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道這裏的時候,雪娜的眼中有着一抹尊敬之意,因爲如果不是當初這些強者的緣故,現在的大陸或許已經是被邪皇族所統治,沒有人類的立足之地了。

“那麼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關於雪嫣的事情。”

雪娜沉思了片刻,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後慢慢的對着加薩說道。


“這還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其實雪嫣和雪然都是我的孩子,雪然比雪嫣大五歲,當時的我懷着雪嫣,在冰雪塔內到處巡視的時候,冰雪塔的禁地,冰池發出了一道奇異的光芒,而我那個時候因爲是塔主,所以自然要去那裏,查看是什麼原因,當我走到那裏的時候,一道藍色的光束沒有絲毫的預兆,就鑽進了我的肚子中,而我也隨之昏迷。”

“後來當我甦醒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臥室裏了,而我也沒有將當時的事情當做一回事。後來雪嫣平安的降生,而降生的當夜,禁地又一次發出光芒,不過我那一次沒有太注意。”

“當雪嫣五歲的時候,我帶着雪嫣在塔內玩耍的時候,雪嫣突然毫無徵兆的,好像發狂了一樣的,對着禁地跑去,而當我趕到那裏的時候,看到了冰雪聖槍,而那個時候我才知道,禁地中竟然有着傳說中的八神器之一的冰雪聖槍,而雪嫣當時正在被冰雪聖槍發出的光芒所籠罩,雖然我試着出手,可是每一次都被擋了回來。”

“就在我着急的時候,一道意念投進了我的大腦,那道意念說,它是冰雪聖槍之靈,因爲當年受創的緣故,一直沉睡,直到遇到雪嫣,因爲雪嫣自身和冰雪神槍十分的契合,所以聖槍之靈就寄存在雪嫣的體內溫養,同時,雪嫣也可以操控冰雪聖槍,只不過這些雪嫣自己都不知道。”

“不過我想現在的雪嫣應該已經知道了這一切,今後雪嫣也將會是神器的使用者,可是我還是擔心雪嫣,畢竟她太小了。”

說到這裏的時候,雪娜哭了出來,因爲她同樣的也知道,神器的擁有者將要肩負着什麼樣的使命,而這種使命,有的時候甚至會喪命。

這個時候,雪嫣走了過來,抱着雪娜,然後輕輕的說道。


“媽媽,其實從我五歲的那一年,我就知道了這一切,只不過我沒有告訴你,因爲我怕你擔心,不過媽媽你放心,我會努力的修煉,一定不會讓你擔心的。”

“你放心,今後雪嫣由我來教導她,畢竟每一個神器的擁有者今後都將會面臨同一個戰鬥,那個時候的他們也必須要經歷這一切。”

“雪嫣,你願意和我學習嗎?”

雪嫣沒有絲毫猶豫就點了頭,“其實從剛纔,我就從冰雪聖槍那裏知道,皓陽哥哥的使命,所以我要幫助皓陽哥哥。”


說道這裏的時候,雪嫣的表情十分的堅定。

加薩看着後面的冰池,然後在心裏面默唸,“皓陽,希望你趕快出來吧,未來的大陸還需要你的拯救。”


於此同時,魔武殿的大殿之內,藍水站在那裏,而地上躺着的是韓青,而站在首位的,則是魔武殿的權威者,法皇。

“你不用多說了,一切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這也不能怪你們,你先下去休息吧,韓青的傷勢我會治療的,不過冰雪塔的事情暫且先放下,我還有別的事情要交代給你,你先好好的休整吧。”

藍水對着法皇施禮後,就緩步的離開了,而法皇則一揮袖袍,一股柔和的光系元素之力籠罩在韓青的身體之上,很快,韓青身上的傷勢全部的復原,不過法皇還是皺了皺眉頭,因爲韓青體內的那股煞氣正在不斷地遊走。

看到這一幕,法皇雙手不斷的在空中勾畫着什麼,很快,一個由光元素所構成的屏障將韓青包裹起來,而法皇也知道,這樣的療養也會是一個漫長的時間,同樣的,從法皇的眼中,閃過一絲黑色的光芒。

法皇來到了自己的臥室,“大人,這一次失敗了,請大人責罰。”

