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正有佳人?”南宮少華看着女子笑了笑。

“公子見笑,小女子見兩位客官獨自對飲而談,只是過來湊個趣!”女子笑了笑,也不見外的找了個凳子坐下。

“姑娘這麼晚了,還不回去,不怕家人擔心嗎?”南宮少華看着青年女子。

“呵呵……”女子沒有說話,而是直接倒了杯酒,一飲而盡。

“這麼晚了,兩個大男人來酒樓吃飯,真的很少見!”女子接着問到。

“他已經有大半年沒有吃過東西,別的地方他怕吃不飽!”羅烈看着南宮少華笑了笑。

“公子真會說笑,哪有人半年不吃東西的?

“噗……羅兄,這都已經過了大半年了?真的假的?”看着羅烈認真的眼神,南宮少華剛吃的的東西,差一點就吐了出來。

聽到南宮少華的話,女子神情一變,看了看羅烈,也沒有多說怎麼。

“老闆娘既然能夠在此遇見,大家一起來共飲一杯。”羅烈說着拿起酒杯。

“公子怎麼知道我是這裏的老闆娘?”女子一臉驚訝的看向羅烈。

現在已經夜深,還獨自留在酒樓裏的,除了老闆娘以外,我想不到別的可能。

女子雖然也是修煉者,不過才黃階八品初期,如此深夜以女子的美貌, 羅烈也想不到別的可能。

“那小女子就先乾爲敬,敬兩位公子一杯。”說完女子又一飲而盡。

“月霞,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原來是外頭有男人?”這時一個青年男子帶着幾個人走了上來。

“劉海波,你不要血口噴人。”女子臉色鐵青,看着男子。

“小賤人,你還敢頂嘴!”男子舉起手一巴掌就打在了女子的臉上。

“劉海波,你打我,你就知道打我?有本事你去打薛凱文那老東西啊!你就是一個懦夫,懦夫!竟然拱手把自己的妻子拱手讓給別人羞辱,你不配做一個男人,你就知道折磨我。”女子滿眼淚水。

“無恥婦人,你還有臉提。”說着青年男子又是一巴掌。

“這有怎麼不能提的?若不是我請煞血盟,你至今都還帶着綠帽呢?”女子有些激動。

“你,你,你這個不知羞恥的賤人。”說着男子又打算下手。

沒等男子出手,南宮少華就一抓住了男子的手,因爲剛進階聖階一品巔峯的原因,或許還不習慣,下手也沒有一個輕重“咔嚓……”一聲男子的手就被南宮少華給折斷了。

“嗚嗚……”一聲殺豬似的慘叫聲響起。

“你,你要幹嘛?”青年男子一臉驚恐的看着南宮少華。

這情況,南宮少華也是一臉懵逼的看向羅烈,自己這分明沒有用很大的力氣,竟然就把男子的手給弄斷了。


看到這情況,跟着青年男子來的幾大漢,見勢就衝了上來,然而沒有兩下就被南宮少華給撂倒了。

“聖階,竟然是聖階高手。”一箇中年男人一臉驚訝的看着南宮少華。

聽到這話,衆人都是一臉驚恐的看着南宮少華。

“少俠饒命,少俠饒命,少俠要是看上我家月霞,你隨意,想讓月霞怎麼伺候都行。”男子一臉驚恐的看向南宮少華。

“廢物。”南宮少華一臉鄙夷的看着青年男子,直接就是一巴掌,男子嘴角立刻溢出了鮮血。

“少俠饒命,少俠饒命,求求你放了我相公吧。”看着南宮少華兩個巴掌打下去,青年女子急忙抓住了南宮少華的手。

既然這是別人的家事,羅烈兩人也不好多管閒事。結了賬,給了一些醫藥費轉身就離開了。

然而,羅烈兩人剛走出酒樓,後面就傳來了青年男子的怒吼聲。

南宮少華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是聖階,一路上顯得有些興奮。

“少華有件事我問你。”看着南宮少華的樣子,羅烈不經想到,在初次遇到南宮少華與水自流時,兩人不過才練氣九品巔峯。

“羅兄有話不妨直說。”南宮少華笑了笑。

“少華在初次相遇,你和自流爲何都只是練氣,而南宮大人的修爲卻是不低。”

