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祕境之內的震動,一聲強過一聲。

直到半個時辰之後,南方的山峯,突然自地心炸裂開來,整個山體,陷入地下,露出一個巨大的被黑霧繚繞着的空地。

無數山石崩碎,如流星一般,灑滿了整個祕境。

衆人神情一凜,知道最後的時刻到了。

就在此時,葉衝背後的黑色古劍,再一次從劍囊跳出,插在石臺上面“太初”二字中間。

“還我兵器!”

一聲仿若來自幽冥地獄的聲音,嘶啞着響徹衆人耳邊。

隨後衆人就看到,一個宛若山嶽一般的身影,從濃濃黑霧中浮現,一步步向他們走來。

此時,祕境的天空中出現無數雷電,如銀蛇一般飛舞,傳來一聲聲炸響。

這時封印祕境即將劈裂的預兆。

周圍的景色開始一點點消散,只剩下衆人眼中,越來越向他們靠近的巨大身影。

“這是那妖魔的兵器?”

姬洛洛訝異無比地轉頭,盯着葉衝。

後者則苦笑着搖頭,“或許吧,這……是我在劍冢中取出的兵刃。”

“……”

在祕境逐漸消散的這一刻,無數道目光都落在了葉沖和那柄劍上面,耳邊不斷充斥着惡魔的嘶吼。

“還我兵器!” 封印祕境消失,衆人瞬間回到了寒潭周圍。

原本滿池的潭水,此刻卻已經憑空消失,只剩下一個大坑。

坑的中央,站着一頭龐然大物。

通體黑色的毛髮,如鋼針一般立起,宛若山嶽一般的巨大身形,額頭上頂着半根犀角,似是被人一劍斬斷。猙獰的面目,鋒利的獠牙,如拳頭大小的瞳孔中正凶光畢露。

這妖魔,渾身上下黑氣繚繞,讓人看不清它究竟是何等怪物。

它的腳下,正踩着一具屍體,東方鼎天的屍體,只有衣物還能辨認,整個人卻已經成爲一灘肉泥。

它那雙目兇光凜凜地盯着葉衝,嘶啞中帶着狠厲的聲音,讓人心頭如被重石錘壓,毛骨悚然。

重生超級大神豪 把劍,還給我!”

在封印祕境徹底消失的那一刻,葉衝將黑色古劍重新握回了手中,只不過,此時黑劍的劍身上,除了那不會散發光芒的靈紋之外,還多了兩個筆力遒勁的字。

——太初!

葉衝強行按着顫動不已的長劍,咬了咬牙,昂首看着大坑內的那個龐然大物,面色蒼白道:“你究竟是何妖物?”

饒是心智堅定,在面對這樣的龐然大物的時候,葉衝也是駭然不已。

不過,他當然不會交出手中的劍,誰知道這樣的妖魔,會給人類帶來怎樣的災難,而他若是將這柄古劍交了出去,豈不是助紂爲虐?

“妖物?”

那個龐然大物重複了這兩個字,而後猛然發出一聲聲刺耳的笑聲,語氣卻頗爲不屑地再次響起,“你們這些卑鄙的傢伙,不配知道我的名諱。”


而後在一次道:“那柄劍,是我的,把它還給我!”

它並沒有像所有人想象的那樣,一衝破封印,就大開殺戒,屠戮生靈,而是一遍又一遍地,索求那柄黑色古劍。

這讓很多人感到壓抑,但同時,也在默默祈禱,畢竟誰都料不到,這個龐大的東西,會不會在下一刻,就大顯魔威。

在場的衆人,除了那些毫無準備,已經嚇得遠遠躲開的楚國將士,那些從封印中出來的人,莫不是緊張無比地看着葉衝。

他是該拒絕?還是答應?

拒絕會不會使得這魔物暴怒?答應……那這魔物得到劍之後,又會做什麼?它爲什麼非得先要得到這柄劍?


而事態的發展,此時似乎落到了葉衝的身上。

葉衝緊緊地攥着那柄不斷顫抖哀鳴的黑色古劍,內心猶豫掙扎無比。

有一個直覺告訴他,這柄劍的確是屬於眼前這個魔物的,而似乎這柄劍,也很想回到它原來主人的手裏。

可是……對方畢竟是個魔物,自己怎麼可以把這柄自己都不知曉有着多大能量的古劍,送還給他?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忽然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傻王的庶妃 不能把劍給它!”

那聲音蒼老渾厚,而又中氣十足,第一個字似乎是從千里之外傳來,而最後一個字落音的時候,又似乎來人已經在他們身邊。

嗖!得一聲。

一個渾身裹着白色神殿道袍,滿頭銀色白髮,面容枯瘦身材幹癟的老人突兀無比地出現在衆人的面前。


“教宗大人!”

姬洛洛和項東亭等人驚喜地呼道,仿若絕境中看到了希望,神殿弟子各個喜極而泣,就連那重傷未回覆的項少卿,此刻都面色激動地紅潤起來。

這個老人,便是大周王朝中象徵着神權代表的神殿山山主,教宗大人。

教宗沒有回頭,而是站在衆人的前方,面對着那龐大的魔物,道:“本以爲只是一個尋常的祕境,卻不料,竟然是你這個孽畜衝破了封印。”

這番話,自然是對那魔物說的。

“你認識我?”

