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靜冷冷地瞪了涼紅妝一眼,隨即緩緩取出了佩劍…..緊接著一道劍氣劃過,一聲慘叫,一道人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落了下去……

兩座山峰一片死寂,涼紅妝小嘴張的可以放進去一個雞蛋。

…….

是夜,曳戈和紳虛正在房竹山下東側的小河邊閑聊,曳戈暮然間感知到有一股強大的氣息悄悄來臨,自從他進入靈空境他感知能力遠處當初。紳虛還未有所覺,曳戈已然起身,只見崔烈提著兩壺酒從櫟樹林里走了出來。崔烈見曳戈似是提前覺察到他來了,有些驚奇。

「師兄」

「師兄」

崔烈晃晃手裡的酒道:「找你倆請教一些事兒。」

曳戈心下疑惑,紳虛笑嘻嘻道:「修行上的事兒?」不過說罷他就後悔了,這是大師兄崔烈啊,坐照境的強者啊,自己一個靈空境……

崔烈有些不爽地哼了聲道「就你個靈空境教我修鍊?」

紳虛吃了癟從他手裡拿過一瓶酒往河邊有道:「那你請教他去吧……」

曳戈更是心塞。

崔烈瞪了紳虛眼,曳戈忙道:「大師兄什麼事兒?」

「先喝酒!」崔烈嚴肅說道。曳戈無法只得和坐在石頭上先喝了幾口,待到酒勁上來了,崔烈望著曳戈低聲道:「師兄想問你如何討取女孩子歡心?」

「嗯?什麼……」曳戈以為自己聽錯了。

「就是如何把妹?如何泡妹子?教師兄兩手!」崔烈急切地道。


曳戈聽清楚他臉一下子紅了,他感到臉上火辣辣的騷的慌,他忙道:「我不會啊!」他望著崔烈臉不紅心不跳的樣子,他由衷地感到佩服。

「少裝,涼師妹和小仙女似的,都被你迷的死去活來」崔烈罵罵咧咧道:「你不說我閹了你!」

崔烈冷酷的形象算是徹底在曳戈心中蕩然無存了他嚴肅道:「我們是真的愛情。」

「靠!」崔烈媽了句就作勢要拔劍,曳戈忙嘻笑道:「師兄啊,我和師妹從小就識得,我們呆的時間太久了……那個你看紳虛他才是把妹高手,那邊師姐不就……嘿嘿,你找他吧……」

崔烈想了想也是,轉身到河邊找紳虛談了起來,卻不想他和紳虛相談,甚是融洽,大有相見恨晚之感。曳戈一人坐在石頭上喝著酒,他看著河邊的紳虛和崔烈兩人竟然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紳虛也就罷了,可崔烈居然如此話多,他還是首次見。不覺間曳戈手裡的酒已經自斟自飲的喝完了,他看下夜色已是深夜,他向著那二人走了過去,只見崔烈似乎有些醉意道「」如果說女人是一把沙子,怎樣才能把她留住,不從指間溜走?」

紳虛果斷說道:「把她弄濕。」

崔烈眼睛猛然蹦出火光,用袖口狠狠抹了下嘴巴,提起靈力,御空飛向了姑射峰。

紳虛醉醺醺地看到曳戈走過來口齒含糊地道:「你說大師兄喜歡的人是誰啊?」

曳戈嘴角抽搐,心道這貨居然這麼快就忘了白天鵲橋上的情景,他搖搖頭道:「你明天就知道了。」

第二天紳虛被大師姐倒掛在姑射峰的瀑布里,讓水吹了一天一夜。

……..

曳戈很快地適應了靈空境,靈空境即為體內空靈,匯聚成海。他初入宗門時選的兩門黃介技法風雷拳和裂山腳早已經練的爐火純青,現在入了靈空境他更覺得威力大增,至於那本殘破的踏天七步,畢竟是殘破的,有些晦澀難懂,他時常坐在房竹山西側的毒瘴涯邊打坐,在這裡他脖子上那黝黑的生死印顯得極為活躍,那小小的鳳麟圖案像是活了似的,他能感受到和他一脈相連的鳳麟在毒樟涯下安睡,他修鍊了許久感到體內丹海積累的有些慢了,這才停止了吞吶。他起身拿起涯邊的鳳火游龍刃練起了刀法……

