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東來很清楚,陳凌能夠下這樣的命令,證明人質已經安全了,裡面的局面也已經得到了控制。

從陳凌等人出發之後,他一直等著這一刻,等著出動海軍進行救援。

現在終於輪到他們上場了。

其實一開始,趙東來也想派海軍與陳凌等人一起出動,也問過陳凌的意見,卻被對方義正言辭地拒絕。

畢竟,雙方的實力懸殊,要是海軍過去,可能還拖後退。

趙東來知道陳凌等人的實力非同一般,被拒絕後,也不多說,只是在等待的過程中,讓海軍做好動手的準備。

「是。」

隨著趙東來的一聲令下,在100海裡外,三家直升機同時起飛,高速撲向克斯島嶼。

而與此同時,趙東來立火急火燎,衝到控制室,對著乾等了半天的工作人員,低吼道:「幹活了,快,全速開往克斯島嶼,我們的軍人在等著我們支援,快。」

一開始為了不打草驚蛇,軍艦停泊的海域,離海盜的地盤有點遠。

現在,為了儘快趕到目的地,趙東來只有讓船員將軍艦的速度加到最大。

「是。」

這些人早就等不及了,聽到這話,眼前一亮,立刻動起來,各司其職,推動各種操作儀器,將航行的速度加到最大。

他們確實等得急不可耐,有種度秒如年的感覺,畢竟祖國的軍人與人質一直生死一線,情況不明。

嘩啦啦。

隨著軍艦的加速前進,水浪聲此起彼伏。

就這樣,高大威猛的軍艦,全速前進,彷彿在海上霸主,威風凜凜,聲勢浩大開赴克斯島的海岸,準備迎接同胞。

正如陳凌所想的那般,為了安全接回人質,趙東來沒有任何顧忌,就算上面的領導也是這麼說的,只要能讓人質安全歸來,就算是手段有些高調,也沒事,畢竟,是時候展現炎國獠牙的時候了。

這也是大國的自信。

此刻,距離陳凌求援,不到15分鐘的時間,正在與海盜纏鬥的地獄火突擊隊成員,耳朵突然一動,聽到了天空傳來轟鳴的螺旋槳聲音。

轟轟。

下一刻,直升機的轟鳴聲越來越清晰。

地獄火等人抬頭一看,看到三架直升機在夜空中閃閃發光,由遠及近,正往他們這邊繼續飛翔過來。

太好了!是援軍,援軍終於來了!

眾人不由鬆了一口氣。

要是援軍再不來,他們真的要頂不住了。

戰爭到了現在這一刻,每個人都受傷了,實力大打折扣,而海盜的人數太多,再拖下去,他們擔心被漏網之魚衝過去,威脅到人質的安危。

「兄弟們!殺啊!」

林笑看了直升機一眼,咧嘴獰笑,大吼一聲,再次沖了出去,不斷朝著海盜開槍。

「殺!」

耿戰等人齊齊低吼一聲,憋著一口氣,跟著不斷扣動了扳機。

就算援軍到來,在場還有太多的海盜,他們還不能休息,還要守護好所有的人質。

而陳凌也看到了直升機的到來,心頭的大石落了下來,

突然,他抬頭,緊緊盯著海盜的老巢,臉色沉了下來,對著通訊設備,冷冷道:「東來艦長,讓直升機給我發射導彈,位置我發送給你,給我將這些王八蛋炸出來,特么,躲在基地里,我們攻不進去。」

從直升機出現,周圍的海盜不斷被清理后,幾乎沒有海盜再衝出來。

顯而易見,這些傢伙肯定是看到直升機到來,不敢再輕舉妄動,藉助地域的優勢,藏在狐狸窩裡面,讓別人無可奈何。

陳凌什麼性格?為了殺敵,他什麼瘋狂的事情都做得出來,導彈轟炸又算得了什麼?

「沒問題,快,將位置發送給我,我們來了。」 不到半個小時道明寺把西野接來賓館,傳聞中的西野小姐容貌並不十分美麗,勝在肌膚雪白舉止優雅很有幾分大和撫子的即視感。這位道明寺集團內定的少夫人在與CC打完照面彼此臉上都流露出「活見鬼」的表情。

「西野涼,涼涼。」西野用英語介紹完自己主動伸出手。

「佐伊,CC。」CC回握。

短暫的肢體接觸過兩人各自坐開,雖然兩人再沒有什麼眼神或者話語方面的交流但安吉爾感覺這兩人應該是認識的。

「晚上我們給安吉爾辦個歡迎派對吧,大家也很久沒有見面不如趁今晚好好聚一聚。」

大概是現場氣氛太壓抑美作笑呵呵的提議晚上小聚一把,結果這個提議遭到F3集體拒絕。三人拒絕的理由各有不同,西門與安吉爾久別重逢有太多的話要說根本沒空去參加什麼派對,道明寺要回家陪大病初癒的老爹,花澤則要飛紐約出席股東大會,誰的私人時間都不充裕。

