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首過去,赫然只見那千眼蜈蚣又次站直了身體,聲聲低悶的吼着,顯示着它的不服,下一刻也就這般的向軒轅楓再次撲來,只不過這刻軒轅楓還沒應對,右臂上竟是青芒一閃,接着古魔小青瞬間化形而出,身體迅速的膨脹,無數的觸手凌空飛舞,直令在場的人都驚呆了,那千眼蜈蚣更不知發生什麼事情的向後急步倒退而去! 虛無縹緲的迷失之地,這時千眼蜈蚣再次向軒轅楓發難而來,不料就在這堪堪危急的時刻,古魔小青竟是迅速的從軒轅楓的右臂上化形出來,此刻正在他和紫玉兒的詫異中與那千眼蜈蚣對峙而立。

“楓大哥,那、那是什麼?”紫玉兒愕然言道,饒是她身在獸族同時也閱獸無數,可以說各種各樣的野獸她都是不陌生的,可眼下這個似獸而非獸,像藤又不是藤的怪物,還真是她生平未見。

“哈哈,你說他啊?他是我的好哥們兒!”軒轅楓朗聲一笑的言道,其神態中刻滿了興奮之色,畢竟誰有這麼一個強大的力量跟隨,誰不能感到驕傲與自豪呢?

“哥、哥們兒!”紫玉兒頓頓的重複了一下軒轅楓所言,當真讓她感到難以置信。

軒轅楓看着小青心中不免騰起一陣狂喜,“真是一物降一物啊!任你觸手再多也多不過我的古魔小青!”軒轅楓心裏這般想着,在他看來此刻也許只有小青能和千眼蜈蚣真正來個實力上的對抗了。

“呼呼、呼哧、呼!”那千眼蜈蚣直直的盯着小青看了好一陣子,這時也試探着開始進攻了,整身撲來,那兩側的利爪也向小青狂抓而去,但眼見如此兇悍之獸,小青表現的竟是格外的淡定,好像根本就沒將這怪獸放在眼裏,想來也是,任那千眼蜈蚣再怎麼兇悍,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上古的野獸而已,就算是變異了,它又怎能比的上這屬先天四大奇寶之一的血葉龍藤!

下一刻,在那千眼蜈蚣就要到小青的跟前時,小青先是悶聲一吼,緊接着無數雙觸手無限延伸,而且每個觸手的頂端都張開滿是獠牙的巨口,觸手凌空舞動,瞬間便將那千眼蜈蚣緊緊纏住,同時無數的觸手也將千眼蜈蚣的利爪都牢牢的桎梏起來,以此迫使千眼蜈蚣盡失進攻的能力。

“好,小青做的漂亮,就是這樣纏住它!”軒轅楓在下面興奮的吼道,同時小青彷彿用盡所有力氣的,扯動無數緊縛的觸手欲將那千眼蜈蚣撕裂開去,可是那個幾如鋼鐵一般的異獸,不論怎麼撕扯都無法將其碎裂開去,至此,軒轅楓看在眼裏也是一急。

正是這個時候,軒轅楓突然想到了《西遊記》中那仙人制服多目怪的一幕,於是他登時便明白了什麼,越是堅硬的東西你就越不能大面積的對他實行攻擊,這樣的話就只會徒勞,反而牽一髮動全身的道理,在某個時候往往都是克敵制勝的真理。

“玉兒,快將你頭上的髮簪給我!”軒轅楓此刻衝着遠處的紫玉兒猛然道。

“髮簪?”紫玉兒當是不甚明瞭的重複了一下。

“玉兒,我來不及跟你解釋了,快!”軒轅楓又次催促道。

“哦,我知道了!”紫玉兒說着便摘下了頭上的金簪,“楓大哥,接着!”紫玉兒將金簪用力地向軒轅楓拋去,那金簪在空中劃出一道唯美的弧線後,下一刻便握進軒轅楓的手中,這時軒轅楓更不遲疑的一手舉起莫邪寶劍,一手握住金簪的尖端,就這麼在那金簪的尾端“咔”的一聲斬了下去。

一劍之下,那金簪尾部的墜子瞬間滾落到一旁,只剩下那顯然就像一根金針般的簪子,軒轅楓看在眼中一喜,面上興奮之色登時大漲,“嗯,就是它了,一定能行的!”軒轅楓自語的道了一句,接着急步走到正在纏鬥的小青和千眼蜈蚣下方。