忽然間一顆被靈力裹挾著的石頭凜厲朝他胸口襲來,曳戈眉頭一冷,體內靈力驟然運於刀上,鳳火游龍上附著了一層紅光,長達八尺的刃尖瞬間燃起了麟火更隱有鳳麟吼聲穿出,他側身彎腰身體瞬間又如彈簧直了起來,背後拖刀一刀劈了出去,襲來的石頭化為兩半,其上附著的靈力也潰散,但曳戈的刀勢未散,火紅的靈力從刀尖呼嘯而出,形成了刀影直奔樹林而去……

「噌」只聽到一聲劍出鞘聲,刀影潰散泯滅,樹林里走出一人,正是崔烈。曳戈早先聽到劍的出鞘聲,他就知道來人是誰了,他收刀行禮道:「大師兄。」

崔烈讚賞於剛才曳戈行雲流水的動作,拖刀立劈的那一記刀法,但曳戈的那記刀影讓他感到震驚。刀影,劍氣二者異曲同工只是叫法不同,世人多尊崇劍道,以劍為器中君子,故而修行之人大多用劍,刀雖霸道凜厲但多為軍中制式兵器,易學難精,這刀影極為難得,因此他很是震驚於一個靈空中期的小修士使出如此驚艷的一刀,要麼侵淫此道多年,要麼體內靈力熊渾。

「侵淫此道多年,他才多大?難不成真是體內靈力雄渾,看來他並不是表面那麼簡單……心想到此處,他轉念想道誰沒個秘密。」崔烈心中想道,看向曳戈道:「刀法不錯,但不夠凜厲,你該去落鳳山裡獵殺一些妖獸,經歷些生死考驗,對於技法提升是很快的,」

「謝師兄提醒,我會去的。」曳戈看了看崔烈臉上的淤青道:「要不我給師兄開一些化瘀的葯?」

崔烈摸了摸臉上的傷,這是他那晚飛上姑射峰,鑽進郁靜的閨房被郁靜打的,打的真的很狠,這都快半月了還不見好。他說道:「不用,這是我故意沒用靈力療傷。我就這樣放在臉上,這樣讓郁師妹看到了,她會心疼的!」

曳戈嘴角抽搐道:「誰告訴你的?」

「嚴小方。」


「唉……」曳戈嘆了口氣,良久無語,大師兄被嚴小方騙了那麼多次居然不知悔改,真是死不足惜啊!

崔烈卻是完全沒在意曳戈臉上的表情,盯著他手裡的刀道:「你這刀好大,這麼大的刀我還是第一次見,不過這刀還挺好看的,拿來我瞧瞧!」

鳳火游龍刃確實夠大,算上刀柄差不多和曳戈比肩,曳戈單手拿起刀有些為難地道:「這刀好重的,我怕你拿不動。」

崔烈「哼」了下不由分說伸手來拿,他觸摸到刀柄寒冷如冰,這種寒意沁人心神使得他整個人身體的靈力都流動滯緩了,那邊曳戈剛剛離手,他瞬間感到刀重愈萬斤,他想要提起靈力,可是整個身子像是被凍住了,這重量彷彿在不停增加,他心神劇震趕忙撒手,鳳火游龍刃「嘭」的一聲落在了涯邊,彷彿整個山崖都被震的晃動。崔烈看著落入石中的刀他抬頭不可思議地看著曳戈,曳戈今日帶給他的震驚實在太多,他知道曳戈身上一錠有著很多隱秘和機緣。他震驚地說道:「你一直用這個?」

「嗯,但是我拿著的時候應該沒有你們拿的那般重,但的確有些分量的,不過習慣了。」

崔烈扯了扯嘴道:「有些分量?靠!」說著轉身離去,走了會他又道:「你去落鳳山脈修鍊,如有危險可用宗門玉間聯繫你小師弟和二師姐,他們這段時間應該也在那裡!」

曳戈心頭一暖道:「知道了,大師兄。」他從地上撿起了刀,用黑布裹上刀,正準備離去突然崔烈又站在他面前,曳戈吃了一驚道:「大師兄怎麼了?」

「我都忘了……知道剛才為什麼用石頭打你?這裡是宗門禁地你不知道嗎?」崔烈冷酷地說道。

曳戈心裡一驚故作不知地道「禁地?指的是這毒瘴涯嗎?這毒瘴涯範圍好大,宗門外也是啊!」

崔烈想了想這涯下那恐怖的東西好像好久都沒有動靜了,含糊道:「總之,少來!」

「哦。」曳戈不在意地應了聲。他和崔烈一起往外走,路上他問道:「大師兄啊,我們宗門是五位核心弟子的,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二師兄?」

