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竟也離他越來越遠,漸漸消失,再也追不上了。只留下天空中女子亦真亦幻的臉龐。

思若在哪?天佑在哪裏?

這一切都是假的,可這幻境卻困住了他。

晴天仔細看着身邊的一切,不能這樣困在這裏,思若和天佑還在等着自己。可這幻境的出口又在哪裏?……

忽然晴天發現有什麼東西在閃光,原來是巴嶽送給他的星勳鐵石。星勳鐵石不能法力影響,當它遇到妖魔煞氣時纔會發光。

晴天將它拿在手上,身體緩緩轉動。那石頭竟閃動的時快時慢,他慢慢調動方向。當正對着一個方向時那石頭一直亮着,他暗想這裏肯定有古怪。

晴天凝神聚氣,體內的地火之力聚於掌心,一個火球向前面射去。

耀眼的光芒閃過之後,一切又變了回來。夜色之下晴天看身旁倒在地上的思若,一切都如一場夢一般。

兩個蒙面人依舊站在他的前後,只是另一個手拿法杖的蒙面似是受了些傷。看來剛纔晴天那一擊正是打中了這人。

手握白骨鞭的蒙面人冷冷說道:“幻境困不住他。”另一個則說道:“快把他們解決掉吧,今天還有重要的事。”說完他手中的骷髏開始泛着腥紅的光芒。

就在這時山頂附近忽然傳來一聲淒厲的吼聲。擺脫了十二皇子軀體的飲血妖更是凶煞,它嘶吼着如同要將天佑撕碎一般。

飲血妖騰空而起直奔天佑的脖子而去,天佑將手中蒼龍匕擋在身前。飲血妖撲到他眼前卻又退了回去,幾番進退終是沒有傷到他。這妖魔不知到底是在忌憚什麼,幾次來回之後終於失去了耐心,嘶吼着暴跳如雷。

一旁的上古巫妖動也不動地靜靜看着,似乎這一切都與它無關一般。

天佑仔細觀察着這妖魔,它看起來雖然凶煞可怖。但仔細看來並沒有多少招數,如果找準時機說不定能重傷它。拿定主意天佑抓住時機人匕合一向着那妖魔刺去,眼看匕首就要刺入它的身體。飲血妖忽然大展雙翅,張着血盆大口往後一退化成一陣黑霧。

天佑手中的匕道刺入黑霧中卻是什麼也沒刺到,

正當他疑惑不解時,幾隻黑色的蝙蝠從那霧氣中飛出來。它們長着大口發着嘶嘶的叫聲向着天佑撲來。天佑拼命揮舞着手中的匕首,幾隻蝙蝠被他砍落下來。可這蝙蝠實在太多,他根本招架不住。不一會幾隻蝙蝠已經落在他的身上拼命地咬了起來。

轉眼間他們身上被咬出許多傷口,幾隻蝙蝠在他身上大口吮吸着鮮血。沒多久他的臉上手上,都已經落滿了蝙蝠。

天佑拼命撲打着身上的蝙蝠,那尚未散去黑霧中飲血妖突然衝了出來。它將天佑撲倒在地,眼看它細長的獠牙就要刺入他的脖子。忽然眼前亮起刺眼的白光,白光閃過天佑身上的那些吸血蝙蝠全都化成縷縷黑煙消失不見。

飲血妖痛苦地掙扎着可它卻無法從這白光中逃脫。

天佑來不及多想手中的蒼龍匕狠狠地刺入飲血妖的胸口。只聽它一聲淒厲的慘叫,痛苦地掙扎着身上散出縷縷黑氣。那恐怖醜陋的面孔也開始慢慢消融在一片黑霧中,隨着那白光越來越強那黑霧漸漸被那白光穿透。

飲血妖的身形已經消失不見,很快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天佑起身看着一旁的上古巫妖,它還是那樣平靜地站在那裏,似乎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可剛纔那刺眼的白光明明就是從它這裏發出來的……

