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裡的范天雷,葉峰,陳善明等人,從後視鏡里看到后,紛紛露出滿意的神情。

「真不愧是范天坑!」

葉峰默默想到。

在回基地的路上,范天雷和葉峰交代了菜鳥們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

所以,接下來的一切行動,皆由葉峰這個副指導員進行。

路程跑到一半,菜鳥們的體力就有明顯下降。

但讓他們感到最難的,還不是體力。

一半過後,他們就看到了一段全部都是石頭的路。

而且炎熱的天氣,明顯能從石子上感覺到熱氣來。

何晨光他們頓時就停下腳步。

「這什麼情況?」

「這是誰出的狗主意?」

「就這麼跑下去,那腿不得跑廢了呀?」

宋凱飛罵罵咧咧地說道。

「旁邊不是有便道嗎?」

「來,兄弟們,跟我一起走便道。」

王艷兵看了一眼旁邊,說道。

說著,他們便朝著兩邊的便道走去。

就在這時,他們身邊突然響起了槍聲。

頓時,就把他們嚇得回到了主道上。

「你們不要想著耍些小聰明,這只是對你們訓練的第一步,只有通過了這關,才能有資格進入到下一關。」

陳善明在前方大聲吼道。

沒辦法,兩邊是子彈炮彈,只要一進便道,就開始了。

所以,他們只能硬著頭皮,跑石子路了。

這一段路程跑下來,他們的鞋子,基本上就已經露底了。

菜鳥們相互攙扶著,好不容易來到了狼牙基地門口。

誰知,就又被攔下了。

自動欄杆一開啟,葉峰就在他們面前扔下一個火把。

頓時,在菜鳥們面前,出現了一個火牆圍成的火坑。帶頭男人催促着,「快點吧,是一起死,還是放走安遙和安陽?」

慕玦寒看了一眼海面,那裏一望無際,藍色的海水像是墳墓,海浪打在岸邊,冰冷的讓人心寒。

他再想,值得嗎?

他發現他無法做到那麼快速的做決定,因為獵物沒有找到,母……

《慕總他總想當男二》第七十一章他死了 說完之後,夏軒直接向陳明鞠了一躬,而且鞠躬的時候停留了很久,足以表現出他有多麼的感謝陳明。

其實從剛開始,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來,夏軒根本就沒有接受白雪和陳明這兩個人,然而見識到陳明的本事之後,夏軒的態度突然發生了180度的大轉變,這一點誰都可以看得出來,尤其是陳明。

陳明知道夏軒心裡的那些小算盤,他也知道夏軒只是想借用自己,提高自己在整個夏家的地位而已。不過對於這件事情,陳明只是看破沒有說破,就算是說出來,對自己也沒有什麼利,反正自己心裡明白就好。

而且陳明也很清楚,只要有自己在,白雪和陳明兩個人就是整個夏家的救命恩人,他們絕對不會做出刁難或者為難白雪的舉動,至於其他的事情,陳明一概不管。

就算是夏家內部再怎麼爭鬥,只要不傷及白雪,那就和陳明沒有任何關係。

陳明冷哼了一聲,並沒有和夏軒多說廢話,因為在陳明看來,夏軒這個人的心思實在是太多了,陳明只是沒有直接點破而已。

「我咖啡館還有事情,我先走一步。」

陳明尋思著,白雪剛剛和夏老爺子相認,兩個人應該有很多話要說,所以便想要先行離開,到時候讓夏家的人送白雪回去便可以。

只見陳明嘴角微微勾起,轉身便要離開,可是陳明剛剛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夏老爺子像陳明招了招手,說道:「陳公子,我們夏家還有一個家庭會議要開,你先不要著急離開,和我們一起開一個家庭會議。」

像夏家這樣的大家族,每一次出現什麼危機或者大事件,肯定都是要開一次家庭會議來商討這件事情如何處理的,而夏老爺子生病這件事情,對於整個夏家來說,都是一件不小的事情,所以夏老爺子在醒來之後,便直接要召開一個家庭會議。

陳明聽到夏老爺子這一番話之後,本來他的腳步就已經賣出去了,可是在這個時候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回頭,很有興趣的看著躺在床上的夏老爺子一眼。

此時夏老爺子躺在床上,氣色相比之前來說已經好了很多了,雖然說看起來也有點虛弱,但是相比於之前來說,已經好的太多了。

只見夏老爺子看著陳明,眼神裡面透露著一番希望,很明顯,就是希望陳明能夠留下來和他們開一個家庭會議。

而且老爺子看到陳明回頭的時候,便再次說道:「陳明,你就先留下吧,不著急走。」

夏老爺子的這一番話,著重強調了他們夏家的家庭會議,這也就是說,夏老爺子現在已經完完全全認同了陳明,認為陳明就是他們夏家的人了。

關於夏老爺子的那點小心思,陳明又怎麼會不明白呢?

