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敗的騎士遠還沒墜馬,阿飛那邊的身體已又閃動了起來。

腳下用力一點,阿飛身影向左漂移出三米開外,來到越線的第二騎身邊。

還是快到不顯山不露水的一擊,連劍都還沒來得及變位的第二騎就已被阿飛重創。比遷移個同伴還慘,這名騎士五步都沒跑出,就在頸部動脈中的鮮血噴涌中,一頭倒下了馬。

戰鬥狀態中的阿飛,心如水清地快捷分析着敵我間之形勢,身如風般靈動快捷攻敵不及。

只要能達到目的,殺的目標不一定是人。

相聚五米開外同時越線的三、四騎,幾乎也是同時受到攻擊。

落地後的阿飛搶步到最近的第三騎邊,一點定位,再一點離位,只再彈身離去時,趕時間式地拖掃了一劍第三騎馬腿。接着,只是一眨眼的時間過後,他已身再五米之外,將劍插入到了第四騎的腰間。

太快了,是在是太快了。面對着轟然壓過自己防線的騎兵羣,阿飛利用極短的時間差,左右兩三個來回裏,沒讓一個地熱安然地越過自己的防線。

這十名騎兵,沒有一人能與阿飛相錯之後,跑得出十馬步之外去。就算是那個因馬腿被斬而落地不死的騎士,阿飛在殺完其他人後,都不忘對他那補上了一劍。

戰場上是沒能仁慈的。知道這個道理的阿飛,在將衝他防線的騎兵都殺了後,還一一將那些捱過了冰錐洗禮而未死的騎兵,都殺了個乾乾淨淨。

這一波攻勢失敗的騎兵,結果沒一個人再能有機會在回到自己的部隊中去。

攻擊告一段落,谷內外恢復了平靜。 對山谷進行突擊的三個小隊騎兵居然在正面作戰中,被谷內的幾個步戰敵人給快速全滅。這樣的戰果,讓身爲領隊的大地騎士卡恩憂心到眉頭都皺到打結。

是繼續發動攻擊呢?還是原地待援? 禁欲侯爺寵上癮

“繼續強攻的話,就必須要分兵攻打把守谷口頂的敵人。可現這樣的左的話,人手又不太夠!要是原地待援,又怕目標會偷偷溜走!”目光死死頂住山谷的卡恩,猶豫不決第一時還下不定主意。

死人永遠不會不迴歸,而那些失去了主人的戰馬匹卻懂得歸隊。於戰場上徘徊了一陣子後,紛紛從谷內跑出往己方的陣型迴歸戰馬引起了比薩騎兵的一陣騷動。而被士兵們的騷動驚擾到了卡恩,隨之將目光移定到那些正在歸隊的馬匹身上。

也許是被戰馬的迴歸刺激到了,也也許是出於其他的考量。總之,卡恩現在已清楚自己的決定。

“隊人員原地休息,用過早餐後再集合!各隊長過來開會!”卡恩下達了新的行動命令下。也對,吃飽了肚子再戰也不遲。

就在這半個多小時的休息時間裏,邊吃早餐邊開戰地調配協調會議的指揮官們,也有了新的攻擊計劃。總結了之前的教訓後,他們達成了共識,要對躲谷內的那幾個目標人物發動總攻。

半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一過,比薩騎兵們就從新上馬讓整齊的戰陣再度列開。

“第九小隊攻山谷口左頂、第十小隊攻山谷口右頂,牽制性作戰。其餘的人分批次進攻,本隊殿後監督!現在聽我命令——全、隊、進、攻!”卡恩下達命令的聲音嘹亮而有力道。

隨着進攻的命令下達,馬蹄揚起,塵土飛揚,震動着荒原的鐵蹄帶着一去無回的氣勢涌向了山谷。

騎兵第一隊與第二列隊伍緊帖着先後進發。當他們來到離谷口的百米距離時,兩隊人馬分流而行,轉向了谷口的兩邊坡地而去。

到地下馬,兩邊同時往上衝擊的隊伍中,每邊都配有兩個持弩者,以配合攻頂作戰。

待攻頂的人開始爬坡時,後一步出發的大部隊終於動了。分波次前進的隊羣間,都保持着約三十米的距離。

比薩騎士總攻開始……

很多時候,戰與不戰是由不得你的。

格蘭與姒就不用說了。他兩正是此次事件的核心人物,基本是去到那那就會打得一塌糊塗。因力量的依伴及聯繫關係,就算是剛相識不久,阿飛也是不可能扔下林姒不管。李鐵呢,他接的可是死命令,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要跟着阿飛。朗卡就比李鐵好點,他只是爲了自己的私人利益,想從阿飛這神選者身上找到力量的寶藏。於足夠之利驅動下,他已將自己的利益與阿飛綁定在了一起。他相信強大的神選者是不可能死在這個地方的,所以他決定與神選者再次並肩戰鬥。與其他人比起來,迪亞娜更絕。她自己那晚造的孽, 尸婆神

