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了!”葉無雙大叫一聲,因爲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又回不去了!這裏人煙稀少,怎麼可能會有車呢?

葉大狀元可不認爲自己還會像上次這麼好運,有美女送自己回家,葉無雙無奈的搖了搖頭,看樣子得走回去了,葉無雙忍不住望了一下,發現這條路一眼望不到盡頭…

葉無雙暗暗咂舌,這也太遠了吧?!無奈的轉身準備下山,忽然眼前一亮,發現毒蜘蛛和赤虎來時開來的路虎越野車!頓時心中大喜,有車就好辦啦!

可轉念一想,可是自己好像不會開車啊?葉無雙指了指自己。

“開車應該和騎馬差不多吧?”葉無雙自言自語的說道,畢竟也知道一些相關知識,由於凌洛楓要葉無雙學習開車,因而葉無雙也在網上學了車的操控技巧,所以,便毫不猶豫地上了車。

發動車揚長而去,這個時候要是有人,就會發現盤山公路上有一輛車左右亂躥,驚險萬分!

葉無雙本以爲很好操控的,沒想到實踐才知道有一些難度,他感覺車一點都不聽話,他要往左,車卻往右,他要往右,車卻往左。

幸虧葉無雙平衡感超強,通過神識探測,每一次快撞車,都能及時控制住,以至於不會車毀人亡。

就這樣在葉無雙跌跌撞撞之下,竟然也逐漸熟練了開車的技巧,而且越開越好,葉無雙也不得不佩服他自己的接受能力,熟練了之後車越開越快!這時候要是黃泉路邊有人經過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認爲,又是賽車手在飆車。

當葉無雙離去後,從毒蜘蛛的身體裏忽然射出一道黑光,直奔蒼穹而去。

葉無雙開的不亦說乎,終於離開了黃泉路直奔城區,這時候,葉無雙不但沒減速,反而加速,風馳電掣,在街道邊的路人只感覺一陣風颳過,轉眼間就不見了車影。

“哇!這是誰在開車啊,難道是賽車手舒馬赫來了?”

“啊!好快,帥呆了!”

“真特麼刺激!”

“我要是會這麼拉風的車技,那泡美眉不是手到擒來!”

路上的年輕男女望着葉無雙開車離去的方向眼冒桃花一陣崇拜,當然葉無雙此刻完全岑寂在飆車的快感之中了,渾然不覺得自己給小年輕們造成的視覺衝擊力。

葉無雙嘀咕道,難怪網上說一些富二代土包子什麼的喜歡飆車,原來這感覺還真的挺不錯的。

葉無雙由於第一次開車,所以特別的興奮,完全忘乎所以,憑藉神識的精妙控制,竟然在在熱鬧的大街上能夠極速而行,好像魚入大海,穿梭自如!

體驗着速度與激情的快感!

“轟!嗖!”

葉無雙操縱車像閃電般飛馳而過。

“哇!小小,你快看,那輛路虎帥呆了!”一個青春洋溢,一頭秀麗的短髮,好看的瓜子臉,大眼睛的女孩驚叫道。

“嗯?哪裏?!”一個酒紅色長髮披肩,光潔白皙的臉龐,烏黑透亮的雙眸,明眸皓齒,絕世無雙的酷勁十足的姑娘望順着旁邊姑娘手指的葉無雙離去的方向,雙目放光,一臉崇拜,並牢牢記住了葉無雙所開的那輛車的車牌號碼.

“M7458“,不禁一愣,“氣死我吧?!”女孩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

“嗯?小小你笑什麼?你不是想找個教你賽車的師傅麼?我覺得剛纔那個就不錯,而且我覺得他比專業賽車手更專業耶!”旁邊的短髮女孩很肯定的說道。

“啊?呃,沒笑什麼,嗯,我也希望能再次遇到那個人啊,那我的車技絕對像火箭一樣蹭蹭蹭的提高!”說話的這個酷小·妞就是蘇小小,如果她要是知道剛纔呼嘯而過的是第一次坐她順風車的人,那她一定會驚訝的合不攏嘴。

當然還沉寂在飆車樂趣中的葉無雙渾然不知,他那閃電般開車的方式,已經深深記在了一個只有過一面之緣的女孩的腦海裏。

“嗖嗖嗖!”

葉無雙發現前面路上的車都停了,一陣納悶,便沒管那麼多,繼續加速呼嘯而過!


