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跟桑迪在電梯里的聊天,她知道,桑迪是喜歡他的。 打怪獸的過程張罘已然輕車熟路。

也就是二段變身。

他抬手比劃了一個變身的動作:「變身。」

。。。

「哥哥,哥哥。」

「變身。」

「什麼。」

並沒有預料一般變為巨人,張罘懵懵地從辦公桌上醒來。他看了看一邊的時鐘。

13點01分。

睡了大約半小時,他看了看將自己推醒的人。

陽光的臉龐,堅定的眼神,是日比野未來,此時的未來有些焦急的樣子:「怪獸出現了。」

「怪獸?」

「長崎市上方出現了怪獸。」

未來又重複了一遍,如同斷片的記憶才在腦子裏被張罘讀取。

馬賽克女人,20世紀特攝電視劇,魔天神。

記憶不斷的湧入,張罘才意識到將才是一場夢,那現在呢。

他看了看未來,未來似有察覺地捂了捂臉。但是還是太嫩了。

未來沒有察覺到來自於腳下的偷襲。

張罘一個腹擊將其擊倒,抱着肚子蜷縮在地上的未來滿是不解:「為什麼,為什麼要揍我。」

「要多出自己身上找問題,比如,你應該檢討我為什麼會被揍。」

這是典型的忽悠,未來懵懂地想了想,開始檢討自己。

張罘的目的卻不是這個,他從未來疼痛的臉色判斷出這不是夢。

而且,既然怪獸出現了,那自己也不能再閑着:「未來,召集guys的隊員,準備戰鬥。」

「他們在睡覺。」

「不許睡覺,全部叫起來。」

「相原龍臉都被我扇腫了,還是醒不了。」

「嗯?」

詫異的張罘看了看未來,還記得在光之國,這個新生的奧是多麼正直,勇敢,心懷光明。

現在遇到事情,解決方式怎麼這麼粗暴。

算了,相原龍的臉先放在一邊。現在最主要的還是怪獸,張罘和未來走在guys的過道上。

這裏橫七豎八地躺着工作人員,看上去好像整個guys的人都睡著了。

自然,基地的工作機能也癱瘓了大半。張罘和未來只好先去guys分部的監測室手動出艙鳳凰號戰機。

監測室里,哲平趴在儀器上呼嚕嚕,相原龍也趴在儀器上呼嚕嚕,他的臉紅紅的,毛細血管破裂得厲害。

未來下手不輕,張罘忙於啟動鳳凰號。

啟動鳳凰號的工作枱被guys隊員真理奈壓着,這個人也在呼嚕嚕,嬌好的身材被硬質工作枱壓得變形。

張罘讓未來把她丟在地上:「不要趁著別人睡覺,就動手動腳。」

「知道了。」

接着,真理奈被兩人丟在地板上,這兩個奧特曼比起女人更關心怪獸。

他們打開監控,衛星捕獲到長崎市的畫面。

在長崎市的天空,懸浮着一個巨大的圓形金屬球,金屬球外表光滑,呈黑色。

那就是怪獸魔天神,監控畫面上的大圓球在長崎市的高樓間愉悅地蹦噠。

它每一次彈跳都使得一棟高樓崩解成拼圖般的碎片。

高樓里的居民還在夢鄉里徘徊,就從睡眠變為永眠。

同一時間,張罘也將鳳凰號戰機啟動。他和未來兩人奔向鳳凰號機艙,隨着戰機被軌道推上guys基地的高台。

接着,戰機噴出產生推力和升力的氣流飛上天空。

。。。

長崎市,魔天神就像是孩子玩弄玩具一般將樓房踐踏,居民在睡眠中死去。

這樣的死亡沒有痛苦,痛苦的只會是緬懷死者的生者。

而金屬圓球狀的魔天神在半空越跳越歡,最後乾脆直接落在地面,滾動起來。

以求更高效率的破壞。

它通過圓球的轉動撞碎一棟房屋,繼續轉動,撞碎的卻是一個飛來的物體。

那是一枚導彈,斯派修姆導彈。

鳳凰號穿透雲層,在半空中出現,導彈也是由鳳凰號發射出的。只是效果像是沒有一樣。

斯派修姆導彈在怪獸魔天神身體表面爆炸,卻只是炸出了煙火般一閃即逝的火焰。

至於,怪獸,光潔的金屬球表面依舊光潔。

張罘打開鳳凰號的武器系統,既然導彈沒有卵用,就試試激光炮。

隨着他的按動,兩道激光充能,從鳳凰號的機翼位置射出。激光炮準確地打在魔天神的表面。

使對方的行動停滯下來。

有效果了,張罘看到魔天神因為激光炮而陷入僵直的狀態,繼續再接再厲。

又好好射了幾發,這時,他才發現不對勁。

怪獸魔天神金屬球表面發出如同激光般耀眼的明亮,一陣充能后。

與鳳凰號激光炮相同的激光被其模擬反射回來。

「躲避。」

駕駛戰機的人是未來,張罘是控制武器,進行火力輸出的。

躲避自然是讓未來操控戰機閃開,可是。

呼嚕嚕。

從鳳凰號主駕駛的位置傳來打盹的聲音,張罘無語地看過去。

未來趴在戰機操作桿上,睡得正香。

他睡得香,張罘卻很難受。這就跟教練和學員出去學車,教練還在這邊給學員講科目二的注意事項。

