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通介紹下來足足用了半個小時,每個人都和哈迪問好握手,歡迎他加入,幾十個人,要不是哈迪現在記憶力好,根本不可能一下子記住這麼多人。

最後哈迪也向大家介紹了安迪和約翰,一個是哈迪集團的總裁,另一個是富國銀行的總裁,今後他們會是哈迪的左膀右臂。

長長的宴會桌,像極了歐洲古代宮廷用餐場景,而能上桌這些人,每一個都是所謂的大資本家,資產少於千萬的都沒資格坐在這裏。

這個宴會沒有女人沒有音樂沒有舞蹈,大家只有一個話題,那就是生意和賺錢。

吃過午餐後進入自由交流時間,有人過來和哈迪打招呼,是美通房地產公司老闆。

「哈迪先生。」

「斯通先生你好。」

威廉姆?斯通笑着道:「哈迪先生,我聽賈尼尼主席說,您準備再建設兩家賭場,每家都投資上億美元,真是大手筆,我們美通是專業的建築公司和房產開發公司,開發過很多大工程,很希望能和您合作。」

兩個億的投資,如果能攬到這兩項工程,哪怕只有一項,美通公司都能從中大賺一筆。

哈迪自然知道美通的大名,美通是加州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公司,同時也是最大的建築公司。

「我當然願意與美通公司合作,那兩座賭場我正在找人做規劃,也找了其他建築公司,我歡迎美通加入,如果在同等條件下,我可以優先選擇美通。」哈迪道。

威廉姆?斯通立刻喜笑顏開,「那我要感謝哈迪先生,回頭我就讓手下人接洽貴公司的人。」

說着舉起杯子敬了哈迪一杯。

美通老闆離開,又有一個中年人走過來,「哈迪先生你好,我是百事可樂董事長兼總裁沃爾特·麥克,聽說您拿到了美洲銀行手裏的百事可樂股份?」

「是的,我很看好百事可樂的未來,所以收購了他們手上的股份。」哈迪道。

沃爾特·麥克有些納悶,你看好百事可樂?現在絕大多數人更看好的是可口可樂,百事可樂被擠壓的只剩下百分之五的市場份額,而且都是低端市場,很多人說百事可樂最後的下場不是被可口可樂收購,就是被可口可樂幹掉。

其實在歷史上,百事可樂曾經三次請求可口可樂收購自己,可口可樂都沒同意,因為他們覺得百事可樂和自己口味相近,根本沒必要收購他,百事可樂終究會消亡。

最後可口可樂看走眼了,沒想到百事可樂越來越強,最後竟然超越了他。

「我能問一下您為何看好百事可樂嗎?」韋納問道。

「對百事可樂的發展我有些想法,想要表達清楚可能需要些時間,咱們不如再約個時間詳談。」哈迪道。

「好啊。」韋納高興應道。

他可是知道,眼前這位哈迪先生可謂經營天才,很多想法現在依舊被人津津樂道,比如電視購物,開啟了電話購物的歷史,引得無數婦女每天下午守在電視機前。

比如賭場開獎和代投公司,簡直是個絕妙的主意,美國現在禁止彩票業務,而在拉斯維加斯,賭博卻是合法的,哈迪就用合法賭場+電視直播+代投公司的模式,完美避開了對彩票的禁令。

而且以現在哈迪的身份,哈迪集團老闆,富國銀行老闆,資產幾個億,已經比他高了好幾個檔次,願意和他詳談他自然願意。

哈迪也主動去找其他人聊天,他從來沒有社交恐懼症,從不畏懼和人交流,時間不長就和不少人成了朋友。

在人群中他看到默西藥業的老闆大衛·默西,忽然想到什麼,一個月前維克多就到了香港,穩定后開始幹活,在中環租了一套樓掛上了拍賣公司的牌子。

維克多是個精明的人,知道這次來香港是自己的機會,四處觀察這裏的情況,他知道中國內戰打的很激烈,很多人逃到香港,香港湧入大量人口。

老闆說土地會升值,這一點他現在深信不疑,心裏更加佩服老闆,遠在萬里之外就能猜到這點。

他還了解了很多其他情況,每隔一周就會給總部發電報,彙報他發現的情況,維克多的電報每次都會送到哈迪那裏,其中有一封電報上就寫到,他發現現在港島的青霉素價格奇高,有人甚至為一瓶青霉素花30美金。

要知道,這個時候的美元和黃金掛鈎,30美元相當於24克黃金,所以有個說法叫一條小黃魚換一瓶青霉素。

如果能弄一批青霉素過去,肯定能賺不少,至於別人為什麼不賣去香港,很簡單一個道理,信息差,這個時候的信息遠沒有後世發達,美國很少有人關注東方的消息。

就算有極個別人知道,可他們也會把消息偷偷隱瞞下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的消息,就沒辦法繼續賺高價。