“喂,狗日的蜈蚣,你看這是什麼?你該完蛋了!”軒轅楓暴喝一聲,接着真力凝於指尖,“嗖”的一聲便將那根斷簪拋飛出去,由於真力的作用,那隻金簪快的速度就像強弓硬弩擊出的離弦飛箭!不,也許比那個速度還要快上許多。

金簪斷成的金針快速的飛動,“嗖!呲!”下一刻竟是在那銅身鐵肉般的千眼蜈蚣身上刺了一個極小的口子,一時間,千眼蜈蚣身上便從那一點開始逐漸的冒出一股纖細的金光,接着那一股精光逐漸的變大,無疑千眼蜈蚣身上的針刺傷口也是越來越大。

誠然,這個簡單道理取得的成果讓軒轅楓感到很是興奮,因爲有些事情不僅需要硬拼,往往還得需要開動腦筋,就拿煮熟的雞蛋來說,如果你想一下子就將蛋殼整個破開那是很費力氣的,如果先在硬物上磕碰出一個小裂口那就不一樣了,正是軒轅楓想到了這麼一個簡單的道理,所以那個不可一世的千眼蜈蚣,也在這一刻瞬間的瓦解開去。


先是一個極小的流光傷口,接着越變越大,到最後幾乎成了一個光柱,“呼呼、呼哧、嗷!”這時那聲聲撼天的淒厲叫聲傳來,想來那千眼蜈蚣已然敗成了定局。

千眼蜈蚣身上透出的光芒在不斷的擴大,隨之也就變得越來越耀眼,那種恢弘的光芒也在那一刻幾乎讓人不可直視,這時軒轅楓轉頭過去,徑直走到紫玉兒一旁,緊緊摟住那個顯然還心有餘悸的紫玉兒。

“嗷!”接着又是一聲長吼之下,那千眼蜈蚣隨着光束滿體傳來,也就這麼的在光芒中消失而去,別說軀體了,當下竟連一點殘渣都沒有剩下,端是詭異到了極點!不過隨着光芒的消盡,一個發着金光的物品卻凌現於空中,周身還散發着柔和的光芒。

軒轅楓轉首過去先是喚回了小青,接着便目不轉睛的向着那飛轉的一物看着,當真也是有幾分駭然的慢慢的站起身來,同時跟着他站起來的還有那個亦是十分詫異的紫玉兒,兩人就這麼齊齊的注視着那個漂浮之物,心中各自的想着什麼。

“楓大哥,那是什麼東西啊!”紫玉兒看着那發光一物,接着又看看軒轅楓狐疑的言道。

“玉兒,你等着我過去看看!”軒轅楓說着便飛身而起,凌空飛動的身體很快便來到了那個放光的物品旁邊,定睛看去,竟是一面外形十分古拙的鏡子,說是鏡子卻也不像,因爲那看似鏡子的東西竟然映不出他的面容,但仍是鏡子的模樣,鏡子旁邊還雕刻着有些古老的符咒圖案,當是軒轅楓不可讀懂的了。

下一刻軒轅楓緩緩的向那鏡子伸出手去,入手,一陣暖暖的感覺襲便全身,原來那是鏡子的光芒正逐漸的將他籠罩在內,軒轅楓看着身上竟然也是一驚,因爲連他的周身逐漸的也發起同樣的光來,不過卻又是轉瞬間便消失了,速度之快來不及讓軒轅楓有所體會,那一刻幾盡不真實的感覺。

待他身上的光芒消盡,那鏡子本身的光芒也隨之消去,只不過還有一絲流光偶爾的圍繞鏡體轉悠一週,這時軒轅楓緩緩的將那鏡子拿在手中不斷的翻轉着,當他將整面鏡子都倒翻過來的時候,幾個古老的篆體字刻不由得讓他大吃一驚,上面分明刻着的是——崑崙鏡!

“啊,崑崙鏡!”軒轅楓驚詫之情溢於言表,好在他曾經他十分喜好閱讀古籍奇書,來到無極界以後對其他事物當屬陌生,但是對這面的鏡子卻是略有知曉,他是先天的十大神器之一,據他所知,這面鏡子應該是有穿梭任意地域的功能。

果然,隨後在鏡子的邊緣上軒轅楓找到了確切的記載,那是一小行篆刻字,也是好在他曾經喜歡刻章,也對那稍有研究,所以那篆體的字跡他並不陌生,細看那上面所刻的是:崑崙寶鏡,穿梭行程,金光閃出,萬里巔峯!