轉過頭,卻發現自己學員趴在方向盤上睡覺。

「完蛋。」

鳳凰號戰機精準地接住了魔天神反射的激光,絢麗的爆炸在空中產生。

焰火澎湃。

鳳凰號還算結實,扛了一發激光炮,航空油箱爆炸,機身都未散架。

它只是整個戰機直直地往地面滑落。

機艙內清醒的人只剩下張罘,他看着這個安靜到寂寥的世界。

有一說一,在這裏變成巨人和怪獸戰鬥。一不小心,就會壓垮高樓,造成傷亡。

畢竟,這次根本不存在撤離,高樓里滿是人類在活着,在呼吸。

至於,極光帷幕,張罘不確定能不能將怪獸魔天神拉入其內。那麼,就只有快速解決戰鬥了。

GACCHAN

遊戲機樣式的故障驅動器被張罘放在腰上,腰帶自動伸出鎖死在他的腰部。

接着,一個綠色卡帶飛入腰帶上方。

KRMENRIDERCHRONICLE

(假面騎士編年史)

GASHAT

鳳凰號斜斜墜落的戰機上出現巨大的金色羅馬數字時鐘錶盤,上面的指針指向12點的位置。

BUGGLEUP

御天之騎,

銘刻編年,

此時此刻,正乃極致之時。

一切陷入了相對的靜止,不論是鳳凰號戰機也好,魔天神也好。

甚至是風與聲音,此刻都停滯下來。

只餘下

PAUSE

一個綠色的騎士坐在鳳凰號的機艙外:「現在正是審判的時刻。」。 很快,他的願望實現,不過對手並不是葉缺。

心兒對自己醫術極有信心,見清風雙眼燃燒著戰意,說道:「跟我來。」

清風跟著心兒走出了廂房,開始了一段左彎右拐的路程,路途之間,清風有所疑惑:「陣法?」

心兒發出如同銀鈴似的笑聲:「別多問,跟著我就好。」

清風知道再問也不會問出個所以然,索性閉嘴跟著心兒後頭。過了約莫一刻鐘之後,心兒領著清風來到一個小小的平台,平台上葉缺大汗淋漓地躺在上頭,而穿著一身潔白無瑕衣袍的易心,靜靜地站在一旁,手裡握著一把三尺銀劍。

聽到心兒與清風的腳步聲,易心轉過頭來,直接說道:「正好,上來吧。」

聞言,清風右手一翻,取出大槌,躍上平台,與易心對視著。葉缺右手撐起身子,手上的樹枝在與易心交手中已化成指甲大小的碎片,布滿整個平台。

葉缺把場地留給易心與清風,自己走到心兒身旁。心兒拿出了一瓶藥罐,倒了一顆臭氣衝天的藥丸給葉缺,葉缺想也不想地一口吞下,靜待藥丸發揮藥效,與心兒兩兩並肩而立,觀看著場上清風與易心的交手。

易心右手隨意握著劍,望著清風:「不必留手,來吧。」

清風握著大槌,看著易心手中的三尺銀劍,儘管易心只是隨意地站著,沒有擺出任何的架式,他卻有一股不知該從何處下手的感覺。

「來啊,你還在等什麼?」易心冰冷的臉上勾起淡然的笑意,在清風眼裡,這笑意里藏著一絲嘲諷。

清風握著大槌,壓低身體,做出向前沖的姿勢,雙眼緊緊盯著易心,像是猛虎盯著自己的獵物一樣,不一樣的是,清風可能是一個老虎,但易心絕不會是兔子。

「你不過來,我就過去了。」見清風只是壓低身體,卻不衝過來,易心頓時爆發出恐布的殺氣,本來隨意握著垂在身旁的劍,現在直指清風腳前。

易心腳踏出一步,清風感受到恐布的殺氣撲面而來,咽了一口口水,喉結上下動了動,被易心的殺氣所震懾的他,不自覺的退了一步。

「到此為止。」易心散去一身殺氣,還劍回鞘,對清風說道:「下去吧。」

清風面露詫異:「為什麼?」

易心毫不留情地說道:「因為你的心已經輸了,你最好趕快忘記我斗聖之名,否則你面對我,永遠只會害怕,而不敢挑戰我。這樣的修練,沒有任何意義。」

易心冷哼一聲,又道:『你的修為比葉缺還高,膽子卻比他小!葉缺第一次面對我,可連退都沒退,不像你這麼窩囊!」

易心的話語頓時激起清風心底的好勝心,尤其易心拿來相比的又是霸刀宮的門徒,葉缺。

百變派的自尊,絕不能被自己糟蹋!

清風咬緊牙根,站在原地不動,倔強道:「再來!」

「我說過了,下去!」易心再次爆發出可怕的殺氣,不過這一次,清風運轉真元,壓下心中的恐懼,拼盡全力沖向易心。

「九九亂槌法!」

重傷初愈后馬上全力出手,清風感受到真元在體內澎湃流動的感覺,察覺到自己實力的提升,若此時的對手是葉缺,他有十足的自信可以擊敗葉缺。

不過站在他面前的,畢竟不是葉缺。

感受到清風衝來的氣勢,易心臉上出現一抹不知是嘲諷或讚賞的笑意,腳尖輕點,迎上清風。清風見易心主動迎上來,大喝一聲,直接把大槌往易風頭上砸下,但在一個瞬間,易心的劍身後發先至的拍在清風的手腕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