“我靠!那哥們牛逼,無視紅燈啊,瀟灑!”一個停在紅燈前的中年大叔感嘆道。

“一看就是某個富二代或者***!”又一個司機羨慕嫉妒恨地說道。


“發現一輛車牌號爲M7458的車輛擅闖紅燈朝東武大道方向開去,請快速跟蹤攔截!”一個跨在摩托上的交警正威風八面的打着電話。

“收到收到,緊急通知,攔截一輛車牌號爲M7458的車輛!”

在另一條道路上的交警也開始呼叫同伴。

過了片刻之後,葉無雙從反光鏡發現自己後面跟了四五輛摩托車,葉無雙暗道一聲,這些人是來幹什麼的,爲什麼跟着我?

不管了,想追我,能夠追上我再說!葉無雙嘴角一撇笑着繼續踩油門。

頓時間,車子嗖地一下躥了出去,排氣筒還冒出點點火花,比剛纔的速度更快了。

“哎!停下!你…”跟在後面的交警話還沒說完,見已沒了車輛的蹤影…

一臉呆滯的望着葉無雙離去的方向,這速度已經超越了常人的駕車速度!

這分明是在開火箭!這是這個交警腦海裏的第一個想法。

“報告何警官,發現一輛違規車輛車牌號M7458,已經潛逃,請求警方支援,完畢!”交警氣得要死,但又追不上,所以只能報了警。

“嗯,知道了,我會盡早將肇事者捉拿歸案。”只見一個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烏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澤,一身警裝勾勒出完美的誘人曲線,接電話的人正是海市警局的刑警大隊的小隊長何思雅。

何思雅聽了那個交警的彙報,不禁柳眉輕皺,嘀咕道,這都什麼事啊?交通也要我來管了?還M7458?誠心想氣死我吧!

何思雅這幾天剛接到一個案子,還沒破案,現在還要管這破事,所以非常不爽,暗想要千萬不要被我捉到,否則要是捉住你這個不守交通的小人,一定要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哈秋!”正在開着車的葉無雙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是誰在罵我!我又招惹誰了?不禁吸了吸鼻子,繼續朝家裏駛去。 一路朝家風馳電掣呼嘯而去的葉無雙渾然不知自己因違反交通規則已經上了黑名單,而且順帶的被那車牌號碼氣的火冒三丈的美女警察給惦記上了。

葉無雙根本不知道自己因過度興奮開快車已經牽動了這麼多人的心神,先是牽動了酷小·妞蘇小小那顆渴望成爲頂級賽車手的心;然後又牽動了陌生司機羨慕嫉妒恨的心,到後來又牽動了美女警察恨的牙癢癢的心,正可謂不開車則矣,一開車驚人!

一箭三雕!

葉無雙徹底被這馬力無邊,急速如風的坐騎給震撼了!

這感情好啊,比馬快多了!而且不易摔跤,開起來也舒服!

葉無雙給予了新世紀新產物車子極高的評價。

由於車速極快,很快便到了家。

一個漂亮的漂移將車穩穩當當地停在了別墅旁邊的停車場,下了車,看着自己收穫的坐騎,滿意的點點頭,便朝別墅走去。

一路哼着小曲朝別墅走去的葉無雙忽然一擡眼,發現別墅燈火通明,各個房間的燈全部被打開,更讓他納悶的是就連自己房間的燈也被打開了!

葉無雙暗道一聲不好!家裏進賊了!二話不說邁開雙腿朝別墅奔去,一眨眼便到了門前,這速度比百米飛人博爾特快了不止一星半點!

“咦,不對啊,如果家裏進賊了,那盜賊怎麼可能把燈全部打開呢?這不是賊喊抓賊麼?”葉無雙霎時間才反應過來,猛地一拍額頭,你看我這笨腦子!

隨即,敲門,“咚咚咚…”

過去了一分鐘,還沒有人來開門,甚至連一點聲音都聽不到,這下葉無雙可納悶了, 我的25歲總裁老婆

“哎,開門!我回來了!”葉無雙焦急地敲門,他可不想今夜留宿街頭,那當真有夠慘的。

“你…你是誰?”別墅內傳出一絲微微顫抖的聲音,聲音的來源正是唐魚雁。

“唐姑娘,是我啊,葉無雙!”葉無雙隨即再次敲門。

“噠噠噠…”

這下才傳來拖鞋敲地的聲音,葉無雙知道,是唐魚雁來開門了。

門開了,一個絕世佳人映入眼簾,不過讓葉無雙不解的是手裏還拿着一根擀麪杖!