魔物的聲音低沉,但是目光中,依舊是不屑與刻薄的神情。

“三千年前,人類靈劍大師歐龍子爲了尋找鑄劍的材料,歷時三十年,進入許多險惡之境,三十年後,歐龍子不僅收穫大量的天材地寶,更是解救了一個封印中的魔物。歐龍子前輩與那魔物以兄弟相稱,並且給魔物賜名,歐熊子。歐熊子乃太初時期混沌之氣孕育而生的妖魔,只是出生不久,便被人類豪傑封印起來,萬年過後,雖然因爲被封印着,靈智卻已經開啓。歐熊子爲了報答歐龍子的解救之恩,甘當苦力,幫助歐龍子建造了一座奇大無比的鑄劍山,並且以巨力幫助歐龍子鑄劍。”

“歐龍子一生鑄造無數靈劍,造福人類強者,但是在他壽命將盡之時,卻要將最珍貴的材料,鑄成一柄太初劍,送給魔物歐熊子。魔物畢竟是魔物,對人類來說,永遠都是禍害,因而許多前輩強者前去勸阻。豈料歐龍子個性偏執,不聽人勸,仍是在臨死之前,耗盡心血,偷偷鑄成魔劍太初。歐龍子去世之後,衆強者便找到歐熊子,讓它將此劍封印,終生不得使用,豈料歐熊子大怒,與人類強者大打出手,鑄劍山血流成河,人類強者爲了除此禍害,死傷慘重,最終靠着強大的靈陣困住了歐熊子,纔將它重新打入封印之中。”

教宗大人聲音滄桑地訴說着,道出了這尊魔物的來歷和生平。

這是一段往事,一段歷史,塵封數千年之久,如今也只存在神殿收藏的古籍之上。

起初,那魔物神情懷緬,似乎是想起了往事,沉浸其中,到最後,卻又重新變得憤怒起來,猙獰無比地嘶吼道:“卑鄙之徒,明明是你們貪圖太初劍,纔會聯起手來封印我的,我大哥說過,人心貪婪,他鑄成此劍,不過是想在死後,給我留個念想,而你們……你們拿着他給的靈器,不禁封印了我,奪走了我的劍,更是將他的墓地都給破壞了!你們這羣無恥之徒!”

說到最後,那魔物大喝一聲,粗大的手臂擡起,山包般大小的拳頭,猛然向教宗轟了過去。


“啊!”

這一刻地動山搖,衆人紛紛驚退,尖叫連連。

神殿教宗那矮小的身影,卻堅韌無比地站在原地,一擡手,做了一個虛推的手勢,手中頓時綻放出刺目的光芒。

一道巨大的光印,便從他的手中浮現,與魔物的拳頭碰撞到一起。

轟!

巨大的氣波向四周擴散而去,所過之處,摧枯拉朽,樹木倒塌,砂石飛掠。

葉衝等人一退再退,知道勉強鎮定身形,再放眼望去,神殿的教宗大人,已經飛掠到半空,白袍激盪,身上綻放出無數道意境光芒。

而那魔物,卻已經一腳踏出巨坑,“擋我者死!”

它怒吼一聲,又是一拳向教宗擊去。

轟!轟!轟!轟!

一拳接着一拳,聲勢駭然無比,周圍的衆人被氣浪衝擊的眼睛都睜不開,只能不停地後退,運力抵擋。

而葉衝手中的劍,教宗所說的太初魔劍,卻也是黑氣暴漲,不停地顫鳴着,彷彿沉寂數千年,此刻才真正甦醒。

轟!轟!轟!轟!轟!

魔物的拳頭不停掄起,身體一步步走出大坑,教宗的身形則在空中不斷地後退,直至身上的光芒也忽而暴漲,忽而急斂。

直至魔物長喝一聲,“去死!”

一隻山斗般的拳頭,嘭然擊散了教宗身上的所有光芒。

而教宗的身體,卻在這一刻消泯不見了。

“這是……是教宗大人的神魂所化,不是本體!”項東亭駭然驚呼。

此刻,遠在千里之外的神殿山上,一個封閉的房間中,端坐在蒲團上的教宗的本體,猛然睜開眼睛,而後一口濃血吐出,整個身體都縮小了一倍,萎頓起來。

“完了……大周王朝,完了……”


他說完這幾句話,就昏死過去。

而楚都附近,寒潭旁的山谷中,衆人就看到那魔物長嘯一聲,大步踏了出去,長手一身,便將葉衝握在了手中。

“葉衝!”

這一刻,柳三兒、李秋蟬、路元霸等人無不是焦急無比。

魔物那一雙巨大的眼睛,把葉衝給瞪着,“這是我的劍。”

總裁先生別誤會 ,用兩根手指,夾着那柄黑色古劍,而後就那麼盯着葉衝打量。

“搶我劍的人,都得死!”

它一字一頓、聲音低沉地說着。

葉衝已經悄然運轉渾身的真力,暗中操控着日月雙玄,準備向魔物的雙目刺去。

就在此時,天空中忽然傳來一聲啁啾。

一片紅霞,出現在魔物的頭頂。

那魔物愣了一下,而後盯着那啁啾鳴叫着的“烈焰雀”,語氣頗有意外,道:“赤鵬?”

就在衆人都爲葉衝提心吊膽的那一刻,烈焰雀忽然轉身,像遠處飛去。

葉衝瞬間感覺到,一滴巨大的淚珠,落到了自己的身上,粘稠無比,浸透了他的身體,而後那魔物就抓着他,大踏步地追着烈焰雀而去。

……

衆人看着葉衝被魔物帶走,一時間竟不知該做何反應。

追?追不上。追上了也攔不住,那無異於白白送死。

他們無法猜測,葉衝的命運究竟是什麼。

“怎麼辦?”路元霸聲音乾澀地說道,饒是以他的心性,仍是驚懼無比。

“你把這個消息帶給重樓大哥,我沿着魔物的方向,追尋過去。”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