那白光中還隱約有個女子的臉龐,柔美動人。

天佑搖搖頭,肯定是幻覺。看着不遠處十二皇子的屍體,他嘴上的一對獠牙特別的顯眼。

離山頂不遠處,三個蒙面人將晴天圍在中間。手拿骷髏的蒙面人首先出手,只見他手中的骷髏泛着紅光向晴天飛來。

晴天已經這法器的利害,頃刻間一個巨大的火球聚在他的掌心將那骷髏擋在身前,讓它無法再前進半分。

蒙面人一愣,他顯然沒想到晴天會這樣化解了他這一擊。另一蒙面人趁機將手中的白骨鞭甩出來,死死地纏在晴天的脖子上。

兩人合力之下晴天再無反抗之力,就在他幾乎要支撐不住時,體內那股奇異陰寒的力量漸漸覺醒。他的身體開始泛起幽藍的光芒,那光芒竟沿着蒙面人手上的白骨鞭伸向那人伸去。他掌中的巨大火球也泛出幽藍的光芒,不斷地向那蒙面人擴散。

兩個蒙面人不曾想到晴天身上會有如此詭異的法力,其中一人急忙將白骨鞭收了回去。

晴天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用盡全力將手中的火球射向另一人。只聽一聲慘叫,那人便倒飛了出去,這一擊着實讓他傷的不輕。

晴天大口喘息着,剛纔如果那人若是收手再晚些他就要被勒死了。

倒下的蒙面人很快又站起身來,晴天小心防備着這三個人。這三個人卻收起了手中的法器,圍繞着他慢慢轉動起來。忽然又停下來形成一個三角將晴天罩在最中間,他們慢慢展開雙手口中輕輕的吟唱着咒語,三個人身上開始泛着詭異的殷紅光芒,那紅光彌散向四周形成一個無形的光幕。

晴天緊緊握着手中的斷劍,他知道這法陣的利害,一定不能讓他們完成施法。他看着周圍的三個蒙面人決定先對一個出手。正當他剛要出手時,三個蒙面人忽然繞着他飛快的轉動起來,速度越來越快,讓晴天看不清他們的身形。

等他們停下來時,三個人已經變成了六個人……正好形成一個新的圖案,六芒星陣……

晴天手持斷劍向其中一人刺去,那人躲也不躲眼看着手中的劍從他的身體穿過,竟是一個虛影。

還沒來得及再出手,法陣中濃烈的腥煞氣息已經變得濃重起來。

晴天身上的力量忽然消失,法陣吸吶着他體內的精血。他無力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血一縷縷地升上法陣的中心。只怕過不了多久他就會化成一具乾屍了。

可此時的晴天再也沒有力氣反抗。

法陣外思拼命若哭喊着,她想救晴天。晴天拼命地搖頭,不讓她靠前。他低垂着頭看着腳下的土地,靜靜地等待最後時刻的到來……

忽然間晴天發現在他腳下的碎石下面,竟然有微弱的光芒閃爍。他用盡全身的力量高高舉起手中的斷劍,深深地插入地面。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充滿了他的身體,地面上出現許多縫隙,火焰從那些縫隙中不停地噴出來。

他一聲怒吼將斷劍再次拔出,一條火龍破開碎石直上天際。此刻他體內那股陰寒的力量也忽然變強,兩股力量交織在一起,那火龍變成了詭異的幽藍色。

火龍在法陣中不停地咆哮着,一次次地撞向那六個蒙面人,它憤怒地幾乎要將這些蒙面人吞噬。

那法陣漸漸變得搖搖欲墜,三個幻化出來的蒙面人更是若有若無……最後只剩下三個人苦苦支撐着這法陣。只可惜他們的力量在這火龍面前還是顯得有些卑微。

法陣最終還是在火龍的衝撞之下轟然爆開,三個蒙面人重重地摔在地上,看上去痛苦之極。擺脫束縛的火龍更是不可一視,它怒吼着向三個蒙面人撲去。

其中一人拼力將手中的骷髏拋了出去。

那火龍似是對這骷髏有些厭惡。它向後微微收身將那骷髏躲了過去,三個蒙面人趁機轉身消失在密林中。火龍一時找不到目標,咆哮一聲飛昇上天際。 晴天勉強支撐着身體終於將那個蒙面人擊退,他無力地倒在一旁。看着思若輕輕說道:“好險,若不是這寶地我們今天就死在這裏了。”

思若強忍着劇痛看着山頂的火焰說道:“不知道,天佑怎麼樣了?”

