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蒙王沒出手已說明了一切,當時金木奪舍的靈魂雖變了,但就是未來的金木。

根本是一樣的。

這一切只是石蠻推測,但他……

就在這時,

「噗…」。

對面金木直接踏入金色水池,沉入其中不見。

「難道說只有進入水池,才能將時光之旅的成果變現。」

石蠻猶豫時也踏入池中,

緊接著被一股難以言喻,舒服的感覺包裹。

丹田的金色光明瞬間激活,散發出億萬光芒將石蠻包裹,如一個巨大的繭。

與其相同的,

不遠處金木同樣被金色光芒包裹。

「又消失?那乾枯的水池難道連接著另一空間?」

「無趣,陽界傳承也太』友好』了,還以為能看到兩』人』廝殺了?」

科布萊王沒看到金色水池,滿臉的嘲諷之色。

「所謂的傳承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死了就是一場空,留下痕迹又不能復活,有得費力佈道,還不如將自身變得強大來的實在。」

骨王掃了眼科布萊王,說完轉身又說道。

「來了個厲害東西,要不要出去看看。」

「哦……」!

與此同時,

白咚咚和天機紫雲等人離開奇異封印地,在前者幫助下追尋石蠻氣息,一路輾轉終於來到石蠻最後的魔窟。

「別動。」

在距離洞口三丈遠,天機紫雲阻止眾人繼續前進,先是對著白咚咚躬身,隨後才取出紫沙盤緩緩到前面。

隨著天機紫雲快速操作,紫色印決打入沙盤。

晶瑩透明細沙如流水般流出,落在地上快速的鋪開。

在不觸動任何細微沙塵的前提下,覆蓋了每一個地方,包括被金木破開的缺口。

沒過三息時間,

細沙盡數回歸沙盤。

「演。」

「疾。」

……

天機紫雲周身紫光流轉,直接將沙盤托起。

隨後將右手伸到沙盤上方,隨著纖細如玉般手往上提起。

下一刻,

沙盤上晶瑩細沙飄飛,如霧般籠罩沙盤。

緊接著沙盤裡細沙隆起,形成一個半截只有一半的通道。

正是天機紫雲身前的隧道模型。

「大衍術?」

白咚咚眼睛一亮,多了幾分興趣。

「聽說天機樓有兩大寶書,一個是《天機道》,一個是《大衍術》,難道胖爺今天要大開眼福了。」

王胖一聽瞬間興奮了,越來越覺得這個隊伍有前途。

「胖子安靜點,別打擾紫姐施法。」

柳翠將探頭探腦的胖子拉了回來,自己則是靠前了點。

就在此刻,

沙盤有了動靜。

本想回嘴的胖子,也靜靜觀察起來。

沙盤通道上,

一個由細沙組成的人出現在通道,並走到通道口。

此沙人看向前方,眾人感受不到,但天機紫雲作為施法者,能夠感受到沙人情緒波動。

應該是看到了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或場景,可她通過幽藍深瞳並未看到什麼。

魔窟洞口前方只是深不見底的深淵,並無其他出奇之處。

那麼石兄到底看到什麼?

接下來沙人駐足未動,雙手不斷擺弄著什麼?

就在眾人好奇觀察時,沙人右邊通道壁忽然炸開,另一個沙人竄了出來。

直接對站著沙人一系列猛攻,畢竟是推衍的,不可能很細的展現當時場景。

但當眾人看到第一個沙人被踹入』深淵』時,都是臉色凝重。

「看著不像短命的樣子?」

王胖子跑到魔窟出口,看著黑漆漆深不見底的深淵,神色微微凝重。

氣源境界就算再逆天,從這掉下去怕是很難存活。

難道是天機紫雲推衍錯了?

「雲姐,推衍出錯過嗎?」

龍紫緩緩走到邊緣看了眼,小心問道。

聲音中帶著幾分期待。

「沒…有,這是聚物還現,只要沒超過一天時間,通過大衍術還原並不難。」

天機紫雲聲音微沉回道,同時緩緩收起沙盤。

她感覺心好像有點異樣,腦海里不斷閃現石蠻的身影,如魔咒般無法避開。

本就受石蠻魔心影響,因為對石蠻好奇巧合下被種下魔奴印記,后又被紅蓮天魔加劇了影響。

但因其體內有清心符壓制,再加上她常年休息清心咒,倒也』污染』不深,只要天機紫雲繼續修習清心咒,是有機會去除影響,甚至磨滅掉魔奴印記都有可能。

但這次石蠻生死未卜,猶如在原來影響上加了一劑猛葯,也讓得清心符起不到作用。

因為這是天機紫雲主動意識,不是被動受影響,所以相當於給了一個綠色通道。

如此發展下去,怕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神就要被』污染』了。

一旁柳翠感覺到了天機紫雲的異常,她跟小姐相處十幾年,從未看到後者情緒如此失控。

按照以往在外人前都會掩飾,但現在卻完全放縱了。

「唉!」

「關心則亂啊!」

「你們這群小傢伙還是見識少啊!」

白咚咚看著被悲傷籠罩的幾人,有點不解和但又有幾份羨慕,也有點哭笑不得。

情感啊!

多麼脆弱的表現!

可謂是一文不值,但又是無價之寶,也只有這些初涉世界的小傢伙才會有。

再看向眾人疑惑的眼神,白咚咚眼中多了幾分柔和,開口解釋道。

「剛剛紫雲丫頭推衍時,你們漏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細節。」

「細節?」

龍紫等人滿臉疑惑,都是皺眉在回憶,但由於處於情緒中,又一時想不起來。

「唉!不耽誤時間了,魔骨花吸引來一個厲害東西,還是我來說吧!」

「石蠻被攻擊時,為什麼不往外逃,而是選擇深淵方向?」

「為什麼他在飛出魔窟口時!身形突然遲緩,猶如受到很大阻力?」

「以我的猜測,石蠻當時看到場景與我們看到的不一樣,可能不但沒有危險,或許還遇到了大機遇。」

………

白咚咚說了一堆的疑問,隨手又將手中紅龍扔向深淵。

「嘶…嘶!」

由於情況突發,等紅龍反應過來已飛出魔窟。

下一刻,

一個扭身又回到白咚咚手上,不滿的吐著紅杏子,眼中滿是委屈。

「開個玩笑嗎?」

「看吧!我說的沒錯吧!小紅並未受到任何阻礙」。

白咚咚安撫了下紅龍,對著眾人得意說道。

「……」

眾人蒙了會,情緒相對好了許多。

但更多是因為白咚咚異樣的操作,然後冷靜下來想想,這推論並不是沒有道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