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武嬉笑着,伏到冰心臉上。冰心扭過頭,費武一把抓住她的下巴,把冰心擰了回來。看着費武臉漸漸貼近,冰心大急,“你解開我,我真的和你好。”

“你當我是傻子嗎?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不信就算了,就算得到我的身體,你也得不到我的心!”

“我只要你的身體就夠了,從來就沒有想得到你的心!”費武無恥的壞笑着,他真的沒有奢望過得到冰心的心。

“你無恥!55……”

費武突然俯下身體,擒住了冰心的紅脣。費武覺得冰心的脣帶着淡淡的清香,淡淡的淡淡的,感覺十分美妙。費武暗想,冰美人的脣也是溫暖的呀,伸出舌頭,啓開了冰心的牙關。冰心哪有這樣經歷,一緊張,‘砰’就閉緊了嘴。

“啊!……”費武一聲痛呼,遠處的人都笑的前仰後合。吃不到葡萄便說葡萄酸,他們嘗不到美人,自然就希望費武吃些口頭。玄桓耳力極佳,一直聽着兩人的對話,對費武的表現還算滿意。

“你幹嘛咬我?”費武一抹嘴,手上沾了不少血。舌頭血管豐富,咬破了自然血如注涌。

冰心委屈道:“我不是故意的。”旋即,冰心意識到了不對,“活該,你該咬!你再敢這麼羞辱我,我把你舌頭咬下來!”

“你說的是真心話?”費武腦中冒出一個邪惡的念頭,很好很暴力的念頭!

冰心點頭旋即搖頭,訥訥道:“你想怎樣?”

舌頭這樣,親吻是不行了!費武苦笑,“舌頭被你咬成這樣,我想親你也不行了。大哥還要急行軍,我看咱們還是快點圓房吧。”

冰心絕望了,“你能娶我嗎?”

費武搖搖頭,“我猜大哥會殺了你,我想你臨死前和我抵死纏綿一翻,也不枉來人間走一遭了,是吧?”

“你大哥要是不殺我,你會娶我嗎?”

“會!只是你看不上我,我知道!”費武不是自卑,剛纔冰心騙人的神情實在是太假了。


“不,我看的上。你是一個好男人,臨死之前,能有一個好男人疼愛,也算是冰心的福分了。夫君,你輕點。”冰心聲音漸漸轉柔。水至剛,亦至柔。冷漠的冰心讓人望而生畏,溫柔的冰心卻一瞬間擊中了費武的心!就在這一瞬,費武就愛上了冰心!愛情,本就是那麼奇妙!如果說先前費武還只是貪念冰心的美豔,這一刻,費武則是真正的心生憐惜了。

費武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你說的是真的?”

“嗯。”冰心輕輕的點點頭,頗有小女人乖巧的樣子。

“你等着,我去跟大哥求情!我即便是娶你,也不能在這荒山野地!”費武急忙衝出營帳,冰心眼角流出有若水晶般晶瑩的淚花。

費武噗通跪下,“大哥,求你放過冰心!費武一生從未真正的喜歡一個姑娘,今天費武對冰心,是真心真意的!”

“啪”一個耳光,把費武抽倒在地!這不是平時拍額頭那樣的耳光,且是狠狠的在腮上一個耳光。 我的屍先生 ,沒擦嘴角的血!

玄桓厲聲道:“她是敵人!你怎能對敵人動真情!你問一下眼前的兄弟,他們答應嗎?你問一下地下的兄弟,他們答應嗎?”

很多人想說答應,但看了玄桓那一個耳光,沒有人敢這麼說。玄桓看着委屈的費武,故作冷漠!強大的靈覺讓玄桓比冰心更明白,冰心對費武根本不是真情!她不過是生死危機,破罐子破摔而已。要想讓冰心對費武動真情,絕沒有這麼容易。而費武,確是真的動了心。

“大哥,她是無辜的。她是楊廣派來的,她不過是執行命令而已!”

“夠了!別再說了!你是色迷心竅,你若是對她動了真情,你可以陪他去死!”玄桓佯怒道。

“好的,大哥!那費武就陪她去死,可惜費武以後不能爲大哥出力了,何況費武也沒爲大哥出什麼力。”

聽費武話語悲痛,玄桓一陣心痛。大寶過來扶起費武,費武卻再次跪下。大寶道:“大兄弟,爺爺常說,生死乃天命,更何況那位姑娘也是有苦衷的。大哥原本是佛門中人,難道不能寬大爲懷嗎?佛門人不是常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嗎?”

