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藍色的妖力宛如閃電一般的劈打在金毛猿猴變身後那碩大的身軀上,但接下來的事情令它的失望與恐懼交雜於心扉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天藍巨犀鼻尖的玉角所射出來的妖力,劈山鑿石那都是輕而易舉,就像擊打豆腐一樣,可擊打在金毛猿猴身軀上,就像是在此刻天空的月光照耀它一般,根本一點感覺都沒有,而且它自己想象中的血肉開花也沒有出現。

雖說那天藍色的妖力對其沒有什麼傷害,但金毛猿也有些不耐煩了,當即直接無視天藍巨犀那鼻尖上的玉角,那還在猛烈射着的道道藍光,那接近兩米多長,宛如水桶一般粗壯的手臂,直接拍了過去。

那手臂宛如神鐵一般,那蘊含極強威力的藍色妖力就像水一般,在那恐怖的力道下沒有絲毫阻擋力,更別說對其照成傷害。那巨大的手臂直接穿透其,就要拍在同樣身形巨大,但比金毛猿猴則略差幾分的天藍巨犀碩大的頭顱上。

天藍巨犀感覺到這猛烈一擊所蘊含的威力,當即猛的一縮頭,鼻孔上那宛如玉質材料一般晶瑩剔透的犀牛角頂了上去,撞擊於其巨手掌心間。


對於天藍巨犀來說,它最強大的地方不是其所射出的妖光,而是它那宛如白玉一般晶瑩剔透的玉角。這玉角在妖力長期的溫養下已堅不可摧,在它全身之中最爲堅硬與珍貴的東西,若是將其鑲入一些武器之中,那威力定會大增,所以極爲寶貴,許多人出大價錢收購着。在這利益與貪婪的驅使下,也有許多人不懼危險尋找着,不過這乃是天武宗的修煉祕地,一位強者死後留下的洞天之中,天武宗修煉肉體,以身體爲兵器,所以這天藍巨犀才能成長到如此地步。


那銳利的玉角帶着殺戮的氣息直衝那宛如重山高空降落的一掌,天藍巨犀本以爲金毛猿猴就會因此而收回這劈天蓋地的一擊,但是它錯了。

那宛如巨山一般沉重的一掌直接拍上,掌心與這玲瓏剔透的玉角相搏,只聽到一聲宛如鐵器相交的暗響,兩者就那般僵持起來。

也不知是不是因爲金毛猿猴皮糙肉厚的緣故,這麼尖銳的一角它居然視若爲無物一般,甚至其還狠狠的加大力道,想要將天藍巨犀這充滿殺戮與氣勢的一股氣給力壓下去。

衆人見之,不禁暗歎一聲,真乃蠻力也,眼前發生一幕實在過於震撼,不禁讓他們倒吸口氣。


玉角之上傳來的力道使得天藍巨犀一陣心驚,但其同時也憋足了力道,反擊着。頓時,四肢所踩着的岩石地表都不禁凹陷下去,幾條胳膊粗的裂痕眨眼間便顯露出來。

天藍巨犀的猛烈反抗未使金毛猿猴氣餒,緩下攻擊,反而使其那金色的妖力匯聚與那手掌之間。

“咔嚓!”這宛如神鐵一般堅硬的玉角居然出現一絲細微的裂痕。

那力道再次加重,天藍巨犀頓時感覺壓力大增,整個身軀再次下沉,那四肢所踩的岩石地層裂縫逐漸加寬加深,它就快支持不住了!

此時,月獸已經失去幾名手下,如今眼看又要失去一名,這讓它如何撐得住氣,當即就要再次露面出手。

不過,此刻進攻確實是個進攻的好時機,只見那金毛猿猴那碩大身軀後背忽然浮現一座宛如鏡子一般光華,那光華之中出現一個苗條的身影,眨眼之間,那身影便從中邁步出來,那帶着朦朧光暈的右手散發着一股恐怖的威力,狠狠的擊中在金毛猿猴後背上。

啪的一聲!兩股不同的妖力抗爭着,妖力與妖力之間的爭鬥每次都會引起一番聲響。

後背傳來的妖力爭鬥不禁讓金毛猿猴疼痛得齜牙咧嘴,但它卻是強行忍住,原本拍下的去的右手力道頓時在增加一番。

月獸看到金毛猿猴死不放手,力量反而還大增,壓迫自己手下天藍巨犀所踩踏之地更加凹陷進去,周圍也出現宛如蜘蛛網的裂縫,密密麻麻。

當即它開始憤怒起來,手中力道也頓時增大幾倍,連續拍出幾掌,每一次都擊中同樣的位置,每一擊都造成宛如撞擊金鐘一般,聲響不停。

砰!又是一擊重掌,使得金毛猿猴那巨大的身軀不禁顫抖一陣,同時它手上的力道也再次加重,這就一點藉助月獸那每一掌所帶的力道一般,使得那身形矮了半截的天藍巨犀一陣痛苦。