就這樣,這一羣強者就抱成了團,結成了不得不戰的利益共同體。


格蘭的傳聲,讓阿飛清楚自己即將要面臨的形勢是何樣的嚴峻。

剛纔的三個波次攻擊,一波被谷口攔下,一波被姒解決,所以阿飛真正面對的之是一個波次的騎兵衝擊。失去了谷口助力的現在,看來就算有姒的強力術法支持,阿飛也沒有絕對的信心能攔得得下騎兵的衝擊波。

回頭與姒對望了一眼,向對方傳遞了要多加小心意思後,阿飛讓自己進入到了作戰狀態中去。

因谷口已被牽制住,所以比薩騎兵再沒有任何阻攔的情況下跨過了剛纔一戰中死亡的同伴屍體,一一進入到了谷內。隨後,穀道內一時間馬蹄震響,喊殺聲轟鳴。

相對於穀道內的戰況,谷頂上的戰鬥顯得並不出彩與激烈。攻頂的爬坡過程中,比薩人的傷亡率就以達三成。其中,兩面都各有一名遠程掩護的弩手給砸會了坡下。當餘下的人攻到坡頂後,面對強大的單兵獵殺者,他們也支撐不了多久。


朗卡現在更加討厭李鐵了。原因很簡單,只前還與他一起推石頭去砸比薩人的李鐵,現在居然扔下了他躲進了亂石堆裏去,讓他獨自面對快攻上頂來的一羣敵人。

作爲經歷過兩次慘烈衛城戰役的人,朗卡當然是不會怕那區區七個敵人。沒時間多去埋怨李鐵的他,就在谷頂的邊緣處與衝頂的比薩人接上了手。

在不相稱的戰力對比下,單對單的對決毫無懸念地很快就分出了勝負。才冒出坡頂半個身子的英勇騎兵,一個照面就給放倒了。再隨後的滾往下滾動中,他甚至還撞到了另一個同伴。

李鐵並不是拋棄同伴。不擅長正面對敵的他,只是縮進亂石堆中已自己的戰鬥方式去支援前線。並準備爲戰局惡化後,以遠程火力掩護同伴的撤退,最後將會以游擊戰的方式死守亂石堆。

就在前方的朗卡與敵接觸上時,躲再亂石堆裏的李鐵已從進懷裏掏出了一把摺疊型的小型弩,並很快裝填上了弩箭。而當朗卡被第二個騎士纏住,並被後續上頂的騎士圍攻時,他手中的小型弩就以展開了援助攻擊。


攻上坡頂的比薩騎士人數雖然佔優,可惜的是他們要面對的對手是在太強了。再加上對手背後又有狙擊手的協作,所以他們被全滅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朗卡那邊還要再打上一陣子才能分出勝負,而另一邊的谷頂的戰鬥就已基本結束了。

普通的比薩騎士與光騎士格蘭的戰力對比,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實力的差距,也不是簡單的人數疊加就能拉近的。

在幹掉了那個那弩的傢伙後,格蘭輕鬆快捷地把這些騎士都抹了脖子。當格蘭解決了自己這邊的麻煩後時,穀道內的戰鬥已進入到了白熱化階段。

導力現象“烈風狂沙”的攻擊力雖然不怎麼行,可勝在存在的時間夠長,並又能充斥相當的一段穀道。讓它作爲迎接入谷騎兵的“第一道菜”是最好不過的了。

“烈風狂沙”形成於比薩騎兵第一第二道攻擊波的空隙間、位置就在彎道前方。突起的狂風讓十米範圍內的穀道一時間飛沙走石,爲穀道升起了一道風沙組成的壁障。其的出現,成功地斷開並打亂了比薩騎兵們的攻勢。