費武一翻說辭,弄的玄桓一愣。玄桓自然不能和費武解釋那些都是佛標榜自己的大話而已,冷道:“你不用爲他求情!費武,我只問你一句話,你是願意爲她死,而是願意爽快一把,隨我闖天下?”玄桓故意高聲,讓營帳內的冰心聽的清楚。

“費武願意和妻子同生共死!”費武說的絕決,此時的冰心纔算是真的動了心。 “那好,念在兄弟一場的情分上,我讓天決定你們的命運!”玄桓下令,把費武和冰心困在一起,掉在樹上。隨後帶軍,趕向洛陽。

看着玄桓帶軍離開,冰心忽然道:“你真傻!”

“我哪裏傻了,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能抱着一個美人一起死。”

“哪有你這樣的人啊!你恨你大哥嗎?”冰心話題突轉。

費武搖搖頭,正察覺冰心的長髮落入脖子,癢癢的,一陣溫馨。

“你不恨他就對了!他真是你的好大哥!”


“你爲什麼這樣說?”費武很是不解,他不恨玄桓,因爲玄桓是他的大哥。可是冰心呢?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冰心和玄桓是敵人。

“因爲他沒有親自綁我們,說明他不希望我們死,或者說是不希望你死。”

“我們這樣被吊着,曬不死也會餓死。”費武很沮喪,雖然不擔心被野獸咬死,餓也能餓死了。費武沒想到的是,這一帶常有毒蛇出沒,一樣是十分致命的東西。荒山野嶺的,萬一有什麼妖精,也可能死的很慘!

“我們不會死的,你看。”

費武面前突然凝結出一把冰劍,嚇費武一跳,“你不會謀殺親夫吧?”

“你這是什麼話!你大哥知道我的術必須靠手指劃出印符才行,所以他只是讓手下幫我們,擺明了就是給我們一條活路。”

“真是這樣嗎?”

“我們能活下來,而且你還騙到我這麼一個漂亮老婆,你沮喪什麼?”冰心見費武知道能活下來,不但沒高興反而沮喪,十分不解。

“你還答應做我老婆呀,那我就沒什麼好沮喪的了。”費武興奮道。


“雖然我認識你不久,可是我知道剛纔不是你的真話。”冰心這句話,完全靠的女人可怕的第六感。看費武這麼緊着自己,冰心心中欣喜,可她依然明白費武心中的沮喪。

“我只是不明白,大哥帶走了大寶,爲什麼不要我了!”

“原來你是爲這個惆悵呀,這有什麼不明白的。有兩個原因,一是你太弱了,二是因爲我。”

費武點點頭,冰心殺了玄桓幾千部下,玄桓確實不能很隨意的把冰心接受入隊伍。費武驚道:“他是我大哥,我都沒想到,爲什麼你能想到?”

“因爲你太笨!”冰心一本正經道,“咱們還是先離開這裏吧。”

冰劍貼着費武的臉擦過,嚇的費武緊閉眼睛。 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 砰’費武掉到地上,冰心在一邊笑彎了腰。“你膽子這麼小,本事這麼弱,我都不知道爲什麼答應嫁給你!”冰神扶起費武,一顆芳心歸屬已定。

“我本事怎麼弱了,比起我大哥是差了點,比起大哥的手下,我可是高手!”費武一挺胸脯,十分自豪。

“你跟你大哥是差遠了!若不是娘說過,如果以後有一個男人願意爲你死,你一定不要錯過他,我纔不嫁你呢!就你這實力,如果在阿修羅道,三歲小孩你都打不過!”

“你說的不是真的吧?”費武暗想,三歲小孩我都打不過,我且不是白活了?

“是真的。”冰心有些遺憾道。

費武擡頭看了看天上飄動的雲,帶股漠然的味道,黯然道:“能有你這樣一個妻子,我費武一生再無奢求。我知道,如果我勤奮一些我會變的更強,可是我總是自滿於半斤八兩的狀態。你是我的妻子,你希望我變強嗎?”

“當然,在很多時候,沒有足夠的實力,你就沒法保護你心愛的人!”冰心說着句話的時候,絕對沒想到,費武因爲她的一句話而變爲絕世強者!

…………

仰望南陽城,玄桓知道接下來將是一場惡戰,爲了自己給陳叔寶立下的軍令狀,這一戰不可避免!

南陽城高高的城牆已經不可能跳上去,玄桓把指揮權交給王鶴,約定暗號,一人進城。進了南陽城,玄桓不由的想起了周遠茹。玄桓自嘲的笑了笑,眼下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等到了洛陽,自己一定要把周遠茹接走!