“你還不放手!”月獸怒吼一聲,其在次收回手掌,反覆重重的拍動着。

奪鳩心中不禁感嘆這金毛猿猴果然強橫,那月獸隨意的一擊都能將自己與張耀武擊飛,而如今如此用盡力道的一掌,卻只是令其顫抖而已。如此變態的防禦力,放在三級妖獸中,除了那些防禦力超強的種族外,怕是沒有幾獸能與其爭鋒。

那天藍巨犀還在反抗着,其鼻尖那堅硬如神鐵的玉角又多了幾道裂痕。


吱…在月獸的連續掌拍打之下,金毛猿猴終於將他那人形粗壯的右手微微擡起一分,可接下來,它那一直空閒的左手開時行動起來,只見它稍微移動了一下龐大的身軀,左手一拳直接將笨重的天藍巨犀擊飛。

砰!那天藍巨犀笨重的身影一路橫衝直撞,撞擊在一座山壁上,頓時造成岩石破碎,形成一座大坑。

月獸見後,頓時一愣,可金毛猿猴卻並沒有因此而就停止攻擊,只見它那碩大的身軀右邊旋轉幾步,那水桶粗的右臂化拳,向懸浮於半空中那朦朧苗條的身影掃去。

這一下,月獸還未反應過來,直接被這重重的一擊橫掃反擊拳給擊中,那纖細的身軀宛如世俗中,大炮所射出的炮彈一般,重重的向岩石牆壁撞去。

只是令人有些意外,那撞擊物體的聲響卻沒有想起,奪鳩不禁看去,原本應該相撞的岩石牆壁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大片月光斑紋。

原來,就在月獸那宛如炮彈一般的身軀,要射中那堅固的岩石牆壁時,它當即在那塊地方聚集出一道月光斑紋,隨後融入其中。

“好詭異的領域!”衆人心中暗想,唯一獲得行動能力的奪鳩更是感嘆萬分,這一刻,原本他那一直提防着黑斑虎的心思也減落幾分。

“就是此刻!”作爲一個優秀的獵手,那黑斑虎吃了在多次虧後,也明白不能與其力敵之後,一直在尋覓防禦破綻它終於尋找到這一個時機,當即便撲了過去。那充滿協調感與力道的四肢,其所露出寒光的利爪忽然生起一道道黑色的火焰,每奔跑一步,便會再荒蕪的岩石地上留下一道道燃燒的痕跡。

黑斑虎的忽然襲擊讓奪鳩意味到還在危險時機,不適合觀看金毛猿後與月獸的戰鬥,當時便全神貫注的迎接呼嘯而來的敵人。

不一會兒,一人一獸陷入激烈的戰鬥。

在看金毛猿猴那兒,只見它那極爲兇戾的眼神四下掃射着,它滿臉露出警惕之色,顯然在提防着隨時可能出現偷襲的月獸。

忽然,先前那撞中山岩牆壁上,造成巨大動靜,因龐大力道衝擊後淹沒於碎石中的天藍巨犀忽然全身顫抖起來,只見它借用四肢將壓在身上的碎石掀開,從中爬了起來。

咔嚓!其鼻尖上的玉角徹底碎裂開來,掉落與碎石堆中。

金毛猿猴見之,露出冷笑,其有些微紅的雙眼忽然兇光大增,兩道由兇戾所化的恐怖威力的光芒從中射出。

砰!一聲巨響,頓時那天藍巨犀停止顫抖,其瞳孔露出恐懼,它那碩大的身軀出現兩個手指粗的血洞,其中射出宛如噴泉一般的血柱,下一秒,它倒在滿地的碎石塵埃之中。

而金毛猿猴因爲其雙眼射出兇戾之光後,顯得彼爲清澈,當即,它便看見不可動彈的衆人,以及正在激烈鬥爭的奪鳩。 只見金毛猿猴那碩大的身軀忽然動彈起來,它舉起那足有水桶粗的右臂,宛如普通人胳膊粗的五根手指間,立馬出現相對應數字的幾道金色妖力。

它那麼隨手一揮,那道道妖力揮灑而出,向不得動彈的五人衝去,短短几呼吸的時間,便將這幾人全身包裹起來。

那金色的妖力宛如鋒利的長劍一般,將束縛衆人四肢行動力的妖力源頭直接斬斷。

衆人身軀只覺得那麼輕微的一顫抖,頓時間,行動力當場恢復。

王雙眼見奪鳩正與那黑斑虎艱苦鬥爭着,當即便衝了過來,前來助奪鳩一臂之力。

“可惡!若不是我真身必須在天際化作那朗朗明月來去迷惑那些老傢伙,這一戰我又豈會打得如此憋屈!”這座佈滿道道光斑的大山的某一光斑內,月獸那宛如星辰一般慧美的雙眼正注視着場內發生的一切景象,只見它眉頭微皺,恨恨道。