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的第一道攻擊波順利地轉過了彎道。可剛轉入直道的他們都還沒來得及剛重新放開速度,迎面而來的幾枚火球落入到他們羣中去後,馬上就炸得他們人仰馬翻。

在騎兵的全速衝刺下,一百六米距離只能讓姒有兩次釋放出術法的機會。“烈風狂沙”的阻擋與擾亂,“追蹤熱能彈”的轟擊。這兩者的組合不但能達到傷敵的目的,而且還起到擾亂與阻擋敵人攻勢的效果。這樣一來,正面迎敵的阿飛壓力減少了,而姒又爲自己爭取到了釋放下一個術法的機會。

三枚“追蹤熱能彈”讓三個騎兵化爲“烤肉”的同時,它們炸開時形成的衝擊波,也很成功地把附近的幾個騎兵給衝得連人帶馬撲倒在了地上。結果,整隊騎兵能免受影響的,只有衝再最前面那呈品字型位前進的三名騎兵。

好了,遠程攻擊完畢。那接下來的填充時間,就該輪到肉搏戰上場了。

“太好了!這次就三個!”眼看形勢一片大好,阿飛可是帶着愉悅的心情上場的。

也不用等人家自己衝過來了,這次阿飛離開了自己劃定的防線主動出擊。

一路快奔迎上。當那三名比薩騎兵疑惑着,他這個“傻步兵”到底是否腦子有問題時,他一個低弧度的漂移式擺身跳躍,插到了“品字位”前部的旁邊。然後劍一拉,基本沒用多少力,讓速度解決問題的阿飛,就將那名衝最前的騎士給一劍解決了。

相對於阿飛的動作,比薩騎士們的反應實在在是太慢。慢到連基本的反應都難已展開。

這時候的阿飛還是隱藏這相當實力的,可即使是這樣,他還是再一秒鐘的時間內完成了兩次着地彈起的動作,一一 將餘下的兩名騎兵給擺平。就這樣,穀道內又多了三匹失去了主人的戰馬。

第一輪戰畢,阿飛以比全速前進的戰馬還要快的速度,後撤到了自己的防線上。

比薩騎士的作戰風格也真夠兇猛。面對“烈風狂沙”壁障,第二波騎士只是略微放慢了速度,接着當來到風沙邊緣時,他們居然一咬牙,低着頭腳下用力一夾坐騎,就衝進了風暴中去。

硬衝風暴是要付出代價的。衝擊的線路位於風暴力量最大力點的兩名騎士,於風沙弄得看不見的情況下,被強大的旋轉力道扯到了一起撞了個結結實實。於是,撞暈了的他們倒地後又意外第絆倒了一名後來趕上的同伴。

衝擊“烈風狂沙”讓騎兵在損失了三人的同時,也讓他們人身上沒鎧甲保護的部位多出了許多道的刮傷。鮮血淋淋的他們,此刻看上去很是狼狽。

過了“烈風狂沙”就轉入了彎道。接着,還沒等這些更經歷了人造風沙洗禮的騎兵們反應過來、甚至連他們的胯下戰馬都很還沒來得及重新張開眼看路,衝再最前的那兩位就已在失魂的嚎叫中馬失前蹄。原來,這兩倒黴鬼絆到了之前被炸倒在彎位後的人馬屍體。

災厄收容所 ,還沒正式開打又減員兩人。 逃了,大地騎士卡恩逃了!他那看似對姒的最後一擊居然只是個騙局。十分意外中,迪亞娜與姒眼巴巴地看着卡恩轉過了彎道,從視野裏消失無蹤。

谷頂的戰鬥可是比穀道內要早一些結束。而格蘭那邊,又比朗卡與李鐵那邊要快。

利用地利的優勢,乾淨利落地將攤在自己名頭上的十名普通騎士搞定後,格蘭可是眼看着對面谷頂戰鬥是怎樣結束的。亂石堆中追出的朗卡,將劍刺進了正在逃跑的最後一名騎士的背上時,格蘭的眉頭還跳了一下。

是的,格蘭是再爲敵人的死亡而心裏不忍了那麼一下。畢竟是一條人命,無論他是敵是友,身爲教廷光騎士的格蘭,還是對其的死亡有所惋惜。

劍抽出,血隨之從傷口噴濺而出。生命的溫度正在急速下降。又有一條生命正在離開個世界。

略爲俯下身去,將沾滿了血的劍身往地上敵人身體上來回蹭了幾下,擦乾淨了劍上的血。收劍的時候,朗卡這才發現了大咧咧地站在對面谷頂邊上的格蘭。而這時,李鐵也從亂石堆中冒了出來。