“呵呵,真是他,這下可發大了!”軒轅楓禁不住的興奮道,因爲他這一刻意識到的是有了這面先天寶鏡後,要想出得這虛無之地,當是亦如反掌了!

站在下面的紫玉兒看着軒轅楓一陣陣的莫名發笑,當真是不明所以,稍後只得衝他喊道:“楓大哥怎麼了,那是什麼東西啊?”

軒轅楓聽紫玉兒喚他,這纔會意過來,向下看了一眼紫玉兒,高興的道:“玉兒,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有辦法出這虛無的禁制之地了!”

“啊,什麼?”紫玉兒聽着他這般之言,心中一陣高興卻又是一陣質疑,畢竟這裏是她很清楚的所在,要想出去幾乎是比登天還難,可以說那就是不可能,但是聽軒轅楓這麼說又好像給她帶來一絲異樣的希望,畢竟軒轅楓不是獸域一份子,也許會有什麼好辦法真見識也說不定。

“呵呵,玉兒你等着我這就過來了!”軒轅楓看着她那異常複雜的神情就知道她是有所不信的,所以也就這般快速的向下飛來,“咚!”軒轅楓御動真力極快,幾乎轉瞬間便再次的飛落到紫玉兒的身旁,“玉兒你看這是什麼?”說着將那寶鏡遞到紫玉兒的面前。


“是什麼啊?”紫玉兒伸手就要接過來一看,可是偏偏在碰到那鏡子的一刻,競和軒轅楓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對於她來說這面鏡子就像是帶了電一般,剛一觸及就立刻被反震開去,“啊!”紫玉兒猛然驚叫一聲,隨之一個後倒的踉蹌險些就沒摔倒下去,而那崑崙鏡也在這一刻散發出幾道流光,在鏡體轉悠一遍就又隱沒了……!

“啊,楓大哥這是怎麼了,爲什麼你能拿着,我就不能碰呢?”紫玉兒驚聲問道,饒是她如此的驚訝,但再看軒轅楓也比她好不到哪去! 此刻更是一臉迷茫的邊看看紫玉兒,邊瞅瞅那面寶鏡,“是啊,這是怎麼了?”一個驚歎的疑問迅速在他心裏蔓延。這刻,望着那面崑崙寶鏡,看着這詭異的一幕,軒轅楓心裏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其實他當真還不明白這期間緣由竟於他的身世有關,只是他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竟是軒轅黃帝的後裔族脈,所以這神器也只認他,那一束籠罩他全身的光芒就能說明一切了,當然這包括他早已到手的伏羲琴和煉妖壺!

“玉兒,你怎麼樣,有沒有傷着?”軒轅楓卻是怎麼也想不透其中原委,當下索性也就不想了,只是將那寶鏡握在手中,緊接着對反震開去的紫玉兒這般關切的言道。

“我沒事的楓大哥,就是這面鏡子太古怪了!”紫玉兒邊說邊再次走了回來,同時又望了那鏡子一眼,疑惑不解的表情下,輕搖搖頭也沒再說些什麼。

“楓大哥,你是說我們可以出去了?你有什麼好辦法麼?”紫玉兒看着軒轅楓言道。

“嗯!玉兒你看,有了這面寶鏡我們就可以出去啦!”軒轅楓緊握着崑崙鏡興奮的言道。

“就他?”紫玉兒訝然一句。


“嗯,就是他,不信你看看這後面的字跡鏤刻!”說話間,軒轅楓再次將那寶鏡送到她的面前,使了一下眼色道,紫玉兒纔不管那是什麼寶物呢,更別說她對十大神器也是一無所知了,只是有了剛纔的教訓,當下恨不得躲的這鏡子遠遠的,哪裏還有心思細細端詳,遂苦笑着擺了擺手道:“別、別、別,我可不敢看了!”

“呵呵!”軒轅楓輕聲一笑,“怎麼這就被嚇住了!”


