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下來,「小子,你這是在耍我嗎?你最好別逼我動手,否則你會死的很難看!」

陳麟認真地說道:「不是,老兄,什麼叫我在耍你啊?你自己回想我們之前的對話,從始至終我有說話你回答了我的問題之後我就會把東西交給你嗎?」

那人冷笑兩聲,「哼!牙尖嘴利的小子,本來我還想放你一條生路,但現在看來你只有死了!」

陳麟也冷笑,「放我一條生路?這種鬼話怕是連你自己都不會相信吧,只要我把血靈丹和飲魔刀交出來,恐怕你下一刻就會殺了我,你以為我會像你那麼笨?」

那人點點頭,「小子,沒想到你還看的很通透,沒錯,我的確是打算拿到東西后就殺了你,還有你身上所有的秘密,都將是屬於我的!」

那人說完就準備動手硬搶,而陳麟也做好了殊死一搏的準備,反正他是不會就這麼等死的。

但就在那人剛剛有所動作的時候,不知從某處突然傳出一聲震動天地的獸吼聲,這道吼聲的動靜簡直了,方圓百丈的灌木樹林均被夷為平地!陳麟直接被這道吼聲震飛出去不知道多遠,他摔在一堆枯枝碎葉上,七竅之上均流出一行鮮血!

而那個人就好的多,他渾身上下有黑霧護體,縱使那道獸吼恐怖無比,但也沒有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只是護體黑霧被震散了而已,不過就算如此他也還是臉色蒼白,渾身顫抖不止!

他這幅樣子倒不是受什麼傷了,而是因為恐懼!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在他身上來回徘徊,他很明白這股氣息絕對要比他強大百倍不止!他甚至是生不起一絲一毫的反抗心理。

他心裏正在盤算著該如何從這股氣息的鎖定之下逃跑,至於陳麟他現在沒有任何心思去管,寶貝固然重要,但相比起來還是自己的命更重要!

但他還沒來得及多想,突然一陣強烈的呼嘯傳來,他定睛眼前看去,只看了一眼他整個人就僵住了,無盡的恐懼爬上他的臉龐,充斥他整個身軀!

遠處天邊,背生雙翼,體型巨大的妖獸朝着這邊極速飛來,待的那妖獸離得近了才看清楚它的面目,那是一隻豹類妖獸,雙眼突出,獠牙外露,面目無比猙獰兇惡,身上黃色皮毛之上遍佈道道黑色條紋,背上兩隻數十丈長的金色雙翼,每一次扇動的時候都會產生一股強烈的亂流,威猛無比!

「這是,這是,五階妖獸,金翼花紋豹!」,那人已經嚇得連話都說不利落了,一看到來的是什麼東西之後他已經心膽俱裂了!五階妖獸,這哪裏是他能夠招惹的起的?

見那金翼花紋豹直朝着自己衝來,他不由分說轉身就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後方快速逃去,但是他的速度又怎麼跟以速度文明的金翼花紋豹相比,只是瞬息間它就已經來到那人身後,閃爍著寒光的利爪直接就抓在那人的身上,那人甚至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被撕成了碎片!化作滿天血雨灑落在地上。

「吼!」

金翼花紋豹仰天怒吼一聲,隨後猛的轉頭看向另一邊,愛仕達的陳麟才剛剛清醒過來,剛才的那一聲獸吼對他體內造成了不小的創傷,神智也模模糊糊的,好不容易清醒過來,一起身就看見了那人被金翼花紋豹撕成碎片的一幕,這一幕看的他是心驚肉跳,正準備悄悄的逃跑呢,但哪知一動就被那妖獸給發現了。

那金翼花紋豹扇動雙翼來到陳麟面前,巨大的身軀如同小山一般停在陳麟面前,落地的時候差點把陳麟震的翻了個跟頭。

那龐大的身軀以及金翼花紋豹身上所攜帶的恐怖氣勢讓陳麟有一種窒息的感覺,陳麟在心裏暗自叫苦,「完了,這下死定了,這不知道這是什麼級別的妖獸,連天罡境的強者都毫無反抗之力,看來今天真得玩完了!」

金翼花紋豹逐漸向陳麟逼近,陳麟都已經閉上眼睛準備等死了,反正也沒什麼好反抗的,還不如省點力。

「吼!」

就在金翼花紋豹揚聲利爪要把陳麟撕成碎片的時候,從遠處突然又傳來一聲恐怖的嘶吼,聽其氣勢絲毫不弱於陳麟面前的金翼花紋豹!

這段時間工作太忙,沒時間碼子,各位請多擔待! 林漠頓時無語,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雪靈兒此時才搞清楚出錯了,她連忙站起身:「哎呀,不好意思,搞錯了搞錯了。」

「馬老闆,我……我可能是走錯房間了。」

「這個……這個不是V88嗎?」

林漠:「這是V86!」

雪靈兒頓時滿臉尷尬:「那……那我是真走錯了。」

「實在不好意思,大哥,給你添麻煩了。」

她匆忙起身,戴上墨鏡急匆匆地出去了。

那個馬天成則瞥了林漠一眼:「小子,別瞅了!」

「這他媽是老子的女人,老子今天吃定她了!」

「就你這種屌絲,哼,這種女人,你連想都沒資格想!」

林漠皺眉:「馬老闆,我和你無怨無仇,你怎麼出口傷人呢?」

「你也聽到了,是靈兒姑娘走錯房間了,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馬天成瞪了他一眼:「老子想罵你,怎麼,不服氣?」

