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親密的稱呼,晏臻心噗通噗通的,她看著墨無言,隨後避開眼。

「臻兒……」墨無言看她這樣,眼裡染上落寞。

「墨無言,你先回去吧,晚點我去找你。」晏臻終究不忍心,說道。

得了她這句話,墨無言放心些許。

「好,晚上我來找你。」

「嗯。」晏臻對他扯出一絲笑,再看著他出去,悄悄走了。

晏臻嘆了口氣,搖搖頭暫時不去想跟墨無言的事情,拿著東西回阿姐的院子里。

看到阿姐還在上妝,她把東西拿過去,說道:「這是送你的,成婚禮物。」

「一對金玉項鏈?」晏寶驚訝,說道:「你何時買的?」

「在萬寶樓買的。」晏臻笑道。

看著阿姐漂亮的模樣,她由衷開心。

阿姐,終於要出嫁了。 唐沐晴沒有絲毫的歉意,只是笑著,「說起來,我還從來沒有一次性破壞過這麼多的奢侈品呢,手感真的很不錯,春杏,你要不要嘗試一下?」

春杏接過了唐沐晴手裡的刀。

換了一個人,下手可是更加的乾脆利落。

春杏下手,完全就是快准狠。

看著這一幕,唐馨雨死死的咬著牙,「這些衣服,你已經不穿了,你現在不是還有很多很多的奢侈品嗎,為什麼你不用那些,而是要跑到這裡來搞破壞!」

那些奢侈品。

一點都不比唐沐晴曾經用過的這些差。

甚至,還有很多很多,都是憑藉現在的她,買不到的。

唐馨雨不懂,唐沐晴這樣的目的是什麼。

對上唐馨雨激動的模樣,唐沐晴也只是漫不經心的說道:「春杏的效率真的很不錯,看樣子,這邊已經破壞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我們應該去看看下一個地方了。」

在衣帽間的隔壁,是唐沐晴曾經的化妝間。

離開之前,唐沐晴指了指一邊的男士衣櫃,對春杏說道:「那個順便也破壞掉吧,裡面的東西都是我曾經給傅鈞買的,他不配!」

從今以後,唐沐晴就算是會給男人買衣服。

那個人,也只會是衛北霆。

一聽說是給渣男買的,春杏幹活更加的賣力了。

唐沐晴往化妝間走,洛白的人就押著唐馨雨跟在後面。

眼下的這些,都是唐沐晴要破壞掉的。

路過我是那張大床的時候,唐沐晴微微地側了側腦袋,扭頭對春杏說道:「還有這張床,當初他們兩個就是在這裡給我戴綠帽子的,我看著不順眼。」

唐馨雨一句話都還沒有說出口。

就聽到「哐當」一聲,床已經破碎了。

春杏的速度,當真是快的可怕。

「唐沐晴!!!」

聽著樓上凄厲的叫聲,沈思成很想上樓去看看自己的女兒現在是什麼模樣的,原本以為會被人攔住,可是這一次,洛白的人並沒有攔下沈思成和藍鳳琳。

上來了。

沈思成的心裡,依然沒有放下擔憂。

他們的反應太詭異了。

之前不是說什麼都不讓他們上來的,現在突然放了他們兩口子上來,更像是要連著唐馨雨,順便也給他們兩個一個教訓。

意識到這一點。

沈思成就已經有些後悔了。

悄悄的往樓下看了一眼,就看到回到客廳的道路,已經被人給阻攔了。

沒有辦法,沈思成拉著自己的老婆,去了唐馨雨卧室的方向。

看到裡面的那一幕,也嚇了一跳,還有一邊的化妝間,裡面傳來了小女人撕心裂肺的哭聲。

「思成……」

藍鳳琳死死的握著沈思成的手,這一刻整個人都有些不自然的顫抖。

她在害怕。

唐沐晴是不是已經瘋了,六親不認的那種。

不然的話,馨雨怎麼說也是唐沐晴的妹妹呀。

唐沐晴怎麼可以那樣對待唐馨雨。

若是換了一個時間點,沈思成一定會安撫藍鳳琳的情緒,讓她放心,他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女兒的。