“誰被嚇住了,只不過是本姑娘對那個沒興趣而已!”紫玉兒撅着小嘴強硬一句,那神情中似乎怎麼也不肯承認自己的怯意,反而竟以嬌嗔的言語爲自己貼上一個面子的言道。

“好、好、好,這個東西怎麼能入大小姐的法眼呢,也就是我這沒有見識的小人物纔會當成回事兒!”軒轅楓也不與他計較,當即就這麼賠笑着道,對於軒轅楓來說他是從不和女子爭執什麼的,不管對錯!正是一個絕世好男人的根苗。

“噗嗤!”紫玉兒哪裏經得住他這麼能哄女孩子的招術,只在他說完的一刻,便是笑了出來,“討厭!”隨之不由得小嘴一撅,就這麼的又是嗔他一句。

“額,玉兒,想不道我們才認識這麼短的時間你就對我做出這麼高的評價,莫非你很中意俺不成?”一場大戰過後,軒轅楓心裏也變得無比的輕鬆,再加上意外得寶的興奮,不由的讓他來了興致的逗趣道。

“什麼、什麼意思?”紫玉兒聽得當真是一頭霧水,於是忍不住的訝然奇道。

“你不說討厭麼?”

“是啊,我說的是討厭啊!”這刻,紫玉兒美眸圓睜,仍是大惑不解。

“是啊,那不是既百看不厭又討人喜歡的意思麼?”軒轅楓一臉壞壞笑意的言道。

紫玉兒此刻頭上就像是冒出了一大串的黑色圓點,接着又有一陣風吹來,繼而又將她冰凍石化在當場,不能說話,也是不能動彈一分,臉上若非要說有神色的話,那就是一個字“啊!”能說明一切了。

“怎麼了玉兒,難道你不這麼認爲麼?”軒轅楓面帶得色的言過,這時只見紫玉兒神色一緩的,緊接着面上露出一陣眯眯的笑意,“哼哼,何止啊楓大哥,小妹我簡直愛死你了!”說完接着粉拳一輪的砸向軒轅楓的胸前。

“噢!”軒轅楓佯作一聲痛叫,接着面上又是一陣扭曲的用手扶在胸口,其實紫玉兒只是曖昧的輕輕碰了他一下,根本就沒有用力,軒轅楓只是當下玩性大起的愛演着。


“玉兒,好痛、好痛啊!”軒轅楓演技一流當是無人可以超越的,就這演技若是當演員那也必然是實力派的!

“哼,別裝了,我哪裏有用力!”紫玉兒略有嬌嗔的說着。

“不是的玉兒,是我剛纔大戰千眼蜈蚣時受的傷!”軒轅楓說着竟是蹲坐到地上。

紫玉兒這下可算被矇住了,說話間神色焦急的向下蹲去,“啊,楓大哥那你怎麼樣?”接着便環抱住軒轅楓將他攬進懷裏不斷的查看着,軒轅楓這下可發了,此刻紫玉兒的那爆+乳正對着他,遂一股女子體香之氣隨即襲便他的全身!

“玉兒,這裏、這裏痛!”軒轅楓指着胸口佯裝道。

“那、那怎麼辦啊?”紫玉兒面上一急。

“嗨,要是能有人給我揉揉就好了!”

“呃,這不有我在麼!”紫玉兒看着他深情的言道。

“呃玉兒,那多不好,男女授受不親的!”軒轅楓眼看奸計得逞,這刻幾乎快令他笑出聲來了,不過爲了後面的好戲所以還是強忍住了。

“都什麼時候了,哪裏還顧及那麼多!”紫玉兒說着,一雙溫暖的柔荑同時也探進他的懷裏,同時道:“是這裏麼?”

“噗嗤!”軒轅楓此刻再也忍不住的笑出聲來,紫玉兒彷彿頃刻間有一滴豆大的汗滑落額角,軒轅楓看着此刻她那呆呆的樣子真是一陣好笑,不免的笑聲又大了許多,“哈哈哈……!”

“楓大哥,你、”紫玉兒這時會意過來,但知道重計也爲時已晚了,只能氣急的扔開他站起來,接着滿臉漲紅的又道:“楓大哥,你真討……”剛要說討厭,無奈卻又想起剛纔軒轅楓的賴皮戲解,於是便又登時改口,“你真壞死啦!”

“呵呵!”軒轅楓此刻見紫玉兒略帶氣色,隨之便起身站了起來,與他的經驗來說,當可以斷定紫玉兒此刻並非真的生他氣了,所以徑直走到她的身旁,從後面一伸手便是環抱在了她的腰間,紫玉兒一驚,“呀,你幹什麼啊?快放開我!”說話間那略帶傷口的柔荑還不停的在他胳膊上拍打着。

“你叫啊,在這個地方只怕你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理你的!”軒轅楓剛一說完,真覺的這句話是相當的猥瑣和噁心,只不過不知爲什麼就這麼順嘴說了出來,只是在下一刻他着實想不到這個大尺度行爲的蛇妖竟是轉首過來看着他笑道:“算啦,反正全身都被你看到過了,再說這孤男寡女的地方我又打不過你,那就聽憑你爲所欲爲好了!”

