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倒成了她有理。

上官霆不甘吃虧,便抓住她的手把她往懷裏一帶。摟住她的時候,他咬着牙在她最敏感的耳畔說着曖-昧的話:「等回房間,看本王怎麼修理你……」

他這話的意思那麼明顯,孟慕思怎麼會聽不懂?

頓時,她便紅了臉頰:「壞蛋……」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句,可是上官霆新學來的。

孟慕思眨了眨眼,無語問蒼天。這網絡真是害人不淺啊,瞧瞧,才一個晚上的工夫,她的上官就被教壞了。

皇太子看着他們夫妻倆的互動,樂不可支,但是想笑卻不敢笑。誰知道,憋了一肚子氣的上官霆,不能拿孟慕思出氣,會不會把氣發到他頭上來。

「吃飯,繼續吃飯。」他正坐立難安不知道該幹嘛的時候,幸好女僕們夠給力,已經收拾好現場。

新桌子擺上,餐具也擺上了新的,唯獨那個琺琅彩的瓷瓶,卻是沒了。

皇太子看着空蕩蕩的桌子就覺得肉疼,一億多啊,就吃頓飯的工夫,沒了……

「皇太子,你哭啥?」孟慕思剛拿起刀叉,便瞧見皇太子眼含淚花,一副委屈的要哭的模樣。

上官霆穩坐泰山地瞥了皇太子一眼,迷人的黑瞳中快速閃過一道精光:「他是心疼那個什麼琺琅彩的花瓶。」

「這點小事啊。可惜不能把我房間的瓷器拿來,否則隨便送你幾個,就夠你吃一輩子的了。」孟慕思說的是大實話。

可在皇太子聽來,卻是再次被驚了一把。

比琺琅彩花瓶還值錢的古董,隨便送他幾個?要不是財大氣粗,這話誰TMD敢說?

他還是名聲赫赫的黑二代的,都沒有這種魄力。

「沒事沒事,破財擋災了。」皇太子再不心疼了,總覺得今天這花瓶碎得好,無形間和這兩人的關係倒是拉近了一點點。

上官霆沒說話,心裏卻是對這個皇太子的印象又加了一份好感:「不能讓你白白浪費錢財,這個給你,足可以買五六個你的破花瓶了。」

不想虧欠皇太子,上官霆便把腰間佩戴的玉佩取了下來。

這是一個雕刻着麒麟圖樣的腰佩,大小差不多有半個手掌那麼大。玉色純正,手感溫潤,是羊脂玉中的極品。

「這是……」皇太子原本沒在意,可當他把玉佩接到手裏,再無法淡定了。

他常年玩古董,這種玉佩一看一摸,便差不多知道價格。 現在,紅衣女僵只是殭屍的第二個階段,白僵階段。

如果再晉級的話,會達到第三個階段,綠僵,這個階段的是殭屍,道行會有150年,就他們兩個來說對付起來會十分困難。

此外,第四階段是毛僵,達到毛僵的殭屍,就已經是銅皮鐵骨了,道行直逼300年。

總而言之,必須要快些捉到這個殭屍,讓霍思思控制起來比較好。

霍思思換好了衣服,又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回頭看著朱邪,手機遞給他說道:「女僵現在這個位置,你知道是哪裡吧?」

「絲瓜山?」朱邪皺起了眉頭,十分意外,女僵居然跑去了絲瓜山?

「絲瓜山是一處洞天福地,我們這裡有一些大妖就在絲瓜山,它跑去這裡,對咱倆來說不是好事。」

「大妖啊,很多麼?」霍思思忙問。

朱邪凝重的點了點頭,雖然還沒有去過絲瓜山,但就從那天的靈牌聊天來看,大妖絕壁不少。

「我帶你去見個妖怪,然後聊聊看,若是大妖們可以幫咱們,也就不用那麼麻煩了。」朱邪說著,驅車去找媚妖孫玉芝。

上午九點到了,孫玉芝這裡依舊沒什麼生意。

但不管是朱邪也好,還是霍思思也罷,孫玉芝之間都見過了,畢竟霍思思問她打聽過殭屍的事情。

「我們是來找你幫忙的。」朱邪說道。

孫玉芝點了點頭問:「還是殭屍么,如果是的話,其他的消息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不,殭屍所在的位置我們知道,它在絲瓜山,我想你用靈牌,聯繫一下絲瓜山總旗,如果他肯定出面幫忙拿下殭屍的話,我們也不用貿然闖入絲瓜山,也省去了很多麻煩。」

「好吧。」孫玉芝應答,拿出靈牌開始交流,朱邪和霍思思就在她身邊看著。

建設路媚妖:@絲瓜山總旗,總旗大人在么,捉妖師朱邪在我身邊呢,想和您聊聊。

絲瓜山總旗:我在,有什麼問題請捉妖師說吧。

建設路媚妖:朱邪說,他們正在追捕一個紅衣女僵,女僵跑到了絲瓜山境內,希望總旗大人可以抓住女僵,送到山城來。

梁村水庫鯉魚妖:媚妖,告訴朱邪,我想見見他可以么?

