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澤劍都快被撕碎了。

十點三秒。

何夢恬終於將雲寒露置換了回來,辛澤劍也在同時到達極限,白虎天將也徹底的倒下了。

滅絕之光卻沒有結束,五名天將、拉溫蒂、何夢恬、雲寒露,還有他們身後的地球,都會在這束雙色的光線中畫上休止符。

一面嶄新的棋盤擋住了滅絕者的腳步。

“是你嗎…天羅奕局…”辛澤劍用猶如殘燭的意念問。

“不,是我弟弟。”她的語氣很是複雜。

那是朱子語,他掌前的棋盤將滅絕之光和衆人分隔成了兩個世界。

“還在等什麼呢?破界者?”

朱子語回頭一笑,這平淡無奇的面孔幾乎讓雲寒露的心跳停止了,四百多年的閱歷煙消雲散,在這一刻,她又變回了四百二十九年前的那個單純少女。

“何夢恬——————”辛澤劍喊出了所有人的心願,“送它走吧——————”

破界者回應了辛澤劍的呼喚,可以突破天堂和地獄的壁壘的置換鎖定了毀滅公爵,並將它與身在另一個宇宙的硬幣進行了置換。

“我會回來的!”肯斯貝爾希咆哮着,“無論相隔多遠,無論經過幾千幾萬年,我都一定會回來!”

毀滅公爵消失在它的誓言中。 “啊,求之不得,”辛澤劍以複雜的語氣的迴應道,“說不定那時候,我巴不得你回來呢。”

“別扯淡了,它又聽不見。”這條消息來自於命最硬的王文志,“有沒有人救救我啊?”

“你又死不了。”

“放屁!我都快散架了,疼死他大爺了!”

“廢話!誰不疼啊?”

蘆雪源:“別叫疼了,大家都很疼,咱能說點有用的嗎?”

辛澤劍:“讓我聽聽你能說點什麼有用的?”

蘆雪源:“我想吃香草冰激凌。”

王文志:“我要吃紅燒肉和扣肉!”


蘆雪源:“還想去書店看漫畫。”

黃泉路444號︰鬼怪旅館 :“還想去海里游泳!”

辛澤劍:“我特麼一腳踹死你倆!”

霍佳:“你是不是恨毀滅公爵剛纔沒打死一個?”

郭陽:“有點。”

雲寒露撲到朱子語懷中失聲痛哭,辛澤劍等人已經見過這一幕了,所以見怪不怪,反倒是蘆雪源看傻了,範曉玲也一個勁追問發生什麼事了。

辛澤劍:“回去後再慢慢說吧。”

王文志:“終於想回去了嗎?一開始我就叫人救我!現在都沒人管我!”

拉溫蒂:“抱歉,我現在就去救你。”


辛澤劍:“最後一個再救他,這屬他能捱打。”

王文志:“放屁!”

蘆雪源:“美女先救我好不好?回去我請你吃冰激凌。”

王文志:“先救我!我請你吃扣肉!”

辛澤劍:“別管他們,這倆賤人一時半會死不了!”

王文志&蘆雪源:“放屁!”

郭陽:“你們夠了!”

辛澤劍&王文志&蘆雪源:“陽哥我錯了!”


數日後。

無可挑剔的完美晴天,海風吹拂,陽光熱情的擁抱着大海上的一切。

極品全職兵王 。之所以說它貌似是大巴,是因爲這個外形有點像大巴的物體正在大西洋上行駛,一路上不知驚爆了多少船員和乘客的眼球。

明明眼睛能看到,船舶導航雷達的顯示屏上卻找不到這東西的位置,無線電中也全是圍繞着這個神奇物體的信息,可就算有人用衛星電話通知海岸巡邏隊,得到的答覆也全是“感謝你提供的消息,我們會盡快處理”。

大巴附近的海中,穿着泳褲的姜哲從海里鑽出來,雙手高舉着一條兩米多長的金槍魚。

“哈哈哈,看我抓到了什麼?”

話音未落,王文志舉着條六米長的大魚鑽出水面。

“哈哈哈哈哈,中午吃這個吧!”

見到這一幕,大巴上的林雨萌和正在游泳的林殤同時送去真誠的“稱讚”。

“姜哲你好遜!”