“呃!”三條黑線和一滴陡大汗珠,在軒轅楓的額上瞬間滑落而下! 軒轅楓當真是沒有想到這個蟒蛇獸所幻化的俏麗女子,出言尺度是如此之大,端是有不在紅塵不知羞的意思!遂在紫玉兒說完那句牛叉的話後,軒轅楓一時也是驚得怔在當場,訝然之下當真是不能動彈了!

“怎麼,難道你不想麼?”紫玉兒看着怔怔發呆的軒轅楓笑道。

“哦,不、不是!”話說這種事情能有幾個男人不想呢?更別說軒轅楓這個略有些花癡的男淫了,不過他並也不是一味的犯花癡,大多時候還是情之所至了。

“你想啊,哼、我還偏不給你了!”紫玉兒話裏似有挑+逗一般,說着便掙開軒轅楓的懷抱,就這麼扭身一轉的向前踏出幾步,臉上在不爲人知的情況下也現出幾分的緋紅,一抹笑意掛在臉上直如天邊的雲霞,在這個幽謐的迷失之地,整個人就像是峭壁深澗處盛開的一朵隨風搖曳的野花,經過日夜輪迴的精華洗禮,亦是不染鉛華的獨自綻放,那淡淡的香豔端是世間凡俗脂粉所少有的。

“呃!”這時軒轅楓扶額又是一汗,“姐兒,可不帶你這麼捉弄人的!”軒轅楓在他身後嘆聲一句。

“哼、我呀,還就是作弄你了,怎麼樣!”紫玉兒調皮的回眸道。

“哇呀呀!”軒轅楓心裏一陣無名之火騰起,如果非要給那個火扣上個冠稱的話,那就不妨看做是**好了,“你這小妮子看灑家今天不將你那啥了!”軒轅楓心裏想着,下一刻就這麼向着她急步走去,這個過程中出現在他腦海裏的是天機洞中“治服”易天雪的哪一個近乎於無賴般的手段!

軒轅楓當下氣勢洶洶的走到紫玉兒面前,那神情再加上那速度,不僅將紫玉兒登時嚇了一大跳,同時也將雙手捂在胸口道:“你、你想怎麼樣?”

“嘿嘿!”軒轅楓面上淫邪一笑,“俺想怎麼樣,哼哼、你就請好吧!”軒轅楓說着,雙手交替的捲起兩邊袖口,面上流露着神祕且不可猜測的笑意。

“楓大哥,我還沒準備好,你不可以這樣亂來的!”紫玉兒踉蹌着倒退幾步急道。

“不用準備,這事兒準備好了就不好玩嘍!”軒轅楓淫邪的面上仍是笑意不減的說道。

“救—命—啊!”紫玉兒一字一搖頭的輕聲說着,可是剛一說完面上突然一陣扭曲,竟是禁不住的“噗嗤、呵呵呵!”的笑出聲來,再看軒轅楓已然是伸手在她身上開始胡亂的撓起癢來。

“哈哈哈哈哈……!”淺淺的笑聲忽而又轉成朗聲的大笑,“別、別撓了,你、你這無、無賴!哈哈!”紫玉兒邊不住的挪動着帶有傷痕的嬌軀,邊這般對軒轅楓頓頓的笑嗔道。

“嘿嘿,這下你該老實了麼?說還敢不敢作弄楓大哥了!”軒轅楓說着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止一刻,他這撓癢的功夫還是多虧了易天雪,要不是在易天雪身上練得如此‘登峯造極’,這時也不會取得這麼好的效果。

“不敢了,絕對不敢了,楓大哥你饒了、饒了我啊!哈哈,哈哈哈!”紫玉兒笑的直快捧腹了,只在這刻的求饒之下,軒轅楓也就滿意的鬆開了他,且還得意的拋出一句,“這還差不多,知道俺的厲害了吧!”

“呵呵、呵呵……!”紫玉兒漸漸的收住笑聲,面上因剛纔的大笑也換做一絲滾燙的紅色,不過接下來神情又是一變的氣嘟嘟跑到軒轅楓的身前,這時兩個小拳頭握緊,下一刻不住交替着向軒轅楓胸前捶去,“楓大哥,你壞、你壞!”