崔烈道:「老二在京兆,打理一些生意,要不然宗門一切用度怎麼調轉的過來?」

曳戈恍然,每個宗門都有一些自己的勢力或生意,以此來保證宗門的正常運行。

曳戈辭別了崔烈,一路從毒樟涯出來,曳戈準備去姑射峰見見涼紅妝再去落風山脈,想道這裡他的眼神逐漸冷冽下來。

。 姑射峰。

「嘿嘿……曳哥……」涼紅妝今日穿著黑色的長袍,顯得有些慵懶隨意。

曳戈伸手在她鼻子上颳了刮道「近日有沒有好好修鍊?」

涼紅妝吐了吐舌頭顯得嬌俏可愛,她學著曳戈平日里跳眉毛的樣子道:「峰主這兩天讓我閉關,衝擊靈空中期,這又什麼好閉關的吖。」

「峰主讓你閉關你就閉關咯,你廢話怎麼這麼多。」曳戈在她額頭上敲了記道。

「哎呦,好疼。」她誇張地捂著額頭,蹲在地上喊疼「曳哥到底是靈空中期了,一指的力道我這弱女子就受不了!」

「哈哈……」曳戈大笑彎腰伸手去拉她起來,雙手繞過她腋下拉她,許是紅妝身子纖瘦也許是他手伸的有點長,他摸到了她胸前的那兩抹柔軟。紅妝身子立刻僵住了,她心跳加速,臉頰迅速紅了起來。

「我說你怎麼一動不動的啊?」曳戈拉她起來,有些納悶地道。待到紅妝轉過臉來,他吃了一驚道:「怎麼你臉紅成這樣?發燒還是過敏?」

紅妝眼眶蒙著一層水霧,她紅著臉撅著嘴道:「你……你摸了人家胸……」

曳戈先是一楞,看了眼紅妝胸前那兩個渾圓堅挺的小饅頭,然後捻了捻手尷尬道:「我不是故意的。」

紅妝有些羞澀地瞪了一眼偏過頭嬌羞道:「那我原諒你吧。」她這嬌羞側頭的風姿正如那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讓人怦然心動。曳戈心頭一陣悸動,他有些後悔剛才沒有好好感受一下手上的觸感,他低頭望著兩隻手,猛然間他從紅妝背後抱了上去,兩手溫柔地摸在了她的小胸上,紅妝臉上剛剛褪去的羞紅又似潮水般迅速漲了上來,曳戈在她耳邊道:「你不原諒我又如何?這裡都是我的,等他們長大,我就吃了她。」說罷在她耳垂上輕輕咬了一口,然後轉身就跑。

涼紅妝本來想要立馬追上去打殺他的,可卻被她在耳垂上咬了口心神一盪,追之不及,大罵道:「曳戈,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回去絕食,我讓他們在都長不大。」

曳戈離著老遠道:「嘿嘿……我們是修士啊,絕食很正常咯。」

涼紅妝一時氣急,帶著哭腔道「你敢欺負我……這個月都不要來找我啦!」說罷狠狠吸了吸鼻子,瞪了一眼曳戈轉身上山了。

曳戈伸手在他鼻子上使勁嗅,嗅道:「這種少女的乳香,真讓人把持不住!」說罷,他轉身出了宗門,前往落鳳山脈,他要去那裡進行實戰,鍛煉自己的眼力和狠厲。

在前往落鳳山脈的路上,一個少年背著一把用黑布纏繞的大刀,刀柄在腦後刀尖卻接近地上,這樣怪異的大刀加上少年冷峻的面龐使得這一幕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曳戈只身前往落鳳山脈進行歷練,他專門去養生殿接了一些獵殺妖獸的任務,這樣既可以歷練又可以充盈一下宗門的貢獻點。曳戈走到了落鳳山下,他看著磅礴無邊的落鳳山,心裡逐漸冷漠下來「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我必須變得很辣,對自己狠,對別人更狠,這樣我才能保證我關愛的人不會受到傷害!」