瞧了瞧人家那沒一點紅印的灰衣,再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一身的血跡。朗卡有點不好意思地露出了個自嘲式的笑容來。

“幹得還算不錯!”朝對面打着招呼的格蘭揚了揚手。這是格蘭對朗卡他們第一次主動打招呼。

“這纔算不錯!”聞言後,略帶遺憾地朝四周看了看,朗卡才朝對面擺了個攤了攤手的動作,並以一苦笑作爲了迴應。

谷頂的戰鬥結束了,那谷頂的勝利者下一步自然是轉而去關注谷內的情況。當三人還沒決定派誰穿過亂石堆,到彎道後那往下瞧探的時候,穀道內由彎道急往谷口跑過來的馬蹄聲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接着,探頭往下望的三人,就看見了“老朋友”大地騎士卡恩。

卡恩跑得確實很快。當谷頂三人意識到要砸他兩石頭的時候,他已穿過了谷口,跑回到了外面那寬闊的荒野之上,一路帶着長長的煙塵尾巴溜了。

卡恩消失了,戰鬥自然就結束!步戰六人對一百騎士的山谷之戰,以六人的全勝告終!

有個導力師——哦,是術修士,的確實對隊伍有很大的幫助。這一戰地形的優勢固然很重要,可要是沒了姒這個術修士的強大術法,就算是勝,最後也之會是個慘勝。面對着如潮水般衝來的騎士,到時誰倒黴地戰死掉這還真難說。

激烈的戰鬥過後,勝利方那方沒一個人有心情與時時間去歡呼雀躍自己的勝利。放鬆下來的他們,現在都正忙自己的事。

格蘭大聲第朝谷內叫喊着姒的名字,以確定其沒事。很快的,他就得到了穀道中的姒的迴應。於是,他這才終於放下了心中那最後一份擔憂。

格蘭那邊到是麼沒事了,可朗卡與李鐵那邊卻因對某事的糾纏,氣氛有點怪怪的。

“這是爲什麼?”李鐵用右手點了點正再給自己裝備做檢查的朗卡的後背,左手指着自己的傷口對對方如此問道。而當帶着疑奇的神態回身的朗卡,看了看他指的幾處傷口後,給他得到的回答是“什麼怎麼樣?你那傷又不是我給你的!想報仇,你找那些人去!”。說完話後,朗卡還朝其中一具比薩騎兵屍體那怒了努嘴。

“什麼怎麼樣!我是說,爲什麼他每次明明射的是你,可最後倒黴的卻是我!”李鐵終於冷靜不下去了,沒處發火的他唯有對朗卡噴氣去。“三次了,三次都這樣!我都換了三個藏身的地方,可結果還是一樣!”

也難怪李鐵這樣冷靜的人都會失態。因爲這事也確實詭異了點!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當李鐵退守進亂石堆內之後,爬上了谷頂的騎兵中那個弩手,馬上在後瞄準了正在屠殺自己同伴的朗卡。可怪事是,沒當他一射箭,朗卡每次都就剛好換位,避過了箭。弩手射了他幾次結果都是這樣。

本來沒被射不對於朗卡他們來說是件好事,可事情內那麼簡單。“幸運的朗卡”效應下,錯過了目標的箭射進了亂石堆中後卻誤傷了他人。

第一支箭打到了一塊“T”形 大石的頂上,打落了平面上的一塊拳頭大的碎石,讓其下落時順帶砸中了躲在其下的李鐵頭上去,讓其腫了一個大包包。

“唉!被殃及池魚了!那我換個安全點的地方總行了吧!”親眼看着弩手放箭的李鐵到是很清楚自己不是目標,而是被誤中的。於是爲了避開對方的彈道,他決定換個位置。

也真該李鐵倒黴,誰叫他找朗卡組的隊。“幸運的朗卡”,可是很可拍的!