天佑的身前飲血妖已經化作一堆塵土,他走到十二皇子的身體前,藉着火光仔細的觀察着,看這屍體的樣子好像已經死了很久。在他的脖子上也有兩個明顯的傷痕。

看來是這飲血妖一直寄居在他的體內,控制着他的身體。外人看到的十二皇子不過是一個傀儡而矣。

正當天佑看得入神時一旁的樹叢中又一個人走了出來,他的臉上戴着一個面具,面具上是一個古怪嚇人的鬼怪。

那人來到天佑身旁冷笑着說道:“厲害,厲害。竟然這樣簡單就將飲血妖解決了,看來真是小看你們了。”

天佑看着這怪人,暗想看來這纔是真正幕後主使。

“是不是你將這飲血妖封入十二皇子體內的?”

面具人冷冷一笑:“是我又怎麼樣?”

天佑知道這人不是一般的角色,他輕吟咒語準備召喚地魔。

只見那人用手一擋,一股濃烈血腥氣息將他包裹在其中,天佑再也沒有力氣反抗。

面具人看都不看他,轉過身冷冷說道:“年紀輕輕的上古巫妖,便有如此高的修行。真是難得啊……”

天佑聽瞪大了雙眼,心中一陣疑惑。爲什麼這樣能夠看到巫妖,這人到底是誰?

上古巫妖有危險了……

面具人站在巫妖身前,靜靜地看着它。巫妖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微低着頭依舊是那幅模樣,但在天佑看來,此刻它是多麼的弱小和無助。

面具人的臉上泛淡淡的冷笑。山頭上所有生命的活力正在慢慢向他聚集。

隨着細微的碎裂聲上古巫妖腳下的石頭慢慢裂開,它周圍空間內那些枯木和碎石受到極大的壓力全都破碎最終化成粉末。其中的上古巫妖不知此時是多麼的痛苦,只見它的斗篷上泛着淡淡白光。那無形的力量越強,白光便越亮,兩者進行着無聲的對抗。

面具人一臉不屑地看着它,他身後的殷紅的血腥氣息卻越來越濃烈,天空中的白色光點也被染成了殷紅色。一條光柱從他手中射出直射向上古巫妖。

巫妖身上淡淡的白光閃爍了幾下便被這紅光衝散,它低垂着十分痛苦地蜷縮在那裏。

天佑看不到它的臉,但他能感覺到巫妖的痛苦。可他就這樣被困在一邊只能靜靜地看着……眼看着巫妖被那光束壓得一點點往下低,那些痛苦似乎施加在他的身上。

天佑狠狠咬破手指,口中不停地吟誦着血咒……鮮血漸漸從他的嘴角流下來,他將口中的血噴出來,形成一層血霧。血霧慢慢融入到周圍的法陣中,法陣慢慢變淡終於散開。

此時正一心對付巫妖的面具人卻沒有發現異常,天佑抓住機會將蒼龍匕向那面具人刺去。怒吼道:“放開它……”

面具人沒有想到,天佑會將那法陣破開。只得後退了一步躲過了天佑這一擊。困住上古巫妖的法陣也受其牽制弱了下來。

眼看巫妖就要不行了,卻被天佑攪了局。面具人生氣的說道:“既然你想死,我就讓你嚐嚐死的滋味。轉眼間他的手上多了一個古怪的法器,法器之上幻化出一個六芒星陣,星陣中一股凶煞的暗黑法力被封印在裏面。

天佑知道這法力不是他可以抵抗的,他急忙施法護住自己。

星陣中一個黑色的漩渦裹挾着恐怖的力量向他撲來,當那恐怖的黑暗力量襲來時天佑的法陣已經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黑色的漩渦中有**聲、痛哭聲、怒吼聲……這世間一切的惡毒似乎都被包含在內。

當這一切被施加到天佑身上時如同千萬惡魔一同侵蝕他的靈魂,那種痛苦從未有過,他痛苦地掙扎着,卻無力反抗任那黑暗中的妖魔一點點的吞噬着他的肉體和靈魂,深入他的骨髓深處……

