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眾人模模糊糊的聽到莫默的聲音才有些放心。

「長老,你們那邊什麼情況,怎麼這麼久還不與我確認方向?」竺高比問道。

「現在正走入瓶頸之中,大家稍安勿躁!」莫默大聲回道。

「那你們小心一點,實在不行,我們就交出一路所得,別最後賠了夫人又折兵!」這時一臉萎靡的桑益壯也跟著喊了一句。

「賠你嗎的夫人,折你嗎的兵,你個烏鴉嘴!」莫默怒罵一句,這剛剛得了個夫人,竟然聽到這麼晦氣的話。

桑益壯被莫默這麼一罵,不怒反喜,轉而哈哈大笑,然後對身邊的幾人說:「你們看看,我們的長老肯定也是鬱悶壞了,這沒說上幾句話直接就開始罵人了。」

「換做誰,誰不鬱悶,長老和小夢堂主都在這裡折騰了幾個時辰了,到現在還沒出去,這個鬼地方也真是的,唉。」奇傑明試探著走了一會,也不敢接著試探了,所以乾脆與眾人一樣,找個地方坐下來聊天。

「反正他們二人沒事就好,我們現在已經自身難保,可管不了那麼多了。」百里泰也隨波逐流的說道。

而此時狹道中的氣氛,也變的異常詭異。二人既不往前爬了,也不說話了。

「咳,下一步該怎麼辦?」莫默畢竟是個男人,在這種時候總是要有點風度。

「什麼怎麼辦,你剛才不是很有主見么?」張夢的心中也如一團亂麻,所以說的話,也不見得有多溫柔。

「剛,剛才,我我也有點衝動——」

「怎麼,吃完了東西,還想抵賴?」張夢冷冷的打斷了莫默的話。

「沒,沒有,就是——」

「就是什麼就是,看你蠢的這個樣子,接著往前爬吧。」張夢只不過佯裝生氣,其實她只是不知道說點什麼好,所以用冷冷的樣子來掩飾對莫默的情誼。

「哦,那我們還是用這個姿勢么?」莫默試探的問道。

張夢心中暗罵,自己都是他的女人了,竟然還顧忌這麼多,做起那事倒像個禽獸。

但是嘴上又不好說出來,只能不耐煩的回道:「那你想怎樣,難道要爬到我的身上?」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好啦好啦,怎麼跟個女人似得,趕緊往前爬吧。」張夢看著莫默的樣子,實在是不知道說點什麼好。自己連身體都給了他,難道還有什麼更讓自己在乎的么?當然……對於張夢來說,金錢和身體同樣重要。

於是二人又開始按著這個姿勢向前爬去。

可能是因為二人剛剛深度融合過,所以再次爬行起來忽然變的遊刃有餘,默契十足。偶爾有那麼一下下碰撞,也好像是情人之間理所當然的問候,感覺起來都是那麼親切而溫馨。

差不多過了半個時辰,二人眼前忽然一亮,頓時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出來了!」張夢首先歡呼一聲,剛要與莫默抱在一起慶祝一下,忽然發現一個白須老者笑眯眯的看著他們。