夜幕初上,南陽城吊橋緩緩落下,接着城門緊閉。比起義陽和春平,南陽確實繁華的多。而且南陽守軍十萬,絕不是擺設!玄桓屢次殺將,得心應手。玄桓深知蛇無首不行的道理,即使百萬大軍,若無將統領,也不過是一盤散沙。所以玄桓直接來到南陽郡守府,現在南陽守軍將領應該在這裏。

南陽郡守明克讓正和大將蘇雷商討應對**之事,忽聽到門外吵鬧。明克讓大怒,他早吩咐不許打擾。明克讓拉開門,正要責罰,正看到玄桓隨手一把扔飛一個下人!明克讓心陡然繃了起來,“砰”的關上房門。

蘇雷正凝神看地圖,聽到閉門聲一驚,擡起頭來,“怎麼了,克讓兄?”

明克讓翻過身,頂着門道:“有人在府裏鬧事,一看就知道是武林高手!”

蘇雷笑道:“克讓兄真是瞧不起蘇雷了,素內三十年內功可不是白練的,不用怕!”

門外突然響起玄桓的聲音,“你們確實不用怕,我不會殺你們!”玄桓一腳踹開門,明克讓飛撲了出去。蘇雷眼明手快,一把接住蘇克讓。蘇克讓一個文人,那經得起折騰,嚇的氣喘吁吁。

蘇雷怒視玄桓,“你是什麼人?”

“哈哈哈,剛纔你們不是在談論我嗎?”剛纔蘇雷想着布兵圍殲玄桓的一萬人,玄桓聽的清清楚楚。

“你是?你怎麼知道我剛纔說的話?”蘇雷震驚,他感覺玄桓巋然若一堵牆般,似乎功夫還在自己之上!

“你沒有聽說過順風耳嗎?你們聲音那麼大,我不是順風耳都聽得一清二楚!”玄桓找到了洛陽守將,心情大好。拿下南陽城這事,已經成功了一半。

“你!你!”明克讓‘你’了半天,沒放出個屁來。他和蘇雷對視一眼,難道他們剛纔說話聲音很大?

“不要我什麼我了!蘇將軍,麻煩你陪我走一趟,讓您的十萬軍隊歸降,我繞你不死!”玄桓故意羞辱蘇雷,這已非心向如來所爲。現在的玄桓,身在其中,一心只有襲殺文帝,相見芊潯。很多年以後,玄桓回想起來的時候,才覺得正是因爲做過錯事,自己纔會知道什麼是錯,爲什麼錯!如果一個人一生沒有犯過錯,那麼他的一生就構成了一個錯。這是後話。

蘇雷大怒,“你找死!”本能的抽腰間佩劍,卻發現佩劍留在校場了!蘇雷一咬牙,一拳打向玄桓。

這種微末招式,實在難不住玄桓。玄桓引動天地之勢,蘇雷的一拳猛的打在自己胸口,發出‘砰’一聲悶響。

蘇雷大驚,“難怪都叫你妖僧,原來你會妖法!”說着,又一拳打向玄桓。玄桓聽到蘇雷的話一陣鬱悶,這就是一些技巧而已,和妖法有什麼關係?

玄桓鬱悶,所以要讓蘇雷更鬱悶。蘇雷每一拳都打在自己身上,一會就把自己打傷了。蘇雷倒也是個硬漢,還是不停手。

“有本事你別用妖法,正經跟我打一場!”蘇雷多少有些膽怯了,這樣下去自己能把自己給打死了。

“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真功夫!”玄桓暗道,看來只有用下流招式了,用點中流招式就被說成是妖法,如果自己能用出波羅蜜傳受的這一整招,那且不是成了仙法了嗎?

玄桓見過慕容英和獨孤劍魔的比武后,經過幾十天揣摩演練對下流招式領悟已臻化境。玄桓有意捉弄蘇雷,只用一個引字訣。

蘇雷只覺自己每招都把力發了出去,沒一會就覺得內力凝滯,丹田空虛。玄桓看着蘇雷滿頭大汗,心覺好笑。突然心生驚覺,隨手一掌拍出,明克讓就倒飛出了房子,跌出兩丈遠。蘇雷大急,欲衝出去扶明克讓。

玄桓估算着時間差不多了,一把提起蘇雷後心,隨後一拍封了他的真氣。玄桓笑道:“這小老頭死不了,我沒時間和你玩了!”