曳戈從上次他們幾人一起進山的入口往裡走,他走得很慢因為他不知道這個落鳳山邊緣的範圍到底指的是哪裡,他雖說有對自己狠的勇氣,但是落鳳山深處他是不敢去的。樹林里大樹參天,各種鳥叫獸鳴常在耳拌,厚厚的松針埋沒腳裸……

山裡的天要比外面黑的早,曳戈感到沒一會兒天就黑了下來,他抬頭根本看不到天,全是參天的樹木遮得嚴嚴實實,空氣似乎帶著淡淡的腥臭味,他感到有些緊張,這時他愈發警惕起來。他感到他身後有著東西向他逼近,雖然那東西很小心,但是這種過分的安靜,讓他很是不安。他猛然回頭看到不遠處的草叢間有著三雙綠色的眼睛,他定睛看了看是蒼狼,曳戈第一反應是跑,蒼狼可是二階的妖獸相應於人類的靈空境,但妖獸不善術法,所以相對弱上一些。曳戈有些無語,剛剛還對自己說,要對自己狠一些,結果卻一下來了三個!曳戈沒有動彈,那三隻蒼狼卻呈三角妝向曳戈包圍而來,曳戈深深吸了口氣,體內三年脈運轉,腳下運起踏天七步第一步,轉身就跑。後面三狼幾乎在他轉身的同步就動了,但是踏天七步非比尋常雖說第一步,但三隻蒼狼一時也追不上。

曳戈被三隻蒼狼緊追不捨,他手心裡已是一把汗,他感受到三隻蒼狼已經沒了之前的鋒芒,他逐漸放緩了速度,三隻蒼狼中間那隻以為他力又不帶迅速撲了上來,曳戈額頭全是汗水,他猛然轉身右手成拳,一記風雷拳砸在了狼下顎,那隻頭狼像是被雷電擊中,從空中向後落下,曳戈一拳打完身體順勢左轉,同時右腳支地,左腳發力,一記破山腳,從身後踢出踹在了還在空中的蒼狼,「咯吱」蒼狼二階妖獸的身體也是受不了這一猛踢,脊樑直接斷開,像一顆炮彈似的飛向了後方。曳戈並未放鬆,因為身前還有兩隻尚未反應過來的蒼狼,他必須要快,更快!曳戈靈力再次運轉,右腳落地在地上猛然一跺,整個人再次飛出,直接飛向後方,一把抓住了飛在空中的頭狼,又在旁邊的樹腰上踩了一腳,整個人拖著那隻頭狼落在了一邊的大樹枝上。這一套突然的逆襲很是果斷迅速,說起來慢但實質上轉瞬不到,曳戈落在了樹枝上,地下的兩隻蒼狼還未反應過來,當他們看到曳戈已經拖著他們頭狼的屍體坐在了樹上,他們兩隻立馬圍在了樹下,狼嚎起來。

樹枝很寬闊有半年多寬,曳戈將那隻蒼狼放在了樹枝上他靠在樹榦上歇息了下來,他背上都濕了一片,他心有餘悸地看著下頭的兩隻蒼狼罵道:「媽的,還挺重感情,哭叫個什麼!」他看著年前那隻蒼狼的屍體有些開心,蒼狼毫可以入葯,狼皮,狼骨,還有些妖獸精魄可以換不少的貢獻點。他正咧嘴笑著,忽然樹下四周出現了十幾雙綠油油的的眼睛,曳戈嘴角抽搐罵道:「靠,他們是在叫幫手啊!」曳戈猛地從樹枝上站了起來,那一幫蒼狼全都顯出了身影,圍在了樹下,其中有一隻體型如牛比其他的都大的多,它眼神幽冷地望著樹上的也曳戈,曳戈心頭一顫,「十七隻二階蒼狼……還有這隻蒼狼王,個頭這麼大該不會三階了吧?」他有些氣急敗壞地罵道,他感到這下真的有些棘手了,他絕對不敢下去的,這麼多的蒼狼他下去必死無疑,他看了一下周圍的樹枝向要踩著樹枝逃竄,可是他一動地上的蒼狼群就跟著動,無奈他又回到了之前的樹枝上,望著那隻蒼狼的屍體他心頭有了悔意,他現在陷入了絕地一看時間也沒有什麼辦法,於是僵持開始了。