原來,這苗條的朦朧身影並非月獸本尊,它的本尊正是奪鳩等人先前所見的那塊巨大丑陋的石頭人,而且也只有這巨大丑陋的石頭才能化作這照耀漆黑夜空的朗朗明月。而月獸之所以不顯露出本尊來與奪鳩等人鬥爭,則是爲了給予懸空城內的那些長老一個假象,這是用來迷惑他們的。

所以,它的實力才如現在所看到的那般低落,不然以它堂堂四級妖獸,居然還對不過一個三級妖獸,這說出去也會笑掉其他妖獸的大牙。

別看這金毛猿猴乃是變異妖獸,但在怎麼強悍也畢竟不是同一個等級,這之間實力的分水線相差太多太多。

此刻,月獸原本六名手下,如今已經只剩這麼最後一名,而且這最後剩下的黑斑虎也被幾人包圍,面臨着死亡的危機。這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原本必勝的局勢就逆轉起來,而這一切的異變,都是眼前這隻體型巨大的金毛猿猴搞得鬼,這讓月獸那是恨得直咬牙切齒!

“如今只剩下這麼一隻黑斑虎,這接下來的計劃全都泡湯,真是可惡至極呀!這口氣我實在是憋不下去!若是不將這隻死猴子碎屍萬段,我心裏難安呀!”當即月獸便在心中定好抉擇,它打算不惜一切手段,將場內的敵人全部消滅,當然,最重要的是那隻讓它咬牙切齒的變異猴子死去!

金毛猿猴那碩大的身軀正在來回走動着,它妖識四散,一臉的警惕之色。在它看來,這月獸沉默許久定是在琢磨着什麼陰招,準備威力強大的招數,所以它必須警惕,警惕,再警惕的提防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一切狀況。

它這般做卻時有一番道理,畢竟一個四級妖獸不可能只有那麼一點水準。

果然如其所料想的一般,只見離它那碩大身軀不到十米遠的岩石層上,忽然出現一塊圓形光斑,一道耀眼的光芒沖天而起。

以金毛猿猴那火眼金睛的天賦,不難看出那道沖天光芒中,月獸那朦朧的身影。

這道耀眼的光芒宛如天際那輪浩瀚明月撒出的淡淡月光一般,久遠而又寧靜,但其沖天而起的速度極快,打破了那寧靜和久遠。它就像世俗中一些迷信的人所見到的掃把星一般,帶着長長的尾巴。

眨眼之間,這道光芒離那照耀夜空的那輪明月不到百米來的距離,若是有視力極高之輩以這個距離看去,定會出,那如盤子一般大小的明月背後,那一層被月光籠罩的巨型醜陋岩石。

又是一眨眼的功夫,這道璀璨的光芒融入那輪朗朗之中,光芒內的朦朧身影眼中露出的耀眼光芒,但在這宛如光球的明月中卻是那般的不顯眼。嗖的一聲,這朦朧的苗條身影就宛如天地間的靈氣一般,直接穿入那外表佈滿疙瘩的岩石之中。

頓時,那輪原本沉寂的明月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



浮空城內,幾名盤膝而坐,閉目養神的老者忽然睜開雙眼,只見他們眼中的精光彷彿能穿透牆壁一般。


遙遠的地方那轟隆隆的巨響到了這兒,就像蚊子在耳邊的嗡嗡聲一樣,令人不會有太多的在意,但到了這幾位耳朵極尖的長老這裏,又變得不一樣起來。

以他們那高深的修爲定然猜想到那兒發生異變,唰的幾聲,下一刻,懸空城的那座最高建築中出現幾道人影。

那人影有老有少,但還是老態龍鍾的老者略多一番。

“發生了什麼事?”其中一名較爲年輕的長老發覺夜空之中的明月的異變後,不禁沉聲問着這些人中,年紀最大,最有威望的一名長老。

“不知!”那白袍老者看是渾濁的雙眼露出精光,他雙手揹負,正注視着看着夜空中,那輪搖晃着得明月,那老者淡淡回答道。

“要不要過去看看?”那年輕的長老神色疑惑,試問道。

“不必,先靜觀其變!”老者雲淡風輕的解釋着。“那月獸行事放蕩不羈,難以馴服,我們若是貿然前去,定會引起它的不悅,到時候難免又是一場惡戰。”

衆長老點了點頭,表示認可,隨後皆不再言語,只是靜悄悄看着天際那輪明月。



月夢山脈外圍,某處洞穴內,五名衣服色彩斑斕各異的中年男子正議論紛紛,五種色彩的源力環繞形成的鏡子懸浮在半空之中,裏面所呈現的畫面正是天際那輪晃盪的明月。

只見天陰眉頭緊皺,說話語氣中帶有一絲擔憂,疑問着。

“這月獸乃是四級妖獸,我們這樣做不會出什麼差池吧?”