「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自己什麼德行,還敢不服氣?」

「信不信老子打得你服服帖帖的!」

林漠面色微微變冷:「你說話客氣點!」

馬天成暴怒:「老子想怎麼說話就怎麼說話,你他媽管得著?」

「操,是不是非得老子收拾你一頓才行?」

林漠剛想發怒,此時,雪靈兒走了回來。

她連忙攔住馬天成,陪笑道:「馬老闆,這件事,是我的錯,您不要生氣。」

「要不這樣,過去我陪您喝兩杯消消氣?」

「這位大哥,實在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啊。」

說完,她朝林漠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跟馬天成起衝突。

在她看來,林漠根本惹不起馬天成啊!

雪靈兒硬是拉著馬天成離開了。

馬天成走出門的時候,還不屑地朝林漠啐了一口,臉上儘是說不出的得意。

林漠無奈地搖了搖頭,這都是什麼人啊。

不過,他也懶得管這些事情。

人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與他何干?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房門卻再次被人踹開。

馬天成一臉暴躁,帶著一群人沖了進來。

「媽的,人呢?你把人藏哪兒去了?」

「告訴你,今天不把雪靈兒交出來,你休想走出這裡!」

林漠一臉茫然:「怎麼了?」

馬天成:「怎麼了?」

「操,雪靈兒那賤貨,趁亂跑了。」

「老子的人,已經把酒吧所有出口都封死了,她肯定跑不出去的。」

「說,是不是你個王八蛋把她藏起來了?」

「勸你一句,把人交出來,這件事跟你沒關係。」

「不然,別怪老子對你不客氣!」

馬天成說著,身邊那些人,還氣勢洶洶地圍了過來。

看那架勢,只要馬天成一句話,他們就會立刻衝上來,把林漠狠狠修理一頓。

林漠眉頭皺起,剛才他都憋了一肚子火,現在馬天成又來找麻煩,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馬老闆,你這麼多人,連個女人都看不住,還好意思來找我要人啊?」

「我要是你,就乾脆找個茅坑,一頭栽死在裡面算了。」

「你還腆著個大臉出來叫囂,咋的,怕別人不知道啊?」

林漠冷聲道。

馬天成聞言,直接暴走,指著林漠破口大罵:「小子,你他媽真是找死啊!」

「行,老子就成全你,給我弄他!」

馬天成一揮手,身邊那些壯漢,直接朝林漠撲了過去。 第65章

《金編》的國慶特輯以一種無論製作方還是觀衆方都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情況, 在一片雞飛狗跳的混亂場面裡倉促結束。

由於青時廣場中心場面一度失控,險些發生踩踏傷人等嚴重事故,BH傳媒公司爲此還收到了有關.部門的嚴肅警告。

危機分析和應急方案跟進不力, 策劃組集體遭殃。上屬副總在頂樓捱了兩小時冷氣, 回來以後原地變身火山爆發, 集體受罵, 獎金砍半。

公關部和《金編》項目專組原本也逃不開, 但一場國慶特輯正鬧得滿城風雨,這會兒還急着用人,只能讓他們戴罪立功。

而當事人……

在外面鋪天蓋地的輿論熱議裡, 顧念毫不猶豫地拉着駱修躲回了別墅區。

第二天,清晨。

玻璃門緊閉, 低噪抽油煙機正在安靜工作。駱修將藍牙耳機戴上右耳, 輕敲了兩下放在大理石料理臺上的手機屏幕:“你有十分鐘的時間, 彙報請儘量簡短。”

對面噎了一秒。

戚寒當機立斷,略去醞釀了十分鐘的開端問候, 直奔主題:“公關部和《金編》項目專組聯名請顧編…額,顧小姐來公司參與公關會議,希望她能配合一些官方宣發。”

駱修重新洗淨手,垂着眼,一邊處理案板上的料理, 一邊慢條斯理地應:“那是她的事情, 我無權替她決定。”

“可是顧小姐的電話打不通?”

“嗯, 我建議她關機的。”

“……”

戚寒用他的三年“苦力”經驗淚流滿面地理解了這個“委婉”而不留餘地的拒絕。

“第二件事是, 經紀部顯然從昨天的直播裡發現您跟顧小姐關係匪淺, 昨晚兩位負責人連夜交替電話騷擾我——讓我務必儘快安排他們敲定和顧小姐的經紀合約。”

烤箱“叮”的一聲輕響。

駱修走過去戴上隔熱手套取出裡面自制芝士麪包,聲音依舊不波不瀾:“和哪家公司簽約是她的自由。”

戚寒淚了:“老闆您昨天還不是這麼說的。”

“我說什麼了。”

“昨天您——雖、雖然沒有說話, 但間接譴責了我們沒有及時聯繫顧小姐談編劇經紀約的遲鈍行爲?”

“嗯,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

戚寒茫然地看了一眼手機屏幕,確定自己沒有穿越時間,這才奇怪地說:“不就是昨天直播前的事情嗎?”

“那你覺得在經歷過那樣一場直播事故後,我還能放心讓我女朋友簽約貴公司?”

戚寒:“…………”

這波嘲諷噎了戚寒足足五秒。

五秒後,電話對面卻換了人。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