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中午的時候,硃紅隨着顧鬱馨回家了。

這原是昨天便說好了的,硃紅與顧鬱馨一起上學,自行車留給張斯。

午飯要平靜的多,再無早上那般熱鬧,倒讓單雲清有些不適應。

待飯後,稍微休憩了一下。

張斯與張倩彤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上學。平日媽媽會送倩彤到校,今次因張斯提出他要去送,單雲清就只好待在家中了。

張斯騎車送妹妹上路,路上倩彤談了許多事,關於自己,關於老師,關於同學等等。

因爲她發現哥哥變了,變得非常溫和,令人感到非常親近。

於是以前一向不與張斯說話,現在卻極願多說點。

張斯是個好聽衆,從不打斷別人,卻總能在別人需要的時候插上一兩句適宜的話。

所以,儘管他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說着,張倩彤卻談得很盡興。

到了學校,她依依不捨地給哥哥告了別,進了校門。

張斯送完倩彤,便直接上學了。

在宿舍與王鵬幾個遭遇上了,又是一番嬉鬧。各說了些星期見聞,語氣頗顯興奮。

“對了,小斯,”孟遠笑道:“回家那晚,我見你與馮老師、大班長一路,是不是發生了點什麼,嗯?”

“倒是被你看到了。”張斯微笑,說道:“你感覺能發生什麼?”

“不能發生什麼。”孟遠聳聳肩。

張斯沒好氣的說道:“那你還問?!”

“期待,”孟遠笑道:“我一直在期待能發生點什麼,這可是爲你好哦。”

張斯翻白眼,不理他。

王鵬卻插嘴道:“你與她們一起?爲什麼?”


張斯說道:“馮老師與我家住的近,順路去我家看看。至於紅姐,她是去找顧鬱馨的,恰巧也是順路,如此而已。”

“嗯,我想也是。”孟遠點頭道:“我本來還想上去與你打招呼的,可一想到馮老師那張冷臉,就放棄了,還是不要給自己找不自在了。我要去了,她說不定還要考我的語文功課,那豈不很糟糕?”

“誰有興趣考你功課,真夠自作多情!”張斯笑道。

“呵呵,是麼?”孟遠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笑道:“我自己也這麼覺得。”

“呦,這麼坦誠!”王鵬笑道:“待會兒班會讓你上去顯顯?說不定可以起到楷模作用,哈哈。”

頭號偶像 我與你是什麼關係?”孟遠說道:“我上去了,你還跑得了?你記得哪回犯錯誤,我們倆不是在一起的?”

“好了,好了。”張斯拍拍手,說道:“今天的班會,你們都沒機會了。”

“爲什麼?”孟遠問道:“我感覺鵬哥這樣的人還是很應該上去的,至於我,功力不足,還是在下面繼續修煉的好。”轉頭向鵬哥笑道:“是吧?鵬哥。”

王鵬還了他一個白眼,不理他。

“因爲……”張斯輕聲道:“只能我一個人上去了。”

每週規定到校時間,應該在週日下午四點前。

四點之前,校門不關,同學們儘可隨處轉悠。四點之後,則須在班中自習,勿得喧譁。班主任此時亦應待在班中,施行點名,記下未到同學,至於算作遲到,抑或請假,需隨具體情況而定。通常情況下,遲到不會有何大礙,有時卻也會遭到通報。

班主任隨後即離開教室,去報告廳開會,瞭解下星期任務以及注意點。


晚自習即開始開班會,老師傳達校中指令,吩咐任務等等,會議長短,視內容多少而定。

張斯、王闖主人在四點時,堪堪到班。

這是大部分男生的特點,不到最後一分鐘,絕不到班。故而至四點時,會有一大羣人涌進班級。

“怎麼現在纔來?”硃紅已坐在位子上,看來是早就到了。

“鵬哥他們拉着,不讓走,要我與他們一起過來。”張斯拎着箱子,貼着硃紅的身子,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宿舍有什麼好待的,還不如班級熱鬧些。”硃紅說道。

“那可不見得,班級裏說話要注意的。”張斯開始整理書籍,這次帶的書比上次還要多些,邊說道:“宿舍不同,想說什麼說什麼,可沒人管。”

“哼,那是你們在講見不得人的事。”硃紅說道:“不然的話,怎麼會感覺在班裏拘謹?”

“你不懂,”張斯搖頭,擦拭着書面,將折了紙張理平,分門別類地放好,說道:“這是一種自由的感覺,跟說的是什麼話沒關係。”

“我不信”硃紅堅持道:“你們肯定在談論女生,這個漂亮,那個好看的。”

“咦”張斯疑惑,擡頭問道:“你怎麼知道?”

