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沒問題,需要多少?”

額……

周霜霜心道:多少好呢?

她搖了搖頭,用手比劃着出一個兩倍a4紙大小的範圍:“這麼大一箱子就好了。”

“具體裝什麼,你們看着準備好了,周先生並沒有特別明確的要求。只一點,不要帶有明顯標誌的,也不必有什麼古董。”

末世裏,她也沒詳細瞭解兩個世界的文明發展,古董帶着的,是他們的歷史,自己要了也沒用。

而明顯標誌什麼的,不過是爲了賣出去時省事罷了。

然而她的要求一說,陳向東卻更加肯定自己最開始的猜測,嘴角恨不得咧到天邊去,哪裏還會在乎這些!

“不用準備!”陳向東樂滋滋一揮手。

“我們一直相信,末世總會過去的,日子也會一天天的好的!因此……”

“咳。”

陳向東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他們最開始都是這麼想的沒錯,可誰知道後來任何活的植物都找不到了呢?要沒有周先生……

他沮喪的回答道:“在末世最開始的那段時期,上頭就專門有人負責收集這些貴金屬,以及珠寶什麼的……”

也省得末世結束後,經濟出岔子……

不過如今……

他笑了笑:“……也算是錯有錯着,那時候,我們可真的是人人都堅信,日子還會像回到之前那樣!”

周霜霜:……

她不由有些語塞。

有希望是好事,可他們這,這也太未雨綢繆了些……

當然,作爲既得利益者,她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此刻同樣乾咳一聲,點點頭:“那樣更好,到時候準備好了,送到指定地點就行了。”

對於如今的末世而言,這個要求真的是再簡單不過了。

“第二個要求。”

周霜霜看了看腳下的土地,沉聲說道。

“土地沙化的根源,周先生推測是源於帝都東北方向的某樣東西。因爲芯片感應如此,所以範圍不會太大。解決了那個東西,土地應該就會像那片豆苗地一樣,慢慢恢復活性。”

那東西肯定離得不遠!

在輝市,周霜霜根本沒有察覺出任何異樣。後來來到帝都,他們出任務時,經常在四面八方扒廢墟,手指難免掏在沙地裏,同樣沒有任何異常。

只有那一次……

所以,周霜霜現在可以肯定,那東西,那力量的源頭,就在不遠處!

“接下來,請專門分出人來配合我,我們一寸一寸,重新篩查這片土地。這件事,之後由我全權負責。”

陳向東欣喜若狂!

他纔不管是周世文還是周霜霜,在他看來,周霜霜能出面做這些事,替他發言,還能得到周世文暗地裏無微不至的照顧……

這跟他本人來也沒什麼兩樣了!

若非周霜霜實在不像是搞研究那塊材料,他早就該懷疑上了。

現在,他只顧沉浸在土地活化的驚喜中,根本再也顧不得別的了!!

“太好了!太好了……”

他喃喃道:“都可以,這些都可以……霜霜啊,請你轉告周先生,我們統統都答應,什麼都可以!!”

這兩個要求,對於陳向東而言,真的是再簡單不過了!這代表着,其實那位周先生,真的是是早就願意幫助他們的!

他忍不住又有些熱淚盈眶,攥住了周霜霜的手。

“我明白周先生的意思!請轉告他,他是我們所有人的英雄,我們絕不會辜負他的期望的!”

他沉浸在自己的腦補中,無法自拔。

周霜霜只能乾笑。

——天可憐見!

她想要些貴金屬珠寶玉石之類的,純粹是想着自己列出的那些計劃單,沒有大筆錢財,根本做不成。

可兩個世界的貨幣不相通,就算相通,她也不敢拿這個世界的錢去擾亂自己本來生活的秩序。

只能用最笨的方法——那就是變賣珠寶玉石了。

畢竟,她零花錢再多,也撐不住這樣的消耗。

只是沒想到,陳教授的思維,這樣活躍…… 爲了足夠的種子,以及儘快解決土地異化的問題,陳向東的效率堪稱恐怖。

周霜霜才說罷她的條件不過一個小時,就有人請她去看了那一箱金銀珠寶。

箱子比她形容的兩份A4紙尺寸要大一些,但卻謹慎的控制超出範圍,並不顯得太誇張。唯獨周霜霜沒有要求的箱子深度,他們可算是表達了足足的誠意。

她看着眼前這個恨不得有一米高的箱子,默默無語了。

“怎麼樣?”

