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箭擊中翟同的靈力盾牌,靈力盾牌應聲碎裂,翟同本人也倒飛了出去。

「好配合啊,利用各自修鍊的武技,再加上遠近結合的優勢,直接就讓定陽郡出現了減員,這場比賽邵武城要贏了。」燕翎羽道。

「主要還是蘇勒防守能力很強,他正面接了吳晨和翟同的聯手一招,但卻沒有倒下,這種情況要是換成某些偷懶不想煉體的人,恐怕已經沒了。」岑雪道。

聞言燕翎羽撇了撇嘴:「某些不想煉體的人根本不用這麼做,他只要隨便動動手指,就能操縱手裡的劍逼的對方不敢放箭。」

「某些人還真是借口多,不正視自己的缺點就算了,還給偷懶找理由。」

「某些人身上的優點足以掩蓋他的缺點,沒什麼需要正視的,找理由也……」

突然,燕翎羽閉上了嘴巴,他不敢再說了,因為岑雪拿虎目瞪了他一下。

燕翎羽怕比賽結束后又被抓去鍛煉身體,於是眼觀鼻,鼻觀心,擺出了一副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擂台上,吳晨已經開始了他的1v2之旅。

按照他的實力,打兩個幻靈鏡六層的人絕對沒問題,七層的勉強可以,但對付蘇勒跟喬玉婷就有些力不從心了。

蘇勒沖在最前面和吳晨纏鬥,喬玉婷則一直躲在遠處放冷箭。

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喬玉婷的箭給吳晨帶來了巨大壓力,他每次出招前都要先觀察喬玉婷的動向,以免被她偷襲。

之前蘇勒硬接吳晨和翟同的聯手一招,雖然沒有當場倒下,但也受了不輕的傷,他現在是撐著一口氣在和吳晨周旋。

吳晨自然也知道蘇勒狀態不好,他之所以沒有認輸,就是打著磨死蘇勒主意。

雙方就這樣拉扯了數分鐘,最後蘇勒拽著吳晨強行一起摔下了擂台。

現場響起了激烈的掌聲,這是本屆全國論武第一場以弱勝強的比賽。

蘇勒和喬玉婷都比定陽郡選手修為低,但他們卻憑藉嫻熟的配合贏下了比賽。

直播間彈幕上密密麻麻刷起了「專業」兩個字,網友們大都認為定陽郡會贏,結果最後獲勝的是邵武城。

邵武城以弱勝強也並非是爆冷,他們本來就有掀翻定陽郡的實力,雖然蘇勒沒有吳晨修為高,但兩人的真實戰力差距並不大,喬玉婷也一樣。

正是因為有了實力上的保障,邵武城才完成了以弱勝強的壯舉。

光屏上,定陽郡的名字暗了下去,他們被淘汰了,而邵武城則進入了下一輪,這也是邵武城連續第三屆闖進團體賽四強。

現場進入了廣告休息環節,十分鐘后,八強賽第二場將繼續開啟,第二場由懷清郡對陣沁水郡。

「翎羽,岑雪,需要我幫你們探討一下戰術嗎,來之前也沒想到你們這麼厲害,所以咱們也沒請戰術分析師。」何璟南走了過來。

「戰術嗎,不用了,沁水郡並不是很強,這場比賽難度不大。」燕翎羽笑道。

「這場比賽你要小心啊,你修為最低,沁水郡那邊肯定會想辦法圍攻你,如果我們先出現減員,那比賽結果就不好說了。」何璟南語重心長的道。

聞言燕翎羽一陣無語,這話說的,好像我是個軟柿子一樣,誰都想捏一下唄。

「何城主放心,我會注意的。」燕翎羽道。

「嗯,那你們趕緊熱熱身,再有幾分鐘就要上台了。」

鏡頭轉到解說席,幾位解說員又開始了賽前分析。

宋婉月:「范會長真是厲害呀,果然跟您說的一樣,邵武城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范綸:「哪裡,只是根據經驗做點分析罷了」