「二位雖然不必學聲狗叫,但是依然像狗一樣爬出來了。老夫在此恭喜二位闖關成功。」老者笑吟吟的說道。

「你就是——」莫默眼睛一瞪,猜到了此人身份。

「不錯,老夫便是這第四關的使者。」

「我靠,難不成你就一直在這看著?」莫默想想剛才和張夢乾的好事,心中就有點惶恐。

「不錯,老夫一直在這裡等著你們,不過你放心,我雖然知道你們在裡面做了什麼,但是我真的什麼都沒看見,畢竟,這裡是一片迷霧。」老者和顏悅色的說。

張夢一聽,臉色頓時紅了起來,怒道:「你,你當真為老不尊,好不要臉!」

老者哈哈大笑,無意與張夢辯論,說道:「時間已經不早了,你們兩個雖然出來了,但是你們的夥伴還沒有出來。」


張夢冷哼一聲,倔強的說道:「他們雖然沒出來,但是憑藉我的記憶和能力,完全可以把他們帶出來!」

「這個老夫相信,沒想到影宮的後輩還有你這樣聰穎過人的小姑娘,老夫欣慰啊欣慰。」白須老者說道。

「你欣慰有個屁用,還不是個貪財狹隘之人。」張夢得理不饒人,似乎也看準了對方好欺負一般。

可是老者的脾氣也少見的好,即便張夢怎麼侮辱,他就是笑吟吟的不生氣。

「無用的話還是少說,我想問問你們,你們現在打算怎麼辦?」老者話鋒一轉,悠悠的說道。

「你還問我們打算怎麼辦,我還想問問你到底要怎麼樣呢?」張夢鄙視的回道。

「我也沒想怎麼樣,你們若是進去一一把人帶出來,老夫也有這個耐心等下去,不過你們是知道的,試練之地是有時間限制的,如果你們在這一關耽誤的時間比較長,恐怕後面的關卡……」

「那你有什麼好的提議么?」莫默還沒等白須老者說完,便插言道。

「哈哈哈,提議倒是有一個。」白須老者賣了個關子。

「那你不妨說說。」莫默也乾淨利索,不想拐彎抹角。

「你們一共七人,現在就你們兩個闖關成功,如果需要我幫忙的話,再繳納我之前所說東西的六成,我便把他們放出來。」老者說道。

「你做夢,你無非就是想索要我們的錢財,告訴你,門都沒有,我現在就進去把他們帶出來!」想跟張夢談錢,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你們不接受我的提議,那就請自便吧,嘿嘿。」老者不以為意的說道,說完往身後走了幾步,靠在一棵古樹上休息起來。

「你——」張夢氣的牙根痒痒,但是也不敢輕舉妄動,她雖然敢在嘴上占點便宜,但是想要出手教訓對方,還差一點火候。

莫默雖然不知道對方修為,但是也不覺得搞不定對方,於是試探的說道:「這位老兄,如果我們也不想重新進去帶出夥伴,也不想拿錢呢?」

老者一愣,顯然有點驚訝,打量了莫默幾眼,說:「怎麼,你還想拿住老夫?」

「呵呵,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莫默話語中挑釁的意味濃厚。

老者本來已經坐下,隨即又站起身來,本來莫默以為他會說點什麼,但是只感覺眼前一花,接著脖子就被什麼涼涼的東西抵住。

張夢都沒反應過來,只是驚呼一聲,便赫然發現莫默的脖子上靠著一把匕首,匕首上的寒光有些刺眼,與白須老者的微笑形成鮮明的對比。

「你,你快住手,不要傷害他!」張夢頓時大急。

老者緩緩放下匕首,然後搌了搌袖子,說道:「我沒有打算傷害他,只是想告訴你們,我不是一個普通的使者,你們也不可能在我面前翻天。」

老者的話雖然平淡,但是話語中的強硬卻令人心驚肉跳。

莫默知道對方無意傷害自己,所以一直沒有什麼反應。但是剛才老者的身法確實足夠詭異,他也暗暗敬佩。於是說道:「那前輩就在這多等我們一會,我們去去就回。」

(章節違規,改動了一下,已經面目全非,唉。看你們的悟性了) 張夢一看對方修為如此之高,也不敢再過放肆。於是和莫默商議一番,便又矮身鑽入那個狹道。

有了上次的經驗,二人也不必再並排前行,既然確認了這裡沒有危險,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於是只有加快速度,慢慢的按原路返回。