此刻的天佑如墜地獄深淵正慢慢被千萬妖魔吞噬。

上古巫妖緩緩擡起頭,靜靜地注視着萬分痛苦的天佑。一個光珠在它的面前升起,光珠中包裹着一片光潔透明的樹葉。

巫妖輕輕展開雙手,那光珠飛向天佑與那面具人之間。轉眼間那六芒星陣所釋放出的黑氣竟被那光珠慢慢吸收,光珠也慢慢變得暗淡無光……

黑氣漸褪天佑的身上仍有縷縷黑氣不能散去,只見他微閉着雙眼表情痛苦。

晴天遠遠地看着山頂上時明時暗,不知天佑到底怎麼樣了。可思若傷的太重又無法行動,他一時心急如焚。

山下忽然一陣嘈雜,一羣人打着火把衝上來。


晴天遠遠地聽到趙登的聲音:“晴天公子,怎麼樣了?”趙登和範武兩人打着火把衝過來,看清來人晴天終於鬆了口氣。

晴天忙對範武說道:“先找人將思若護送下山,趙登再帶些人手和我一起上去救天佑。說完人分兩隊,一隊帶着思若下山去,一隊隨晴天直奔山頂而去。

山頂上的面具人冷冷地凝視着巫妖和天佑,眼前那不大的光珠變得越來越黯淡。他一聲冷笑,六芒星陣中的煞氣又重了幾分,那光珠似是受不了這煞氣竟在半空中抖動得利害。

那光珠最終還是承受不住,轟的一起爆開,化作一片光雨,

面具人不屑地看着巫妖,上古巫妖則靜靜地面對着天佑。

光雨散盡,半空中竟有一片樹葉飄在那裏。

面具人一窒,似是幾分驚訝,瞬間又平靜下來。他手中的六芒星陣再次發力直撲天佑而去,面具人心裏清楚,這巫妖十分在意天佑,對他出手則更容易讓這巫妖難於招架。

眼見那六芒星陣再次大盛,那半空中的樹葉忽然大亮甚至有些刺眼。竟將那煞氣暫時壓制下來。

光芒閃過,半空中晶瑩剔透的樹葉已是不再,天佑和那巫妖竟也已消失不見。


面具人輕輕自言自語道:“生命樹的樹葉都用上了,上古巫族也算下了血本了……”

正當此時晴天與趙登帶着衆人衝上來,而些時的山頂上只剩下面具人和十二皇子的屍體。


晴天一看找不到天佑心中一急對那面具人說道:“ 我不管你是誰,你放了天佑我便讓你走,不然我死也不會讓你離開這裏。”

面具人輕蔑一笑似是根本沒將他的話在眼中。

晴天隨手一個火球射向那人射去。而那面具人只是輕輕用手中的六芒星盤一檔,眼看着那火球竟被那黑暗的煞氣吞噬。

晴天心中一驚,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強的人,他的地火之力竟被那古怪的法器吞噬。他心中幾分微怒,輕輕抽出懷中的斷劍。

那面具人看到他手中的斷劍時忽然一愣。他仔細端詳了晴天許久,忽然淡淡一笑一側身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看着突然消失的面具人晴天更是詫異,來不及多想一大羣人已經來到山頂。大家找了半天除了十二皇子的屍體其他什麼都沒找到。

晴天又驚又急,天佑一個大活人能到哪裏去?就算出了事總該能找到吧……他先讓幾個人將十二皇子的屍體擡下山,又帶着衆人一起從山頂開始一點點仔細搜索天佑的蹤跡。

深夜的三皇子府格外安靜,忽然一輛馬車停在府門外。仇昌行從馬車上下來,飛快地跑向府內。

三皇子正與鎮西大將軍議事,忽然聽到仇昌行喊道:“三皇子,好消息,好消息!”

“什麼事?”三皇子慢慢起身不耐煩地問道。

“剛剛收到消息,太子的人追查五皇子被害的事遇上了麻煩。急調了八百護衛奔前山去了。現在城內除了二百左右守城的護衛,宮內只怕已經不足兩千人馬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