就在李鐵轉移的途中,弩手朝朗卡放出了第二箭。而這一箭更絕,錯過了朗卡的它射到了堅硬的岩石上面,被蹦斷了頭。而這被蹦斷的箭頭,卻再折射後擦過了李鐵的手臂,讓他的手臂上多了道不深不淺的傷痕。這可是典型的“蹦彈傷”。

受傷後的李鐵“唉!”了一聲之餘眼有點發紅了。於亂石中穿行的他,可是一直關注着朗卡那邊情形的。背面來見到弩手射空了後,清楚自己不在彈道上的他還替朗卡高興了那麼一下。接下來他手臂就疼了。

斷箭並沒飛多遠,它擦傷了李鐵後,就擊中了李鐵面前不到一米遠的石頭上,“啪”一聲彈落到了地上。隨後,他就被尋找到底誰傷了自己的李鐵給找到了。

“ 好,我倒黴我認了!我再躲遠點行了吧!”帶着這一想法繼續轉進的李鐵結果還是逃不掉。事實證明,只要朗卡沒被射中,那接下來還是該他倒黴。

第三箭最令李鐵氣憤!順手支援性第幹掉了一個追着朗卡的比薩騎兵後,眼前之覺眼前人影閃動。當他看清是朗卡與另一個騎士糾纏着。從他身旁不遠處的大石穿出後,他當時也是想去幫手的。可當他摸近到這兩人身邊準備下手時,他又見到了對方的那個弩手了。當時這弩手正又朝着朗卡瞄準呢。

“靠,又來了!我撤!”吃了兩次虧後的李鐵學乖了,見勢不妙後他馬上朝旁隱去。

事實證明一切!只要身邊有人,那麼在“朗卡卸運不滅定律”的影響下,有事的就一定不會是朗卡。

這次朗卡可是發現了那個弩手。看到情況不妙的他,放棄了即將可捅死麪前對手的那一劍,身體猛然後退,想縮近身後的大石塊裏去。而就在這時那個弩手放箭了。

誤傷自己人事戰場也時有發生。弩手這次就是誤傷了自己人。

朗卡退與他作戰的騎兵自然就進。就這樣,這支箭就插到了自己人的身上去了。而那被自己人誤傷的騎士,那時剛好又揚起劍想追砍朗卡。這突如其來的一箭,讓他當時就就挨倒在了身旁的一塊大石頭處。可這塊石頭其實立很不穩當,被他這一百多斤一撞,就朝另一邊倒了下去。剛巧,李鐵當時剛就在這塊大石頭邊上。於是自然地,李鐵被一塊石頭給推了。倒地後的他,身體上可多了好幾出處擦傷與摔傷。最後由於壓人的石塊被另一邊的石頭給頂住了,要不然李鐵可不會受傷着麼簡單,而是會被這塊一噸多重的扁長形石塊給壓扁了不可。

事情後來就簡單多了,再次無端被牽連的李鐵怒火中燒,不再去理朗卡,轉而追殺起那個弩手來。可最後的結果是,這個弩手還是被死在了朗卡的手上。剛纔那個見同伴全陣亡後轉而逃跑,最後於谷頂邊緣處被追出的朗卡從後擊殺了的騎兵就是他了。

朗卡與李鐵間的這些“恩怨”就別多理了,要多去關注的還是衆人中慘的那個阿飛吧。

別說是實力相當了,就算是步戰方的實力要比騎戰方實力要高上幾籌,可在與展開衝擊技的騎戰方做正面對抗,尤其是騎戰方是源力全開情況下展開衝擊的封號級騎士,那情況也是不妙的哦!

阿飛也真夠勇猛,他居然敢對卡恩發動正面的反衝擊。於是他爲此付出了代價。

卡恩是使用騎士長槍展開衝擊的。全速衝擊狀態下,外放源力的卡恩不但會將源力注入到前伸的武器上,還會再自己正面展開一道弧形的源力防壁。

就這樣,用劍的阿飛與卡恩的長槍碰撞後,激烈衝突的兩股源力就已接觸點處爲起點,引發了源力的爆炸。

論與爆炸中心點的距離,阿飛遠比卡恩要近。再加上卡恩爲勢大方,所以爆炸所造成的能量衝擊都偏向了阿飛那邊。這樣的結果是卡恩雖然武器被炸斷,衝勢也被逼停,但因防禦壁成功崩潰前抵禦了大部分衝向己方的能量,所以他本人及坐騎都沒受到多大的傷害。而阿飛,就被炸得飛了出去,最後還被強大的能量衝得嵌入了谷壁內去。

內外全開的情況下,外防讓阿飛的外傷遠沒看上去那樣嚴重。內防的能量加護,也讓阿飛沒真的傷筋動骨。可是被炸到暈頭轉向的他,一時間根本沒發把自己弄出巖壁。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