絲瓜山總旗:鯉魚妖,你不要打岔,你的問題隨後再說!媚妖,告訴捉妖師,中午一點鐘,梁村水庫見面,135……我的號碼。

「告訴總旗,就說謝謝他,中午順路讓鯉魚妖也過來,我和他見一面。」

孫玉芝立刻回復了上去,朱邪記下了號碼之後,這件事情就敲定了。

上車之後,霍思思嘿嘿直笑,嗲聲嗲氣道:「朱邪哥哥,想不到你在山城的妖怪群體里混的這麼熟啊,謝謝你啦!」

「你還謝我?」朱邪翻了翻白眼道:「讓人家幫忙哪裡有白幫忙的,你還是想想給人家什麼好處吧。」

「朱邪哥哥。」霍思思有點撒嬌的意思,帶著期待的目光眨巴著精明的卡姿蘭大眼,說道:「山城不是你的地盤嘛,你就好人做到底,幫我感謝感謝總旗咯,我真的拿不出來什麼東西感謝人家。」

「我也拿不出東西感謝啊。」朱邪摸了摸鼻尖,雖然他吃霍思思撒嬌這一套,但奈何手裡真的沒貨。

「朱邪哥哥,你這樣就沒意思了,這樣的話我以後可都不來找你了。」霍思思嘟著嘴巴,露出一副委屈之色。

朱邪無奈的聳了聳肩,乾脆道:「我也沒轍,手裡真沒貨。」

朱邪還是很冷靜的,沒有被霍思思的糖衣炮彈給迷惑到,開什麼玩笑,身為趕屍派的弟子,拿不出來東西?再怎麼樣,她霍思思一定也比朱邪富有,就這行為,和黑商唐悅沒什麼區別了!

只是霍思思還不甘心,一上午的時間,想著辦法想要坑一坑朱邪,還好朱大俠比較冷靜,不上她的套。

中午一點鐘,按照約定好的,朱邪帶著霍思思來到了梁村水庫,通過電話聯繫,在一處無人的河岸上,見到了對方。

總旗開著一輛寶馬X6,穿著一身西裝,看上去嚴肅認真,他的身邊則站著一個瘦弱的跟竹竿一樣的青年,對他點頭哈腰。

朱邪和霍思思來到之後,雙方相互介紹了一下,總旗這就打開了後備箱。

後備箱內,女僵渾身捆綁著特殊的木藤,嘴裡也塞著東西防止發出聲音。

「總旗,真是太謝謝你了。」朱邪點頭說道。

總旗微微一笑,說道:「不用謝,為捉妖師辦事,也是我們妖怪的職責,這個女僵今天早上被我們的人抓到了,如果不是捉妖師說話,我們恐怕會放了它。」

「還算及時,這個女僵在山城害了人,不能放任不管。」

「你們先聊著,我來降服它。」霍思思輕快道,只見她拿出了幾張符紙,貼在了殭屍的額頭上。

這時,那個瘦弱青年跑了上來,雙手拉著朱邪的手掌,賠笑著說道:「朱大師,真的是感謝你了,我是梁村水庫鯉魚妖,您叫我小李子就成。」

朱邪低頭看著,疑惑道:「我記得不錯的話,草魚妖是你大哥吧?」

「哎呀,朱大師真的是好記性。」小李子立刻賠笑著說:「我當時在群組裡,就是口嗨,朱大師不要介意,我真要感謝朱大師呢,要不是朱大師除掉了草魚妖,我現在也不會成為梁村水庫的老大哥呢。」

朱邪算是明白了,草魚妖沒了,聚水妖也再見了,自然輪到這個道行低微的小李子當這裡的妖怪老大,由此可見,梁村水庫的妖怪,水平是真的差。

「朱大師,您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小李子點頭哈腰,然後轉身匆匆跑走了。

這時,霍思思完成了收服,隨著輕喝一聲收,那紅衣女僵周身泛著白光,竟逐漸隱去了身形,消失不見。

朱邪看的吃驚,第一次見到趕屍派的神通,暗道厲害。

「總旗哥哥,真是太感謝你們了,我也沒什麼特別珍貴的東西,這是我們趕屍派的令牌,作為感謝,送給你了。」霍思思笑吟吟的走了上來,拿出了一個灰色的木質令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此時的蘇白可謂十分凄慘,身體的血液已經結痂,化成了一個血痂人。