霸氣昂然得天霸豪邁回答道。

“要相信他們嘛!偶爾也要測試一下,這新一代的優秀弟子的心理承受能力,這武道一途,艱難無比,我們這也是爲了鍛鍊他們!”

“可是,那些孩子中有一個被心魔操控了呀!”雖然天霸這麼說道,但天陰心裏還是有些不安。

“天陰,你平時出招對敵的陰狠哪去了,現在怎麼如此優柔寡斷。要知道,玉不琢,不成器呀!何況我們在這兒啊!難道你還不信任自己的實力不成!”天納語氣中帶有那麼一絲責備,不等天陰反駁,他接着道。

“至於那入魔的孩子,大不了我將鎖魔魂鏈拿出來便是!”

聽到這最後一句話,原本場內比較鎮定的幾人也是倒吸一口氣。

要知道這鎖魔魂鏈乃是魂器呀!這乃是人這一生的三魂七魄中的命魄而成,可比那些什麼靈器,血器要強上許多。

要知道這世間共分爲四大類兵器。

魂器,靈器,血器,源器。

這四種不同性質的兵器各有各的功效,其中以魂器最爲厲害,這乃人的命魄所化,祭煉時間越長,威力越強。

只有到了一定境界領悟了三魂七魄的真諦,才能祭煉而出。

這靈器乃是世間通靈物體,或一些妖獸一些特殊的材質注入源力或靈氣煉製即刻,注入源力便能發動其真正的威力。傳聞,將靈器祭煉到極致時,能夠令其生出靈智,甚至化爲人形。

這血器乃是一些神鐵或罕見寶石打造而成,靠的是有靈性的血液溫養而成,靠飲血而強化,據傳說,炎黃大世界中,便有這種專門溫養修煉血器的門派。據說因爲行事過於血腥惡毒被定上魔門的標籤,正魔大戰中,門派被剿滅。

至於這最後的源器,顧名思義,與源珠有關,但又不同,要知道鍛鍊靈器,加入源珠也有奇異的效果。但製造這種源器需要的源珠可不普通,它需要,修士到了三才境界時,源珠破碎化洞天后留下的那碎片。這種碎片會沾上世界的真諦,或是天地間的規則,不過,一般這種碎片很難留住,因爲它很容易化作粉末,被血肉根骨吸收,或是被魂魄吸收。所以這源器最爲難得,雖然威力沒有以上任何一種兵器強大,但長期使用,對於領悟大道有着莫名的好處。

“那既然如此,我們看戲便是!”最後的顧慮消失,天陰於是欣然道。

衆人點了點頭。



轟隆隆,夜空之中的那輪明月還在傳動着聲響,彷彿在逐漸下移一般。

此刻,奪鳩等人早已將黑斑虎搞定,就連它的虎屍都已經被人收好,打算拿到懸空城內賣掉。

山谷內的戰場早已清掃完畢,衆人都額外收到一份豐盛的戰利品。

不過衆人都沒有打算離開的心思,因爲這整座山峯都佈滿了一塊塊的光斑,在看了那月獸藉助光斑遠遁的實力後,衆人都也不敢隨便走動,生怕遭受到月獸的突然襲擊。

他們並不知道,此刻月獸已經回到本體之內,哪還有多餘的時間管他們。

不過,夜空之上那晃動的明月讓他們心中多了一份不安感,但他們都不敢亂動,只能在原地仰首觀看着,同時還得警惕着四周。

忽然,照亮夜空的那輪明月所四散的光芒全部消失,除了周圍四散的光斑外,整座巨山外面一片漆黑,視線就像被一層黑幕阻擋了一般,外面的人看不見裏面的情況,裏面的人同樣看不見外面。

結界!奪鳩腦中嗡的一下出現這兩個字! 奪鳩曾在一本古籍中看見過關於結界的描述,而且曾經尚宇與張之賀在海外島嶼對戰時,尚宇也曾使用過結界封鎖整座島嶼,只是他那種結界又與此刻的不同。

那一種結界是威力極強的那種,可防禦內外,而月獸所佈置的這種,只是用來隱藏某個地方的氣息,將內部與外部隔絕開來,也就是這裏發生任何動靜,在這結界還在的情況下,外面的人都不可能發覺。

幸虧這座山谷內有着許許多多光斑照耀,點明四周環境,不然在這層漆黑的結界籠罩下,奪鳩視力大打折扣,成爲一個名副其實的睜眼瞎。

在不是很清楚這結界的情況下,衆人都不敢隨意亂動。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