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意味着,只要不湊巧吃到了有毒的那一盤菜,後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當然,讓大家更加惴惴不安的,還是這個節目組並沒有明確的告知玩家們,這些菜裏面,到底會有幾盤有毒的菜!

十六號玩家更是深吸一口氣,整個人都忍不住繃緊了身體。

節目組的效率一如既往,完全不受玩家們思緒的影響!

很快,需要被試毒的五盤菜就這樣被端了上來。

五名機器服務員排成隊站在十六號玩家的面前,等待十六號玩家的試吃。

十六號玩家盯着面前即將下肚的菜,感覺自己的胃在痙攣。

僅僅從菜色上面,根本無法做出有效的判斷。

尤其是做得這樣精緻的菜,他更無法想象怎麼會有人在裏面下毒。

雖然知道這樣的想法不對,十六號玩家還是忍不住在這樣的生死關頭走了走神。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節目組的催促聲都響了兩次了。

顫抖的將手伸向盤中的筷子,十六號玩家內心充滿了抗拒。

但是,吃的話,還可能會有一條生路,不吃的話,那可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很清楚,自己別無選擇。

隨意夾起一塊兒肉放進嘴裏,十六號玩家甚至連咀嚼都沒有,就直接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喉結滾動,肉已經被吞進腹中。

所有玩家都緊張的看着十六號玩家,等待後續的反應。

只是連他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這樣等待,究竟是希望有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希望他直接試毒失敗,還是說幸運的活下來。

“第一道菜試毒成功,無毒!”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太過緊張使得大家都沒有了時間觀念,只聽到節目組提示音再次響起,站在十六號玩家面前的機器人服務員,將菜端上了他們圍坐的桌子上面。

緊接着第二位機器人服務員端着第二道菜,一個跨步來到了十六號玩家的面前。

其中的意思,也就不言而喻了。

剛剛纔因爲第一道菜試毒成功稍稍鬆了一口氣的十六號玩家,再次緊張了起來。

拿着筷子的手忍不住抖了兩下,最終還是堅定的伸了出去。

心裏默默的唸叨着:不一定有毒,不一定有毒……

隨後一片青菜被扔到了嘴裏,依然是囫圇的往下吞着,完全沒有去自習的體會其中的味道。

好在這次依然沒有什麼問題。

接着是第三道菜、第四道菜!

直到第五道菜被送到了十六號玩家的面前。

面具下,十六號玩家的臉上已經滿滿都是汗水,拿着筷子的手,更是比之前抖的更加的厲害。

要是仔細看的話,更不難看出上面也同樣有着密密麻麻的細碎汗珠。

顯然,在前面的四道菜都沒有問題的情況下,這最後一道菜帶來的心理壓力纔是最大的。

生死全看這一盤菜了!

不光是十六號玩家緊張,就連雲落天這些全程圍觀的玩家們也同樣爲他捏了一把冷汗。

終於,在夾掉了幾次之後,第五盤菜中的東西還是被放到了十六號玩家的口中。

只是剛剛放上去,還沒等十六號玩家閉上嘴,他就推開機器人服務員,迫不及待的將口中的菜吐了出來。

他,不敢繼續了……

他害怕,這一吞下去,就再也沒有見到明天的太陽的機會了。

然而,他又不敢不吃,因爲要是不吃的話,明天的太陽,就一定看不見了。

慘白了一張臉,十六號玩家忍住因爲害怕帶來的生理性反胃,再次伸出了筷子,夾起了第二塊菜,放到嘴裏。

閉上眼睛,狠狠心,終於還是嚥了下去。

“噠、噠、噠……”

“砰、砰、砰……”

恍惚中,十六號玩家似乎聽到了傳說中的鐘表計時的時候,秒針的聲音,和着他急促的心跳聲,讓他內心越發的煎熬。

預想中,中毒的反應並沒有出現,但十六號玩家依然不敢掉以輕心。

他在等待節目組的通告,度秒如年!

突然,腹中一陣抽搐,十六號玩家本來就沒有血色的臉更加的蒼白,整個人立刻捂着肚子蹲到了地上。

腹痛如絞的感覺,讓十六號玩家在地上不斷打滾的同時,眼中閃過悽惶的色彩。

應該說果然如此嗎?

爲了方便品嚐菜色,微微掀開的面具下,形狀不錯的薄脣露出苦笑。

其餘的玩家的臉色也更加的不好看起來。

竟然在最後的這盤菜上中招了!

分不清內心到底是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大概用五味雜陳來形容也不爲過。

只是看着十六號玩家在地上打滾的樣子,所有玩家的心中都不免升起一股兔死狐悲的感覺。

要知道大家的情況都好不到哪裏去,何況就算十六號玩家就這樣死了,這種一看就明顯有後續任務的遊戲任務,依然是懸在大家夥兒頭上的一把刀。

而且還是一把鈍刀子!