當樹林里透露出斑駁的陽光,曳戈已經坐在樹上和地下的狼群僵持了一夜了。他做在樹枝上瞅著下面的狼群,眼神幽怨,覺得自己好倒霉。他手裡拿著宗門銘牌想用其感受一下附近有沒有宗門的人,因為大師兄告訴過他小師兄和二師姐也在這一帶,許是距離過遠,曳戈誰都聯繫不上,他有些絕望了。他嘆了口氣,靠在樹榦準備睡一覺,明天背水一戰。

「你還準備等下去等多久?」忽然曳戈脖子一熱,那個鳳麟圖案像是活了過來,曳戈心神間傳來鳳麟的聲音。

「嗯?鳳麟大人?」曳戈驚疑道。


「不用說話,傳出神念即可。」鳳麟的聲音又盪在了他的心頭。

曳戈撓了撓頭,尷尬道:「怎麼傳神念?」

良久沉默,鳳麟像是被氣到了,過了會才道:「在你心裡說就行。」

「哦」。曳戈應了聲。

「詭道一脈哪個不是赫赫有名之輩,你卻被自然狼崽子嚇得在樹上坐了一夜?」鳳麟斥責道。

「這都是一群二階的蒼狼啊,肉身相當於靈空境啊,我打不過!」曳戈回應道。

鳳麟怒道:「你是平常人嗎?你是七代!我們詭道一脈怎可以常理度之?」說到這裡他頓了頓道:「你乃百脈靈空,你只用了三脈之力,也就是發揮了常人的三十脈功力,但你還有七侖之力尚未打開,你開了七侖至今,起碼能開一侖了吧?」

曳戈心驚道:「三脈?七侖?」


「蠢!遇到你這個蠢貨,難不成詭仙一脈真要泯滅?天亡我詭道,天亡詭道啊!」

曳戈臉黑下來,他覺得這鳳麟大人像是個老頭子,動不動就呼天高地的,他不爽道:「那我這就跳下去,讓它們咬死,真的亡了詭道這一脈算了……」

「你跳啊!」鳳麟輕佻說道。

「你不是說我們一脈共生的,我跳下去你也會死的。」曳戈威脅道。

鳳麟大笑起來「一脈共生不假,我死你會死,你死我不會死!我最多收回我的鳳麟心就行了。」

「靠!」曳戈突然覺得這個鳳麟根本不該稱之為大人,簡直,簡直無賴。「那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鳳麟沉默了會道:「你運轉詭道,衝擊七侖,只要開個一侖之力,就總沒問題吧!」

「然後呢?」曳戈問道。


「就下去幹掉它們啊!」鳳麟很自然地說道。

「還是干不過呢?」

「那你就自殺吧!靠!」鳳麟說罷,曳戈脖頸上的鳳麟圖案暗淡下來,鳳麟斷了和他的心神聯繫。

「鳳麟大人,鳳麟大人?靠,這就走了?」

。 曳戈氣的跳腳,他看著下面那群蒼狼頭皮發麻,強迫自己靜下心來,在樹上打坐,心中默默念起「詭道」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

大道無相,故內攝於其有;真性無為,故外不生其心。

物有兩極,半黑半白,黑者為陰,白者為陽,陽中有一點陰,陰中有一點陽,是問道為何焉?相何存焉?

如如自然,廣無邊際。對境忘境,不沉於六賊之魔;居塵出塵,不落於萬緣之化。致靜不動,致和不遷,慧照十方,虛變無為;此為詭道。

自然者,自然而然而非他然;吾無吾相,知無知相;此為無相。

秉兩極之意,持非我惻隱之心,執掌萬物蒼生念,以成中庸!

體屬坤;身外之天屬乾,陰分三魂七魄,陽分三脈七侖,陰陽相對,其靜極而動,身內陽生,陽炁上沖,真液下降,此即坎離交。坎離交是後天,乾坤交是先天。乾坤交在外,坎離交在內。乾坤交在先,坎離交在後……..」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