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長矛非常耀眼,就像是天地正義的匯聚產物,天地間響起一陣陣呵斥,好似有一尊主宰者在發怒,要降下懲罰。

咔嚓!

在他身後,有一大片虛空坍塌,一枚璀璨奪目的金色豎眼浮現,有成人頭顱那般大,繚繞着金色霧靄以及道道紫色雷霆。

感受着金色豎眼散發的無盡威嚴,衆多強者駭然,這東西真的像是上蒼的眼睛,可以忘穿一切,可以斷人生死。


“這就是曉月的又一門自創法技!?”有修士不確定的詢問,喉結上下翻滾,唾沫吞了又吞。

“不錯!”同時有數名修士帶着震驚的口吻迴應。

曉月與長矛寶器的契合度很高,將來稱帝所孕育的本命寶器十有八·九會是這類東西。

因此,他提前衍化出了一門法技,爲的就是將來本命寶器孕育之後,無計可施。

《神罰》,共有雷罰,道罰,天罰,這三式,每一式都很強大,可以爆發出比自身修要高的戰鬥力。

轟!

在衆人震驚的注視之下,天穹中那枚金色豎眼猛然睜開,一瞬間天地都失色了,彷彿那隻眼睛就是這個世界的唯一。

一道道巨響徒然擴散,有無盡的紫色神雷自豎眼當中掃落,其中竟然夾雜着紫霄神雷的氣息,非常不凡。


白道玄嘴角勾勒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很淡,微不可查。

而後,他對無數的紫色神雷視而不見,任由這霸道的雷霆之力將自己吞噬。

“這……,不愧是半帝天驕,雷罰的威力竟然如此強悍!”

諸強心驚無比,先前還威風凜凜的終結者竟然敗了,一瞬間就被神雷吞沒,將會在其中承受天打雷劈的苦難,有無盡折磨。

不過,他們這種想法並未持續多久,也許是一瞬間,也許是一眨眼,短暫無比,心中便慢慢的被不可置信給充斥了。

因爲那個少年人竟然沒事,周身的紫色神雷正在一點點隱沒進入他的軀體,臉上還有一絲絲享受的神色。

他,將神雷給吞了。

“不可思議!”

衆人心中唯留這個想法,當真是不可思議,雷罰可以說是曉月最強大的手段之一,竟然無法奈何對方分毫,被吞噬了。

就連曉月亦是震驚,看向白道玄的目光,好似見到了鬼。

“你的雷罰,挺有味道的。”白道玄舔了舔嘴脣,意猶未盡。

他體內有一個雷霆丹田,並且接受過紫霄神雷煉體,這種低品質的雷霆,只能成爲他的補品,還是沒什麼營養的那種。

說話一句調侃的話語,白道玄眉目驟然冷冽,而後衝上前,將曉月拉入自己的戰圈,各種能力層出不窮,徹底大戰。

轟,轟,轟!

他們都是強大的天驕,戰鬥起來非常驚人,打到虛空破碎,火山爆發,一股股濃郁的靈力都形成了潮汐,席捲天地。

噗,——!

打到最後,兩個人都牟足了勁,每一次出手都會在對方身上留下一道痕跡,或重或輕。

“太瘋狂了!”

戰鬥落入衆人眼裏,引起一陣議論,覺得兩人好似入魔了,戰鬥到了瘋狂。

議論過後,所有人變得興奮,精神力極速運轉,用心觀摩這場戰鬥。

“哈哈,你個逗·比,竟敢跟我比拼肉身!”

突兀的,戰場當中傳來白道玄的嘲諷以及爽快的大笑,而後有一道人影自其中倒飛而出,拖着長長的血河,砸在一座火山之上。

轟!

力量太過於強大了,那道身影砸中了火山,竟然直接衝了進去,破出了一個大洞,一股股岩漿像是決堤的江流,滾滾而出。

嗖……!

破空之音響起,自噴礴的火山當中,有一道紫色的影子飛射,是那杆長矛,周身繚繞電弧,要扎穿白道玄。

在長矛身後,飛馳着曉月狼狽的身形,銀色長袍上面的金色紋路碎裂了,長袍本身也出現了破損,佈滿了裂痕。

他的的長髮亦是變得凌亂,有的地方已經染血,俊美的臉蛋滿是猙獰,因爲有許多傷痕,深可及骨。

先前兩人戰鬥,他動了真火,一時沒有控制住,竟然鬼使神差的與對方對轟了一拳。

白道玄的肉身是何其強大,兩人對拼的結果可想而知,他瞬間完敗,差點被震碎了心脈。

“你個逗·比!”白道玄笑着嘲諷,而後眼中神火跳動,迸濺百尺,在身前形成一道火牆,試圖格擋長矛。

嗤!

沒用,長矛非常尖銳,並且有曉月全力催動,很難抵擋,瞬間洞穿了火牆,直直向他飛射。

望着長矛,走望了望他的主人,白道玄眼神閃爍,而後牙一咬,心一狠,身形並不躲避,反而猛的一陣加速,衝向曉月。

噗嗤!

他的身軀還是有一點偏差的,肩膀被洞穿,左半邊身子幾乎被打爛了,但是已經來到了曉月跟前。

對方愣住了,怎麼也沒有想過他會這樣應對自己的攻擊。

當他反應過來,白道玄的右掌已經斬落,猶如一口無上戰刀,繚繞着藍色的寒冰之力,將其身軀攔腰斬斷。


“竟然不按常理戰鬥!!!”