陳向東打開箱子給她看:“這個大小,還合適吧?如果哪裏不合適,我們立刻去換。”

“不,這就可以了。”

周霜霜連忙答道。

她之前是不好意思多要,這才矜持的說了一箱子。如今人家這麼給力,她,她自然只有喜不自勝的份啦!

感謝周爸對她的精心嬌養政策,這才讓周霜霜在箱子打開的那一刻,勉強控制住了自己——個毛線啊!

足足半層,都是碼的整整齊齊的黃金,細小的金條精緻有型,上頭除了999之外,什麼標記都沒有。

周霜霜腦子下意識一轉——黃金的密度是多少來着?這箱子差不多一米高,又比兩張a4尺寸更多一些,姑且算是500mm*700mm,湊整好了。

M=mg=ρVg………

所以,這得多重?她的空間還沒裝過這麼重的東西呢,萬一壓塌了……

不不不,這太可怕了,她不敢想!

黃金只有一半。

而另一半,都是有着簡單包裝的翡翠羊脂玉以及各色寶石。

五光十色,流光溢彩,層層疊疊……周霜霜害怕自己心梗,就忍着沒看,勉強掐大腿保持鎮定和高冷範:“我也不清楚周先生喜不喜歡,放在指定位置,等他看吧。”

於是立刻就有人推着箱子到了周霜霜指定的地方——一片廢墟後面。

在衆目睽睽之下,周霜霜纔沒有本事隔空取物呢。不過,她既然這麼提要求,心中也是早就有了對策的。

在箱子從推架上卸下來時,看着深深下陷的痕跡,周霜霜真的擔心會把空間壓塌!

她當着衆人的面,將箱子打開看了看,然後親手合上——

在這一瞬間,她只覺額頭開始微微刺痛,銅錢也有些熱了。

那些整整齊齊碼在箱子裏的金銀玉石,此刻,全部亂七八糟散亂在她的空間,瞬間湮沒了那些散碎的糖果和餅乾。

但謝天謝地謝銅錢,沒塌,好好的呢。

與此同時,原本準備好的那些用紙包一一包好的種子,也在衆人看不見的時刻,重新填滿了箱子。

只聽“咔嗒”一聲,周霜霜親手扣上了箱子。

她轉過身來,對着衆人說道:“不用管了。三天後的這個時候,你們派人來拿東西吧。”

沒人懷疑。

…………………………………………

回到房間,周霜霜關上門,看了看空間裏的東西,終於忍不住露出狂喜到質壁分離的表情!

——她爸是嬌養她沒錯,可他們家,難不成該有這樣多的寶貝不成嗎?

而且,之前害怕流哈喇子,她忍着沒細看。可如今再仔細看看那些珠寶玉石,周霜霜心裏只有一個念頭——發了!

發了!

發了!!!

她倒不怕這裏頭有監控定位什麼的,實在是末世世界,就算沒有遭遇突變,他們的科技也沒到現實這個地步。

——智能機都沒出來呢!末世前手機用的,還是類似java的東西。

當然,這個進度是不影響監控的實行。

但是,末世後環境鉅變,他們同城內部通訊有線的情況下,都要延遲三分鐘纔能有迴應,真有攝像機監控器混進來,周霜霜就不信,還能無線傳輸?

此刻,她如同看守着寶藏的巨龍,看着眼前這些東西,目光真的一刻都離不開!

再想想自己這一次買種子花掉的那些錢,那根本不是錢啊!太不值一提了。

不行!不能看了!控制住!

…………………………………………………

末世。

焦灼的數着時間,一分一秒熬到了三天後的衆人,真是一分鐘都等不到了!

他們勉強壓抑着自己,在時間到來之前的半個小時才終於守在了廢墟後面,一點點煎熬着。

終於,時間到了。

可箱子,卻還是他們那個箱子?

隊伍有一瞬間騷亂。

有人忍不住嘀咕道:“不會太重了,周先生沒辦法帶走吧?”

半箱黃金,半箱珠寶玉石,那重量……

陳向東卻沒說話,只是吩咐爲首的士兵:“打開吧。”

箱子很快就被打開了。

現場一片靜默。

下一瞬,所有人都衝上前去!

“我看看!”

“給我看看!”

“上頭標明瞭名字……”

“根本不需要名字,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大家手忙腳亂,看着裏頭那一份份用打印紙細心裝裹的種子,再也沒辦法繃住表情了!