探索出路的時候,比較漫長,但是找到回去的路,對張夢來說不是難事。憑著自己過人的記憶力,不到一個時辰便回到了起始的位置。

「長老,你們這怎麼又轉回來了?」奇傑明坐在這裡都睡了一覺了,此時醒來,忽然聽到莫默的聲音就在近前。

「你們怎麼樣,都沒事吧?」莫默問道。

「沒事。」

「我們都沒事。」


……眾人一起出聲。

「沒事就好,你們再忍耐一會,剛才我們二人已經找到了出口,你們在原地等我們,我和小夢想辦法把你們集中到一起,然後再一起出去。」莫默井井有條的吩咐。

「是,長老!」竺高比趁著這個時間已經把自己的功法運轉了幾個周天,同時也恢復了不少體力。

莫默一看眾人暫時都沒事,心中的石頭也落了下來。

「我們開始吧?」莫默對張夢說道。

張夢嗯了一聲,算是回答,然後又開始挨個人找了起來。

這個迷宮的設計者是非常強悍的,雖然在出發點時候,眾人都離的很近,有的也只隔了一道牆的距離,但是想走到他們身邊,可能要繞百丈的距離。

不過莫默和張夢的運氣還不錯,不到一刻鐘,他們就誤打誤撞的先找到了百里泰。

找到百里泰后,他們又帶著百里泰繼續探路,本來以為竺高比離百里泰最近,下一個應該找到竺高比才對,可是轉來轉去,竟然找到了居自開的位置。

以此類推,找到最後,就差桑益壯沒有找到了。

桑益壯垮著臉也很鬱悶,數次與眾人接近,但是眾人繞著繞著就繞到了遠處,過了兩個時辰,互相還是沒有碰面。


而繞到最後,眾人都已經繞到那個狹道了,張夢還是沒有什麼頭緒。

「喂,你們跑哪去了,怎麼就剩我自己了!」此時桑益壯已經感覺眾人離他很遠,於是忍不住叫了起來。

「桑老頭,我們已經找了你這麼久了,但還是碰不到你,要不這樣吧,你就自己待在這裡吧!」莫默閑著沒事想逗逗桑益壯。

桑益壯一聽,頓時就急不可耐,叫道:「長老,你可別這麼干啊,你若把我丟在這裡,我十年也出不去啊!」


「那有什麼,你在地牢里不也待了些年頭么,也沒見你失去了血性,區區十年也不算什麼!」莫默繼續隔空對話。

眾人聽了二人對話,也都暗暗偷笑,心想這長老也沒個正形,這麼熬心的時候,竟然還有心情開玩笑。

「地牢跟這裡可不一樣啊長老,地牢里好歹還有幾個人影,這裡面沒有吃的也就罷了,老子就是拉泡屎,轉來轉去都能踩到自己腳上!」

「哈哈哈,既然你還有這個興趣,那我就滿足你吧!」莫默爽快的笑道,隨即又大聲的對眾人說,「走吧,我們都沿著這個狹道爬出去,就讓桑老頭自己在這裡跟屎玩吧!」

桑益壯一聽,這是要大義滅親啊,趕緊叫道:「長老,你們別走啊,這裡面什麼都看不見,剩我一個人可怎麼辦啊!」

可是在莫默的吩咐下,誰都沒有回答桑益壯的話。

桑益壯等了一會沒有迴音,又接著大叫:「長老?你還能聽見我說話么?」

「……」回答桑益壯的還是一片寂靜。

「長老!你們人呢,哪去啦!求你了,快過來帶我出去吧?」桑益壯這次是真的急了。

……

「我靠,你嗎B啊,你們人呢,艹!」桑益壯從一開始的央求,變成了此時的暴躁。

……

「不能啊,長老也不是這樣的人啊,怎麼把我丟下不管了?」桑益壯有些難以置信。

……


「我好歹是個武聖,難道留在他身邊一點用沒用么?」他現在有些懷疑人生。

……

「我艹,這裡是人能活下去的地方么?」桑益壯開始恐慌。

……

「完了完了,一點動靜也沒有了,他們可能趕到下一個地方了吧……」桑益壯開始認命。

……

「唉,不吃不喝,以我的修為,或許還能抗個一個月。若是渴了喝點自己的尿,餓了吃點自己的黃金,撐個三個月,應該沒問題吧?」桑益壯開始自謀出路

也就在桑益壯有點萎靡不振,痛定思痛之時。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進來。

「老頭,時候已經不早了,你的朋友已經走遠了。」

桑益壯一聽,這不是使者的聲音么,急忙彈了起來,笑道:「哎,我跟你說,他們就算走了,後面也會想辦法回來救我的!」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