可是現在……

這樣的話,沈思成完全說不出口。

保護唐馨雨,沈思成也沒有多少的信心。

沈思成此刻能做的,也只是牽著藍鳳琳,一步步的走向唐馨雨的化妝間。

化妝間里。

唐沐晴看著桌子上的那些化妝品,眸色更冷。

說起來,唐馨雨是真的一點也不嫌棄她呀。

曾經那些屬於她的東西,現在居然都在這裡,一樣也不少。

只不過有幾個瓶子,被唐馨雨用的見底了。

春杏一看,就知大事怎麼回事了,也跟著嘲諷道:「有些人,一輩子都不可能麻雀變鳳凰。如果換一個正常的大小姐,肯定不會要這些東西了,全部換新的。」

唐沐晴往出走,春杏就明白是什麼意思。

把所有的化妝品都摔碎了。

唐沐晴停在化妝間的一個柜子前,若有所思。

唐馨雨看到唐沐晴站的位置,整個人更加的瘋魔了。

看到上來的沈思成和藍鳳琳,更是大聲地哭喊著,「爸媽,我求求你們了,幫我攔住唐沐晴好不好,那裡面的東西真的不可以被破壞掉呀!」

沈思成正在迷茫,什麼東西對於唐馨雨來說那麼重要。

唐沐晴一打開柜子,沈思成也懵了。

很多拍賣規上出現過的天價珠寶,居然都在這個柜子里。

這些東西,都是曾經老爺子在拍賣會上買過的。

囚禁了老爺子以後,他還悄悄的尋找過,這些東西都在哪裡。

沒想到……

居然都被小女兒一個人,悄悄地留下了。

這麼多好東西,小女兒居然都不想著給他這個做父親的留下一些。

只是看到沈思成的表情,藍鳳琳就知道這男人是怎麼想的。

和沈思成在一起多年,沈思成是個什麼樣的人,藍鳳琳自然是最了解不過了。

輕輕的拽了拽沈思成的肩膀,小聲的說道:「你在尋找這些東西,不是也沒有問過孩子嗎,再說了,那些雖然很貴重,但也都是珠寶,小女孩怎麼可能不心動。」

聽著藍鳳琳這麼說,沈思成的臉色才稍微緩和了一點點。

小女孩都喜歡首飾。

這個解釋,他倒也還可以接受。

「爸媽,我求求你們了,幫我攔著唐沐晴,好不好……」

唐馨雨和沈思成都是一樣的,以為唐沐晴這一次,選擇的肯定還是破壞。

沒想到,春杏在一邊拿了一個箱子給唐沐晴,那不是普通的箱子,通體都是玉的,只是一個箱子,就已經價值不菲了。

唐沐晴小心翼翼的,把那些珠寶都裝在了箱子里。

眼看著在自家裡的東西,要被唐沐晴帶走,沈思成的臉色也不太好看,「唐沐晴,你這就很過分了,這些東西現在在你妹妹的房間里,當然都是屬於你妹妹的。」

「你把這些東西帶走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給出相應價錢的錢財。」

唐沐晴看著沈思成,唇角輕輕地勾勒起一抹諷刺的笑意。

她這個父親,還真是說話不經過大腦。

這些珠寶,放在現在的市場價,少說五個億。

可是比這棟別墅都要更加的珍貴。

沈思成居然也能說的出口。 第853章

北方近一半的大家族,再也坐不住了。

他們明明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甚至都減少了出門的頻率。

可還是有人死了!

聽說那位家主,膽子極小,在家裏安排了十幾個高手,兩百多保鏢,三百多地下圈子的人。

而他,根本不敢入眠,就在大廳裏面坐着。

一直到天亮,保鏢發現不對勁,才知道家主已經死了。

死得悄無聲息,就好像被厲鬼索命了一般。

這誰還能坐得住?

再幾百人的保護下,都能把人弄死,那個林壞,怕是惡鬼轉世的吧!

甚至有膽子更小的,已經把道士都給請到家裏去了。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