“這還叫壞啊,你見過更壞的沒有!”軒轅楓說着伸出雙手抓住她的兩個小手,同時撅着嘴不住的探頭向紫玉兒面上親去,“我親、我親、看我不親你一下!”那一刻,面上是極盡的猥瑣。

“哎呀,不要,我不要!”紫玉兒說着不斷的向兩側扭着頭躲避着,快的就像個撥浪鼓一般。

“你不要,我要!”軒轅楓本來是使出的開玩笑的動作,不想就在紫玉兒側頭的巧合一刻,堪堪正好的將嘴脣對碰在了一起,“噗!”接着紫玉兒雖沒有鬆開,但是瞪大了眼睛着這麼幾乎零距離的看着他,軒轅楓自然也是驚了一下,那雙火熱的眼神也就是這麼深情的盯住了她。

未幾,不知怎的紫玉兒面上先是一紅,接着竟是漸漸的閉上了雙眼,下一刻軒轅楓也在狂熱的心跳下端正了神色,不自覺間也將雙手緩緩的抱上她的腰際,瞬間摟緊!就是那一刻他們兩個瘋狂的激吻在了一起,紫玉兒感到的是至情至性的男子給予他的充實,而軒轅楓感到的則是心靈上的那被感情滋潤的溫暖。

他們就這麼的一直的激吻着,兩個人在閉上眼睛的同時,感到的並不是這黑暗詭異的迷失之地帶來的更加黑暗,反而那一刻感到的竟是一片光明,耀眼的光明!就像刺破陰霾的陽光,將心靈上的絲絲塵垢掃去,剩下的只有純淨且澄澈的心靈。

管他是人還是妖獸,管他什麼修真界和邪魔的水火不容,這一刻彷彿都不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此刻他們在一起,就這麼簡單就夠了,也正是這樣的簡單,也許就能夠改變一切,因爲天地有愛,人亦如是!

…………

不知過了多久,紫玉兒第一個睜開眼睛來,隨之兩人也就這麼緩緩的分開,紫玉兒含着萬種柔情的神態擡頭看着軒轅楓,軒轅楓也是低着頭看着眼前的這個貌美賽花的可人兒,半晌只聽紫玉兒嘴脣輕動的擠出兩個讓軒轅楓着實如雷劈都想不到的字,“爽麼?”

“額!”豆大的汗水在軒轅楓額角滑落,“爽!”只一個字的迴應就夠了,眼前的這個女妖獸當真是沒有凡人的羞澀和矜持了,於是也就想到什麼說什麼了,就這一點若是放到當今現代化的社會,那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一點點點點的小事了,話說,軒轅楓這個穿越來的新世紀小青年也絕對不作他想,但偏偏此刻卻是在這保守的恍如古代社會的地方,就這樣的話差點沒讓軒轅楓瞬間抓狂。

“呵呵,那就好啦,小女子可是將第一次都給了你哦!不過楓大哥你呢,你第一次的親親給了誰?”紫玉兒笑說着,接着話鋒一轉的又對軒轅楓質問了起來。

“呃,我?我想想啊!”軒轅楓話剛一說完,不料紫玉兒臉色竟是陡然一變,當下還不等軒轅楓說什麼便是氣鼓鼓的又道:“想想,這麼說你外邊有很多女人嘍?”那神情就像個發現男友劈腿的怨婦一般。

“不是,也不是很多啦!”軒轅楓不好意思的憨憨一笑回道。

“不是很多?那就是有嘍,好哇,虧得本小姐還是第一次的親親給了你,哼!”紫玉兒說着便是轉過身去不再理他。

“呃,不是說第一次親親親麼,怎麼扯這麼遠了!”軒轅楓見他那模樣不由汗道。

“好吧,我承認男**妾多是很正常的,不過你也得告訴我第一次親親給了誰,這樣纔算公平的!”紫玉兒說着便又轉過身來,也是,在這個古代社會男人只要有錢找多少女人也是可以的,當然紫玉兒也是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也就不糾結於此了,直管向他的第一次親親發難而來。

“哦,第一次啊,第一次應該是給了香菸!”軒轅楓面帶的色的說着,其實若是按現代人的說法,他所說也絕非虛言,當初少年時代向來都是性格靦腆的他,也只能是唱單身情歌將初吻送給解愁的香菸。

“香菸是誰?”紫玉兒不明就裏的緊追着不放道。

“呃,它麼?他不是人的!”軒轅楓滴落冷汗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