“沒什麼,這一次的責任也不全怪在你的身上,不過那個叫做皓陽的人也應該受到了一定的重傷,那麼我們接下來的計劃就比較好實施了,其餘的神器我們必須要得到,而且封印也是應該解除了。”

說完這些,一聲陰森的笑聲從面前的黑袍男子口中發出,然後消失在了法皇的面前。

“恭送大人。”法皇十分恭敬的對着消失的方向說道。

隨着時間的流逝,很快過去了五年。 “加薩叔叔,你說皓陽哥哥怎麼還沒有動靜啊,這都有着五年過去了,可是冰池還是一如既往的那樣。”

說話的人是雪嫣,經過這五年的修煉,雪嫣的實力已經徹底的超過了雪然,而且樣貌也越來越漂亮,沒有因爲修煉了冰雪塔的祕典的緣故而變得冰冷,反而待人還是和原來一樣的友善。

“雪嫣,別管那麼多了,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努力的修煉,不要忘記,你是八神器的使用者,你未來的責任十分的重大,現在不抓緊的話,可就沒有時間了。”

雪嫣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接着開始努力的修煉。

加薩回過頭,看着身後的禁地,冰池,可是卻絲毫的感覺不到皓陽的氣息,其實加薩每一天都回來這裏,希望能夠看到皓陽,不過每一次都是失望而歸,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整整五年了。

“薩菲羅斯,外界的情況怎麼樣了?”

“還是那樣,從兩年前開始,魔武殿突然開始大舉的進攻國家,導致許多的帝國因爲沒有絲毫的準備,就那麼的覆滅了,就算是後來有的國家進行了防備,可是依然覆滅在魔武殿的鐵蹄之下。”

“不過讓我疑惑的是,魔武殿的進攻國家沒有絲毫的章法,不是攻擊強國,甚至還有一些很弱小的國家,這就讓的我看不懂了。”

薩菲羅斯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畢竟按照一般侵佔的方法,應該是先侵佔大國,當一些附屬於大國的小國看到大國覆滅,自然就會投降,可是魔武殿卻絲毫不是這樣,只是一味的侵佔。

“恩,你說的這些我從雪娜那裏也聽到過一些,我也有一些搞不明白這是什麼原因,還有就是,八神器的事情,現在我們解除封印的八神器有三件,可是自從皓陽沉睡後,就沒有再聽到有關於八神器的事情了,雖然我們也進行多方的探查,可是依然沒有絲毫的進展啊。”


一說到這裏,加薩就有些頭疼,畢竟八神器是萬萬不能夠落入邪皇族的手中,因爲邪皇族就算是無法毀掉八神器,也會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將八神器的器靈進行邪化,到那個時候,八神器就是自己一方的敵人了,這是不能發生的事情。

不過倒是有一件事情讓的加薩還算是比較高興,那就是加薩感覺得到,有一些十分古老的氣息正在逐漸的復甦,而這些氣息,很有可能就是千年前大戰存活下來的人物,而此時的他們,也正在逐漸的甦醒,恢復力量,這對於以後的再一次大戰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戰鬥力,同時,薩菲羅斯還從深淵裏得到消息,魔龍族的新任龍皇代表全族支持皓陽,而這個新任的龍皇,就是當初皓陽救下來的那頭魔龍。

只不過薩菲羅斯沒有搞明白,爲什麼老龍皇會那麼早的就讓出了皇位,不過當薩菲羅斯被龍皇邀請到魔龍族後才知道,此時的新龍皇,是魔龍族歷史上史無前例的,因爲它沒有任何的屬性,同時也是唯一一個可以使用所有元素的魔龍,而且這樣的魔龍修煉速度是非常快的,短短的六年時間,就已經超越了全族的魔龍,所以老龍皇才放心的將魔龍族交給了它,而爲了報恩,新任龍皇找到了薩菲羅斯,讓其轉達這個意思。

二人同時坐了下來,然後靜靜的看着冰池,繼續的等待着皓陽的出現。

“老師,我們已經將金立帝國攻陷了,王宮內的所有人全部殺死。”

“恩,做的不錯。”