曹明:「兩位前輩對下場比賽是怎麼看的呢,懷清郡和沁水郡,誰的勝率更高?」

陶戈:「下場比賽的話,應該是五五開,雖說岑雪修為很高,但燕翎羽有點拖後腿,他的修為並不高,應該是剛進入幻靈鏡第七層。」

范綸:「如果沁水郡不惜一切代價集火燕翎羽,那懷清郡很可能先出現減員的情況,反觀沁水郡這邊,湯瑩身法比較靈活,她應該能堅持的更久一些。」

陶戈:「不錯,團體賽哪邊先減員,哪邊就會陷入巨大的劣勢,除非你能強大到橫掃兩個對手,否則根本不可能翻盤。」

曹明:「嗯,看來兩位前輩認為這場比賽雙方是均勢,那屏幕前的觀眾朋友們,你們覺得這場比賽誰會贏呢,把答案發在彈幕上吧。」

鏡頭再度一轉,畫面來到了賽場中間。

岑雪和燕翎羽正朝擂台走去,鄭詩穎和湯瑩也從另一側登台。

三位女神級選手同台亮相,觀眾們的歡呼聲響徹雲霄。

「岑雪,加油,岑雪,加油。」

「岑雪,鄭詩穎,湯瑩,加油。」

「岑雪,我是你二十年老粉絲。」

「女神加油,我愛你們。」

「沁水郡沖啊,打到燕翎羽。」

正在登台的燕翎羽聽到這句話差點摔了下去,什麼意思,打到我幹啥?我又不是惡霸地主。

「還是你粉絲多啊。」燕翎羽看著岑雪道。

岑雪笑了笑:「你也想要很多粉絲嗎。」

「當然啊,粉絲多說明認可你的人多,有那麼多人關注你,起碼不會感到孤單。」

「是嗎,那我教你個方法,保證能讓你收穫很多粉絲。」

「哦,什麼方法?」

「男選手中粉絲最多的是姚弘毅,我看過個人賽的賽程表,你倆應該會在四強相遇,只要你打敗他,自然就能收穫很多粉絲嘍。」

「個人賽四強嗎,那還得等好些天,現在團體賽都沒打完呢。」

「也不一定,如果我們打進團體賽決賽,說不定會提前碰到姚弘毅。」

燕翎羽點了點頭,打敗姚弘毅,的確是個收穫粉絲好方法。

無人機緩緩降落到擂台上方:「雙方選手就位,比賽開始。」

「一人一個吧,我湯瑩,你鄭詩穎。」說完燕翎羽便直撲湯瑩。

見燕翎羽主動出擊,鄭詩穎和湯瑩對視了一下,然後一起朝他包抄過來。

「都沖著我來,看來還真把我當軟柿子啊,那就讓你們嘗嘗軟柿子的厲害。」

燕翎羽發動御風神行術,他在半空連閃幾下瞬間就掠到了鄭、湯二人面前。

看到這一幕,解說紛紛皺起了眉頭。

宋婉月:「燕翎羽在幹什麼,他不知道對方想圍攻他嗎,怎麼還主動上去送。」

曹明:「他加速了,我的天,這是什麼身法,好快。」

宋婉月:「他居然主動衝進了對方的包圍圈,他到底在想什麼。」

曹明:「岑雪怎麼還在原地站著,她不去救援燕翎羽嗎。」

宋婉月:「難道說懷清郡的主力隊員關係不好?所以準備各自為戰亂打一通?」

曹明:「不可能吧,前幾天岑雪還發公告說他們是朋友。」

宋婉月:「可這情況,像是朋友之間該有的默契嗎,怎麼看都像是仇人。」

曹明:「嗯~,先看看吧,說不定這是懷清郡的戰術呢。」

不止解說,現場觀眾、天網網友還有懷清郡的選手們,大家都不懂燕翎羽為什麼要上去送人頭,躲在岑雪後面打不好嗎。

擂台上,燕翎羽主動投進了鄭詩穎和湯瑩的「懷抱」。

「拿我當軟柿子是吧,今天就讓你們知道知道,軟柿子也有澀的。」

燕翎羽手持長劍,他利用速度優勢在鄭、湯兩人中間來回穿梭,鄭詩穎和湯瑩竟被他打的無法進攻,只能被迫防守。

「風飄萬點」

燕翎羽手中長劍一揮,再接著十幾道細長劍氣朝兩人殺去。

鄭詩穎和湯瑩趕緊出招抵擋,燕翎羽緊隨劍氣之後再度殺來,三尺青鋒被他舞出神入化,一時間擂台上劍氣縱橫,驚的全場觀眾個個目瞪口呆。

「這…怎麼可能,他的劍怎麼那麼快。」鄭詩穎驚訝道。

「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出個劍,慢的跟八十歲老爺爺打太極一樣。」燕翎羽無情嘲諷道。

說完他又加快了速度,身法劍法配合之下,鄭、湯兩人被他壓制的不斷後退。

眼見就要被逼到擂台邊緣,鄭詩穎銀牙一咬,她調集體內全部靈力,然後使出了自己的絕學。

「劍雨落花」

鄭詩穎嬌喝一聲,旋即無數藍色劍光朝燕翎羽殺去。

見鄭詩穎用了大招,湯瑩也甩出無數飛針助攻。

面對兩人的聯手一擊,燕翎羽把劍豎在胸前,接著一聲怒喝:「颶風狂舞。」

只見漫天的白色劍光齊刷刷朝鄭、湯兩人壓去,光看氣勢就知道這招威力不俗。

燕翎羽揮舞手中長劍朝前掠去,凌厲的劍氣不斷迸發出來。

「鐺鐺鐺鐺鐺……」

一連串的金屬碰撞聲響起,不一會兒鄭詩穎和湯瑩的聯手一擊,就淹沒在了白色的劍光之中。

鏗鏘一聲,燕翎羽從半空落下,並順手把劍收入鞘中。

在他的背後,有兩道人影已經跌下了擂台。

此刻的燕翎羽,頗有種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的俠客既視感。

岑雪嘴角微微翹起:「怎麼感覺有點帥呢。」

………………………………………

………………………………………

在看書的小夥伴,都來加下群鴨:731211593 那白玉紙鎮好像長了眼睛,不偏不倚的砸中了太尉的額頭,當場血濺三尺!

眾臣從沒見過武昌帝發那麼大脾氣,嚇得連忙跪下。

「皇上息怒!」

二皇子心臟震攝:「皇上息怒,太尉大人忠心耿耿,天地可鑒,這些東西肯定是假的……」

武昌帝大怒:「太尉的字化成灰朕都認得!你以朕是瞎子?還是以為朕年紀大了,老糊塗了?!」

「身在其位,不謀其政!貪贓枉法!中飽私囊!」

「給朕拖下去,好好審,仔細審!審清楚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