蘇雷極爲尷尬!玄桓不過十七八歲的樣子,可是老氣橫秋說不和自己玩了。蘇雷怒道:“你放開我,不然沒有你的好下場!”

“哈哈,我的下場不是你能決定的!今晚,我要夜屠南陽守軍!如果你帶隊向我投降,我可以繞你不死!”

“你少說大話,你最多不過一萬人,我十萬大軍一人一口唾沫,就把你一萬人淹死了!”

“且不是你手下有沒有這麼多口水,我告訴你,我可是帶人遊過大江,夜屠黃州的。既然你這麼自信,就隨我去打開城門,看看最終鹿死誰手!我們誰都不插手!”

“你說話算數?”

“當然!不過我沒有攻城器械,只能親自去打開城門了!”

“好!你的部下若是能扛過一個時辰,我蘇雷十萬精兵絕計不再幹涉你的事情。”

“好!一言爲定!”玄桓暗覺好笑,若非自己用舍利子幫他們脫胎換骨,又新傳他們四招劍法,自己的人半個時辰也頂不住!但玄桓現在的戰士們都已今非昔比,個個算是武藝高強!不需兩個時辰,玄桓相信他們能擊潰十萬守軍!而且玄桓手中提着蘇雷,十萬人的士氣自然提不起來。這正是玄桓來抓蘇雷的目的,蘇雷自然明白他現在對士氣的負面影響,但他身不由己。 (求鮮花支持!謝謝!)

玄桓提着蘇雷,對南陽城軍來說,比提了尚方寶劍更具威懾!沒有一個人敢阻攔, 重生之名門皇后 ,放下吊橋。期間蘇雷屢次想掙脫,卻發現玄桓任何時候都沒有一絲鬆懈。

吊橋一降,王鶴和大寶就帶人衝了過來,氣勢洶洶。

玄桓令大寶帶着一百人佔住城樓,防止隋軍佔住高地,布弓手偷襲。玄桓放開蘇雷,讓他下令,招集兵馬迎戰,讓蘇雷輸的心服口服!玄桓暗自觀察,蘇雷臨危不亂,確實是個將才,決不能留!

蘇雷一聲令下,頓時南陽城裏鑼鼓喧天,鐘鳴鼎沸一般。城內有三萬守軍,而城外駐紮了七萬人。蘇雷暗自慶幸,這樣就可以把玄桓這股人給徹底消滅了。玄桓卻沒有陷入困境的覺悟!這一戰,就是大浪淘沙!經過舍利子脫胎換骨,還在一般戰鬥中死去的人是的確需要安息的人!玄桓要把這支部隊打造成一支劍一般,每一個人就是劍的材質。如果有一個人素質太低,就會大大的影響劍的品質!當每一個人都是鐵血戰士的時候,這柄劍將鋒芒蓋天,可屠龍滅世!

呼呼啦啦的,蘇雷部隊集合完畢。

玄桓運集內力,高聲道:“你們都已非凡人!個個可以一當百!殺光他們!”

“殺殺殺!”玄桓所剩的七千戰士,齊吼震天!一波向南陽城內涌來,一波迎向城外隋軍。隋軍十萬人尚未動手,玄桓僅七千戰士反主動出擊!隋軍士兵都覺腦子不夠用了,這是怎麼個景象?蘇雷也有些懵,難道這妖僧手下都是瘋子嗎?居然悍不畏死!


玄桓手搭蘇雷肩上,笑道:“麻煩你把軍隊招集,你可以去死了。”玄桓掌力頓發,蘇雷外表無恙,五臟俱碎!

玄桓手下的戰士新學了三招,勢不可擋!隋軍沒有能擋一合之兵,隋軍大驚!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軍隊,每個人都是身手不凡!

每個人都感覺自己是衝進了羊羣的猛虎,周身持刀槍的都像綿羊一般不具威脅,這種感覺好極了!他們越戰越勇,隋軍卻是人人膽怯!這根本就是一支無法抗拒的部隊,每個人眨眼間就能放倒數人!不到一刻鐘,隋軍傷亡過半,城外隋軍開始撤退!

是夜,城外隋軍潰散逃走數萬,城內三萬悉數被滅!玄桓入城,收整行裝,帶足糧食,奔向宜陽!過了宜陽,則洛陽在望!

戰報傳到各地,人人震驚!文帝暴怒,朝野恐慌!函谷關、箕關、虎牢關,緊急調兵至繩池、永寧、宜陽協防。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