羅烈是真想不明白,同是修煉者。南宮少華與水自流等人的修爲,爲何會比別人低很多,但南宮少傑的修爲就還可以。

“哈哈,羅兄有所不知,洛河城美女如雲。再說。我對修煉也沒怎麼興趣。人生無非三件事,金錢,美酒,美人。”

“我南宮少華是個俗人,看不了太遠,我只看眼前,享受現在的生活。”

“至於武道巔峯,需要心無雜念,才能更好修煉。但身在世俗,有太多的誘惑,太多的慾望,想要做到心無雜念,又豈非易事?多少巔峯強者爲了追求力量,放棄世俗的一切,但依舊逃不過隕落的下場。”

“既然逃不過必死的命運。人們都是向死而生,又何必去追求那些虛無的力量?永恆的生命?把當下活好,不就可以了嗎?去對善待身邊的親人,朋友,享受現在應有的生活。”

聽到南宮少華的話,羅烈不經感嘆,確實是這樣,人終有一死,又何必去追求武道的極致。去追求那虛無縹緲的永生呢?

看到羅烈的樣子,南宮少華又笑了笑:“但是我現在卻想去了解更爲廣闊的世界,去尋求新的高度。”

“……”羅烈無語。


“曾經我以爲聖階遙遙無期,畢竟我父親終其一生,修煉了大半輩子也不過靈階六品巔峯。”

“但我現在,卻站在了以前從來不敢去想的高度,所以我想去了解更爲廣大的世界。更好的去守護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愛的人!”

“剛纔那個劉海波,他如果有足夠的實力,也不至於爲了自保,要將自己的妻子拱手相讓。”

“曾經不想,是因爲我知道沒有那個實力;現在我想,是因爲我認爲我可以做到,我也想要做到。”

“當一個人的實力,不能滿足他的慾望時,他的一生都會活得很痛苦。既然沒有這個實力,爲何不能安於現狀呢?所以在不同階段,要有不同的追求。慾望不能過大,但也不能沒有追求。”

南宮少華說的不錯,一個人做任何事情,都要量力而行,不能好高騖遠。活在當下,纔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曲陽城

在曲陽城四處逛了逛,當羅烈兩人經過一處青樓的時候,南宮少華就有點邁不開步子了:“羅兄,要不我們一起去玩玩?看看進入聖階以後的效果?”

“少華,你還是自己去吧,注意身體。”羅烈搖了搖頭。

現在已經是凌晨,羅烈也想趕回客棧,林嫣兒可能還在等着自己回去呢。

“也是,這些庸脂俗粉豈能與嫣兒姑娘相比,可是羅兄能不能在來幾個?”南宮少華看着羅烈嘿嘿笑到。

給了幾錠金子後,南宮少華一溜煙就沒了身影。


羅烈無奈的轉身回了客棧,然而羅烈剛到門前房門就打開了。

“公子你們回來了。”林嫣兒打開房門看了看問到。

“嫣兒,這麼晚了怎麼還不休息。”羅烈看着林嫣兒微微笑了笑。

“嫣兒只是睡不着。”說着林嫣兒就一把緊緊的抱住了羅烈。

第二天,羅烈一行人繼續趕路,當然南宮少華自然也加入了隊伍當中。

“羅兄這聖階真的好爽哦!你是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可是叱吒風雲,從來沒有過的威風。”南宮少華嘿嘿的看着羅烈,打算敘述自己昨晚的風流事蹟。

因爲除了羅烈與林嫣兒,南宮少華與其他人,都只是第一次見,多少感覺有些生分。

“咳咳咳。”羅烈給南宮少華使了一個眼色,讓他不要說。

林嫣兒小臉微紅,因爲昨天晚上回來的時候只有羅烈一人,而南宮少華卻沒有回來。

看了看羅烈的模樣,南宮少華也沒有繼續說下去,立刻恢復了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還拿着一把摺扇,春風滿面,一臉得意。