“葉無雙,你回來啦!進來吧!”唐魚雁見來人是葉無雙,懸着的心才放下,大喘了一口氣,整個人都輕鬆不少,隨即轉身朝別墅內走去。

“呃,唐姑娘, 從木葉開始種田 ?”葉無雙一臉好奇地問道。

“啊?哦,不幹嘛不幹嘛!”唐魚雁一邊說着一邊將擀麪杖藏到身後,她可不想告訴葉無雙,自己是因爲害怕纔拿擀麪杖來防身的。

葉無雙一陣愕然,果然女孩子的心思是猜不透的。

葉無雙見別墅只有唐魚雁一個人,疑惑地問道:“咦,凌姑娘怎麼不在家?”

“哦,楓兒剛纔接了一個電話,說家裏有事,就急急忙忙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唐魚雁聳了聳肩說道。

“哦。”葉無雙淡淡地哦了一聲,隨即皺了皺眉頭,凌姑娘家出事了?到底是什麼事呢?經過一番推敲,還是想不通。

便從懷裏摸出三枚古香古色的銅錢,掐了掐手指算了一下,然後拋出銅錢。

一物從來有一生,一生自有一乾坤!

“哐當!”

三枚銅錢落在地上,目光落在銅錢上,頓時大駭!

正是凶兆,葉無雙很清楚的算出,凌洛楓這幾天將會有一位至親之人逝去!

但究竟是誰,葉無雙卻不清楚。

畢竟他占卜必須知道那個人的生辰八字,而由於在這生活了這麼多天,對凌洛楓的生辰八字也瞭解,所以能算出來,但還是耗費了他不少神識。



唐魚雁站在一旁見葉無雙像個神棍一樣,拿出銅錢唸唸有詞,不禁愕然,覺得他有病。

當唐魚雁美眸一瞥剛好落到葉無雙的臉龐上,忽然咯噔了一下,因爲她發現葉無雙的臉色有一些蒼白,和剛纔進門比有很大的差別。

“葉無雙,你怎麼了?怎麼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唐魚雁疑惑地問道。

“哦,我剛纔幫凌姑娘算了一卦,有點耗費神識,不要緊的。”葉無雙微微一笑,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你還會算卦?那結果怎麼樣!?”唐語嫣一臉不可思議地問道。

“呃,是……福兆。”葉無雙剛準備脫口而出是凶兆,但覺得還是不告訴她實情比較好,不然以自己對這丫頭的瞭解,一定會擔心的睡不着,所以他乾脆編了這個謊。

“哦,神棍都是一樣,說你什麼什麼有好運啦,有福氣啦,我纔不信,人如果真能知天命,那這個世界就不會有這麼多天災人禍了,所以你說的這套我不信。”唐魚雁一臉的不相信,戲謔地說道。

葉無雙滿頭黑線直冒,好傢伙,原來自己被這丫頭當作和那些街頭算命先生一樣了,一陣無語感油然而生。

葉無雙雖然能夠算出別人的命途,但是卻始終算不出自己的命途,他曾經試過無數次,但每次都以失敗告終。

之後他也就只能放棄了。但這並不代表葉無雙算命不準,相反的他每次占卜都是極準,不差一釐一毫。

但被唐魚雁看成了神棍,葉無雙也感覺有夠悲哀的。

“呃,好吧,我是神棍。”葉無雙尷尬地笑了笑,摸了摸鼻子。

“好了,我先回房間了,你也早點睡。”葉無雙說完準備掉頭回自己的房間。

“哎,等等,這個今天有好看的電影,你不看啊?”唐魚雁見葉無雙要回房,頓時嚇了一跳,趕緊支支吾吾地說道。


WWW_ TTKΛN_ ℃o

“嗯?現在太晚了,明天再看吧。”葉無雙疑惑的看着唐魚雁,他總覺得今天唐魚雁有些古怪,但又說不出來。

“呃,那陪我一起看不行啊!”唐魚雁氣呼呼地說道,心想,這人怎麼這麼不解風情,好多人巴不得陪本小姐看電影,這人竟然拒絕!

要不是本大小姐今天一個人害怕,打死我,我也不可能讓你陪!

“呃,既然是唐姑娘的要求,那我看就是了。”葉無雙一臉的莫名其妙,這唐姑娘今天是怎麼了?怎麼突然間要自己陪她看電視?奇怪!

說完便無所謂地聳聳肩,坐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

唐魚雁見目的達成,心裏一陣歡呼,也滿意地坐下了。

這時候,葉無雙的眼睛卻不老實了起來,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很容易擦槍走火的,更何況葉無雙還是個不懂人事的小白。

要是唐姑娘撲上來,自己是該接受呢,接受呢,還是接受呢?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