在一座宏偉的大殿內,一個身穿十分華麗衣服的中年男子坐在那裏,聽着下面的人進行彙報,如果皓陽在這裏的話,一定會驚訝,因爲此人正是五年前被自己重傷的韓青,只不過此時的韓青已經徹底的恢復,而且看其氣息,實力再一次的精進。

而這名中年男子,正是法皇,沒有想到,法皇竟然是韓青的老師。

“這一次做的依然不錯,好了,下去好好休息,接下來還會有任務交給你的。”

韓青行了一禮後,離開了大殿。

法皇來到自己的臥室,然後恭敬的說道,“大人,我們已經將金立帝國攻陷了,還請大人下達新的指示。”

如果讓外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吃驚的,因爲在大陸上名聲十分響亮的法皇,竟然會對別人這麼的低聲下氣,這實在是讓人意想不到。

“恩,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是做的不錯,我會和公主殿下說明的,放心,好處自然是少不了你的,不過你要記住,你能夠有今天,都是因爲我們邪皇族,而且我們能夠讓你擁有這一切,同樣的也會讓你失去這一切的,記住了沒有。”

“是是是,我能夠有着一切,都是邪皇族的恩賜,我是不會背叛邪皇族的,大人儘管放心好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法皇的手心裏都直冒汗,唯恐擔心面前的大人生氣。

“放心,只要你做的好,你現在的一切還是你的,而且今後得到的還會更多。”

說完,就化爲一股黑煙消失不見了。

法皇一屁股的坐在了椅子上,頭上都是汗水。

“公主殿下,金立帝國已經被侵佔,關於封印的法陣,現在正在搜索中,還望公主殿下給我一點時間。”

“五叔不用這麼客氣。”

公主殿下正是邪皇族的墨雪,而眼前的此人,正是邪皇族的十王族之一的五王族,薩基。

“父皇,很快,我們就會將您的封印徹底的解除了,等到那個時候,我就可以見到你了。”

每當自己想到這裏的時候,心裏面都在想着邪皇的樣子,因爲她從來沒有見到過邪皇。

而此時的加薩和薩菲羅斯正在冰池的前面修煉,雖然加薩的實力正在一天天的恢復,可是修煉還是不能夠扔下,而原本有些懶惰的薩菲羅斯也在加薩的影響下,變得十分勤奮,同樣的,實力也在不斷的變強。

而就在這個時候,面前的冰池突然有了一絲波動,雖然十分的細微,不過還是被二人察覺到,同時,一股驚人的氣息正在從湖底不斷地冒出。 “這是什麼情況,好強大的氣息啊,完全超越了我。”

薩菲羅斯看着冰池,然後語氣十分震驚的說道,很顯然,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現象,就算是加薩都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突然,加薩彷彿想到了什麼。

“難不成是皓陽,一定是的,因爲冰池地下也只有皓陽在那裏,難道這是皓陽的氣息,可是這股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啊。”

就在二人正在思考的時候,被這股突如其來的現象所吸引而來的還有冰雪塔的塔主雪娜,衆位冰雪塔的長老,雪然還有雪嫣,他們都是被這股突然地現象所吸引而來的。

“這是怎麼回事啊,突然大地都開始震動,我們就順着發生的源頭來到了這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雪娜很着急的問道,畢竟這裏是冰雪塔,雪娜有着權利知道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加薩沒有立刻的回答她,只是對着冰池用手點了點那裏。

當雪娜順着加薩的手看着冰池後,也是一臉的震驚,因爲從冰池之內,正在向外傳出一股十分強橫的氣息。

“一定是皓陽,一定是他!”

雪嫣十分激動的說道。

“對呀,現在在冰池裏的也只有皓陽了。”

雪然在一旁,一邊看着,一邊慢慢的說道。

就在衆人還在那裏討論的時候,一道巨大的水浪從冰池中突然暴發,下一刻,一道驚人的水柱就那樣的懸空,沒有絲毫的墜落跡象。

“你們看,那裏站着個人,呀!是皓陽哥哥!”