默西製藥公司,是當初二戰時美國政府制定生產青霉素的幾個葯企之一,其中也包括輝瑞,哈迪看到默西的老闆想起這件事情,或許可以從他手裏買一批青霉素。

青霉素沒有專利,弄一條青霉素生產線直接在香港建廠,這個生意完全可以做幾十年,還能救很多人。

「大衛默西先生你好。」哈迪舉杯笑着過去。

「哈迪先生你好,我剛剛就想過去找你聊天,可惜你身邊的人太多了,你覺的什麼時候合適,咱們聊聊米高梅賭場的事情?」默西說道。

這傢伙也是新賭場投資人之一,買青霉素的事情絕對不少問題。

7017k 從天空到大地之間,數千米寬的雲層被蒸發一空。

而那不朽也終於反應了過來,發出一聲怒吼,剛才那一炮的攻擊,竟然讓他損失了百分之十的神體,怎麼可能不讓他憤怒。

看到那不朽神靈還依舊好好的活着,白羽也沒有太過在意。

他發射這一炮,也就是為了阻擋那不朽神靈一下,現在塔控制的那位特使已經離開了十八層雲層。

到了這個地方,血洛世界裏面的人,就算是不朽神靈,也不敢追出來了。

因為這股區域就是死亡禁區,沒有人離開十八層雲層后能夠活着回來,包括那些不朽神靈在內,這是他們無數年以來得到的血的經驗。

……

古神廢墟。

一個個不朽神靈紛紛的來到剛剛那位受到攻擊的不朽神靈旁。

「奧康納,你沒事吧。」

「沒事,只不過損失了百分之十的神體。」奧康納搖了搖頭道。

剛剛那一擊也是他沒有注意,才能被打中,如果下一次有了防備,恐怕就沒有辦法打中他了。

「百分之十的神體?剛剛那是科技武器吧,竟然有這般的威力?」一個不朽神靈震驚道。

雖然奧康納在不朽神靈當中是墊底的存在,但好歹也是不朽神靈,僅僅是科技武器攻擊都能夠對他造成傷害,這讓他們一個個不由的不警惕起來。

他們雖然比奧康納更強,但是突然遭到這種攻擊,也不一定能夠比奧康納好多少,最多是神體損失更少一些。

僅僅科技武器就能夠對他們造成這麼大的威脅了,更別說對面的那些強者。

想到這裏,這些不朽神靈的心情不由的都變差起來。

他們是非常的渴望離開這個世界的。

血洛世界雖然廣大,但是對於不朽神靈來說,飛遍整個世界,也花費不了多少的時間,更別說裏面的資源在無數年的使用下,已經在飛速的減少了。

要不是血洛世界有血洛晶的存在,恐怕他們不朽神靈的數量,就要少掉一大半。

不一會,那位王座上面的不朽神靈瞬間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看着那剛剛被能量攻擊打出來的寬達數百公里的巨大深坑,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天外族群……可惜沒有抓住那個人,要不然……」

現在他們大張旗鼓的動作自然被對方知曉了,他估計對方是已經離開血洛世界不會回來了,只是可惜了這一次的機會。

……

血洛世界外。

那特使迅速的進入白羽的飛船,然後把羅峰所化的那一顆沙礫放了出來。

看到周圍的景象后,羅峰意識到自己已經安全了,立刻把魔殺族分身恢復了本樣,羅峰也從體內世界重新出來。

「阿羽,剛剛那是什麼情況?」羅峰疑惑的道。

剛剛那些動靜實在是太大了,那可是不朽的存在,一旦發現他的行蹤,那就是必死無疑。

他雖然有金角巨獸,魔殺族分身,但是最多能夠闢地一些普通的界主,就算是算上他那艘E級巔峰的飛船,也不能對不朽神靈造成太大的傷害。

雖然說E級巔峰的飛船內,殲星炮的威力可以堪比不朽神靈的一擊,但也只是媲美,想要傷害不朽神靈幾乎是不可能。

除非像白羽使用的這種F級飛船,才能對不朽神靈造成一點傷害,但也僅僅只是普通的不朽神靈。

畢竟,成為不朽后,大部分的科技武器已經對他們沒有了什麼威脅,而人類當中能夠對於不朽造成威脅的武器並不算多,而且價格都非常的昂貴。

像F級飛船,價格數百萬的積分,也就是數百萬混元,這價格大部分的軍主不朽全身的資產都沒有這麼高,有這樣的威力也不足為奇。

當然,真正的將科技發展到極限的,也就只有機械族了。

它們種族製造出來的武器,不僅僅有針對不朽神靈的,就算是針對宇宙尊者級別的武器,也是存在的,當然,這種武器也是非常非常的稀少。

「沒什麼,之前我從神殿內拿了一些東西被發現了,所以被神殿內的不朽神靈追捕。」白羽淡淡的說道。

他確實也沒有想到,對方的動靜會這麼大,畢竟他拿的物品也不沒什麼太高的價值,裏面最珍貴的獸神雕像,在神殿眼中也並沒有太珍貴,要不然就不會放在祭祀宮殿內,而是存放在寶庫內了。