他想要留下成名的原因無非只有兩個,第一就是他確實是把陳明當成自家人了,因為這麼多年來,他一直有愧於白雪,而現在陳明和白雪的關係,夏老爺子已經認同了陳明。

然而這一切,還是有另一個原因的。

那就是因為陳明有不小的本事,夏老爺子以及夏軒等人都見識到了陳明的本事,他們知道,雖然說現在還不知道成名到底的有什麼背景,可是依照陳明現在的實力,僅僅是個人實力,對夏家來說還是有很大的幫助的。

所以說不僅僅是夏軒,就連夏老爺子剛剛醒過來,都想借這個機會來拉攏陳明,讓陳明成為他們夏家能夠依靠的一個人。

白雪確實是沒有看出來夏老爺子以及夏軒等人的心思,他還真的以為夏老爺子已經認同了他兩個人。可是陳明看得一清二楚,不過陳明只是沒有點破而已,面對夏老爺子的一再邀請,陳明知道他們的心思,於是便擺了擺手說道:「老爺子,這既然是你們夏家的會議,和我沒有什麼關係,我又不姓夏,而且和你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我就先行告辭了……」

說完,陳明微微拱了拱手,然後便轉身直接離開。

白雪實在是沒有想到,陳明就這樣直接離開了,他還以為陳明真的會留下。

只見白雪獃獃的看著陳明離開了背影,雖然說兩個人是假裝的男女朋友,可是在陳明離開的這一刻,白雪好像是有些失望,這個時候他並沒有意識到,他和陳明的男女關係只是假裝的。

陳明頭也不回的離開,不僅僅讓白雪大吃一驚,包括夏老爺子和夏志安等人,都覺得陳明這樣做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夏家是什麼樣的家族,雖然說比不上那些超級豪門,可是在整個永城之內還是非常有話語權的,面對夏家的邀請,幾乎沒有人有道理拒絕,然而陳明連考慮都沒有考慮,便直接轉身離開。

一時間,他們竟然懷疑他們夏家的實力,是不是陳明根本就看不上他們夏家,這也沒有道理。

「這……」

還坐在病床上面的夏老爺子,看著陳明離開的背影,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可是既然陳明執意要走的話,夏老爺子也不好強行留人家陳明。

「陳明這個人,身份絕對不簡單,他從頭至尾都是一個謎,雖然說我只見到了他第一面,可是我從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很多深不可測的秘密。」

夏老爺子捋了捋鬍鬚,若有所思的說道。

雖然說夏老爺子和陳明只是見上了一面,夏老爺子已經活了那麼多年了,什麼樣的人都見過,而且在這種位置上混了那麼久,眼光也算是十分犀利的,所以當他看到陳明第一眼的時候,他便覺得陳明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即使是不知道前面的背景和勢力,可是他也能從陳明的氣質中感覺到,日後他們夏家真的有可能要仰仗陳明。

聽聞夏老爺子說完這一番話之後,夏軒便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一定要把陳明拉攏到自己這邊來,於是夏軒也隨聲附和了一番說道:「我也是,我從第一眼看到這個陳明的時候,就覺得他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 喬伊此刻正和許文昌帶著許喬喬,坐在遊樂場的休息椅上。

上午,參加完學校的親子運動會,下午放假半天,學校的目的是,讓爸爸媽媽多陪陪孩子。

因此,許文昌就藉機說帶著許喬喬來遊樂場,喬喬高興得蹦蹦跳跳,喬伊也不好讓她掃興,只好陪同。

喬伊恐高,那些刺激的項目,都是許文昌抱著許喬喬去玩的,她在下面看著。

她已經不記得,許文昌陪她們母女一起玩,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許文昌把一杯熱奶茶遞到她的手裡,柔聲說道:「你的日子快到了,別喝涼的。」

喬伊眼眸驀地發酸。

她問他:「哪天,我都不記得了!」

許文昌一愣,「20號啊!」

喬伊怒視他:「那是結婚前!」

結婚前,每次到她的日子,第一天,她都疼得直不起腰,渾身發冷。

那時候,每到她的日子前幾天,許文昌總是會給她準備好暖寶寶,生薑紅糖,和保溫杯。

那幾天,他總是陪著她,讓她開心,忘掉身體上的痛苦。

結婚後,生了許喬喬,她每月的日子也就變了,成了月初的幾天。

也因為生了孩子,她的痛經神奇地好了,她也就再沒見過他噓寒問暖。現在,連日子都記錯了,或者說,他根本不記得她結婚後的日子吧。

所以,男人只適合談戀愛,只有戀愛的時候,他才會真誠地把你放在手心裡。

而結婚後,什麼都變得無所謂了。

一旦無所謂了,心就遠了,距離離開也就不遠了!

喬伊知道這個道理太晚了!

許文昌愧疚:「對不起,伊伊……」

喬伊擺擺手:「不要和我說對不起,都沒有意義!」

許文昌愧疚:「伊伊,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讓我好好彌補你!」

喬伊冷眼看向他:「用什麼彌補?失去了就是失去了,無論時間還是金錢,永遠都彌補不了!」

「你看喬喬多開心,如果她知道我們分開了,她一定很傷心。為了喬喬,我們……」

喬伊看了眼喝著奶茶,擺弄著手裡新買的布娃娃的女兒,心頭一疼。

但是她還是冷聲說:「為了喬喬?你和別的女人滾床單的時候,怎麼不想想喬喬?」

許文昌羞愧得無地自容。

喬伊冷聲道:「我從今天開始,不會再為了任何人而活,就算是女兒也不行。我會給她更好的生活和教育,我也不剝奪你的父愛,但是你不要再用她,或者你的愧疚來綁架我!」

喬伊咬著牙,不讓自己的淚掉下。

在這個世界上,什麼都靠不住,她只能靠自己,她絕對不會再做一個平庸的女人!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她一看來電顯示,眼眸一亮,立刻接了起來:「編編,有好消息了嗎?」

電話里傳來一個溫朗的男聲:「嗯,我聯繫了齊導,他對你的這個劇本挺感興趣,想和你當面聊聊,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喬伊笑道:「我隨時有時間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