“唉,沒用的東西。”

“你們滾啦! 落跑媽咪:大亨的小逃妻 !”

守着釣竿的呂潤潤髮現有魚上鉤了,於是全力的拖動釣竿。

“冥月姐姐,幫幫我!”

冥月連忙跑過去幫她拉釣竿,可還是拉不動。

“宋哥哥,幫幫我們!”

“看我的!”

宋亭安接過釣竿,用盡全力還是拽不動。

“讓我來吧。”搶過釣竿的是菲斯克,可看到獅鷲漲紅了臉依然拉不動後,附近的人都無語了。

“別拽了。”正在看書的艾布洛尼婭瞥了眼海面,“是鯨魚。”

衆人皆無語。

當初紀淑靈說這釣竿能釣鯨魚,很多人都不信,現在由不得不信了。

“姜哲你好遜啊,花了半小時抓的魚,還沒潤潤十分鐘釣上來的魚大呢。”

“唉,沒用的東西。”

“唉,沒用的東西。”嵐珊重複了一遍。

“你們滾啦!”

紀淑靈正和伊蒂婭躺在巴士頂的遮陽傘下,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天。

“淑靈。”穿着女僕裝的索爾貝蘭跑了過來,“下面的酒又不夠了。”

船艙的酒吧中,貝希摩斯、利維坦正在和暗金獵人組合喝酒,這三小時內,他們已經幹掉一噸多的伏特加了。

紀淑靈苦笑着變出四個酒桶:“冥月,讓你主人送下去吧。”

冥月對海中大喊:“主人!淑靈姐姐喊你幹活吶!”

王文志聞言,立刻從海里跳出來,奔過去時還不忘舉着那條大魚。

“老婆!快給我弄個燒烤架,中午我要吃這個!”

“先把那東西扔了,趕緊把酒送下去!”

“是!”王文志連忙扔下魚,抱着酒桶跑了。

“哇!好聽話!”伊蒂婭感慨道。

“教訓時決不能手軟,否則他又不知道跑哪去胡來了。”

“好的!”伊蒂婭重重的點頭,“學到了!”


冥月打着小算盤:“我、我是不是也需要學學呢?”

索爾貝蘭心想:看來某人未來的生活會很“幸福”。

耿偉騎着摩托艇,帶着安娜絲在海面上馳騁。


他是一個優秀的騎手,憑藉常人望塵莫及的反應神經,將摩托艇的性能發揮到了極致。

他迎着風,迎着浪,享受着日光,享受着潮溼又好聞的空氣一口氣跑出十幾海里。

“怎麼樣?好玩嗎?”耿偉問身後的女孩,但是沒能聽到熟悉的回答。

“安娜絲?”耿偉回頭一看,傻了,摩托艇後座沒人。

其實十分鐘前安娜絲就被海浪打下去了,正沉浸在駕駛樂趣中的耿偉全然沒有發覺。

“這羣人真是夠了。”艾布洛尼婭用魔法把安娜絲送回大巴。

下層甲板比海面還要低三十公分,在這裏行走時腳會浸在海水中。

郭陽拎着一打啤酒,沿着下層甲板走向船尾,卻發現這裏只有白奕言一個人。

“佳佳呢?”

“他剛走。”靠在充氣沙發上的白奕言看着霍佳離去的方向,“邁阿密正在發生一起超自然犯罪事件,犯罪集團人數衆多,還劫持了人質。黃石風暴嚮應龍求援,天蠍發現咱們的位置很近,所以就和愛管閒事的夜梟說了。”

“這麼多年了,他還是老樣子。”

“他應該也會這麼評價你吧?”

“這我信。”

兩人沉默着,倒不是因爲尷尬,而是性格使然。

經過那次驚天動地的行動,應龍已經成爲暗世界首屈一指的組織,但也正因爲這樣,龍之子們需要揹負的壓力從國內覆蓋到了全球。

霍佳留下的東西都放在他的充氣沙發上,他的藍牙耳機閃起了光,白奕言剛想去拿,郭陽已經先一步戴上了耳機。

“有什麼事?”

“哎?”那邊傳來天蠍的聲音,“接電話的不是本人吧?石坤夜梟的聲音可沒有這種欠扁的熟悉感。”

“別耽誤我的時間,話務員。”

“你…”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