「大家多久沒有見面了,別那麼掃興吧。」

美作不高興了,大家從英德畢業後接手家族的事業已經有大半年沒見面。今天不是因為西門結婚四個人也是無法聚到一起的,如果錯過了今天以後再想聚真的很難。

「明晚再聚。」西門說的斬釘截鐵,此刻他眼裏只有安吉爾其他人完全屏蔽。

「我們就不去了,我還要回家收拾一下東西明天一早和CC要搭飛機離開日本。」

「你回來不是和西門複合只是路過這裏嗎?!你給我去死好嗎!」

道明寺邊說邊衝過來,美作和西門見狀不妙急忙左右攔阻,三人很快纏抱成一團叫叫嚷嚷的畫面美得不忍直視。

「你們明天就走?準備去哪裏?」西野感興趣的問。

安吉爾先看看CC然後才回答:「去香港。」

「去香港幹什麼?」

「購物。」這次回答的是CC。

「什麼東西是日本沒有的你們非要去香港買?」

「你猜猜看,猜出來我有獎勵喔。」

西野哈的大笑一聲右手托住腮,手掌掩住鼻與唇完全看不出她臉上是什麼表情,但能感覺得到她現在是相當的不爽。

「你們是不是認識的?」安吉爾小聲的問CC,這兩人越看越像舊相識。

聞言CC翻手一下下重重的敲安吉爾的腦門,敲過癮了從齒間磨出幾句責備,「好歹你也去過幾次服化部,大名鼎鼎的副部長BC0022你居然不認識,就算對方屏蔽了腦波,面對面也不至於感應不到同類的精神力吧,你是不是傻的?」

安吉爾懵逼了,西野涼的來頭未必也太大了吧。

「這不能怪我,她的精神力弱的和普通人類沒倆樣我怎麼分辨的出來。」安吉爾吐槽的技能已經學得CC三四分的功力。

「夠了!」

憤怒值積聚到頂點的西野吼聲如雷,拉扯中F3瞬間安靜下來,三人都以為是西野是沖他們發火紛紛鬆開手來各自整理起衣物。趁著這個當口CC拎起安吉爾就走,西門後知後覺發現追到走廊但根本找不到兩人的蹤跡。

穿行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安吉爾被CC拉拽的跌跌撞撞,走了大半個小時,CC停步的同時鬆開安吉爾的手。

「我們幹嗎要跑?」

「那傢伙和我有私仇不爽我很久了,剛才明顯已起了殺心。」

「那麼弱的精神力怎麼殺得了你?」安吉爾表示不信,誰死都輪不到CC死吧。

「那傢伙能坐上服化部副部長的位置拼的不是精神力是腦力,她穿的那件軀殼極其厲害就算我用三昧真火也未必能把她化掉。以我目前的實力和那傢伙斗很難取勝。」

「喔,這是你們之間的過節吧,不關我什麼事我不用跟着跑吧。」她又不是CC的下屬不至於被牽累其中。

「不關你的事?」CC冷冷哼了一聲,右手疾如閃電擰住安吉爾的脖子恐嚇道:「今天讓那傢伙看見我們兩個一起出現,你以為你還能獨善其身?」

安吉爾沉默了片刻擺出一張委屈臉來控訴CC總是坑她沒商量。

「有抱怨的工夫還是先想想今晚在哪兒落腳吧。」CC轉頭就走,安吉爾猶豫幾秒終究跟了過去。

安吉爾出現的奇怪消失的也詭異,西門為了尋找她一直找到天明,但這人像是從人間蒸發似的沒有任何線索。不肯放棄的西門家也沒有回直接去求美作,美作家是混黑道的人脈廣路子野,美作爸聽完需求有點無語,不過看在西門是兒子死黨的情分上答應幫忙。

約莫三個小時的工夫,美作帶給西門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人找到了,壞消息是人被扣在山口組的囚室中。

「安吉爾怎麼會惹上山口組的人?你能讓叔叔出面把人救出來嗎?」

美作為難的連說三個不行,山口組是最大的黑幫,按說都是混黑的美作家和山口家也有點交情,不過這段交情到了美作這一帶就結束了。結束的原因很簡單,美作不願意和山口家的小姐聯姻,山口爸一生氣放出狠話再也不要和美作家愉快的玩耍了。

「想要修復關係除非我和山口小姐結婚。」

西門嘆著氣拍拍美作的肩頭一臉「我們是好兄弟我怎麼可能逼你和不喜歡的人結婚呢」,但在美作還來不及露出欣慰的笑容前又說道:「你和山口小姐可以先交個朋友看看,等以後有感情再考慮聯姻嘛。我們現在就去山口組拜訪一下,我擔心安吉爾被人虐待。」

