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瞬,青陽猶如斷線風箏,徑直往下掉。

若是這樣徑直摔下去,青陽估計是得毀容了。

「該死,該怎麼辦?」風力十分大,青陽連得眼睛都是睜不開,感受著那種極為恐怖的空氣亂流,青陽忍不住低罵了一聲。

但是,下一瞬,青陽的眼睛陡然睜開,一道精光從其中閃過。

轟!

又是一道驚天響聲從天空中響徹。

在這時,青陽的背上居然湧出一雙光形羽翼,狀若大鵬之翼,龐大無比,只見那雙翼微微一震,青陽那失衡的身體終於是開始穩定了起來,而這時青陽也是以一種極為驚人的速度俯衝而下!

那雙光翼,赫然是神隼烈光翼!

咻咻!

一道光芒從天際轟的墜落。

嘭!

這一刻,夏家人都是感覺到了地面狠狠一顫。

塵囂滾滾,風雨練武場徹底變成了一片巨大的石屑煙霧。

「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時,一道紅色身影猶如風一般來臨,見到這不堪入目的風雨練武場以及這漫天塵煙,她不由發出一聲驚呼。

「不就是凝翼而已嘛,你至於么?」夏梨笑目瞪口呆。

只見夏梨笑紅色的冰晶雙翼狠狠一扇,一道帶著凜冽寒氣的狂風便是呼嘯而過,而這時,那片煙霧也是被徹底吹散而去,露出了這猙獰無比的風雨練武場。

「喂!青陽,你沒事吧?!」

見到青陽暈倒在地上,夏梨笑驚呼著沖了過去。

夏梨笑見青陽只是因為體力透支而暈過去后,不由鬆了一口氣,這時她才是環顧了四周,瞬間一股濃濃的驚駭瀰漫上了她的美目之中。

「你到底是做了什麼?神隼烈光翼…怎麼可能造成這麼可怕的破壞?」(未完待續。。)

ps:明天上完課我就做長途汽車回家,大概六七個小時。本來這一章是想當存稿用的,但是我就是存不了稿,一用存稿就忍不住想發,那就發了吧,讓大家爽爽先,這一章,反正我是很爽!嘿嘿,明天的更新可能是在晚上,雖然不一定能夠很快送上,但一定回到家就碼字!清明也快到了,有些記憶也該整理整理了,大家晚安!最後求下票票…什麼票都行,哇哈哈。剛回家,淚崩了。坐八個小時的車、。。。抱歉,今天更新不了,吐了幾次。。。明天四更補上。(未完待續。。) 翌日清晨,初陽暖暖地打在了夏家大院內,這時,大院內一道身影也是沐浴在金黃的日光中,一陣炫目的刺眼讓得青陽在睡夢中醒來。

「唔。」

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感覺身體上傳來的陣陣虛弱感,青陽先是一怔,旋即便是回過神來,喃喃道:「我不是在凝練王氣之翼么?」

「嘻嘻,對啊。哥哥,嘟嘟真佩服你!」忽然一道亮麗的身影立即從虛空中跳躍而出,赫然是紫發飄飄的嘟嘟。

「哈哈,佩服我什麼呢?」青陽見到嘟嘟現身,心情頓時變得豁然開朗起來。

「哥哥,你用意志凝結出了炎雷戰天翼,這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做到的哦。」嘟嘟豎起了肉呼呼的大拇指,眨巴著紫色的水汪大眼,讚賞道。

青陽聞言則是摸了摸鼻子,笑道:「沒有天賦,便只能在意志上下點功夫咯。」

「嘿嘿,知道啦。對了,哥哥如今你這第二雙翅膀,可是一個強有力的底牌,平常情況下,可不要隨便暴露哦。」嘟嘟忽然想到了什麼,便是歪著頭道。

青陽點了點頭,道:「恩,我也是這麼想的。事實上,單單這神隼烈光翼便是已經足夠強悍了,至於說炎雷戰天翼,呵呵,非到緊要關頭,我也不會使用。」

「對了,嘟嘟,上次你傳送我到這中炎大陸的時候,有沒有跟什麼人接觸過,為什麼我在迷迷糊糊中感到一種十分溫暖和柔軟的存在?」青陽忽然道。

「什麼?溫暖?柔軟?!」嘟嘟聞言先是一怔,旋即臉色立即漲紅了起來,粉撲撲地臉龐顯得十分的可愛。

「沒有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嘟嘟的臉搖得如同破浪鼓一般,一個勁兒的否定。

看著嘟嘟這古怪的行為舉止,青陽用一種頗為奇異的目光盯著她。下一瞬便是哈哈大笑道:「瞧你這小樣,行啦,沒有就沒有吧。興許是錯覺吧,窗外初陽正好,不如去曬一曬,運動下吧。」

嘟嘟正想找一個機會開脫,聞言立即猶如小雞啄米般點頭,那般活潑可愛讓得青陽忍俊不禁。

隨後,青陽便是來到了大院前,這時正好春風吹綠了花草樹木。給人一種極為美的享受。而就在這一刻,一道香風忽然來到了青陽的面前。

機靈古怪卻又精緻動人的容顏兀地出現在青陽的視線里,赫然是那嬌俏動人的夏梨笑。

「青陽,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可知道,如今的風雨練武場變成什麼樣了?」夏梨笑瞪著水靈的大眼。有些質疑的問道。

