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拖到晚上了,再這樣拖下去,命都要拖沒了!

他來這裏有目的性,從剛才的話中,幾乎可以斷定是去調查有關徐田的事情。

若是徐田被發現……

後果,只怕不是基地能承受的!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計慶生突然歸來,不由分說,直接背起葉曉。

二人來到一處山洞。

「我去,真虧你能找到這種地方。」

葉曉有些驚訝,這裏實在偏僻,就連徐田給自己的地圖上都沒有標明。

計慶生在山洞內的邊緣找到些枯木:「運氣好罷了。」

很快,火堆升起來了。

「你的腳怎麼樣?」

計慶生面無表情的問。

「還好吧……應該過兩天就能走路了。」葉曉尷尬的說道。

「若是明天早上不好,我就背着你趕路。」

計慶生閉上眼睛,靜靜修養。

葉曉尬笑,看來是不能這樣繼續拖下去了:「高手,你知不知道商人的存在?」

「知道。」

計慶生依舊閉着眼睛。

「他們很厲害吧?對了高手,你不困嗎?」葉曉微微笑着,暗道果然是來找徐田的。

其實耽擱了這麼久,就是為了一個機會,一個一擊必殺的機會……

只要這傢伙睡着,就用毀滅戒指直接打爆他的腦袋!

「不困。」

計慶生說道。

「額……好吧。」葉曉吸了口涼氣,這傢伙怎麼不上道?

「嗯?」

葉曉逐漸皺起眉,發現計慶生突然噴出了一口鮮血。

「你有傷在身?」葉曉不由動了心思。

「若非如此,又怎會被關在這個世界,當成奴隸使喚?」

計慶生露出苦笑,深呼了一口氣。

葉曉一愣:「你是被迫的?」

「當然,話說……你似乎知道的東西不少啊,竟然知道奴隸的事。」

計慶生抬頭看過來。

「額……」葉曉這才察覺,剛才的話都說漏了。

「高手,我……」

葉曉試圖將話圓回來。

「放心吧,我不會為難你。」計慶生卻是抬手打斷,「只要明天你帶我去那個基地,一切好說。」

「能跟我講講這個世界嗎?」

葉曉沉吟少許后,問道。

計慶生說道:「我所知甚少,只知道這個世界是由那人掌管。」

「你是華國人吧?似乎身份不一般?」

葉曉緊接繼續問。

「我……師承劍門,到了我這一脈,幾乎只剩下了花架子。」計慶生的臉上帶有幾分無奈。

「說笑了,既然高手有實力,為什麼不……」

葉曉苦笑,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被徐田說的那麼厲害,怎麼可能只有花架子?

計慶生說道:「我中了毒,稍有忤逆之心,就可能爆體而亡。」

「難怪。」

葉曉有些頭疼。

「不過,就算沒中毒,沒有傷,也不是他的對手……」計慶生微微握緊拳頭。

「他因絕望而生,絕望就是他的力量,這裏,對他來說,是吸收力量的地方,會越來越強。」

計慶生嘆了口氣,話語中帶着幾分無奈。

葉曉聞言:「那若是這個世界充滿希望呢?」

「他的力量就會銳減,但……又怎麼可能。」

計慶生思量片刻,卻很快搖頭。

在這樣讓人絕望的環境下,那種事情,絕無可能! 李雨欣的一個問題,把朱朱問住了。

倆女人,不管性格、人品、能力如何,她們的家庭環境註定很難像正常人那樣去談戀愛、結婚生子,因為牽涉的東西實在太多,很多時候連她們自己也不清楚身邊的男人是沖著她們本身來的,還是沖著她們的家庭、家產來的。

雖然都挺聰明,有識人之能,但連身邊的男人都要天天防備著,那日子該過得多累啊?

而且因為家庭環境所決定的三觀、生活方式、消費水平等因素,意味著她們基本上不太可能選擇普通男人,不管是談戀愛還是結婚生子,自古以來,富女窮男都很難走遠,畢竟人不是蝴蝶,人有社交,有家庭,有親朋好友,有家產,在這些因素不均等的婚姻中,這些因素都會成為絆腳石,跨過去一塊就已經很難了,何況這麼多。

所以,她們真要結婚,必然也只能選擇各方面和她們差不多的男性,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門當戶對。

然而,李雨欣朱朱這個級別的門戶中,能和她們門當戶對的男性有多少?

不多。

未婚的更少。

未婚的且適合結婚的更更少。

未婚的且適合結婚的還願意娶她們的,真的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因為男性結婚可以向下兼容,只要他們喜歡就行,在現代社會基本上沒啥阻力,相反還會成為一段佳話。

所以李雨欣和朱朱以及她們這個層次的女人,很清楚她們的感情和婚姻會是什麼樣子的,無非是到四十歲左右的時候在圈內找個還算對等且不那麼討厭的男人結婚生子,至於結婚以後的感情生活……愛咋咋地。

各玩各的那是常態,反目成仇和老死不相往來的也不在少數。

但現在,楊磊的出現給了她們一個機會。

楊磊年輕帥氣,雖然是農村家庭出身,但能力過人,極其擅長賺錢,再有幾年必然是一個和她們平起平坐的年輕富豪,甚至可以輕鬆超過她們,而且人品看上去還挺過硬。

這絕對是上佳的人選啊。

雖然花心了點,但如果能改一改呢?

就算改不掉,只要能在一起,也不是不能忍,總比找個自己不喜歡的強吧。

雖然這話說出去很難聽,但事實就是如此。

有錢的男人基本上沒有不偷腥的,越有錢玩得越嗨,嗯,大部分。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找個年輕的、帥氣的、強壯的、有才華的、能賺錢的、性格也討喜的呢?

對吧?

荒唐但現實。

但倆女人畢竟沒啥感情經驗,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種荒唐的局面,所以竟然搞了這麼一出,想考驗一下楊磊的人品。

雖然很不靠譜,但也能理解。

畢竟感情這東西……

只是吧,李雨欣並不知道朱朱和楊磊之間發生的事情。

朱朱呢,也不太清楚楊磊和李雨欣到底怎麼回事兒。

尤其是朱朱,只知道個大概,猜測李雨欣是看上了楊磊,所以才有這一場,至於朱朱到底想看到什麼樣的結果,估計連朱朱自己都說不清道不明。

反正面對楊磊這樣的存在,連朱朱和李雨欣這麼優秀的女人都不可避免地淪落為普通小女人。

說到底,都是顏狗。

始於顏值,忠於技術、性格、人品、才華、財富等等等等。

倆小女人陷入沉默之中,久久沒有說話。

而楊磊,則睡得很香。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乾淨的衣服鞋子都已經整整齊齊地擺放在門口的柜子上。

剛洗漱完,朱朱端著一個餐盤笑意盈盈地走進來,「石頭,吃點東西吧,都是你愛吃的。」

楊磊挑眉。

好傢夥,還真是。

尤其是大塊的醬香牛腱子,看著就很誘人,其他也確實是他經常吃的。

忍不住問:「朱朱姐,你咋知道我愛吃這些東西的?」

「又不是什麼機密,」朱朱把餐盤放在餐桌上,然後花痴一樣托著下巴目不轉睛地盯著楊磊的一舉一動,「是你的好欣姐跟我說的。」

「對,欣姐呢?」

「她還沒起呢,你當都和你一樣精力旺盛?她被你折騰了大半個晚上,累得直打呼。」

好吧。

可以理解。

打呼也沒啥,是個人就有可能打呼,女人也不例外,嘿嘿。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