衣服已經被滾燙的血液侵蝕的破爛不堪,一條條的掛在身上。

從原本一個陽光青春的小帥哥形象,瞬間就變成了邋裏邋遢的老大叔形象。

四個人心中各自有他們的想法,若是蘇白知道,可能會把剛生長出來的新血吐出半升。

《全球競技場:勝者為王》第二百五十一章五妹 「拔劍,斬雷。」

滅卻的聲音堅定無比,彷彿徐真此刻的狀態,唯有拔出噬主劍,才可以渡過九九至聖雷劫。

但是令滅卻意外的是,如此迫在眉睫的情況之下,徐真卻是哈哈一笑起來。

「滅卻,你很強大!我相信以你之力,這至聖雷劫絕對傷不了我。但是,我既然選擇逆天而行,就要正面抗衡這天道之怒。它傷了我,還沒有殺死我。我要的不止修為強大,還要肉身證道。」

「你你是瘋子嗎?」

滅卻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至聖雷劫是什麼?他嚴重懷疑徐真根本不知道。

「你可知道這雷劫乃是戰皇強者才能面臨的劫難?」

「然後呢?滅卻,你還沒看出來嗎?我徐真,突破戰靈就要面對戰皇才能面臨的雷劫,我的強大你看不出來嗎?」

滅卻聞言,頓時啞口無言。

的確如此。

徐真現在還沒有真正踏入戰靈,天道就降下如此可怕的雷劫,這足以說明,徐真的存在,就連這個世界的天道都忌憚!

於是。

「哈哈哈!徐真,你果然不愧是擁有華夏之血的人。這個世界容不下你,你終究會站在至高至上的頂點。」

徐真微微一笑,直面即將落下的雷劫。

「滅卻,你將是第一個見證我徐真走向成神之路的人。」

這一刻,徐真的體內。

誅神靈丹。

至陽靈丹。

至陰靈丹。

華夏世界。

鴻蒙紫氣。

都在爆發。

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在徐真的體內竟然連一點力量也感受不到。

「這」

滅卻愣了。

他的腦海在這一刻彷彿看見自己曾經的老主人步入那個境界時的狀態。

但那是屬於修真世界的境界,不該存在於這個異世界中。但此時此刻,徐真所給他的感覺就是如此。

「會的!徐真可以,他絕對可以將我帶回那個那個世界。」

轟隆!

至聖雷劫再度降下,不同於第一道,這次的雷劫不再黑白,而是漆黑無比,熾熱無比卻又陰寒無比,不像是雷,更像九幽鬼魅,沾之則死。

所有人都覺得,徐真要湮滅在這道雷劫之中。

鯉魚龍神色複雜,徐真若是就此湮滅,海神珠定然也會因此不復存在。他的心中萬般憧憬也就徹底潰散,不甘瞬間爬滿他的心頭。

「鯉魚躍龍門,終究是命中注定。」

諸多的府主內心都有着自己的算盤,面對流傳在深海數千年的傳說,海神至寶如果被誰得到,絕不會再度拿出來的。

此刻,看着這可怕雷劫,所有人的念想都開始熄滅。

「迷茫,走吧!徐真絕不可能渡過這次的雷劫,我們已經仁至義盡了!師傅那邊,還在等着我們。」

葉康聞言,遺憾地點了點頭。

他與諸葛瑾瑜乃是生死之交,雖然後期他的天賦更加卓越,率先進入戰王走到如今地步,但卻沒有絲毫影響二人的感情。

對於徐真,也僅僅是因為瑾瑜的囑託。如今大勢不可逆,他也只能遵循宗門之意,就此離去。

李崑崙手中法訣掐動,符籙金光流轉,四道光華包裹住四人,隨後徹底消失。

一直躲在暗中的曲恆花曼曼幾人,始終靜靜觀察著。並且將眼下發生的一幕,清晰的回傳給萬金商盟。

「曲恆,咱們還要留在這裏?就連徐真的那幾個朋友都走了?我看徐真這次必死無疑了。」

花曼曼說道。

「死不死,還無法確定。但大人已經傳來信息,讓我們等。」

「還等?就連獵魔宮都沒有辦法好吧!就算徐真不死,有獵魔宮那個上官紅櫻在,你覺得咱們有可能從她手中搶走徐真?」

「我們自然是不行!但是,有人可以。你別忘了,咱們當初來到深海時,見過的那個人。」

一提到那個人,花曼曼的身體不禁顫抖起來。

「等。」

「少宮主,墨殤和東臨的人快到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