這是他死前的最後一個想法,而後兩段軀體好似流星,猛然落下,砸在羣山之間。

由於白道玄在手掌當中灌注了寒冰之力,因此曉月的軀體已經被凍住了。

此刻從高空摔落,頓時碎成了一塊塊的冰晶,而後被熾熱的岩漿澆築,瞬間融化,一點渣渣都不剩下。

以傷換死,這是一個驚人的舉動,亦是一個驚人的結局。

周遭的修士呆了,傻了,哪怕那些後起之秀,也有許多人有着同樣的表現。

因爲又有一尊天驕隕落了。

來自月華山的曉月,乃是一位半帝級別天驕,自創法技都有數們,非常強大。

在外界,他是呼風喚雨的人物,是許多人族年輕一輩的奮鬥目標。

可就是這麼強大的天驕,卻折損在了至尊海,死在了一名年方十六的少年手中。

與他在同一天死去的,還有另外一名天驕。


並且,是死在同一人手中!

:這幾天卡文,加上狀態不好,因此更新並不多,但是沒有一天低於三千字的。現在思路清晰了些,明天可以保底三更,欠的章節,慢慢補回來。 望着半邊身子都在淌血的白道玄,先前還有所想法的衆多後起之秀以及天驕此刻卻不敢貿然動手。

他們怕了,害怕這個神魔一般的少年會瘋狂,到時候拉上一兩個天驕陪葬,那還是不在話下的。

身份越尊貴,人就越怕死,這是許多修士都無法逃脫的定律,這些人也不例外。

“幫我護法!”白道玄呲牙笑了笑,滿嘴的鮮血,請求紫瓏替自己護法,需要趕緊修補殘軀。

對方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沒有拒絕,白衣舞動之間,人已經走到他的身前。

衝她點頭示意過後,白道玄將紫雲祭壇取出,自己則盤坐上去,必要的保護還是要有的。


當他開始療傷,周遭修士又是一陣誹謗,狂吞口水。

“真是暴斂天物!”

一株又一株千年靈藥被他吞噬,引起許多修士嫉妒,一個個眼睛都紅了,卻沒人敢上前觸黴頭。

且不說天驕終結者這個猛人是否還有戰鬥力,單論那白衣少女也不簡單,最起碼也是天驕一個級別的,否則白道玄怎麼會請她護法。

嗖!

一陣輕微的破空之音突然響起,而後自羣山之間,有一道灰色的流光飛射而出,在衆人來不及反應時,徑直落在了白道玄身邊。

當諸強將目光望去,鬆了一口氣,因爲這不是他們猜測中的聖藥幼苗,不過是一隻毛茸茸的靈獸。

靈獸只有嬰兒拳頭那般大,渾身皮毛灰的發亮,長得渾圓,就像是一個球。

“什麼!?這麼多火皇花!”

突然,有修士不可置信的驚呼,看到了一副驚人的景象。

先前那隻毛茸茸的靈獸口中叼着一株火紅的花朵,並且,周身也有一朵朵同樣的花浮現,片刻功夫,就已經不下十株。

到最後,火皇花不在出現,球形靈獸周邊已經堆積了二十多株。

這小傢伙自然是混球,先前白道玄就吩咐過它,要它在火山之間尋找火皇花。

哪怕與兩大天驕對戰時,小傢伙也沒有身爲一頭本命靈獸的覺悟,眼裏只有天材地寶。

一邊搜尋,它還不忘偷吃,短短時間之內,光是它吞噬的火皇花就有五六株。

“可恨,這個強盜,竟然派出了靈獸,趁我等不被偷取火皇花!”

許多修士捶胸頓足,後悔無比,對於白道玄也是狠的牙癢癢。

而後他們也不再發呆了,一個個迅捷無比的鑽進火山羣當中,想要看看是否還有一些殘留的火皇花。

只不過,願望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並且是瘦骨嶙峋的那種。

衆人在火山之間發了瘋似得尋找,累死累活的都沒找到幾株。

這些人沒辦法了,只能遠遠的瞪着白道玄,以及他身旁那隻小身軀正一抖一抖的混球,臉色陰沉的可怕,眼神都要殺人!

對於衆人的目光,混球是壓根不在意的,白道玄也沒有理會,一心都在修補軀體,療養經脈。

“嗯?什麼味道,太香了!”

一陣異香突然之間席捲天地,所有修士都聞到了,忍不住露出陶醉的神色,聞上一口,身心舒暢,先前的疲憊一掃而空。

“聖藥幼苗!!”

不知道是誰先發出的驚呼,因爲人太多了,許多修士都是如此。

他們的眼神飄忽,隨着一道紅色的影子移動而運轉,眸光熾熱,透露着濃濃的欲·望。

紅色流光當中,有一隻朱雀在翱翔,不過很小,只有手臂那般長,渾身散發紅暈,那濃郁的異香便是以它爲中心而擴散的。

朱雀自太古時就絕跡了,此刻不可能會出現,就算有,那也是堪比神靈的存在。

如果眼前這石頭真正的朱雀,衆人肯定有橫屍於此,哪有可能在這驚呼、感嘆。

而唯一的解釋就是,——這是朱雀聖藥的幼苗!

朱雀聖藥幼苗雖然世間罕見,價值驚人,但是並沒有戰鬥力。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