不過他卻是想漏了一點,對方並不僅僅因為他竊取了宮殿內的物品,更大的原因是要抓住他,然後獲得天外世界的一些秘密。

畢竟,白羽能夠靈魂使用手段靈魂奴役界主級別的人,而且僅僅是宇宙級,就有堪比界主的意志,從這兩點看,就不是尋常的天才,肯定是非常重要的成員。

「神殿內……」羅峰張大了嘴巴。

他在古神廢墟也呆了幾個月,自然知道古神廢墟內的神殿了,那裏可是血洛世界內各個不朽神靈匯聚的地方,白羽竟然這麼大膽的從裏面偷取物品,而且還成功了,簡直是不可思議。

不過能夠引起那麼多不朽神靈的追捕,羅峰可以肯定,白羽從裏面盜取的物品肯定不簡單。

不過他也沒有詢問,白羽如果不說的話,他肯定是不會問的,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你還回不回血洛世界。」白羽詢問道。

他的這一次行動,幾乎是把羅峰的軌跡給打斷了。

畢竟對方在血洛世界八十年內獲得了巨大進步,而且血洛世界對於羅峰而言,也是非常的契合的。

「回不回去?」羅峰皺了皺眉。

這件事情就非常的糾結了。

經過白羽這樣一鬧,血洛世界肯定要比之前更加的危險了,但是血洛世界對於他的幫助卻是非常的巨大。

尤其是在古神廢墟當中,雖然只是幾個月的時間,但是也讓他獲得了不少的進步,而且血洛晶這東西他也不準備放棄。

這東西不僅僅對他本身有作用,而且對金角巨獸也能起到作用,想要讓金角巨獸全身都用上血洛晶,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字,他現在離開了,以後恐怕不一定有機會能夠回來。

並且,修鍊世界,哪裏是沒有危險的,更何況,想要追上白羽,

想到這裏,羅峰堅定了眼神道,「回去!」

看到羅峰的眼神,他也沒有再勸說。

血洛世界在他離開之後,應該就沒有這麼大的動作了,想必也會安全不少,而且羅峰還有魔殺族分身,只要本體不留在外界,被發現的幾率還是會很小的。

「好,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就不勸你了。」白羽笑了笑,隨後他拿出一個世界戒指,「這個給你,裏面的東西應該對你有幫助。」

這個世界戒指裏面,白羽放了五千顆血洛晶,一枚血武者徽章,還有一尊獸神雕像。

這三者都是對羅峰非常有用的物品。

羅峰接過世界戒指一看立刻愣住了。

那五千顆血洛晶還好,畢竟白羽實力這麼強,想要弄到血洛晶不算困難。

要知道他自己當初就弄到了十幾顆的血洛晶,如果肯花時間的話,讓魔殺族分身去獵殺那些域主級的領主,獲得大量的血洛晶並不算難。

當然,他本來也有這個打算,不過還沒開始實施,就出來這樣的事情。

另一個是血武者徽章,這是血洛世界的第二個任務。

獲取這東西對他來說倒是有些難度,畢竟要先融合三顆血洛晶,他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做到。

當然,只要能夠融合三顆血洛晶,就可以直接到一位世界級領主那裏領取血武者徽章。

羅峰估摸著白羽應該是殺死了一位世界級領主才獲得了血武者徽章,也只有世界級領主身上有大量的血武者徽章。

所以這東西他也欣然接受了。

不過,第三件物品,才是讓他震驚的物品。

這座怪獸雕像,就是自己在洞坑的漩渦核心處看到的那遠古圖像中的怪獸。

當然,僅僅是如此,還不值得他震驚,真正讓他震撼的是看到這獸神雕像,直接讓體內世界的金角巨獸興奮起來,彷彿看到了金角巨獸前進的方向。

這怪獸雕像,僅僅只是看一眼,其中蘊含的特使意境,就讓金角巨獸受益量多,尤其是他剛剛修鍊那《撕天裂地》,那一股意境跟這雕像之中的意志,簡直是天差地遠。

如果他能夠一直觀看着雕像的話,恐怕他的進步速度能夠快速百倍都不止。

「阿羽,這雕像實在太珍貴了。」羅峰取出那獸神雕像道。

這一尊雕像簡直可以媲美他那混沌城內的混沌碑,如果金角巨獸一直觀看着雕像,其中的好處不下於羅峰一直觀看那九宇混沌碑。

「很珍貴嗎?我怎麼看不出來?我只是看它像你那金角巨獸,所以才把它放進去的。」白羽故作疑惑的道。

獸神雕像的珍貴之處,他當然是清楚的,尤其是對金角巨獸而言。

不過他手裏的獸神雕像已經有這麼多,而這些雕像上面的意境也都是重複的,所以對於他來說,送給羅峰一尊也沒有什麼問題。

當然,他也是實話實說,這獸神雕像對於他來說確實沒有多少作用,他觀看着獸神雕像,也只是能夠聽到獸神的嘶吼聲,並沒有看出其中的意境。

可見,這東西也只有金角巨獸一族使用最為合適了。

「啊?」羅峰張了張嘴,仔細的看了看白羽的神情,發現對方並沒有騙他。

「難道說,這怪獸雕像,只有金角巨獸觀看才有效果嗎?」羅峰心裏猜測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