕婦不懂行情,還是她真的急需,僅僅是十個加隆便讓她心滿意足了。

博金先生面有得色地說:「掛墜盒的確是屬於薩拉查·斯萊特林的,做我們這一行的自然有我們的手段辨別真偽。不過我懷疑那女人是偷來的,而不是像她自己所說的那樣。」

慈不掌兵,義不行商。博金先生沒有同情懷有身孕的梅洛普,反而將她當成了笨賊。

「那枚掛墜盒?」艾達追問道。

「早就轉手賣掉了,那可是我們最賺錢的生意。」博金繼續說道,「很抱歉,我無法說出那枚掛墜盒的去向,這是行規。如果破壞了行規,博金-博剋死定了。」

博金很誠懇地補充道:「希望崔斯特小姐可以體諒我們的難處。」

現在已經可以確認掛墜盒曾短暫的出現在博金-博克,它又被轉手賣給了別人。艾達在心裏反覆打着算盤,想着自己該如何從博金-博克嘴裏翹出它的去向。

想了一會兒后,艾達才沉聲說道:「那位年輕的孕婦並不是愚蠢的竊賊。」

「您說什麼?」博金先生問,「崔斯特小姐認識那名孕婦嗎?」想了想時間和艾達的年紀,博金又改口道:「您知道那名孕婦?」

「是的,她出嫁前的名字是梅洛普·岡特,就是你知道的那個岡特。」艾達說,「你不會沒弄清楚掛墜盒的來歷就將它賣了吧?」

博金先生的面色有了些變化,他心中在猶豫。

「懷孕的梅洛普後來生下一名男嬰,要我說出他的名字嗎,博金先生?」艾達在已經傾斜的天平上放下最後一枚砝碼。

思考良久,博金終於說道:「好吧,我可以告訴您我將掛墜盒賣給了誰。但就算這樣,你也無法找到它。」

紫筆文學 但此時此刻,比爾的的確確就是被秦風逼得,不得不露出自己最終的防禦狀態。

這也就說明,秦風的攻擊強度,根本就不是比爾有自信能夠承受的。

這算是一個好消息。

但另一個不好的消息,就是比爾已經開啟最終的防禦狀態。

就連葉鷹揚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忍不住皺起了眉毛。

「比爾居然看起了絕對防禦……風哥,你一定要小心了。」

「這個級別的絕對防禦,改造人官網上聲稱,即便是C4炸彈,也不能傷害到改造人。」

秦風沒有說話,只是眯了眯眼睛。

這樣嗎?

絕對防禦又能如何?

這世界上,從來都不存在最堅固的盾。

秦風就不信,這個改造人開啟了絕對防禦之後,真的能擋下他的攻擊。

秦風深吸了一口氣,不再猶豫。

而對面的比爾,就在這個時候開口了。

「秦風啊秦風,你的確很厲害,我承認,是我低估了你。」

秦風冷哼了一聲。

果然,緊接着,比爾繼續開口道。

「不過,你恐怕還是看輕了我們米國改造人的厲害。」

「今天就讓我這個S級的改造人,好好讓你知道一下教訓,好好讓你……」

「陪我弟弟一起上路!」

比爾一邊說着,眸中的狠色大盛,雙眼收集著秦風的資料,想要傳輸到腦海當中的晶片里,分析秦風的戰鬥力數據。

但很快,比爾的臉色一變。

不是因為別的。

而是此時此刻,肉眼可見的秦風的資料傳輸到了腦海當中,經過晶片的分析……

秦風的戰鬥力,被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即便身為S級的改造人,也依舊無法分析秦風的戰鬥力!

比爾的身形晃了一下。

這說明什麼。

說明秦風的戰鬥力,在他之上!

而比爾身為S級的改造人,本身實力就已經是米國的巔峰了。

但即便是這樣,還是無法檢測出秦風的力量。

秦風的實力,到底已經恐怖到了怎樣的一個水平??

比爾忍不住有些驚訝不已,雙眼死死地盯着秦風,似乎這樣就能夠分析出秦風的戰鬥力似的。

但事實絕非如此。

事實上,秦風的戰鬥力依舊無法經過精密儀器分析出來。

對於比爾來說,還是一個未知數。

比爾的心中已經忍不住有些恐懼。

但是既然事已至此,比爾沒有絲毫的退路了。

只能硬著頭皮上去。

至少也要給自己的弟弟報仇。

比爾想到這,一咬牙,只能繼續衝上去。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一名S級別的改造人,甚至還開啟了絕對防禦。

秦風不可能攻破。

不可能的。

比爾始終都不肯相信,這世界上會有什麼人力可以破開改造人的防禦。

畢竟就連大部分的熱武器都做不到這一點。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