“哇,好帥哦!”一行人經過的地方,女孩們都一臉花癡的看着南宮少華,就連鐵小冷看南宮少華都有一種異樣的眼神。

而寒霜自從接納了雷小雨也是沉下了心,於是南宮少華與歐陽明月又新成立了兩人小分隊。

對此鐵小冷沒事就給歐陽明月一頓揍,大家都有些無語,因爲一直以來,鐵小冷都比較沉默寡言,只是默默的做自己的事。

洛河城。

聽說月神國,已經集結兩百多萬大軍,現在水霸天可以說愁的要命,而且這段時間紅星帝國也四處徵新兵,至今加起來,也不過將近一百二十多萬。

而且這段時間,洛河城有很多女子失蹤,水霸天等人官方人物也很是頭痛,風波披靡,謠言四起,議論紛紛。

“聽說過嗎?洛河城現在有很多女子失蹤,也不知道怎麼了,聽說是鬧鬼了。”羅烈等人剛回到送君堂不久,就聽到了很多人在議論。

“就是昨天,王員外家的女兒,也不見了,不知道被鬼抓到了那裏去。”一箇中年婦女說道。


“就是,就是,一天至少也得也幾個人失蹤,衙門都天天有人報案,還要打仗,這是世道真是不讓人活了!”

“羅少俠,你們可回來了!”聽到衆人講述,羅烈也是聽得有滋有味,接着,就傳來水霸天的聲音。

“水元帥這麼急忙前來,所謂何事?”看着急急忙忙的水霸天,羅烈起身問到。

“羅少俠,現在據月神國軍情來報!月神國大軍已經來到半月城,看樣子是要對我紅星帝國出兵,情況對我們非常的不利!”送君堂內堂,水霸天很直接的就說明了來意。


“水元帥,不必擔心,月神國大軍,這不是剛到半月城嗎?就算真的要打,也沒有那麼快的。”羅烈笑了笑,不管出於怎麼原因,趙妖妖怎麼說,也是月神掛名郡主,羅烈確實也是有些爲難。

“這……”看羅烈不着急的樣子,水霸天也是沒有辦法,這不是還沒有打嗎?確實是不需要這麼火急火燎的,於是水霸天也只好先離開了。

“嫣兒,我出去一下!”回到洛河城,南宮少華就與羅烈進行道別,但羅烈還是決定去一趟南宮府,問候一下南宮文通,算是道喜。

“好,公子!”林嫣兒點了點頭。

“羅烈哥哥,我也去!”趙妖妖閒着也是閒着,在送君堂可是呆不住,就跟了上來。

“妖妖郡主,好久不見?”走出送君堂不久,羅烈與趙妖妖就遇到了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

“丞相大人,你怎麼也來洛河城了?是打算去星雲國看大梨花嗎?”趙妖妖看着中年男人笑了笑。

聽到趙妖妖的話,羅烈神情微變,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

“不,我是專程來找羅烈的!”中年男人也看向了一邊的羅烈。

“你找羅烈哥哥做怎麼?”趙妖妖一把抓住羅烈,有些不解的看着中年男人。

“就是隨便聊聊,羅烈你可有時間!”中年男人看着羅烈問到。

“妖妖,你自己先逛逛,我們聊聊天,一會羅烈哥哥就去找你。”羅烈沒有拒絕,答應了下來。

“哦,好吧!這可是羅烈哥哥你自己說的哦,但是妖妖沒有錢耶!”趙妖妖伸出了雙手。

“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坐下來好好聊聊!”看着趙妖妖離開,中年男人提議。

“好!”羅烈應了一聲,兩人隨便找了一個茶樓就坐了下來。

“你是誰?”剛坐下來,羅烈就看着中年男人問到。

“我是董長卿,你應該聽說過我吧?月神國的丞相!”中年男人微微一笑。

“是你?”羅烈神情微變,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了起來。

“是我。”董長卿卻不在意,兩人就像是一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你不怕我殺了你嗎?”羅烈有些陰沉的看着董長卿。

聖階高手的丹田是點點星光,而董長卿卻已經四放光芒,所以羅烈可以斷定,董長卿至少也是化境強者。

雖然知道,但羅烈現在,可是聖階六品中期高手,用上祕法,就是化境六品中期強者,所以羅烈也不畏懼。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