就在這個時候,節目組的聲音再次響起…… “第五道菜試毒成功,無毒!”來自節目組的通告讓本來就集中在十六號玩家身上的目光變了變。

“握草,這都不算有毒的話,真有毒會是什麼個情況?”雲落天聽到自己旁邊十三號玩家,也就是三十組四號玩家的嘟囔聲。

畢竟只要看着十六號玩家現在的模樣,很難有人能夠相信他剛剛吃下去的東西是無毒的。

捂着肚子,整個人蜷縮成一團,臉上的面具也因爲之前的掙扎掉落了下來。

因爲疼痛而扭曲的臉上,還不斷的冒出細密的汗珠,就連後背的衣服也因爲汗水的緣故緊緊地貼在身上。

其餘的玩家雖然沒有想里奧雷一樣表達自己的疑惑,但是眼中的震驚卻並沒有少分毫。

雲落天可以想象得到他們面具下的那張臉,是多麼的難看。

因爲……他自己現在也是一樣的。

反倒是十六號玩家,在聽到了節目組的通告之後,身體慢慢的放鬆了下來。

在衆目睽睽之下,他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生了變化。

從疼到扭曲猙獰,到微微驚訝的眼神和稍稍舒緩放鬆的面部表情,再到綻放出驚喜,最後轉爲尷尬。

沒等節目組發出催促,就麻溜兒起身,撿起自己的面具,重新扣回臉上,坐回自己的位置。

隨後撓撓頭,歉意的看着大家:“嘿嘿,對不起呀,我太緊張了,讓大家跟着一起擔心了。”

“……”看到整個過程後,想要暴起打人,卻因爲下一輪即將開始不等不忍住的玩家們。

看着大家不那麼友善的眼神,十六號玩家也有些不知所措,畢竟也不是他願意的。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會因爲太過緊張,直接變成剛纔的樣子。

要怪還是得怪自己心理承受力差,無奈的搖搖頭,十六號玩家拿起自己面前的骰子,丟回碗裏。

隨着骰子在碗中不斷的轉動,下一輪即將開始……

當兩個鮮紅的一點停到碗裏的時候,大家總算轉移了關注的目標,看向了十八號玩家。

突然被選中,十八號玩家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十六號玩家,整個人的氣息都顯得陰暗起來。

光那個眼神,就不難知道,他現在特別想將十六號玩家生吞活剝。

可惜的是,也只能想一下而已,現在還是得先乖乖的按照節目組的安排,老老實實的抽取任務。


“十八號玩家抽中任務:命運相連!

遊戲規則:現場選取一位玩家作爲命運相連的對象即可(僅連接一次)。

遊戲勝利條件:被選中的玩家成功完成大冒險任務或者在輪到被選中玩家之前十八號玩家再次抽取並完成第二個大冒險任務。

遊戲失敗條件:被選中的玩家未完成大冒險任務、在輪到被選中玩家之前十八號玩家再次抽取卻並沒有完成第二個大冒險任務或者任意一人在任務成功之前被人殺害。

備註:因爲命運相連的緣故,所以只要任務失敗,兩位玩家將一起接受失敗的懲罰,淘汰出局。

換句話說,命運相連的兩位玩家將在短時間算作是同生共死的夥伴!”

節目組的講解音,在十八號玩家展開被摸出來的字條的時候,緩緩響起。

聽到節目組的玩家們反應各不相同,但是有一點卻是大家都有的想法,那就是——不希望被十八號玩家選中。

而這其中,不喜歡十八號玩家這個人,不願意跟他同生共死是最重要的原因。

不過,大家也很清楚,這件事情的主動權並不在他們的手上,一切還是需要十八號玩家自己做決定。

十八號玩家卻將目光從十九號玩家順時針依次略過,審視着什麼。

不過沒路過一個人,十八號玩家眼中的暴戾就加深了一層,因爲他發現幾乎是每一個玩家,都在迴避他的眼神。

少數不迴避他眼神的玩家,看着他的目光都並不那麼的友好,比如十號玩家、又比如十六號玩家。

這讓十八號玩家格外的不爽,內心憤慨不已。

真當他稀罕跟他們命運相連一樣,他還怕一個不小心挑錯了人,被人帶着死掉了,那得多冤枉?


並不想選人的十八號玩家磨磨蹭蹭不選人。

“請十八號玩家做出自己的選擇!”節目組這邊卻並不打算就這麼讓他耗着,發出了催促的聲音。

最終沒有辦法之下,十八號玩家乾脆閉上了眼睛,瞎指了一個方向,算是選出了要跟着他命運相連的人。

“恭喜十五號玩家成爲十八號玩家命運相連的玩家,希望兩位玩家在接下來的一輪裏,共同努力!”

確認了十八號玩家選中的人之後,節目組這邊冷漠的恭喜了兩句之後,就不在繼續往下說話了。

雲落天卻感到格外的不爽利了,因爲被選中的十五號玩家,正是邱落!

感到不忿的又何止是雲落天?這邊旁邊的三十組四號玩家裏奧雷同樣感到格外的不滿意。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