雪嫣看着水柱的頂端,然後十分興奮的說道。

“沒錯,真是的皓陽,沒想到他還活着。”

此時此刻,加薩和薩菲羅斯都十分的激動,因爲他們和皓陽在一起的日子裏,也一同的經歷過生死,所以彼此之間的感情也十分的好,而此時能夠看到皓陽活生生的出現在衆人的眼前,心裏自然是十分的高興了。

只不過此時的皓陽緊閉着雙眼,沒有絲毫的動靜,彷彿自己已經把一切都置身事外了,靜靜的感受自然,感受空氣中的一切元素之力的感受。

而下方的人,則十分清楚的感覺到,此時此刻,空氣中的元素都對着皓陽而去,而且和皓陽之間還十分的親密,最讓的加薩吃驚的是,他感覺得到,此時皓陽吸收掉的元素之中,還有着除了黑暗、光明、寒冰和火焰以外的元素,這是讓的加薩最爲驚訝的。

或許別人只能夠感受的到自己所修煉的那股元素之力,可是加薩不同,因爲加薩通過擬態魔法,所以對於各系的魔法都有着一定的親密度,而此時,加薩從皓陽的身上可以完全的感受到這些,雖然在極北荒原中,有一些元素是十分的弱小的,可是還是存在的,因爲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元素所組成的,而此時的皓陽,能夠完美的平衡吸收這些元素,自然讓的加薩驚訝。

水柱慢慢的消散,皓陽緩緩的落在了地上,然後緩慢的睜開了眼睛,微笑的看着衆人。

“大家好久不見了,你們還好吧。”

此時的所有人看着皓陽,心裏面都是不同的情緒,不過大家卻有着一種同樣的情緒,那就是歡迎皓陽的迴歸。

“我說皓陽,看樣子你的傷勢全部都恢復了啊,挺不錯的嘛。”

加薩來到皓陽的面前,然後看着皓陽,打趣的說道。

“恩,當初戰鬥時候所受到的傷,已經全部恢復了,而且那個血靈詛咒,也已經徹底的消散了,以後再一次動用那股力量也不用擔心詛咒的問題了。”

還沒有等到皓陽說完,加薩一把抱住皓陽,而皓陽在愣住一下後,也反手抱住加薩,因爲皓陽從加薩的身上,感受到了那股關心。

“皓陽,能痊癒就好啊。”

薩菲羅斯此時也十分的激動,因爲皓陽當初曾經幫助過邪影一族,而當時的皓陽受到那麼重的傷勢,可是自己卻一點忙都忙不上,心裏面也不是很好受,不過現在看到皓陽已經徹底的好了,心裏面壓着五年的大石頭在這一刻也徹底的放了下來了。

在場的衆人都在詢問着皓陽的情況,而皓陽也一一的迴應了他們。

“皓陽,你現在的實力怎麼樣啊,你剛纔爆發出來的那股氣勢真的好強大啊。”

冰雪塔的塔主雪娜問出了衆人心裏面也十分想要知道的事情。

“我現在的實力是法聖初期的實力,不過對於一些元素的感悟還不行,現在的我也只是掌握了黑暗和火焰的元素感悟,雖然還只是初期的,不過相對於其他的,這兩種我還算是比較得心應手的。”

當皓陽說出現在自己的實力是法聖初期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震驚了,因爲皓陽實在是太年輕了,而能夠在這個年齡成爲法聖,在魔月大陸上不是說沒有,不過每一個人最後都震驚了整個大陸。

“對了,我沉睡的這段時間裏,都發生什麼了啊。”

當皓陽說道這裏的時候,衆人都是沉默了一下。

“現在的大陸,已經有些混亂了,魔武殿不知道爲何,開始四處的佔領土地,好多的國家都因爲不同意,然後被魔武殿以暴力的手段給解決了。”

“又是魔武殿,這些傢伙,真是該死啊。”

“對了,還有就是你三哥,韓青,他沒有死,而且實力也精進了不少。”

皓陽聽到了這個消息後,同樣的陷入了沉思,沒有說什麼,因爲皓陽的心裏也十分的矛盾,按理說,聽到自己的三哥沒有死,而且實力提升了,這也算是好事,不過他在魔武殿,一定也做了許多的壞事,這又讓的自己無法饒恕。

“對了,皓陽,你的實力怎麼一下子提升了這麼多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