「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啊…」

萬般不情願的美作看在兄弟的情分上還是被西門當成贖人的禮物拖到山口組,在門房通報完畢后,兩人跟着管家進入庭院。

初秋的季節還有些悶熱,庭院內縷縷飄來的竹香沁人心脾倒是掃去體內的燥熱。西門和美作在靜室跪坐了十來分鐘有越坐越冷的感覺,就在此時走廊外傳來一串腳步聲。

繪有猛虎下山的紙門拉開,自廊外步入一個年輕男子,濃密的劍眉上挑入鬢,眼角凌厲之色,蒼白的嘴唇抿成一線,從外表來看是個不好對付的。當這年輕男子坐下后,跟在身後的八個保鏢模樣的壯漢一字排開的坐下。美作一見來者不善挺直脊背冷目對之。

「美作君許久不見。」男子用不陰不陽的語氣打招呼,「今天是什麼風把您吹來了?我記得你曾說過不會再踏入我們家門一步,不過時隔三年的時光怎麼您居然忘了當初的誓言呢。」

「瀧君請了我的兩位朋友在府上做客,相邀之情盛意拳拳我如何能不來。」

山口聞言以袖遮面輕咳了幾聲,少頃他回頭問身後的保鏢們有無此事,八大保鏢同時搖頭否認。山口旋即下達命令要把西門和美作丟出去。

「等等!」在保鏢近身前美作已經起身。

「我們兩家之間並不存在什麼深仇大恨,瀧君,你今天肯放了我的兩位朋友,作為交換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

「玲!」西門感動極了,沒想到美作為了自己肯這麼犧牲。

「任何條件?」山口顯然不怎麼相信。

「任何條件!」

「好,那就和我結婚吧。」

「什麼?!」美作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和你?難道不是和你妹妹嗎?」

「楓去年已經出嫁,山口家單身的只有我,家父一定要我結婚才肯將生意全權交給我。你知我自幼就不喜與人親近,唯你還能對談幾句,為了繼承產業我只好將就將就娶了你。」

「你變態啊!」

美作的吼聲穿透屋頂,與此同時在西側的一間和室內兩個身穿和服內外國小妞正在大嚼螃蟹不亦樂乎。

「吼吼次喔。」長發小妞含糊不清的感嘆人間竟有如此美味。

短髮女丟去鄙視的一眼,「你真沒見識,想當年我和老大在雙龍世界天天山珍海味,比這個好吃一百倍的你還沒吃過呢,亞洲組的食材就是比歐洲組豐富。」

「嗯嗯,這點我承認。要不要給CC留點螃蟹?」再不留就沒了。

「不用,老大說隨便吃,吃完了他再讓人給我們送。老大附在少主身上就是方便,現在整個山口組都是我們的傀儡,如果能拿下美作玲就等於控制住整個日本的黑道,那個副部長就不敢隨便動咱們。」

「…美作好可憐。」 唐幸給譚母開車門,然後自己坐在副駕駛上,沒想到卓駿也上來了。

「阿姨,他這是……」

「他沒地方住,先住我家,先回去吧。」

唐幸聽言,微微眯了眯眼睛,沒有多說什麼。

車上氣氛有些沉重,沒有誰說話,一路到了譚家。

譚家客房不多,夫妻倆的主卧,譚晚晚住的次卧,還有一個客房留給了唐幸,有時候他周末也住這兒。

可現在卓駿來了,唐幸家是帝都的,自然不能和卓駿搶。

「這幾天讓晚晚早點送你回去。」

「沒事,阿姨。」

唐幸乖巧地笑著。

「我去廚房給你們做飯。」

譚母一走,客卧的氛圍就變得有些詭異。

唐幸收拾自己的東西,因為是借住,東西本來就不多,收拾一個書包就差不多了,是之前落在這的。

卓駿沒想到他和譚家關係如此密切,人都在這兒住下了。

「唐幸是吧,好久不見。」

卓駿畢竟比他大幾歲,還想維持風度,主動握手,可唐幸根本沒給他好臉色,淡漠的看著。

「真的沒錢了?沒錢我可以借你,出去住什麼樣的酒店都可以,你偏偏要來譚家?」

卓駿感受到他話里的冷意,道:「你害怕了?」

「我怕什麼?怕你這個畜生對晚晚下手嗎?你哪個蹄子敢碰,我就砍哪個蹄子。你要是有條腿不規矩,我就卸了那條腿。」

「你現在覺得自己很慘了?不,你敢招惹她,我會讓你明白什麼事更慘。」

卓駿聽到這威脅的話,忍不住笑了:「你是什麼東西?你才多大,就敢對我口出狂言。不過是仗著你姐夫的陣仗罷了,你這個黃毛小兒,我一拳能打十個。」

「是嗎?你要試試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