青陽聞言臉色一僵,說實話。他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這是人家的練武場,弄壞了自然不好。

「呃…凝翼啊…」青陽下意識地摸了摸鼻子,眼神飄忽地道。

「不可能!本小姐凝翼的時候,都沒有弄出這麼一番動靜來。」夏梨笑立即反駁道,只見她那一雙美目將青陽給生生盯住,眼眸里閃爍著你若是撒謊。後果很嚴重的目光。

感受到這樣的目光,青陽不由別過頭去,心想這該怎麼解釋好啊。

「我…我…我走火入魔了…沒錯!就是走火入魔!」青陽先是支支吾吾,旋即又是靈光一閃。道。

「走火入魔?」

「哼哼…我看你現在生龍活虎的…怎麼看都不像走火入魔的模樣啊…」夏梨笑笑顏一綻,美若天仙,但落在青陽的眼裡,卻是變得那麼的危險。

這妮子…看樣子是想追問到底了。

想到這,青陽不由微微咬了咬牙,正打算開口道,卻是沒想忽然在其後方一道聲音傳來。

「笑笑,別鬧。我估計青陽昨日真的是走火入魔,力量控制不住外泄導致場地的破碎,說起來,這還有你一部分的責任。」夏東凌一身白衣翩翩如玉般的走過來。

「什麼?哥,我哪裡來的責任?!」夏梨笑聞言一下子便是瞪大了眼睛,眼眸深處開始有著一些小小的不滿湧現。

「你呀你,都這麼大了,還是如此不懂事。哥問你,青陽是不是經你的指導,修鍊凝翼術的?」夏東凌見狀搖了搖頭,嘆息道,顯然眼前的夏梨笑讓得他感到頭疼不已。

「哼…是又怎麼樣!」

「你說你教就教嘛…為何只教一遍,然後便是撒腿走人?」夏東凌語氣溫和的道。

「唔…我看他天賦蠻好的啊,根本不需要我教他太多次啊。」夏梨笑聞言嘟了嘟嘴,語氣有些變軟了下來。

「看吧,這樣你還敢說你沒有責任嗎?好為人師,卻又誤人子弟!」

「好了,夏兄,這件事跟笑笑無關,主要問題還是出在我身上。不管怎麼說,這次我並沒有多大的損失,而且這王氣之翼也已經凝練出來,我還是要感謝笑笑啊。」青陽見兩人繼續下去恐怕會產生口角,所以便是上前道。


「你凝練出王氣之翼了?!」青陽話音剛落,夏東凌和夏梨笑異口同聲的驚呼道。

「呃…對啊。」青陽微微一怔,旋即道。


夏東凌和夏梨笑對視一眼,均能看見雙方眼裡的震驚和不敢置信。

「哈哈也罷也罷,看來青陽真的是奇才啊。」夏東凌旋即便是回過神來,苦笑道。

而夏梨笑的美眸里也是充滿了無盡的驚奇,眼前這來自南炎大陸的少年,他的天賦,真的有那麼恐怖嗎?要知道,當時她有父親的教導,才是在三天內將王氣之翼凝練出來啊。

青陽聞言一直搖頭擺手,道:「僥倖而已。」


「呵呵,你這臭小子,也別謙虛了。」夏東凌笑罵道,旋即忽然將目光轉向夏梨笑,聲音略微低沉道:「對了,笑笑,關於蒼天霸,他似乎準備行動了。」

「行動?」

「沒錯。他已經召集了兩個任督境的強者,準備動身前往天靈山。」夏東凌的聲音忽然變得凝重了起來。

「哼!蒼天霸還真是自負,他以為搶先一步,就能搶到開靈玄果嗎?」夏梨笑聞言也是收起了那副嬉笑的俏樣,眼神有些凝重的道。

「重點是…我聽聞…這天靈山的聖水池,又將開啟了。」夏東凌聲音略微激動地道。

「什麼?天靈聖水?!」聞言,夏梨笑的眼眸里立即湧起了一抹狂喜。

「那豈不是意味著姐姐的先天弱體得以改善了?」

「沒錯!」夏東凌臉上也是有著一抹喜意涌過。

「先天弱體?是什麼?」青陽聽著聽著,忽然問道。

唰!

兩道猶如實質般的目光立即投射到了青陽的身上,夏梨笑臉色開始變得冷靜起來,輕道:「也難怪你不知道,難道,你不奇怪我姐姐身上的王氣修為那麼低么?」

「是不是跟這先天弱體有關?」這時,青陽眼神一凝,旋即猶豫片刻,便是說道。

「沒錯,因為這先天弱體,讓得天賦與我一樣的姐姐,失去了成為強者的可能。」夏梨笑的眼神有些黯淡,這些年來,她姐姐的落寞,她作為妹妹,又豈會不知呢?