“哼”硃紅頗爲得意,說道:“簡單,因爲我們女生……”忽然卡住了,瞪了張斯一眼說道:“就不告訴你,反正我就是知道。”

“嘿”張斯笑道:“不說拉倒,你以爲我猜不到?”說完,繼續去整理書籍。

硃紅還待再說話,馮濤卻來了。

他是來點名的,一如既往,人未到齊,缺的總是那幾個老油條。

馮濤三心二意地點完,然後吩咐大家自習,之後自己便優哉遊哉地出去了,他的心情很好,班裏遲到的人很少,至於那幾個老油條,誰有興趣去管?愛幹嘛幹嘛。

老師一走,教室便開始騷動起來。

鄭傑開始管理,讓大家不要吵,效果不明顯的時候,硃紅便會出馬。只要她拍上兩掌,頓時便會安靜下來,在班級中很有威信。當然,沒有哪個班級會一直聽話,總是安靜一陣,吵鬧一陣,故而每當吵鬧厲害的時候,班長便會出來管理,然後教室裏便會安靜一陣。

後面的兩人也不再說話了,硃紅怎麼說也是個成績優異的好學生,是要好好學習的。至於張斯,正悠哉悠哉地看小說,把凳子搬到最後,倚着牆根,要多愜意有多愜意。硃紅對他這種狀態已經適應了,也不再說些什麼。


“是不是很羨慕?”張斯低着頭看書,問道。

“羨慕你個頭啊”硃紅“哼”了聲:“醉生夢死,真無聊。”

這麼嚴重?醉生夢死都出來了。

“看書都不提倡,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值得提倡?”張斯問道。

“那也得分時間好不好?還有……”硃紅狠狠地說道:“不許和我說話,破壞紀律!”

“我不怕”張斯一副不在乎的模樣:“你就坐在我身邊,我不信鄭傑那小子敢管我。”

硃紅無語,這人還挺無恥啊。

嗯,也挺聰明,也不知道,他明不明白自己當初搬過來的目的。

下課了。

現在去食堂的人,沒有平日那份熱切。

剛從家裏來,家中的美食一時還沒消化完,對食堂那些不大高明的東西還沒興趣。

張斯跟着大家隨便吃了點便回來了。

回來的路上,碰到了楚韻,張斯衝她溫和的笑了笑,然後便走開了。楚韻有些發愣,忘了還個招呼,過會兒才反應過來,可是張斯已經走了。王鵬他們沒做任何評價,也沒多說一句,只當什麼事都沒發生。

主要是擔心張斯對人家念念不忘,不小心說錯了話,說不定會傷了小斯的心。不過,他們對張斯的舉動還是很感欣慰的,不激不動,平淡沖和,儘管也許是裝出來的,可能裝得那麼好,也很不錯啊。

晚自習的時候,馮濤來了,卻沒開班會。

他指揮幾位同學去辦公室搬椅子,大概五六把,在教室中擺放好。同學被不明所以,好奇地看着,這是要幹嘛?

通常情況下,這表示有老師要過來聽課。

可現在是晚自習,根本無人上課,聽的哪門子課啊?

有些同學說了,老師這是要添課,也就是用佔用自習課的時間,給大家補課。

老師真辛苦啊,不過,同學們卻無半分讚歎。

不補課能死嗎?

本來嘛,自習課大家都不喜愛,最好能直接回宿舍最好。

可再不喜愛,那也是自習課,總比上課強,至少可以偷着聊聊天,做些自己的事。

須臾,幾位老師便來了。

帶頭的是謝敏振,後面跟着幾人,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馮軒軒與陳娜也在其中。

謝敏振與兩男老師坐在一側,兩女老師坐在另一側。

教室有點亂,因爲同學們有些不滿。

馮濤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靜。

“同學們,安靜。”馮濤說道:“大家心裏想什麼,我很清楚,不過不用擔心了,不會補課的。”

大家聞言靜了下來,卻更疑惑了。

不上課,那來那麼多老師幹嘛?

馮濤續道:“當然,如果校長給我加工資的話,我倒可以勉爲其難地給大家補補課。”

大家頓時樂了,陳娜還笑出了聲來。

馮濤有示意大家安靜,說道:“今天,主要是應謝老師的要求,請張斯同學給大家講講歷史的,我聽聞已有過一次經歷,大家都挺喜愛的。所以,班會便取消了。”

下面一下子議論開了。

張斯講歷史,嗯,上次挺有趣的。

至於取消班會,還有比這個更好的消息麼?

同學各自發表着自己的看法,表達自己的興奮。

“好了,好了”馮濤又拍了拍手,笑道:“我知道,大家是非常喜愛我開班會的。我也確實講的娓娓動聽,引人入勝。要不然,就不要張斯同學講了,我繼續來開班會?”

穿越電影位面 ,又是反對聲,幾位老師也不禁莞爾。


“唉,你們的行爲是實在太傷害我了”馮濤說道:“好吧,我這就離開。張斯同學,該你上場了。”說完,走下講臺,坐到了馮軒軒她們的一側。

全班的目光轉到了張斯身上。

在大家的注視下,他帶着微笑,走上講臺。

不說話,拿起粉筆,現在黑板上粗粗地寫了幾個大字:張斯品三國 一揮而就,遒勁而飄逸,下面頓時起了一片掌聲。

他又寫了個小標題:第一講 大江東去

硃紅是先知其事的,雖也詫異,畢竟比其他人要好點。

下面的人,包括老師,均在奇怪,不是講歷史的麼?

下意識當中,大家便把三國與《三國演義》畫上了等號,主要這部書在華國人羣中的影響力,實在很大。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