整整一箱!整整一箱的種子!

陳向東年紀大了,自然有人把東西送到他手上。

他看着紙包上打印的“小白菜”三個字,終於有些後悔了——

“早知道,箱子還可以更大更深一點的……”

周霜霜是認真做了功課的,這次帶來的種子,全部都是能夠在短暫時間內,快去成熟的蔬菜類。

既能滿足實驗的要求,讓實驗儘快出成果,更能在成熟後,爲下一批的生長留下更多的種子,可謂一舉數得!

因爲害怕兩邊世界物種沒辦法百分百重合,美包種子上,都特意註明了名稱和種植要求等等。

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

而下一批,恐怕就得側重於主食,帶些不同種類的稻麥來才行。

畢竟,生存,和能不能填飽肚子是相輔相成的,也是大家最關心的。

而現在,神不知鬼不覺帶來大批種子的周霜霜,已經順着隨行人員標註後的方向,正一步步的找尋那不知名不可考的東西。

或許是一塊石頭,或許是一種力量,又或者,是一片外星文明不經意留下來的什麼?

但不管是什麼,周霜霜都已經下定決心找到它了。

這災難的罪魁禍首,這一切痛苦的開端,這末世的源頭。

——同時,也是她的開元通寶,所夢寐以求的力量。 有了那些種子,整個世界都彷彿被活力充斥着,積極的運轉起來。

在此之前,哪怕政府一再強調研究有進展,未來可期。可仍舊有一部分悲觀主義自覺勘破了未來的假象,他們在人心惶惶的末世輾轉流離,每到一處,總能聚集出許多有相同想法的人……

在周霜霜不知道的時刻,這看似簡單,人心皆向光明的末世,其實背後早已有過許多廝殺,甚至集體自殺這種事,發生的都不是一次兩次了。

當然,這其中的慘烈與艱難,現在這個從和平時代突然降臨的周霜霜,是不會有機會知道的。

這也是爲什麼周霜霜口中那個神祕莫測的周世文,爲何到現在也沒人提出深究的原因——在這個內裏早已千瘡百孔的時代,沒有人,能夠再承擔起任何一次意外了。

周霜霜並不知道這些。

她心裏或許模模糊糊有猜測,但到底太年輕,並不能明白這其中真正的風險。但也正因如此,她才能永遠都保持着信任的姿態,永遠都有希望。

這也是末世中,所有人嘴裏高喊着,但其實所有人都不抱希望的情況下,最欠缺的特質。

而現在,周霜霜正帶着一隊研究員,行走在這漫漫黃沙中。隨行的,除陸鋒等人外,還有足足兩個小隊,專門用來保護周霜霜的安全。

——種地她是不行了,只能到這荒郊野外,找尋土地沙化的罪魁禍首了。

可惜啊……

周霜霜無聲嘆氣:開元通寶不給力,她只知道大概是東北方向,具體在什麼地方,還是得用笨方法一寸一寸的篩查。

當然,有鑑於末世儀器不給力,又或者科技進展本來就不太給力,這個所謂的篩查儀器,就得是人形的了。

周·篩查儀·霜霜從黃沙地上爬起來,抖了抖胳膊上的顆粒,再次對衆人搖了搖頭。

好在這種情況大家早有心理準備,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陸鋒便直接開口:“哪邊?”

周霜霜毫不猶豫的伸手一指:“還是那裏,東北方。”

他們以那塊曝露實驗的地盤爲起點,隨着周霜霜時刻的感應一路向前,此刻,已經足足四個小時了。

頭頂,巨大的人造太陽光源已經達到最盛,這也代表着今天一天已經過了一半。到處都是黃沙,看久了,總是會忍不住有一種身處沙漠的荒謬感……

周霜霜甩了甩頭。

“怎麼了,累了嗎?”

一直在她周圍的葉鶯擔憂的問道,接着,不待周霜霜回來,就聽她嘹亮的大嗓門喊道:“隊長,休息下吧。咱們一上午,可是半點時間都沒敢浪費呢。”

可不嘛。

一大早出發,每隔一百米,周霜霜會跪下去伸手感應。這期間,隨時都有人警戒,注意她的安全。隨行的研究員則帶着各種容器取樣本,甚至標註地點,以及企圖從周霜霜嘴裏得到拿東西,或者芯片的具體描述……

畢竟,這可關係着所有人呢!

隊伍是以周霜霜爲核心的,她累了,那是必須要休息的。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