那麼,到底什麼是先天弱體呢?(未完待續。。)

ps:第一更,剛回家沒多久,累啊,好久沒爬山了。我先休息下,然後繼續第二更!關於昨天的斷更,還是得跟大家說聲對不起。 「先天弱體,便是指嬰兒在出生的那一瞬間便是經脈脆弱,身體虛浮,這樣的嬰兒若是放在一般人家裡,絕對是無法活到十歲以上。而清兒的先天弱體,是因為我夏家動用了大量的資源去固本培元才使之活到如今。但是,這終究治標不治本,所以我們一直在尋覓一種能夠徹底改變她經脈虛弱的東西。」夏東凌有些唏噓地道,夏梨清是先天弱體,那麼這十幾年來,她到底是承受了多少,又有誰知道呢?

頓了頓,夏東凌繼續道:「而今,這東西,終於是出現了!」

「是天靈聖水吧。」青陽沉吟道。

「沒錯!正是這天靈山二十年才得一遇的天靈聖水。」夏東凌點了點頭,臉上有著一種激動的神色。

「既如此,還不趕快通知夏家家主,讓他帶著夏家的強者前去取聖水?」青陽聞言,立即建議道,他也是希望看到夏梨清的先天弱體得以解決。

然而,沒想夏東凌聞言卻是苦笑搖頭,無奈道:「青陽,這你就不知道了。事實上,這天靈山乃是遠古時期一位通天強者坐化時的地方,自從他在天靈山坐化后,整座天靈山便是被一層虹光籠罩,凡是修王第二步以上的強者,都是會被那虹光阻擋在天靈山之外,任你修為再強,都強行突破不了。」

「這麼詭異?」青陽眼中閃過一絲訝異,說實話,當青陽聽到有一位通天強者在天靈山坐化時,青陽便已經猜測這座天靈山恐怕不簡單。

「那…這麼多年過去,為何沒有大量的任督境強者進去裡面闖蕩,畢竟這裡面很可能有著極為珍稀的寶物啊。」青陽緩緩問道。

「因為…天靈山內詭異無比,每一次進山的任督境強者。能活著出來的,都寥寥無幾。而且他們出來的時候都是分外狼狽,不僅毫無收穫,其記憶更是被抹殺了。」夏東凌略作沉吟,旋即沉聲道,聲音中有著濃濃的心悸。

「居然是這樣啊…」青陽聞言眼眸深處也是湧起了一抹驚駭之意,這麼說來,這個天靈山,還真是透露著一股令人心驚膽戰的詭異氣息啊。

「誒不對啊,那既然這天靈山那麼詭異。以蒼家在中炎大陸的地位,怎麼可能放任蒼天霸進入這天靈山?」青陽想了想,不解地問道。

「呵呵,青陽,你以為這蒼天霸是蒼家的繼承人么?」夏東凌聞言冷笑道。

「難道不是嗎?」

「是你太小看蒼家了。蒼家能作為中炎大陸五大家之一,其繼承人自然不會是這般實力了。蒼天霸在蒼家中頂多就是個中下游角色。蒼家真正的繼承人。是一個十分可怕的人,他的名字只有一個字,穹。」夏東凌眼光閃過一絲懼怕的神色,彷彿在提到那個人的時候,都可能被之抹殺掉一般。

「蒼穹?」青陽眉頭微皺。


「沒錯。就是蒼穹,他的可怕。是我生平所見。唯一能與之抗衡的,恐怕也只有其餘四大家的核心子弟吧。」夏梨笑聞言也是頻頻點頭,臉上閃過一絲忌憚的神色。

「呵呵,不談他了。即便是這蒼天霸進入這天靈山。以蒼家的資源,想來他在其中也依舊能如魚得水,所以…此番,我們也得前往這天靈山。」夏東凌沉思半晌,旋即緩緩道。

「哥,你在說什麼呢?你的修為還沒突破到任督境啊!」夏梨笑聞言立即反對道。


「別擔心,我當然知道,如果沒有任督境的實力進入天靈山,那絕對是送死。但是,我已經有所預感,這幾天便是能夠突破!突破那個該死的,苦惱了我好幾年的天塹之境!」夏東凌聞言卻是笑笑,眉飛色舞地道,言語間透露著一股自信的氣勢。

「什麼?真的嗎?哥,你可不能騙我啊!」夏梨笑聞言那俏臉上也是湧起了一抹狂喜之色,今天對於夏梨笑來說,還真是一個好日子。不僅得到了可以救治姐姐體質的天靈聖水信息,還得到了哥哥夏東凌即將突破任督境這桎梏的好消息。

「出家人不打誑語…」說著,夏東凌笑吟吟地雙手合十。

「出家你個頭啦…你又不是和尚,哼!」夏梨笑聞言噗嗤一笑,嬌嗔道。

頓了頓,她又繼續道:「那如果哥你能夠突破到任督境,我們這邊就有兩位任督境強者了,不過這樣跟蒼天霸的隊伍實力來說,還是差了些啊。」

夏東凌聞言不急不躁,只是將目光轉向了青陽。

這一刻,青陽臉色也是一僵,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

「那要是再加上青陽呢?」夏東凌的聲音悠悠傳出。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